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紫瞳修罗 > 11 莲池下的男人

11 莲池下的男人


  有一蓑衣客独钓碧水,身边放着鱼篓,里面鱼获颇丰,钓者嗜酒,舟上逼仄的空间整齐的堆放着七八坛,被那虬髯客偶尔捞起一坛,随意拍开封泥,鲸吸虹饮,酒水四溅,稍顷便余空坛,率性丢入滚滚江水。

  兴之所至,便要慨然高歌。

  须弥山前白鹭飞,

  茫砀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

  斜风细雨不须归。

  小舟无篙自动,沿着茫砀江溯流而上。

  了了峰菩提树下,老僧依旧双目紧闭,枯瘦的指尖捻起一颗棋子,细细婆娑着。

  “你心动了。”老僧缓缓开口。

  “心有所住,即为非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今日的悬空寺有些热闹。”对面那如鬼魅似的声音响起。“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也来了。”

  老僧将手中的棋子放回棋罐,拾起手畔的念珠轻轻撵动。“你还不曾放下。”

  “我画地为牢,自囚多年,日夜聆听你宣佛讲法,就连智襄都已经开始悟了,我却还是没能通透,着实有愧于你的用心良苦。”

  那声音有些疲惫。

  “前尘往事,纷扰情仇,于我而言皆是因果报应,苟活一时便是痛苦一刻,也好,该来的终将是来了,于我而言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执念便是错了,他们也错了。”老僧微微叹息。“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如你所言有所执便是错处,那与你姑且论上一论,当年为了芸芸众生脱离困苦,我虽为皇族,却力争改天换地,于大风王朝之覆灭,推波助澜不遗余力,双手沾满了我修罗族人之血,结果如何?众叛亲离,族灭身残,世人唾弃,就深爱之人亦殒命于我的怀中。只留我一人,余生惶惶苟延残喘,你来告知于我,如何放下?”

  老僧面露不忍,却无奈摇头。

  “你也错了,当年你若作壁上观,任我自生自灭,不施援手,便没了这些因果纠缠,也不会陪我困于此地甲子时光。”

  “楠笙,老和尚知晓终究是这苍生对你不住的。于社稷苍生有功之人,竟落得个鸟尽弓藏的下场,老和尚不悔当年选择,不忍亦不能袖手旁观。”

  提及前事,无相亦觉痛心,就连面上沟壑也深了几许。

  “老僧一直心生愧疚,当年得知消息,去的终究迟了。”

  “我之执念,今生无解,除非身死。”

  “老僧虽然无力当年旧事,但如今定会全力护你周全。”

  “无相大师,我如今尚有一问。”

  那声音语气激烈渐转平复。

  “楠笙,请讲。”老和尚放下念珠,仍是闭目望向棋盘对面,面色郑重。“老僧知无不言。”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苍生不负卿?”

  “阿弥陀佛,老僧无解。”

  无相面露悲悯,摇头苦叹。

  “爱不重不生娑婆,念不一不生净土。”

  那声音沉默,不再响起。

  小池水盈盈,天光透莲影。

  池底别有洞天,那是一间方圆十数丈的天然石窟,四周有人工扩建的痕迹。正中央虬根错节,盘踞着巨大的树根,让原本还算宽敞的空间变得逼仄压抑起来。

  有一身着男子曲腿坐在一根粗大的树根上,墨发如瀑,身着白衣,云衫材质轻盈柔软,自然贴合,勾勒下的身形瘦削,有些单薄羸弱。

  此时低眉沉思,看不清眉眼,右臂残失,一截空荡荡的袖子垂叠在身侧,堆积如云。左手纤细苍白的中指和食指间吊这一个酒坛,脚下堆叠着杂乱无章的空坛。

  男人盘踞在树根与酒坛之间,身影孤独异常萧索。

  有两物自岚山袖口飞出,于身前三尺半空处缓缓展开。

  一共两幅画卷,一副白描画卷,有一面容姣好的女子侧卧于石。

  女子容颜清秀,并不见得多么迤逦多姿,却属于那种越来越耐看的面相,微闭着眼睛,面上浮动着一抹酒醉后的酡红,一副绘有山鸟鱼虫的团扇握在手中,轻放于胸前,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

  周遭皆是似锦繁花,团团锦簇着那酣睡女子,有小蝶流萤穿梭期间。不知是何种神通,画中人衣衫翩翩,团扇偶尔起伏,繁花摇曳,小蝶振翅,竟似活动在纸上一样。

  上有题款:轻罗小扇扑流萤,醉卧酣眠花丛中,字迹稚嫩,是楠笙幼时与锦瑟花园玩耍,偶然所做。

  楠笙眼神忧伤,酒坛自指尖滑落,啪的一声脆响,跌落在脚下,向前伸出的左手微微颤抖,轻轻的触摸那画上人像,小心翼翼,如视珍宝。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另一副则明显画技稀疏,线条简单,却也有些质朴童趣,画卷高处三两笔线条起伏,便成山峰,间或穿插几处小小的团墨,想来是树了,低处绘有一艘小周,船行山水间,二人立于船头,一高一矮两个身影,男子长发飘飘,矮小身形缀着两条羊角小辫。

  船下有游鱼三两条,画的还算生动,只是游鱼尺寸比那小船还略大些,看着颇为滑稽。旁边题款歪歪斜斜的写着,天涯海角,与君携游。

  楠笙眼神温柔,“小七。”他轻声呢喃,“相信很快就会相见了。”

  良久无言,默默啜饮。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苍生不负卿,我既辜负于卿,又何惧负苍生?”

  楠笙轻声呢喃,抬头仰望头顶天光凌凌的穹顶,露出一张俊美无俦的容颜,和一双黑暗里闪着诡异红光的瞳眸。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老和尚的声音凌空响起。

  “无相,我想出去看看。”

  “智襄不是借你一双慧眼了么?”

  “我说我想出去看看。”

  “有区别么?”

  “有区别。”

  “区别在哪里?”

  “看的人是我!”

  “我是谁?”

  “我是我。”

  “不对,我是众生。”

  ……

  “呃,等我出去以后,一定要揍你一顿。”

  “好。”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