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紫瞳修罗 > 17 护你周全

17 护你周全


  云岐面前的通道有些狭长深邃,蜿蜒向下,不知道深几许。

  明明没有光源,通道内却亮如白昼,纤毫可见。

  云岐的手指从粗糙的墙壁划过,干燥且透着凉意,她走的很慢,跫音在狭仄的空间里,有节奏的回响,渐渐传向深处。

  楠笙正襟危坐在根蔓上,侧耳聆听,神情专注。

  白色的云杉柔软的贴合躯体,不见一丝褶皱,显然是精心整理过,就连衣摆下探出的根须,已被他小心的掩盖起来,从正面很难看出端倪。

  身边的酒坛也不见了,早被他用神通捻成齑粉,均匀的铺满脚下,随着穹顶水波荡漾,天光斑斓的影射在上面,如同铺上了异域最昂贵的地毯。

  跫音渐进,他有些忐忑,喉结不自然的上下滚动,索性从身边拿起一本佛经,可眼下一个字也不曾记下。

  最先尽入眼帘的是一截飘扬的裙裾,随后云岐从通道转出,袅袅的向他走来。

  “小七,别来无恙。“楠笙的视线从书上移去,嘴角勾起一泓清浅的弧度,缓缓站起。

  云岐身着素裙,不着装饰,素雅大方,一头如瀑华发,简简单单的被一根红线挽住,露出清绝秀丽的容颜,此时颊上泪痕蜿蜒,打湿了精心准备的妆容,我见犹怜。

  “哥!”

  云岐视线甫一接触楠笙,便难以自抑,如飞蛾扑火一般飞奔过来,一头扎在他的怀里。

  欲语凝噎,泪流珠串一般落下,好似这些年的委屈,这些年的思念,这些年伪装的倔强,都化成泪水,源源不绝。

  云岐带着哭音的一句哥哥,唤醒了楠笙尘封已久的回忆,初次见面时,这个懂事的小女孩就窝在他的怀里,泪流不止。

  印象中的云岐,是一个乖巧懂事稚童模样,甲子未见,再见她已是华发满头,形神枯槁近乎油尽灯枯。

  楠笙心头一软,嘴角笑容越发柔和,抬起左手环住云岐,在她背上轻柔安抚。

  “小七都是大姑娘了,还如小时候一般,是个爱哭鬼。”

  “哥,我想你。”云岐如小兽一般在楠笙怀里来回拱动,泪痕濡湿了胸前大片衣襟,双手从楠笙肋下穿过,紧紧的环着他,生怕一松手,楠笙就会消逝不见,亦如她曾经哭醒的每个夜晚。

  “小七,如今力气见涨啊,哥哥都快透不过气来了。”

  楠笙宠溺的揉了揉云岐精心装扮过的头发,那一片刺眼的白,晃的楠笙眼睛有些酸涩。

  云岐郝颜,手上松了开来,一只手却依旧牵着楠笙衣襟,不曾放开,仅是稍稍拉开些距离,深情的凝望,那令她朝思暮想的人,也正笑意盈盈的看着她。

  云岐纤细的手指在楠笙面颊上游走,划过他的额头,抚过眉眼,略过口鼻,直到眼前之人,与印象中形象渐渐完全重合。

  “你还是当年模样,一点都没变。”

  “又来哄我,眼下我身上可没有糖果。”

  楠笙宠溺的抚过云岐脸庞,“倒是小七,变化很大,印象中那个喜欢哭鼻子的小跟屁虫,现在已亭亭玉立,长成了大人模样。”

  “哥~”云岐娇嗔一声,视线滑落在楠笙残缺的右臂上,情绪渐渐低沉。“你的手…”

  “当年旧事,无妨。”楠笙侧了一眼右肩,语气平静。“我们坐下聊。”

  二人相偎而坐,云岐将螓首,轻轻靠在楠笙肩头,慢慢闭上眼睛,语气有些幽幽的疲惫。“哥,我找了你好些年。”

  “我知道的。”

  “你被困居此地,怎会知晓,哦,定是无相禅师与你说过。”

  楠笙微不可查的轻轻摇头,这些年每次云岐前来,他都能遥遥的看上一眼,只是此时,他没有提起。

  “这些年,辛苦你了。”

  “以前没有你的消息,我真的有些撑不下去了。”云岐眼圈微红,又有些流泪的冲动。

  “直到遇见无相大师,他说你人在悬空寺,得知你还活着,即使不能马上相见,也会莫名的心安,再也不觉得,这世上孤零零只有我一个人了。”

  云岐抽了抽鼻息,随手拿衣袖抹了一把脸,便止住了那些委屈,朝着楠笙展颜一笑。

  “后来的万水千山,一想到今生还能再见,心底便有些欢喜,也就不觉得辛苦。”

  楠笙心里堵塞的厉害,伸手习惯性的朝身边一摸,却捞了个空,酒坛都被他碾碎了,哪里还有酒,无声叹息。

  那双赤紫色眸子,渐渐盈满被阴郁和惆怅。

  “如果累了,就睡一会儿,不妨事的。”

  “哥哥。”

  “嗯?”

  “都怪你。”

  “哦?”

  “人家本来不觉得累,你一说,便有些困倦了。”

  ”那就睡一会儿吧,我就在这陪着你,哪里也不去了。”

  “拉勾。”云岐伸出左手,小指微弯,脸上笑意宴宴。

  “好。”楠笙会意一笑,伸出左手。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嗯。”楠笙的手微微攥着,手心里是云岐微凉的柔夷,那一刻,他觉得自诩一无所有的他,重新拥有了整个世界。

  “小七。”

  “哥?”

  “安心睡吧!”

  “嗯。”

  云岐枕在楠笙腿上,一手牵着他的衣襟,一手环着他的腰身。

  白发如瀑,似雪,铺满膝头。

  ……

  “哥?”

  “在的。”

  “以前你哄我睡觉时,都会唱那首童谣,我已经好些年没听到过了。”

  云岐闭着眼睛,如小猫一般,用脸颊轻轻在楠笙腿上蹭了蹭,鼻息间,都是楠笙久违的味道,让人心安。

  “好,”楠笙满眼怜爱,轻柔的在她背上拍着,如同当年哄她入睡一般,动作轻柔。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楠笙的歌声,在空旷的地下空间回荡,嗓音低沉,曲调平静安宁。

  云岐的气息安逐渐安稳绵长,楠笙的歌声也渐渐压低,垂眸看了一眼,她颊上泪痕还濡湿未干,却如小猫一般,睡得的香甜。

  白云苍狗,弹指经年,云岐与楠笙他乡重逢,没有如臆想那般惊天动地,壮阔波澜。

  一切那么是那样熟捻,那么平淡,那么自然,仿佛未曾分别过。

  “小七,余生有我,定护你周全。”楠笙将下颌抵在云岐额前,轻声呢喃。

  云岐唇角偷偷扬起,嗫嚅无声,陷入熟睡。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