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之暴躁女王的打脸日记 > 第29章 打脸娱乐圈地下皇帝(完)

第29章 打脸娱乐圈地下皇帝(完)


有了林太太的牵头,其他的东西也很快卖完了,周沫一共凑到了一千多万。

距离五千万依然遥远但好歹能够先还清一部分了,周沫心里好歹轻松了一些,她去了给妹妹周妩租的房子里,和她吃了顿饭。

那次去给闻泽强探监时关于周妩的消息她她一直揣在心里,之前没问只是因为筹钱占了她太多心神,现在事态勉强控制住了她终于可以来跟周妩好好谈谈了。

周沫倒了杯饮料递给周妩,想着闻泽强的话不一定是真的,还是不要问得太直白,免得伤了妹妹的心。

周沫说:“听说你堕胎了”

周妩:“啊哈”

周沫:“闻泽强说你堕胎了,刚一出手术室就去要他的微信。”

周妩一脸震惊,眼神里闪烁着受伤的光芒:“他怎么能这么凭空污人清白!姐,你是知道我的!我从小热爱学习,连男孩子的手都没牵过,我怎么可能做得出这种事!闻泽强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难不成你宁愿信他也不愿意相信我!”

周沫一回想,确实,自家这妹妹从小都是好孩子,从来就没让家人操过心,学习优异,相貌突出。她是他们周家的骄傲,怎么可能如闻泽强所说做出那样的事情。

但她还是有些奇怪,毕竟少数几次她们姐妹跟闻泽强一起玩的时候,她这个妹妹玩得比谁都开,当时着实是吓了她一大跳的。

但是事后周妩也给她解释了,说这其实是闻泽强□□出来的结果,已经形成了肌肉记忆,不关她的事。

周沫越想越觉得自家妹子没毛病,一切都是闻泽强那损色在挑拨离间。她温柔了神色:“姐姐当然相信你,现在闻泽强进去了你只管好好读书,以前的事情就当是一场梦吧,知道不。”

“嗯!”周妩含着热泪重重点头。

当天晚上,周沫喝下加了料的饮料昏迷不醒,周妩连夜转移财产坐飞机出国。

临走前周妩深深地看了周沫一眼,眼里是难以掩藏的恨意:“你抢了我的爱人,阻碍我梦想,你怎么还能有脸当我姐姐!蹲监狱去吧贱人!”

周沫原本的打算和周妩谈一谈之后就去还钱的,可周妩突然来的这么一出,她的全盘计划全都打乱了。

让她再在短时间之内筹得这么多钱是根本不可能的,爹妈早早地拉黑了她,妹妹更是如何都联系不上。

坐在警察局里,周沫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心如死灰。

债主甲说:“三天之内还不上钱你就进监狱吧!”

周沫只抬起一双没有任何光彩当然眼睛,晦暗道:“别等三天了,现在就把我送进去吧。”她太累了,提不起精神再来求一个没有前途的未来。

债主极其愤怒,一个中年大男人拽着周沫的衣领大喊:“那我的钱怎么办?!我辛辛苦苦半辈子的积蓄怎么办?!啊?!你说啊?!!”

“那我呢!”周沫毫不示弱地吼回去,眼睛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直直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那我呢?你凭什么觉得我一个女人可以在三天之内筹得到几千万的资金那是天方夜谭那是痴人说梦!你还不如让我去死!!”她喊的声嘶力竭,仿佛将自己所有的气力与希望都耗了个干干净净,只剩下一个躯壳,行尸走肉般的躯壳。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面对面地注视着,喘着粗气,眼眶一个赛一个得红。

半个月后,周沫锒铛入狱,又一次和闻泽强“惊喜”重逢。

闻泽强的罪是强jian罪,周沫的罪是商业诈骗,两种罪名不一样,在局子里呆的时间不一样。不过周沫能进去和闻泽强也脱不了关系,所以闻泽强的被判年份又增加了几十年,这一下子直接要被关到一百多年之后,跟死刑也差不了多少,日子全是判头。

又过了半个月,周妩也喜提银手镯,先是吃了几天国外的牢饭,最后通过引渡到底是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好巧不巧,周妩跟周沫一个监狱。

又又过了半个月,周妈因为抢商场开业发的笨鸡蛋,失手砸死了另一个大妈。同她的两个闺女一样,喜提银手镯一副。又因为她觉得她只是一个老太太,身娇体弱,一个人在监狱里不太安全,于是跟上级打了个报告给调到了b市,跟她女儿女婿一个监狱,一家人,好歹有个照应。

又又又过了半个月,周小弟因为宣传封建迷信,给一户人家跳大神还卖假药,结果把人家发高烧的女儿直接给跳上天了,光荣入狱。

又又又又过了半个月,周老爹在跟别人打麻将的时候输了钱,愤怒起身,直接将手中一块麻将砸到桌子上。这一砸可不得了,同桌的小老头因为被弹起来的麻将砸到后脑勺光荣嗝屁,周老爹也顺势入狱。

又又又又又过了半个月,全国扫黄打非工作积极推进,当初给酒店塞小卡片的妈妈桑带着她们手底下的小姐姐被警察一锅端了,一群人光着屁股蹲在墙角,唯唯诺诺,不敢说话。

自此,周家一家人整整齐齐地在监狱团聚,过上了早睡早起适当运动的规律生活。

多年后,随着闻泽强呼出最后一口气,萧季秋心头一动,莫名的,她知道这个世界已经结束了。

那个时候是晚上两点钟,闻泽强躺在监狱的大通铺上,身边都是劳作了一天的囚犯,每一个都睡得死沉。没人知道闻泽强走了,他孤独地从大山里走来,又在一个深夜里,孤独地从城市离开。

“怎么了”江生是只小猫,睡得浅,萧季秋一坐起来他就醒了,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这么晚了怎么醒了”

萧季秋看了看这个男人,眼神是她自己也察觉不了的温柔:“没什么,睡前水喝多了,起来上个厕所。”

江生咧嘴笑了笑:“你快回来,要不然我就睡着了。”

萧季秋掀开被子,闻言也笑:“你睡你的,这么黏我做什么”

江生闭着眼睛轻嗤,“嗖”的一声变成了一只小白猫,藏在被子里凸起了一个圆润柔软的弧度,他的声音从被子里传了出来,闷闷的:“这是你说的,以后就别想抱我了。”

萧季秋低头无奈地笑了笑,俯身想要去捞这只小猫咪。可江生哪里肯给她抱,非常灵活地在被子里到处游走,从萧季秋的角度就只能看到被子鼓起一个包,而这个包在四处乱窜。

“阿生!”冷不丁的,萧季秋突然一个大喊。

那个“包”明显愣了一瞬,呆了几秒。就这一瞬,萧季秋猛地一个飞扑,两只手围住藏着小猫咪的那块被子,然后把被子抽开,抱住了傻傻呆住的小阿生。

“你吓到我了。”小猫咪很委屈,不安分地在萧季秋怀里动来动去,他受到了惊吓,现在十分不满。

萧季秋看准江生的嘴巴,“啾”,亲一口。

江生还动,“啾”,又亲了一口。

小猫咪不好意思了,探出毛茸茸的小爪子拍拍萧季秋的脸:“老夫老妻了怎么还这么喜欢亲我呢,你不是要去卫生间吗?快去。”他两只爪子都在拍萧季秋,催她,就怕她给憋坏了。膀胱炸裂那可不是个段子,超级恐怖的好吧!

萧季秋笑着应了声,松开江生就去了卫生间,只洗了个手就又出来了。

江生这时候已经重新变成人了,靠在床头,就着那盏橘黄的小灯看着故事书。他是妖,几十年下来依旧是最帅气英俊的模样。当初萧季秋曾经出过一次车祸,危在旦夕就快要保不住命了,江生分了半颗内丹把她救了下来。

他们的的衰老速度从此大大减弱。后来两个人都辞了职,寻了个山头,按照当初设想的那样过上了归园田居的日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曾经的顶流偶像现在可以在农田里插秧种稻,以前的霸道总裁现在亦能织布纺纱除草施肥。

这是他们向往的生活。

现在闻泽强死了,萧季秋随时都能离开这个世界。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按理不应该在一个小世界里耽误太久。可是……

“阿生。”萧季秋回到床上,把江生揽进了怀里,“我有没有说过,嗯,我爱你”

“嗯”江生警觉抬头,“你怎么突然说这个你是不是又想养别的猫了是不是经常来我们鱼塘捞鱼吃的那只大胖橘我早就看你看它的眼神不对劲了……不准养!门都没有,想都别想!”

萧季秋扶额:“这是哪儿跟哪儿啊,我不过是刚刚从卫生间出来时无意中瞅见了猫大爷的英姿,顿时觉得惊为天人、叹为观止,一时间想起这些年我竟然没有特别直白地对猫大爷诉说过我的满腔爱意,因此有感而发、真情流露。”

“阿生,我爱你。”

江生挪了挪身子,悄悄把脸歪过去,他为他刚刚的小心眼猜测感到不好意思:“好……好啦,知道了快睡吧!”

萧季秋探过去把脸怼在江生面前:“你就没有别的话跟我说了嗷”

江生的声音很小,要不是两个人凑得近萧季秋差点没听见。

江生说:“老夫老妻了,多不好意思啊……”

萧季秋:“我不管,我就要听!快说快说,要不然今晚就不用睡觉了!”

江生无奈,眉眼间是止不住的笑意。他放下手中的书,调整了姿势,双手捧着萧季秋的脸:“我也爱你。”

“我永远爱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