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紫瞳修罗 > 29 心魔

29 心魔


  森罗从洞口连滚带爬的窜出来,如丧考妣一般哀嚎着:“叔叔欸,侄儿鼻子上的这对招子就是喘气儿的,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老人家,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可不要见怪啊!”

  楠忘看着眼前跪着的惫赖货有些无语,额角开始一蹦一跳的抽搐,也不好再说些重话,只好挥手示意森罗起来答话。

  “当年初见你时,你就是个清秀的孩童模样,怎么这些年你还没长大?”楠忘皱眉打量森罗,忍不住开口问询。

  “呃……”明明你自己变得比我还小,好意思问我,森罗只敢心中腹诽,面上却掩饰得很好,恭恭敬敬的垂手作答。

  “先前得了一桩机缘,本想跨过那道门槛,由于过于急功近利,反而走火入魔,一时间体内元炁沸腾暴走,眼看性命堪忧,只好散了一身功法,结果变成眼下这副模样。”

  “当断则断,不受其乱。当断不断,必受其难。不错,你这性情我喜欢,类我。”

  楠忘从黄裳怀中慢慢站起,踱步来到森罗身边,踮起脚尖拍拍他的肩头,明明一副孩童模样却故作老气横秋,不免看着有些滑稽。

  “侄儿不敢,和叔叔比还是有些差距,呃,不只是有些差距,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森罗对于楠忘的赞许有些受宠若惊,无措的搓搓手,露出一脸灿烂笑容,马屁拍的信手拈来,一半谄媚,一般真诚。

  当年风云变幻之际,森罗还小不曾记事,但后来听老祖讲古,多有提起过楠笙旧事,眼前这小屁孩儿可不简单,还叫楠笙的时候,在云渡风波可是主角,当年也是搅动风云的人物,森罗一直心神往之,今儿得见真人,虽然与臆想中的形象相去甚远,但也不妨心中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你的冰糖葫芦也不错。”楠忘补充了一句,然后饶有兴致的打量森罗胸口,目光有些期待。

  “没了,真没了,最后半串都给您了,您要是好这口,侄儿这就下山,快马加鞭给您弄来。”森罗忙扯开衣襟,挽起袖口,双手摊开以示清白。

  “徐锦记的?”

  “他家的冰糖葫芦做的那叫一绝,一分钱一分货,贵有贵的道理。做糖葫芦的山楂选材讲究,个大圆滚,颜色红彤彤,的鲜亮,外面裹了一层熬的火候刚好的麦芽糖,糖衣晶莹剔透,入口酸甜软糯。”

  森罗吞咽一口口水,接着说道:“关于徐锦记的冰糖葫芦还有诗为证呢!”

  “哦?”楠忘很感兴趣,一旁识趣搭腔。“怎么说?”

  “有诗赞曰:漫道山楂老幼知,酸甜可口又消食。一竹横贯千秋过,再塑冰身惹梦驰。”

  “不错,写的好。”

  “啧啧,要不说咱爷们眼光可以,绝对算的上英雄所见略同。”

  提起冰糖葫芦,森罗眼睛一亮,立马将楠忘引为知己,开始眉飞色舞滔滔不绝,一时间聊的尽兴,也忘了身份尊卑,开始和楠忘勾肩搭背。

  楠忘听的热闹,也不曾留意肩膀上的爪子,森罗自己说的尽兴,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孟浪了,慌乱的赶紧抽回手,垂手而立耷拉着脑袋,闷声说道:“侄儿孟浪,请叔叔训斥!”

  “无妨。”楠忘小手一挥,姿势豪迈,颇为不拘小节。

  森罗自己一阵后怕,拿袖角擦拭了一下额头冷汗。

  楠忘见他那般尴尬,哑然失笑,在袖口掏了一通,取出一颗裹着糖衣山楂递了过去。

  “喏,还给你余了一颗。”

  “这,这如何使得?”森罗嘴上拒绝,手却很老实的伸了过去。

  楠忘忽然脸色大变,原本俊美的五官纠结成团,表情有些狰狞,双手握成拳状,狠狠地锤砸自己的额头,显得非常痛苦。

  一道黄色的身影一闪而至,将楠忘搂在怀里,黄裳左手控制楠忘双手防他自残,右手覆在楠忘头顶,将元炁缓缓灌入他的百会穴。

  “叔?”事发突然,森罗有些目瞪口呆,迟疑了一下,缓缓开口:“您要是真喜欢,真舍不得送我,您自己留着也成的。”

  稍顷,楠忘渐渐恢复平静,他缓缓张开眼睛,迷茫的看向森罗。

  “你是谁?”

  岚山刚好从地道走出,身后背着一段等人高的粗壮树根,岚山见楠忘表现异常,不由得眉头簇起。

  “他睡了?”

  “嗯,”黄裳紧紧环着楠忘,无奈苦笑。

  “谁睡了?”森罗看看皱眉的岚山,苦笑的黄裳,再看了一眼茫然直视他的楠忘,心中杂绪翻腾,难道此间还有第五个人?

  ……

  楠忘此时被牵扯到原主的识海中,还是原来楠笙的成人形象,背负双手凌空而立,蹙眉看着脚下,那里有一口巨大的井,里面有一个小孩,背对着楠忘,蜷缩在井底的角落里,在轻声的啜泣。

  ”你要闹到什么时候?”楠忘言语间带着些许怒气。

  “我才是这儿的主人!”那孩子扬起泪痕纵横的脸,不服气的高声反驳。

  “你当我想来,不是你强行夺舍,我会和你困居此地?”楠忘看着那个倔强的孩子,心中有些不满。

  “你主魂已经散了,不过是一律残魂执念罢了,你当我真心不敢彻底抹杀你?”

  那孩子桀桀怪笑,容貌身形一直变幻,时而儒衫少年,时而披甲执锐,时而羽扇纶巾,时而耄耋老人,甚至还有许多女子形象,一人千面,晦涩难辨。

  “我要是那么好抹杀的,你还会把我困居此地,且不论你境界低微,就连原主何等人中佼楚,最终不也对我无计可施?什么天纵英才,占不破,看不穿,都是过眼云烟罢了。”

  心锁中那个怪异的人喜怒无常,此时一副女子模样,说着说着就开始泫然欲泣。

  “原主到底是谁?”楠忘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但还是忍不住再次确认。

  “我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那女子忽然情绪变幻,俏皮的朝楠忘做起鬼脸。

  “你说不说有什么要紧,我基本确认了,你也不是原主。”楠忘双手环胸,淡淡开口。

  “你和我一样,都是寄居在这具身躯里,你和我又不一样,你和原主本就认识,甚至关系不浅。”

  那人又换了一鸡皮老妪的形象,一双阴沉昏花的眼睛,怨毒的盯着楠忘。

  “你是原主的道侣残魂,准确的说,你是原主心魔,我大胆猜测了一下,原主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一直到最后也未曾想过抹杀你,虽然因此自身不能蘸破迷障,甚至在身死道消时,将自己遗蜕留给你作为寄身之所,将你封在寒玉冰晶里,但想然也会给你脱困之法,你现在元神已经修炼的这般强大,假以时日,应该能彻底的鸠占鹊巢。”

  楠忘怜悯地看着那个老妪,接着说道:“千算万算,世事难料,这具遗蜕提前被锦瑟带到悬空寺,用来作为我轮回引的阵枢,你心中暗喜,以为可以移花接木。

  很可惜,你若不曾冒进也不过损耗几百年道行,但你强行牵引我的元神到此,本欲想着占据地利天时,一举吞噬我的元神就此重生,却没想到被我鸠占鹊巢,前功尽弃。贪婪,就会变得愚蠢。”

  “你觉得你赢了?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你说这许多,不过是想不战而屈人之兵,可惜,我不会上当。”

  那心魔最终幻化成一绝色女子,眼波流转,烟视媚行,一颦一笑,抬手投足之间风情万种。

  “你现在魂魄残缺,还不是和我一样困居一隅,区别不过是我在井里,你在井外,我得不到的,怎么会让你轻易得到。”

  楠忘双目流华渐起,一双赤紫色的瞳眸熠熠生辉。

  “怎么?修罗很了不起啊?还是说,你要和我拼命?”

  那女子故作惊诧,掩嘴轻笑,可眼里不曾流露出半点恐惧。

  “就算修罗一族天生神识浩淼,别忘了,你只有一魂三魄而已,这是我的道场,在此已修行几百年,我现在虽然难以压制你,但我有耐心慢慢蚕食你的神魂,此消彼长,终有一日你会尽数被我吞噬。”

  楠忘对那女子所言充耳不闻,嘴角噙笑,亮出手腕的一抹红线。

  “知道这是什么?”

  “蚀骨相思。”那女子看着那抹赤红,面色有些凝重,嘴上故作轻巧。“那又如何?”

  “我从来没说过,进入这具躯壳的是一魂三魄。这一切,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臆想罢了。”

  “你竟然将其余魂魄嫁接到蚀骨相思里,呵呵,好手段!好谋划,我输的不冤枉。”那绝色女子颇为烦躁,双手暴躁的扯乱自己的头发,钗散鬓乱,看着有些失魂落魄。

  楠忘胜券在握,接着抛出一个两全的提议。

  “你若安心不再抢夺这具身体控制权,我可以答应你,不会让你形神俱灭,甚至日后帮你寻觅一具适合的载体,意下如何?”

  那女子披头散发低头不语,不知过了许久,才见她哀婉的扬起头,幽幽的说了一句:“楠笙,不要离开我。”

  “锦瑟!”楠忘痴痴的看着井下那个魂牵梦萦的面孔,一时间百感交集,心如刀割。

  ……

  “这两日怎么复发的这么频繁?”岚山伸手探向楠忘腕间,静气凝神。

  “这具躯壳中残留的神识很强大,虽然已经被楠忘暂时强行压制,但也怕后患无穷。”

  “不能耽搁了,我要尽快带他下山,去一趟九幽,看看能否找寻到他口中的孟婆故人。”黄裳环着楠忘,眉宇间一片愁云惨淡。

  “事不宜迟,我先行一步,将楠忘交待的事情处理好,三日后,你们再下山。”岚山扫了一眼身侧的树根,下定决心,便转身离去。

  “三日后下山。”黄裳俯身抱起楠忘,折身朝屋内走去。

  “也没说我要一同去啊!我很忙的!哎麻烦!”森罗小声的嘀咕一句,见无人搭理,只好轻叹口气,垂头耷脑的跟上黄裳脚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