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紫瞳修罗 > 21 布阵

21 布阵


  智然在方丈室起身来到在紫檀书架前,驻足良久,喟然叹息一声。

  “无相师叔,智然此举,也算仁至义尽了。”

  书架三层不显眼处摆放着一枚紫铜香炉,智然伸出右手缓缓一推。随着咔嚓一声脆响,墙壁内暗藏的机括被激活,窸窣的传动密集响起。

  紫檀书架猛然内陷,缓缓向一侧滑动,露出镶嵌在墙上的一枚金色佛手印,智然娴熟的将右手覆在上面,佛手印与智然手掌紧密切合,掌印相连之处,金色光芒骤然一亮,复又缓缓流转不息。

  智然挺拔的身形如同浓墨遇水一般,不断淡化稀释,最后变得恍惚透明,直至彻底消失。

  不多时,悬空寺后山桃花潭沉寂水面骤然波浪激荡,潭中央的水流开始顺时针旋转不停,一个直径丈许漩涡慢慢形成,如同寂静的桃花潭张开了一张巨口,看着颇为诡异。

  智然方丈从漩涡形成的通道里显出身形,周遭潭水汹涌激荡,没有一滴水落在僧袍上,当他脚面甫一落在潭水上,那声势骇人的漩涡开始慢慢合拢,潭水最终复于平静。

  智然方丈神情有些疲惫,右手握拳在嘴边,掩了几下清咳,缓缓抬头向天上看去。

  悬空寺辖属须弥峰,云霞峰,归去峰,了了峰,回首峰天光大胜。肉眼可见的五道粗大光柱,自各个峰顶冲天而起。

  由于各峰天地元炁属性不同,汇聚成的光柱色彩也斑斓迥异。五道光柱气势宏大,扶摇直上天穹最高处,骤然如天女散花一般爆裂散开,一道巨大无朋的七彩流光遮盖天幕,牢牢罩住悬空寺群峰。

  一时间悬空寺地界异像横生,云蒸霞蔚,紫气升腾,氤氲朦胧,再难被外界窥探。

  ……

  佛脚镇,悬空寺的山门处。

  由于先前天生异象,动静不小,所以此时的悬空寺的山门处,闻讯聚集了许多人,一时间,人声鼎沸议论纷纷,佛门清静之地难得颇为喧嚣。

  近在眼前的流彩光罩恢宏壮阔,视线所及难辨边界,众人虽然好奇,却没有人敢冒然出手试探。

  “师叔,这就是悬空寺的护山大阵?”

  潮织怀中抱剑,微仰着头朝天空望去,还是一副睡眼惺忪模样,而且头发乱如鸟窝,显然刚从床上爬起不久。

  “悬空寺立寺千年,果然底蕴深厚。”

  洗剑阁长老陆尧闻言点点头,对于天幕溢彩,亦是心神激荡,口中啧啧称赞。

  “就为了抓一个盗经蠹贼?这阵仗着实太大了吧?”

  潮织挠挠脑袋,一头鸟窝乱发更显杂乱。

  “封山只为盗经蠹贼?这话怕是只有你这笨蛋才会听信。”陆尧冷哼一声,有些不满。

  “不然嘞?”潮织嘿嘿一乐,毫不在意。

  陆尧摇头苦笑,这孩子剑道天才不假,就是脑袋瓜有些秀逗。

  但转念一想,洗剑阁剑道宗旨讲究的是出剑无念,一往无前,也许只有潮织这样心思纯粹的人,才能水到渠成的切合剑道真意,未来剑道登峰,如探囊取物。

  陆尧心念及此,也再不忍对潮织苛求,反而对这个本宗最年轻剑魁越发青眼有加,连潮织那邋遢姿容也变得越发眉目可喜了。

  “潮织啊,你要记得,山上行事大多迥异常理,云遮雾绕,如那冰山一角难窥全貌!一切耳听眼见皆是虚妄,想要不被眼前迷障牵着鼻子走,最好的办法就是坚守本心,用心来判断。”

  “师叔哎,你说的太多,我记不住哎,眼下我最关心是这山还能不能进?要是进不去山,咋找云岐讨要彼岸花,找不到彼岸花,咋救师傅,一想到这些我就脑壳痛,想睡觉。”潮织有些不适应冷面师叔的和颜悦色,臊眉耷眼的兀自唉声叹气。

  “你个蠢货!孺子不可教也。”陆尧一巴掌拍在潮织脑后,甩袖带着两个嫡传,远远躲到一边清静去了。

  “又来,又来。本来脑壳就昏,被你一打,现在更困了。”潮织揉着脑袋,鼻头噤起,哈欠连天。

  “那小子先天剑体,资质不错。”青云子遥遥看着潮织,嘴中忍不住赞叹。

  “洗剑阁的年轻剑魁,自然天赋异禀。”景清与林夕正在树荫下对坐茶饮,眼角一瞥,刚好看见潮织被打后,还兀自打着哈欠,困意难消,不由嘴角勾起。“不错,是个有意思的。”

  远处忽然传来高呼,密集的人群让出丈许方圆的空地来,当中一位背刀的虬髯壮汉四下拱拱手,声音洪亮。

  “某家石家庄赵梓龙,江湖诨号劈天大圣,今日齐逢各路豪杰,又有幸逢遇悬空寺护山大阵开启,机会难得,某家想试试这阵法斤两,稍后某家会使出全身解数,给这奇怪罩子来上一下,看看是不是银样腊枪头,好看不中用,诸位掌掌眼,要是觉得某家这刀劈的妙,烦请叫声好。”

  叫好声四起,那大汉越发得意,伸手向后一拍鲨鱼皮刀鞘,就见那柄镶金嵌玉的宝刀冲天而起,大汉闷嘿了一声,脚一顿,身躯随之扶摇而上,人在空中,刀在手中,一道清光匹练勇往直前,直劈罩墙。

  那流彩光罩遭遇赵梓龙倾力一击,只是漾起几道涟漪,便恢复如常。

  赵梓龙嘴角噙笑,双臂虬结的肌肉高高隆起,双手攥紧刀柄倾力下压,光罩涟漪闪烁频繁,四周叫好声此起彼伏,赵梓龙越发有些得意。

  异变乍起,一道儿臂粗细的光鞭蓦然伸出,迅雷难及掩耳之势抽向正洋洋得意的赵梓龙,他反应还算迅速,忙松开握刀的双手,身体千斤急坠,险之又险的躲过那道拦腰袭来的光鞭,只是还不待他一口气喘匀,又一道光鞭脚下升起。

  “我命休矣!”赵梓龙口中惊呼,现下力已用老,自知再难脱困,认命一般闭上眼睛,对于当下困境不忍直视。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飞剑凭空出现,剑柄狠狠地撞在赵梓龙腹部,将他横击出去,脱离了光鞭席卷的陷阱,可那飞剑却难以脱困,被光鞭狠狠绞住,仅一息,便将那寻常材质的宝剑碎成残片,从高空洋洋洒洒掉落下来。

  “我的二两银子啊!”人群中响起一道哀嚎,众人纷纷侧目望去,潮织双手按住胸口,目红眼热,如丧考妣。

  ……

  “在极西之处的干旱之地有一种蝉,二十三年间都隐匿在泥土之中,直到雪山上的冰雪融化,洪水快来到来的时间才会苏醒,在泥水中沐浴洗澡,并在寒风中将翅膀晾干,直到振翅而飞。”

  楠笙斜靠在树根上,云岐伏在他身边,双手捧脸听的专心。

  “你给我说的这个故事,到底想说什么?”

  “我有一种功法名叫二十三年蝉,因缘际会所得,此法置之死地而后生,正好合适你现下的状况。”楠笙婆娑着云岐脸颊边的白发,笑容温暖。

  “你休要骗我,我天道霸道双修,两种相冲功法早就在我体内攻伐日久,眼下生机虽未断绝,却也自知命不久矣。”云岐眨了眨眼,修长的睫毛下难见忧伤。

  “我很知足,在生命最后的时候,有你陪在身边。”

  楠笙抹了一下云岐脸颊,眼里的柔情快要沁出水来。

  “小七,自始至终我有没有骗过你?你要相信我,我不会再让你从我身边离开。”

  七十年辗转,一甲子等待,云岐终于听见楠笙一句不舍,似乎一切付出都已值得,哪怕就此死去,也不曾缺憾。

  云岐眼角氤氲,那手背抹了一下眼睛,闷闷嘟囔:“你说过谎的。”

  楠笙缓缓起身坐起,看着云岐的眼睛有些迟疑的问道:“我何时欺瞒过你。”

  “你以前答应过我,等我长大就娶我。可你食言了。”云岐郝然,只觉得脸皮有些发热,羞涩的埋在双臂间。

  楠笙愕然,久久无语。

  “小七,二十三年而已,眨眼就过去了,等你好了,我就娶你。”

  “好。”云岐抬起头愣怔的看着楠笙的眸子,眼泪再也难抑,顺着漂亮的脸颊蜿蜒而下。

  一只修长微凉的手指抵在云岐眉间,云岐脑海轰然炸响,意识刹那游离,昏昏的睡了过去。

  “楠笙,准备一下,尽快开始。”空中响起无相老僧的声音。

  楠笙恋恋不舍的在云岐额头轻吻一下,熟睡中的云岐似有所感,眉头微微簇起。楠笙觉得好笑,伸手将那眉间细微褶皱抹平,方才缓缓站起身来。

  “楠笙·神罗,请叔祖布阵。”

  了了峰上,一道紫色光柱自莲池而起,扶摇直上九天,澄净湛然。

  无相老僧瞭了一眼天空,面容释然。

  “时不我待,开始布阵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