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剽悍人生从村长开始 > 第五十八章 皮山勇告状

第五十八章 皮山勇告状

  村长府。

  李云看着案几上的地图,目光在卧牛村的四周环视,最后落到三里外的营地上。伸手在上面点了点,逐渐陷入到思索中。好似正在想着破敌之策,但却并没有太多的头绪。

  张三谋、戈昌、沈富以及严宽围着案几站立,目光齐齐看向那张简易的地图。

  经此一战基本上摸清楚了皮山国的实力,本以为这一国可以轻而易举的碾压卧牛村,故此心中才百般警惕。可在白天的大战之后,却长舒了一口气。

  按理说只要技能在手,就有信心击退甚至击溃驻守在三里外的皮山昌所部。但就在刚刚却得知一个消息,技能是有冷却时间的。确切的说不是技能的冷却时间,而是杀伐之气被耗尽,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才能再次使用出技能。

  不过是军师技也好,还是武将技能也罢。

  其本质上来说都是对杀伐之气的利用,只是武将更多的是利用麾下军队的杀伐之气,而谋士利用的却是散落在整个战场的杀伐之气。两者有本质上的区别,并不能混为一谈。

  故此军师技能可以和猛将技能叠加,而猛将技能却不能相互叠加,只能作用在各自麾下的士兵头上。

  皮山昌撤离其一是出于对伤亡过大的担忧,其二又何尝不是在等杀伐之气耗尽?当然也不排除,这是敌将的试探动作,他不知道技能的弊端,只是在试探传闻是否为真而已。

  “军师和戈将军为何不早说杀伐之气被消耗一空需要最少三天的酝酿才能再次使用技能?”

  “并非末将不说,而是这个世界和我们印象的有些不一样,在交战结束之后才发现需要酝酿杀伐之气而已”

  戈昌满脸委屈的说着。

  李云的脸上浮现出愁容。

  早知道这件事情就不会坚守土墙,而是主动出击,把技能的效果最大化。但转念一想,又不由得哑然失笑。其一当初不知道皮山国的实力,纵然有申不二的传来的情报,但那毕竟是从竹简上看到的有点虚。其二不知道技能虽然没有冷却时间,但杀伐之气却不是源源不断,就算源源不断,在三天内杀伐之气的数量也没有办法再次启动技能。

  “为今之计不是探讨技能为何不能使用,因为那是我们需要面对的事实,只能选择面对”

  “不知主公以为然否?”

  严宽说着。

  沈富点头。

  “当务之急是如何抵挡三里外的皮山昌所部”

  “没有技能加持,仅靠村中的百余青壮恐怕会有些难度”

  忧心忡忡的话在耳边环绕。

  张三谋摇了摇头。

  “沈主事多虑了”

  “我卧牛村青壮合计一百七十八名,虽然和三里外的皮山昌所部比起来有着少许的差距,但若凭借着土墙坚守应该不在话下。而且申不二所部在外,完全可以随时策应”

  “军师未免太过宽心了”

  “宽心?”

  疑惑的目光落到严宽的身上。

  严宽询问。

  “军师的底气从何而来?以一百七十八名青壮对战三百余名青壮,纵然还有申不二所部在外游戈,但除去照顾昏迷不醒的左将,能调动的不过区区三、四十人,在这场交战中又能起到多少作用?”

  “亲卫以一敌十不在话下”

  “这?”

  “杀伐之气虽然耗尽,但申不二所部却并没有参战,假若在恰当的时间出击,完全可以使用技能加持其会麾下青壮,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

  戈昌插话解释。

  张三谋接过话说着。

  “其实在下反倒认为诸位都过虑了,以申不二统领的本事,此时想必已经想到了破敌之策并且也已经开始行动”

  “当然我等也不能把希望完全放在申统领所部的身上,毕竟他们的人数相对于敌兵来说过于稀少,故此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强警惕有可能出现的夜袭”

  “夜袭?”

  李云的眉头皱紧了几分。

  张三谋点头。

  “不管这次敌将皮山昌是出于何种考虑主动撤离,但想必他也知道技能冷却的事情,哪怕只是传闻也会让他在今夜冒险前来求证”

  “只要坚守三天,杀伐之气再次聚拢,我等就能挥军直扑皮山昌所部的营地给予最大程度的打击”

  “故此这几天坚守为上”

  掷地有声的语气在耳边环绕。

  众人互望一眼,随即只能暗暗点头。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在青壮人数相差巨大的情况之下,等候杀伐之气再次充盈,是最为稳妥的办法。

  “报”

  “启禀村长”

  “有人自称名为皮山勇,乃左将皮山峰的长子求见村长”

  一名守在门外的青壮跑来,对着李云躬身说着。

  李云露出略微有些诧异的神色。

  左将长子皮山勇?早知此人已在村中,只是迟迟不现身,却不想此时居然舍得出现。

  “恭喜主公皮山国定以”

  “恭贺主公收服一国”

  “恭贺主公收服一国”

  张三谋、沈富、戈昌以及严宽对着李云躬身说着,脸上浮现出一抹浓浓的笑意。

  在场的人都非愚者,联想到白天的大战,以及迟迟不愿意现身的皮山勇基本上就已经能把他的来意猜的七七八八。为何一来就在村中不愿意面见村长?如今一场大战之后便急匆匆的出现?还不是为了摸清楚我卧牛村的实力,如今看到我卧牛村有以一己之力压服皮山国这才急匆匆前来。

  按理说身为左将长子是没有资格的,但现如今左将已经昏迷,故此这位皮山勇也就成了唯一能谈判的人。

  “有请左将之子”

  “诺”

  前来报信的青壮转身离去。

  不多时脚步声响起,皮山勇面露悲痛的神色,带着文士打扮的男子快速走来。

  “请村长为小人做主,救我皮山国于水火之中”

  “我皮山国上下必将感激不尽,唯村长之命马首是瞻”

  皮山勇单漆跪地,对着李云哭诉。想到已经攻占王宫的术山和昏迷不醒的父亲,心中的悲痛更加浓厚了几分。这段时间一直被压抑的情绪,在此刻彻底爆发,化为泪痕仿佛断线的珍珠掉了下来。

  本来是想以上下级关系亦或者平等地位和卧牛村合作共同驱除术山,但不想卧牛村的实力过于强大,不得已只能屈膝臣服。

  以一村压服一国,恐怕昔年的班超也不过如此。

  :。:

看过《剽悍人生从村长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