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之暴躁女王的打脸日记 > 第37章 打脸校园偷拍王子(8)

第37章 打脸校园偷拍王子(8)


看着萧季秋低垂着眉眼,两个保安心头一阵悸动,饶是他们在rav见惯了美人这样的极品也是可遇不可求。

只这么轻飘飘看过一眼到底是太亏了,他们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今天过后他们对于女人的阈值会高到什么程度,毕竟一个人要是吃过了国宴,家常小菜还能怎么入眼。

那个黑人在这边稳住萧季秋,白人则向高修卓走去。

“哥们儿,你马子”

明明萧季秋跟高修卓不过是刚刚同班几周的交情,但在这个情形之下高修卓也毫不犹豫地承认了。他状似无奈地扶着额头:“你也瞧见了,这妮子见到我今天这情形就跟我闹别扭,已经不想理我了。”

白人了然笑道:“女人嘛,还不就那样。个个都以为可以把男人抓在手心里结果一旦不顺她们的心就要死要活。也就我们大老爷们儿不跟她们计较,要不然谁敢在我面前这么不知死活我早抡起拳头就上了。捏死她们比捏死只鸡还容易。”

高修卓摆摆手:“季秋跟她们不一样,我是真的喜欢她,哪儿能动手呢。”

白人:“这我能不懂吗?就冲着她那张脸我也得把她捧手心里。不过要我说,哥们儿,你还是太年轻了,女人不是你这样驯的。”

高修卓对这人的心思门清,不过两人目的都差不多也就顺着对方的话聊了下去:“你说说”

白人:“这女人啊就好比一条养不熟的狗,你一味对她好就没用,永远都是个白眼狼。”

高修卓:“所以呢?”

白人:“所以你得软硬兼施啊!把她踩进泥里,侮辱她的自尊,摧毁她的人格,然后再以救赎的姿态出现,这样一番下来保管给她收拾得服服帖帖。”

高修卓装着一副犹豫地模样:“所以,你是想……”

白人咧嘴一笑,镶了金的牙齿反射着夜场的灯光:“这事儿你交给我,明早还给你一个乖得不行的女朋友。”

高修卓心中嗤笑一声,说了这么多不过是想睡萧季秋一晚。他从根本上就看不上面前这个大块头,在暗网上看他的视频还得付费呢,这人想当然地就想直接白/嫖,怕不是穷疯了。

不过是两个保安,就算是rav的保安对于他来说也不值得高看一眼,让他们来给他擦鞋他都嫌脏。

高修卓眸光一暗,不过他现在没有别的法子。他本来就是背着他父亲来这里寻欢解愁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跟着,他势单力薄。再者,萧季秋接连几周都对他视而不见,把他的面子狠狠地摔在地上,他不可能不怒。

想到这里,高修卓伸手拍了拍面前的白人,一个微型的针孔摄像头滑落进了对方的口袋。他没报什么希望,这个摄像头能拍到东西就罢了,拍不到他也不吃亏。

“那就麻烦了。”高修卓说道,他背过身去,仿佛不忍看到自己女朋友的悲惨遭遇。

白人得了准信给不远处的黑人递了个颜色,接着黑人就半是诱哄半是强迫地把萧季秋往他们的工作间带去。

从头到尾,三个男人都没有把萧季秋看做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把她当成了一个可以“正常”交易的物品,没有自己的思想,不能做出自己的抉择判断,只能任由他们这些大男人主宰命运。

黑人早就兴奋了起来,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他粗暴地推搡着萧季秋,急急忙忙地把人塞进了自己的工作间。精虫上脑的他没有发现他其实根本没有挨到萧季秋,他更没有发现面前这个女人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眼睛里一直都闪烁着奇异的光,比他还不怀好意。

或者说他发现了,但是他没有在意。因为不论是从体型上还是力量上,对于面前这个女人他都是完胜,对方没有带给他一丝一毫的威胁。他顶多是有些诧异,不过就算是这几分情绪也飞快被滔天的情/欲掩盖,难以察觉。

萧季秋:“你要干什么?”

黑人:“干你啊,臭biao子!”他急不可耐地解着自己的皮带,厚实的嘴唇带着腥臭的口气朝着萧季秋直直撅过来。

“可惜啊,”萧季秋喃喃道,“你是没这个机会了。”

黑人还想嘲笑她,突然整个表情定格住了,原本黝黑的面孔上逐渐流过几股血液,眼睛瞪大宛如铜铃,两处太阳穴之间被一根筷子贯穿,左边那头还沾染了些灰白色的膏状物。萧季秋伸出食指轻轻一推,将近两米的肌肉怪物就那么直直地倒了下去。

“原来rav就是这么招待我的。”萧季秋微笑抬眼看向屋外体面的西装男人,那是g国rav酒吧的总负责人。

男人额头上沁出了硕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进领口。

高修卓早已被震慑住了,再如何他也不过是个高中生,玩弄感情也好拍摄视频也好,到底是没接触过人命,还是以这么残忍的方式结束的一条人命。

他身边的白人在短暂的震惊之后是出离的愤怒,他完全没有想到一个被他视作可以肆意玩弄的畜牲竟然可以反抗她的主人,这简直不可原谅!

他不顾一切地举起拳头就向萧季秋冲去,却在连萧季秋衣角都没有触碰到的时候,被酒吧负责人身边的保镖制服。他的头重重地砸在地上,地板竟隐隐有些碎裂的花纹,可见那些保镖的力气有多大。

“真是好听的音乐啊。”萧季秋拍手赞叹,她形容的是白人颅骨破碎的声音,“但是我的气可还是没有消啊,你说怎么办,嗯”

尖利的皮鞋跟踩着一地鲜血,萧季秋施施然地从工作间出来。

“萧老板,我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请您给我一个机会。”负责人谦卑地冲着萧季秋躬身,语气里是掩饰不了的恐惧。

“下不为例。”萧季秋摆了摆手,如同她来时的那样,独自一人穿过大门离去。

现场静谧无声,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个他们以为今晚在劫难逃的绝世尤物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们甚至在想今晚还能不能或者离开这间酒吧,倒在地上的那两个保安就像一把刀一样架在他们脖子上,时刻提醒着这个夜晚的不太平。有些人甚至直接失禁,尿骚味顿时弥漫在这个辉煌的大厅之中。

“把那个人拿下。”负责人嫌恶地看了一眼高修卓,要不是这个人他哪里会惹得萧季秋不快。

“喂!你们干什么!我可是g国政府请来参加政要葬礼的客人!你们不能动我!放开我!放开!!放开!!!”

“静一静!rav是什么门槛很低的地方吗?怎么什么人都能在这里大吼大叫”

高修卓大惊:“你们可要想好了,绑架我牵扯到的可是外交问题,到时候两个国家追起责来不是你一个小小酒吧老板能够担待得起的!”

负责人懒得理他,保镖一个手刀就把高修卓劈混过去。

“送到z先生那儿去。”西装男子拍了拍高修卓的脸,无声嘲笑,“还外交,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跟我谈政治”

周围人一听到“z先生”这个名头都噤若寒蝉,有一个算一个搁原地装聋子,仿佛这是一个极其恐怖的人物。

rav的负责人也很满意他们的识趣:“大家都是懂rav的规矩的,去了外面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应该不用我再教了吧今天发生的事情谁要是敢在外面说一个字,就别怪我无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