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93:开局退婚迎娶白富美 > 第1180章 从现在开始,你不是陈阳了!

第1180章 从现在开始,你不是陈阳了!


沈老板等人是拿谢明轩真没办法,这就是胡搅蛮缠,可到了谢明轩嘴里,就变成了,“我是谁呀?我什么身份?江城陈阳,凭啥给你们白说,能让我徒弟给你们说说,就不错了!”

“你们拿的什么破物件?这东西扔大街上听响,别人都得骂你们,谁TM把瓶子扔这里!”

“这买卖要想往下做,就这么办;不想和我做这笔生意,我立即走人!”

陈阳伸手拿起了钧窑长颈瓶,拿在手里的瞬间,陈阳就感觉到手头不对,将瓶子看了两遍之后,重新放回到桌面上,开口缓缓说道,“这是一件仿钧窑红斑长颈瓶。”

“首先来说,瓶子造型僵硬,修坯线条笨拙,弧度不优美。没有真品的婀娜多姿;第二、釉薄而浑浊,釉质杂乱,没有玉质感,釉面蜡质光泽,脏黏滞手,红斑突兀漂浮,没有层次与晕散。”



左边为仿品,右边佳士得拍卖真品

釉面土沁灰尘一致在表面上,没有大小深浅稀疏的变化,是用弱酸加黏土腐蚀做旧,口内天蓝釉浑浊胶质,色泽偏暗,蓝色是加氧化钴料烧制,没有欧珀荧光,不是二液相釉对光折射的天蓝色。

最后,底胎粗糙坚硬,胎上灰尘均匀附着,看不清底胎,灰头垢面。如果是真品的话,真品的沁色是釉面气泡破灭土沁粘附,有层次及釉下坠的动态感,红斑浓艳下沉,晕染有层次。底胎胎质干燥酥松,底足内的釉,有钙化发白及水碱等老旧痕迹。



底部对比,左边是仿品,右边是真品底部

“根据以上这些特点,”陈阳笑着用手指敲敲瓶子,“这就是一件赝品,而且做工不算上乘。”

沈老板和姓薛的中年人,听陈阳说完之后,对视了一眼。

谢明轩在旁边用手敲敲桌面,“二位,听到了么?这东西我应该给你们摔喽!”说着话,谢明轩伸手就拿起了长颈瓶。

“喂,陈老板,不可!”看着谢明轩将瓶子举了起来,沈老板急忙站起来喊道。

旁边的宋青云也吓了一跳,这可不行,就算人家这物件是赝品,你也不能说摔就摔。如果这是比斗或者鉴赏大会什么的,倒还说的过去,人家现在拿这物件是来卖给你的,你不能因为赝品,抬手就摔了,那可是要赔钱的。

陈阳在旁边也懵了,这孩子疯了!

谢明轩慢慢放下了瓶子,起身拍拍手,不可一世的扫了一眼沈老板,“我跟你说,我今天心情好,你算拣着!”

“以后少拿这种上不了台面的物件出来嘚瑟,不但丟了京城古董人的脸,还坏了行里的规矩,丢人!”

说完话,谢明轩拿起桌面上的手包,转身就走。宋青云看看沈老板,又看看姓薛的中年人,“二位,我们是真心想要这物件,就像陈老板说的,只要有钱,物件我们找谁买都一样。”

说道这里,宋青云也抓起了桌面上的手包,“况且,我和陈老板联手拿下这对瓶子,这里面可不单单是一笔生意而已。”

“沈老板,在京城玩古董,你应该懂!”

宋青云等人走了之后,沈老板看了看姓薛的中年人,“薛老板,感觉怎么样?”

姓薛的抿了一下嘴,用手摸着下巴,琢磨了片刻,“我不确定买货的那年轻人,是不是陈阳,但有一点他们说的对。”

“你不确定是不是陈阳?”沈老板一愣,“您不是见过陈阳么?”

姓薛的点点头,表示自己在拍卖会上确实见过陈阳,只不过当时隔的挺远,人家指了一陈阳一下,告诉自己那位就是这两年突然出名的江城陈阳陈老板。

“当时隔的距离比较远,而且......”姓薛的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而且什么?”

“而且当天我见到的那三个人,就是今天这三个人,除了那位宋青云以外,剩下的两人哪个才是陈阳,我并不知道,因为当天也是这三个人站在一起。”

沈老板跺了一脚,这不是白折腾了么,那现在怎么弄?

姓薛的笑了一下,别管哪位才是陈阳,反正真的陈阳一定在这里面。目前的情况是,不能在用赝品糊弄他们了,根本糊弄不了陈阳,所以想要挣这笔钱,就得想办法弄到真品。

“真品?”沈老板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薛老弟,别说我不知道真品在哪里,就算知道,人家能把真品卖给陈阳么?”

随后沈老板长叹了一口气,看来这笔钱自己这挣不到喽!

看着沈老板的样子,坐在旁边姓薛的中年人笑了,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沈老板,别泄气呀!你不知道真品在哪里,可我知道!”

听到行薛的这么说,沈老板眼睛突然亮了起来,“薛老弟,你说真的?”

“当然!”姓薛的中年人笑着点点头,这东西就在文物贩子陶老三手里,而且前不久他还让自己看过,并且看陶老三的意思,他很想把这对钧窑出手,只不过他想换个大价钱,所以自己猜测,陶老三的目标,决不再国内。

“沈老板,您也知道陶老三是什么样的人,这几年他跟国际文物贩子打的火热,有好件东西都是经他手出去的,如果他想把这对钧窑长颈瓶卖到外面去,那应该挺容易!”

沈老板听完,猛的吸了一口气,真是没想到,这对钧窑长颈瓶居然在陶老三手里,那自己就更不用惦记了。这家伙是出了名的只吃不吐,卖到国外指定比在国内挣的多,这么看来自己指定是没机会了。

“哎呦,”沈老板苦笑着摇摇头,“怎么在他手里呀,那完了,我们岂不是更没戏了?”

“也不一定!”姓薛的中年人笑着打了一个响指,“有钱可以大家一起挣么,谁嫌钱少呢,沈老板你说对吧?”

“薛老弟,你什么意思?”

姓薛的中年人嘿嘿奸笑了一下,“钱我们也要挣,瓶子我们也要留下!”说完之后,姓薛的拍拍沈老板肩膀,“沈老板,陶老三那边我去说,这边你我只要配合,到时候指定少不了你那份!”

回去的路上,宋青云和陈阳并肩坐在后排,阴沉着脸,一言不发。谢明轩几次回头看看陈阳和宋青云,见他俩都不说话,自己也不敢率先开口,过了半天之后,宋青云先开口了,“陈阳,这事难办了,现在我知道了,昨天晚上为我二大爷给了我这个。”

说着话,宋青云冲着陈阳用手比划了一个八字,陈阳当即就明白什么意思了,“我师爷给你的?他有没有说其他的?”

宋青云摇摇头,自己二大爷只是给了自己家伙,并没有跟自己多说什么。但今天自己看到那位姓薛的,心里就知道这事不好办。

“那家伙叫薛怀义,他其实算半个古董圈的人。”宋青云跟陈阳说了起来,这家伙不收古董也不卖古董,他只卖消息。这位薛怀义眼力还真不错,正因为这样,他跟很多文物贩子有往来,经常帮他们寻找能卖上高价的物件,将这些物件卖到国外。

宋青云微微眯了一下眼睛,“既然今天在这看到了薛怀义,很有可能沈老板真知道那对钧窑长颈瓶在哪里,只不过他的消息是从薛怀义那里得到的。”

“也就是说,”陈阳抱着肩膀,微微想了片刻之后,“只要我们跟沈老板纠缠下去,就一定能找到真的钧窑长颈瓶呗!”

“不是纠缠,而是在利益面前,他们一定心动!”这时候坐在副驾的谢明轩开口了,“师傅,你还没看出来么,这两家伙都是见钱眼开的主,只有拿出最大的利益,他们才能给你办事。”

“废话,我用你告诉我!”陈阳拍了谢明轩脑袋一下,“怎么一说到大手花钱的事,你就来劲了?你花的可是我的钱,还想拿我的钱去装大尾巴狼呀!”

“师傅,我没有......叮铃铃!”谢明轩话还没说完,手里的大哥大就响了,谢明轩看着陈阳,“师傅,指定是沈老板打来的,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接了!你不听电话,知道他们要干啥,这不是废话么?

“喂,我陈阳,哪位?”谢明轩拿着大哥大,开口就报出了陈阳的名字,电话里,沈老板邀请下午去西郊的一家茶馆去坐坐。陈阳为了拿到瓶子,自己为了挣钱,希望大家能坐下来好好谈谈。

“又是茶,我说沈老板,你不喝茶能死么?”谢明轩拿着大哥大,摇晃着脑袋说道,“没兴趣,你什么时候拿到真物件了,咱们再坐下来谈也不迟,你知道一天多少事呢?”

“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东西真,价格无所谓!”

谢明轩拿着大哥大跟沈老板说着,宋青云笑着看着陈阳,在陈阳耳朵边上小声说着,这小子真把你的钱当成他自己的了,“只要东西真,价格无所谓,这话说的,有点你的味道!”

几分钟过后,谢明轩挂了电话,转头向陈阳说,沈老板一再约自己下午去他说的那家茶馆,还说去了绝对不会让自己失望,“师傅,怎么办?”

“那还能怎么办?”陈阳笑着耸了一下肩膀,“当然是去看看喽!”

说完之后,陈阳看看谢明轩,微微呼了一口气,“明轩,下午你就不用去了,我跟师叔去!”

“为啥?”谢明轩看向了陈阳,“我才是陈阳,我不去怎么行?”

“从这一刻开始,你不能再是陈阳了!”陈阳拍拍谢明轩的肩膀,“听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