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紫瞳修罗 > 13 黄狗

13 黄狗


  “今天我好像把这几年的话都说完了。”云岐醉眼朦胧,痴痴的笑着。

  “以前不曾听你说起,你这些年过的不容易。”岚山拨动了一下篝火,让火光更亮一些。

  “现在知道了,越发后悔这些年阻你上山。”

  云岐摆摆手,低头看着脚下的光影。

  “三哥,当年那件事发生后,我也曾怨过他的,后来在大荒遇见一位当年故人,才知道那次事件始末,根由不在他,如果你们不逼他,他会倒戈相向么?”

  “不会的。”岚山嗓音低沉,眼前又浮现当年一幕。

  满眼都是血,满地都是鬼谷先生和其他同门的尸体残骸,一地血污,一地狼藉。那场浩劫仅剩下他和景清二人。

  楠笙虽然身体有些脱力,开始不受控制的摇摆,但仍坚定的向他们走来。

  “为何帮我?”楠笙走到他们身前,眉头簇起,疑惑的向景清问道。

  “鬼谷他们没意思。”景清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带着血渍的白牙。“你比较有意思。我会亲手杀了你。”

  “好,我等你。”楠笙看了景清一眼,“你现在不行!”

  “三儿!”楠笙转向岚山,嘴角弯出一抹柔和的弧度,细细端详良久,他说:“保重!”

  他右臂残缺,被砍断的残肢正拿在左手上,只好用肩膀轻撞了一下岚山,“走了!”

  便转身向山下走去,背着身,楠笙左手攥着右手,颇为潇洒的挥了挥,义无反顾地向山走去。

  山脚,千军万马,严阵以待。

  “二哥,是个好人,可惜好人没有好报。”岚山灌了一大口酒,说话闷闷的。

  “其实这些年,你守在佛脚镇,又何尝不是在护着他。你也不容易的。”云岐轻轻的靠过来,将头依靠在岚山的肩膀上。

  “我有些累了,让我靠一会儿。”

  “好”

  夜色渐浓,鸣虫四起,篝火噼啪,火光明灭,相依偎的两个疲惫的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草丛深处传来窸窣的响动。

  云岐警惕的睁开眼睛,向碎响处望去,那里有一双黑夜里泛光的眼睛。“谁?!”

  一条毛色锃亮的黄狗从林深处缓缓走出。步履轻盈而优雅,在火光于黑暗的交界处缓缓停下,一双明亮的眼睛如同人一样充满情绪,此时正探究的望着依偎的两个人。准确的说是望着云岐,很是好奇。

  “见过镇守大人!”岚山起身行礼。

  那黄狗点头示意,然后又抬起一条前爪朝向云岐,狗头微侧,满是好奇。

  “山上那人的故人。”岚山背对黄狗摆摆手,示意云岐不要轻举妄动。

  黄狗后退一步,显然也对山上那位颇为忌惮,侧头看了一眼灯火稀疏的山上,很小心的朝着二人“汪!”了一声,然后转身向山上跑去。

  “那条黄狗?”云岐回想刚才怪异的一幕,心中非常好奇。

  “那是悬空寺的镇守黄狮,平常幻化成黄狗模样,经常在后山游荡,有幸目睹之人凤毛麟角,不知今日为何肯显身。”

  被那黄狗一扰,岚山也不好意思再挨着云岐,错过一个身位缓缓坐下。

  “许是今天白日里动静太大,吸引了这位。”

  云岐还是好奇。

  “它很老么?”

  “很老。”

  “厉害么?”

  “很厉害。”

  “打得过么?”

  “没打过。”

  “后面会打么?”

  “说不准。”

  …… ……

  那黄狗身形快俞闪电,几个呼吸间便来到了了峰,离着水塘还有些距离,便停步不前,对面的大树下有个老和尚,正在闭目养神。

  黄狗伏地,汪的叫了一声。

  “无妨,且随他们。”老和尚手中念珠不停。

  “汪。”黄狗缓缓起身,倒退几步,朝山下跑去。

  不多时,又返回到岚山这边,蹲坐在篝火对面,狗嘴里吐出一物,掉到岚山身前,云岐定睛观瞧,不由得有些好笑。地上僵直着一只灰毛肥兔子,口鼻是血眼看是死的透透的。

  “镇守,莫非想要岚山代劳?”岚山有些好笑。

  “汪。”黄狗尾巴摇的飞起,溅起大蓬烟尘。

  “可惜镇守大人带来的见面礼太少,我们三个有些不够分食。”

  云岐在一旁打趣,岚山瞪了她一眼,她乖觉的朝岚山吐吐舌头,岚山无奈哑笑。

  黄狗明显听懂了,歪着头有些迟疑,思忖了一会,复又转身朝林深处跑去。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隐约传来一声低吼,随即消失无踪。片刻之后,附近灌木丛中一阵抖动,却是大黄狗回来了。

  岚山有些哭笑不得,这回摔在他身前的庞然大物,竟然是一头成年野猪,那头倒霉的野猪脖颈间有四道齿痕,还在咕咕的冒血,四肢时不时的还会抽动一下,明显还未死透。

  岚山叹了口气,伸手一挽袖子,在野猪天灵盖一拍,那货四腿一伸,登时气绝。

  “我去水边处理一下,你们收拾些柴火。”便拖拽着野猪朝黑暗里走去。

  篝火边只留下云岐和黄狗四目相对。

  “喂,镇守大人,柴火不够了!”云岐促狭的朝着黄狗喊道。

  那黄狗斜了云岐一眼,前腿一伸脑袋一枕,彻底趴下了。

  “没有柴火就不能烧烤,也就不能吃到香喷喷直冒油的野猪肉。”云岐顽兴大起,接着捉弄它。“我反正先前吃过了烤野兔,这会儿也不太饿,我跟你说阿,岚山手艺真的好,烤的野兔香气浓郁,肉质紧实,要是满满咬上一口阿,啧啧啧,油脂四溢懂不懂。”

  黄狗明显喉结一下一下的抽动,犹豫片刻,它起身抬起右爪,指了指对面的云岐,又指了指旁边的树林,态度倨傲。

  云岐看在眼里,心中一阵好笑。面上故意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哀婉地看着黄狗。

  “镇守大人,你真的忍心让小女子一人,夜如深林么?妾身真的很怕黑阿!呜呜呜。”

  你什么斤两当我不知,白日里看的分明。老和尚说过,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黄狗心中腹诽,不由得一阵恶寒,抖了抖周身毛发,仿佛想要甩落一地鸡皮疙瘩,如人叹息一般,长出一口气,摇头晃脑,向身后密林走去。

  “镇守大人呢?”岚山支起木架,把火拨旺,开始烤野猪。

  “镇守大人心疼我,独自去捡柴火去了。”

  密林中黄狗正在费劲的衔着柴火,狗耳微动,那云岐厚脸皮的言语正好传来,狗心一颤,狗爪一挥,一棵怀抱粗细的巨木轰然倒地。(真、气死狗了!)

  ……

  云岐和岚山先前吃过烤兔肉,眼下只是少少的用了一点,那黄狗看着体型,还没狩猎回来的野猪大,却进食极快,近乎一整个野猪都被它吞入腹中,却只见它腹部微鼓,真不知道吃掉的那些肉去了哪里。

  此刻它正专心对付仅剩的一块腿骨,耐心的舔舐上面的碎肉,云岐看了一会,然后小心的移了过去,慢慢伸出手想要去揉那毛茸茸的狗头。

  黄狗警惕的扭转头颅,低声咆哮,云岐吓了一跳,起身躲开。黄狗眼里精光一闪,狗嘴不自然咧开,显然它是故意的。

  这一切被云岐觑见,心中羞恼,再次靠近,这回黄狗没有拒绝,云岐的手纤细柔软,在毛发间穿行,极为舒服。不自觉,黄狗哼出声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