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剽悍人生从村长开始 > 第五十一章 走投无路的汉人

第五十一章 走投无路的汉人

  数之不尽的人群从左右两城方向往卧牛村快速前行,脸上尽皆浮现出焦急的神色。一名名老弱妇孺,在青壮的搀扶下尽可能的加快速度。

  汉人。

  这是皮山国百姓对他们的称呼。

  十年前世界还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他们是这片广袤天地中的霸主。西域长史府威压万里疆域,校尉城镇守八方。北可威胁匈奴、鲜卑,南可让高原之兵不敢轻举妄动。

  仿佛一道铁拳,硬生生的遏制住了匈奴的生存空间。

  这才使得百余年前不可一世的匈奴被迫放弃辽阔的草原,龟缩在一片狭小的区域。把栖息之地让给了由汉人扶持的鲜卑族,至于西域诸国更是小心谨慎,唯恐触犯汉人天威。

  奈何十年前NPC降临,NPC山寨林立,NPC军队陈列在各国的交界之地。

  而西域长史府、校尉城本来就屹立在各处交通要道之上,故此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于是汉人纷纷四散,在西域的统治荡然无存。

  皮山国和鄯善国仅靠汉人的凉州,由于受到汉人的影响过大,其内的处境还算不错。纵然有站在灭绝汉人观点上的丞相一系,却也有庇佑汉人的皮山王室。

  这十年间终究是亲善汉人的势力占据主导地位,这才让汉人在左右两城苟延残喘。

  迷茫过、沉沦过、哀嚎过,最终让所有的汉人形成了一颗敏感的心。

  近年来术山的权势日益壮大,灭汉的风浪一浪高过一浪。虽然左将皮山峰百般安抚,但还是难以让其彻底安心。又加之年前左右两城突然遣散汉人青壮不准其持有武器,以免扩大皮山国百姓的不安之心,故此汉人中的长者让青壮盯紧皮山城局势。

  恰逢前几天谣言在汉人中四起,数百汉人随即警惕。

  一直到发现大量陌生人骑着战马手持武器汇聚于皮山城外,汉人中的长者这才当机立断开始逃亡。

  逃亡?

  接下来能逃到哪里?在这诺大的西域,在这面积颇大的皮山国,何处才是我等的容身之所?

  目光看向在人群中穿行的两道身影上,这才稍稍感觉到了一丝希望的光芒。他是汉人,他所在的村子也是由汉人统治的。

  只是这小小的卧牛村真的能庇护我们汉人吗?他能挡得住皮山国即将掀起的灭汉风波?须知术山已经政变,成为皮山王。

  在这皮山国内,已经没有人能阻挡他向汉人即将举起的屠刀。

  “爷爷”

  “我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为什么走的这么急?我还没有和阿花他们告别呢”

  一名小孩对着身边的老人询问。

  老人的嘴唇动了动,想要给出理由,却又发现难以开口。不管说什么,都显得有些苍白。因为事实终究是事实,昔日万万里疆域的霸主,此时成为了丧家之犬四处逃亡。

  若非前几天的流言让我等起了警惕之心,此时恐怕已经倒在术山的屠刀之下。

  “卧牛村”

  “卧牛村?”

  小孩露出疑惑的神色。

  看向出声回复的青年男子,眼睛眨了眨,歪着脑袋追问。

  “卧牛村是什么地方?和左城比起来怎么样?阿花他们会来吗?”

  “阿花他们也许不会来”

  男子回复。

  小孩撅起了嘴,似乎有些不高兴。

  “父亲、我不想去卧牛村,我要找阿花他们一起玩”

  “等到了卧牛村,我们在去左城找阿花他们怎么样?”

  “真的?”

  “恩”

  一位妇女说着。

  小孩露出惊喜的神色。

  “母亲、那我们说好了,等到了卧牛村,我们就回左城”

  “为什么你要回左城?”

  “因为阿花他们在左城啊”

  天真无邪的话在耳边缓缓回荡,四周正在前行的众老弱妇孺一阵默然。左城毕竟是庇护了自己近十年的地方,对于孩子来说,他们更是出生在此地。

  若是有选择谁愿意逃亡?前往那完全陌生之地。哪怕那个村子的村长是汉人,也不是必须拖家带口离开的理由。

  但愿卧牛村能挡住皮山国的压力,要不然我等汉人,只怕要伏尸荒野了。

  “父亲、卧牛村是我等汉人的居所吗?”

  “不知道”

  一位老人听见询问,心事重重的回复。

  站在身边的青壮,露出担忧的神色,满脸迷茫的询问。

  “我等有为何要前往卧牛村?”

  “你有更好的选择吗?”

  身边传来询问声。

  青壮嘴唇动了动不由得一阵默然。

  纵观皮山国,除去荒凉的沙漠之外,貌似没有让我等汉人躲藏的地方。想要活下去,只能寄希望于卧牛村,这位汉人村长的庇护。

  “若是卧牛村挡不住皮山国的压力,就是天要亡我汉家儿郎”

  “反之亦然”

  一位老者插话说着。

  四周十余名老弱妇孺尽皆点头。

  “来者何人?”

  前方传来暴喝声。

  一队身披轻盔手持长枪背着弓箭的青壮出现在眼前,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却能感受到肃杀的气息。数百汉人心头一震,慌忙停下脚步仔细打量。

  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村口。

  一个木牌竖立在左侧,卧牛村三个大字彰显无形的威严。

  “前面可是刘队长?”

  “你是?”

  刘狗剩听着前面飘来的声音慌忙看去,见一人缓缓走来露出疑惑的神色。目光环视当落到那人身边之人身上的时候,不由得愣在原地。

  “尤古丽?”

  “难道这位是沈主事?”

  “小人刘狗剩见过沈主事”

  刘狗剩对着刚刚出声的沈富躬身行礼。

  虽然从未见过沈富,但由于尤古丽经常穿梭两地之间,倒也算没有认错人。

  “刘主事前来可是前来迎接我等汉人的?”

  “我等?”

  刘狗剩略微有些吃惊。

  片刻后才反应过来,沈富等人尽皆是汉人。

  “小人奉命前来相迎众汉家之人”

  “那便请刘队长把我等带入村中”

  “诺”

  刘狗剩回复。

  众人纷纷看向沈富,脑海中浮现出两个大字,我等。难道说这便是我汉人的村子?要不然村中的主事为何这样说?

  本来不起眼的一句话,很普通的两个字,但在那颗极度敏感的心面前却展现出来了一股神奇的力量。

  眼前的卧牛村青壮好似化为一道坚固的城墙,给内心带来无比巨大的安全感。

看过《剽悍人生从村长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