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紫瞳修罗 > 7 四方云动

7 四方云动


  芒山雪域云霭绕肩,白雪覆带,有诗赞曰:摘下浮云作嫁纱,撷来银月试菱花。萧风劲舞玲珑处,笑访冰魂雪域家。

  平常时日的芒山总有薄雾缭绕,难见真容,登山路险,亦难见亲近,近几日却热闹非凡,除了登云道上车马如龙人流不息,云层中亦有剑光往来频繁,啸声隐隐,哪些终年萦绕薄雾被剑气分割切划变得稀薄疏淡,如羞涩少女轻抚覆纱,半遮半掩欲说还休,却也渐显真容,难得景致,让外界之人一饱眼福。

  山脚小镇人满为患,街头巷尾,茶楼酒肆都在议论纷纷,芒山雪域千年以来的一件大事,揽月峰的除岁宫现已通谕神州,掌教景青真人于近日将举行除岁宫掌门禅让大典,其嫡传弟子天光峰青虚子继任除岁宫新任掌门。

  此外另有小道消息流传开来,说是不日景清真人将要勘破生死关,如若功成将成为修真界继悬空寺慧然大师,蜀山玉虚真人,昆仑广成真人等屈指可数的圣人境界通天大物,对于除岁宫而言意义非凡。

  除岁宫立派虽不久远,然在那件改换天地的事件中,掌教景清真人天纵奇才,出身微末门派却在几次艰辛战场脱颖而出,特别是西海紫云巅终极一战,阵斩原西楚王朝金轮国师,声名鹊起,凭其彪炳功绩让其所在门派亦随之水涨船高得以抬升宗门,祖师堂也由原先的溪谷偏僻之地搬迁到旧金轮国师修行故地,占地千里灵脉云集。

  景清真人又经多年经营得当,其门下得意子弟如雨后春笋生机勃发,许多年轻下山历练的门下弟子在修真界声名渐显,琅琊榜上排名靠前之人亦不占少数,气象峥嵘。

  所以除岁宫立派虽短却在修真界与昆仑,蜀山,悬空寺等顶级古老门派,具备分庭抗礼之势。

  景清真人本身道法通天,此次意欲勘破生死关,大道得证,必然成为震动修真界一件盛事,各大修真宗门不敢轻慢,前来观礼之人选也是慎之又慎,均是些掌门,掌教抑或其他门派内举足轻重的人物。

  凡人间也得了消息流转,众多好事者万水千山云集而来,只为一睹仙人风采,一时间芒山雪域大道之上牛马塞道,往来接踵,天空中龙吟鹤啼,剑轨绵密,除岁宫风头日胜。

  山下的一派往来熙攘,热闹喧嚣景象,揽月峰上却一如既往的清冷孤绝,靠涯一侧有一方数十丈空地,一座凿壁而成的洞窟,一颗临崖古柏,树下有一儒家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面朝云海孑然而立,这人五官平凡,甚至有些其貌不扬,一双舒淡的眉毛习惯性的簇起,川字纹略有些明显,衬着目光深邃,微薄的唇紧抿着,严谨又透漏着疏离,正是此次盛世的主角景清真人。

  一道褚红色剑光从远处掠往揽月峰方向,气势平平不显风雷,御剑之人停于山脚选择徒步登山,态度异常恭敬,不多时一名头戴紫阳巾,身穿八卦衣的道士,在徐徐清风中飘然而至。

  只见他凤目疏眉,面色红润,神态飘逸。离涯畔之人尚有一张距离便停步施礼。尚未开口只见景清真人拜拜手,道人便小心上前一步开口道:“云岐近日赴悬空寺,负棺于闹市,与岚山有过一场切磋。”

  “如何?”景清真人语气低沉,略有沙哑。

  “双方约定压境洞玄,中途又同时升境知命,岚山告负。”

  “呵,有些意思。”景清真人微微颔首,意有赞许,“小七这些年颇有长进,倒是云岚这些年裹足不前。”谈到岚山景清不觉生出一丝厌恶,“哼!天生道种又如何,不过废柴一个,那个人曾说过云岚未来成就高绝,必将凌驾在众人之上,如今看来,世事难料!!”

  “云岐深入大荒数十载,如今归来虽然相貌无异,却华发满头。”玉清子公敬的立于景清一侧,语气斟酌。“而且身负一口黑棺,颇为可疑。”

  “棺中何物?”

  “眼下依然不查,云岐片刻不曾离身,我曾派人试探,结果接连毙命于云岐之手,现在的她天道,霸道兼修,道法精深,杀力强大,如此我便吩咐人手远远缀着,谨慎行事,同时我发现阻拦云岐之行,还有其他势力,不是那些宗门功法,暂时看来有些像不老林的手段,据我分析其幕后主使可能另有其人,但眼下只能窥见冰山一角,不敢贸然打草惊蛇。”

  景清弹了一下青衫下摆,冷呵一声,于涯畔缓缓踱着,玉清子亦步亦趋的小心跟随着,“当年我便说过那人就不该留着,即使成了一个废人,也要斩草除根,如今倒好,自食恶果。”

  “云岐那边眼下你不必用心,这几日便把门内的事情做好,我会亲走一趟悬空寺,那件积年旧事也该了结了,除岁宫这边可否准备妥当?”

  “往来贵客皆已安置妥当,各护山大阵关键之处亦由玉函师妹亲自坐镇。”

  玉清子见景清真人微微颔首,便接着说道”大荒摩天崖宗主季覆雨这些年行踪飘忽,前几日忽然出现在宗门议事堂,约半盏茶时间大笑出门,去向不明。”

  “摩天崖,哼!群龙无首,一群乌合之众,苟延残喘罢了!也就森罗那个小家伙还有些意思。他还没有出关么?”

  “摩天崖副宗主森罗于数年前意外获得一份机缘,破镜有望,宣布闭关十年,门派内一切事物均交由副手白犀,赤练两位年轻门人负责,这几年消息渐无。”

  “你的那些种子也该发芽了,确认一下森罗的近况。此人谋划无双,不可小觑。此外以我名义飞剑传书蜀山青云子,那人藏于悬空寺。”景清挥挥手。

   “弟子明白!”

  玉清子正准备退下,心湖间忽然又传来景清的声音,“你办事不错,算的上尽心得力,但掌门你就不要奢望了,不过掌律倒也做得。”

  玉清子冷汗顿出,忙肃襟正色,转身回拜“拜谢师叔垂爱!”倒退几步,渐渐退出涯坪。

  涯畔,景清依然负手而立,喃喃自语“风起萍末,有些意思。”震袖一挥,云海退散,天道大光,景清真人身形一闪而逝,来去无痕,原来早已入圣人境。

  同日,蜀山有飞剑至,稍顷,一道磅礴剑光冲天而起,掠往悬空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