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剽悍人生从村长开始 > 第五十九章 炸营

第五十九章 炸营

  夜幕下传来脚步声。

  皮山昌营地一名青壮忍不住打了个哈切,略微烦闷的看着四周。心中既有点担忧,又有点烦躁。白天的一场大战,卧牛村展现出极强的实力,让三百余人的心中浮现出巨大的反差。

  一个小小的卧牛村,一个即将破败的村子,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NPC的技能,为何会在他们的手中?三百余人真的可以将其击败吗?

  数之不尽的疑惑仿佛洪水猛兽般在众青壮的心中蔓延。

  按理说自己应该听命于左将皮山峰,可是在稀里糊涂中上面就换了将领。这也就罢了,转而攻打卧牛村,这座印象中几乎灭亡的村子却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实力。种种迹象合在一起,让所有的青壮都忍不住泛起莫名的烦躁情绪。

  自己究竟为了什么而卖命?又是为什么在这里,面对有可能来袭的敌人?

  “都打起精神,将军说了还有半个时辰,就要对卧牛村展开夜袭”

  “这段时间你都给本将放机灵点,一旦发现敌人就立即示警”

  “是”

  众巡逻的青壮高声回复。

  大战爆发几乎所有的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稍有风吹草动的就会出现极大的反应,又加之一场败仗更加平添了几分凶险。

  “杀”

  “杀”

  就在此时耳边响起暴喝声。

  只见前面扑来一道洪流,数之不尽的身影呼啸而至,肃杀的气息仿佛实质般蔓延开来。

  “战阵”

  “剑兵出击”

  无形的光芒仿佛水波般往四面八方弥漫,所过之处一名名亲卫身上的气势随之暴涨。

  战阵?难道是卧牛村的青壮?难道他们还能使用NPC的技能?难道他们率先对我等的营地发动夜袭?

  一连串的疑惑在短短的瞬间便浮现在脑海,几乎所有人同时露出错愕的神色。最后尽数化为一个问题,难道卧牛村真的只有百余青壮?这件事情是真的吗?假若说以前必会对这个答案深信不疑,但现在却不由得迷茫了起来。

  因为卧牛村的实力已经打破了对他们的固有印象,仿佛置身于一片迷雾之中。

  “左将军令”

  “斩杀皮山昌”

  “尔等还不接令”

  “还不接令”

  一道似曾相识的声音在前方无尽夜幕中回荡。

  所有人巡逻的青壮不由得呆立在原地,皮山昌虽然已经掌控全军,但确切的说应该是掌控全军十夫长以上的军官。至于十夫长以及一个个青壮,他的触角在短时间内却还没有达到这样的程度。

  申不二没有和巡逻的士兵纠缠,带着十名亲卫、二十名青壮以及皮山睿所部浩浩荡荡的扑了进去。

  此时众巡逻青壮才反应过来,慌忙对着里面示警。

  “敌袭”

  “敌袭”

  急促的声音响彻天际。

  一名名为夜袭做准备从而提前陷入到熟睡中的人从梦中惊醒,大脑进入到短暂的停滞中。

  无助、恐惧以及对未知的担忧彼此蔓延,仿佛瘟疫般进入三百余名青壮的心中。来不及拿起身边的武器,迈开脚步往外面狂奔。有将领反应了过来,想要制止冲出去的人,但却发现无济于事。

  乱了、整个营地在敌袭两个字响起的时候就已经乱了。

  为何要安排人巡视?其原因还不是让营地内的人有缓冲的时间,可以从容调集人手组建防务。奈何突然出现的变故,让整个营地炸开了锅。炸营亦或者说营啸,这件最为恐怖的事情,在此地悄然发生。

  大意了。

  将军匆忙从左将手中夺取兵权,虽说修整了一天,但区区一天怎么能尽数安抚三百余人?况且又加之白天的战事失利,几乎所有青壮都已经达到了可以承受的极限。如今的夜袭,不管是真的也好,还是假的也罢。都已经崩断了那根紧绷着的弦,被自身的力量彻底摧毁。

  一位将领看着四周惊慌失措的身影相互踩踏、厮杀,一颗心不由得沉到了谷底。

  炸营期间是不能阻拦的,只能用恐惧来应对恐惧,如若不然其他的任何举动都会被碾为齑粉。

  该死的卧牛村、看来那里面也有能人,居然算到了我军青壮的致命之处。

  “报”

  “启禀将军”

  “敌兵夜袭我军炸营”

  一名将领打扮的男子慌忙跑向中军大帐。

  皮山昌从睡梦中惊醒,露出不解以及疑惑的神色。脑海中浮现出炸营两个字,几乎瞬间便打了一个激灵,来不及穿戴盔甲慌忙往外面跑去。

  炸营?

  好好的为何炸营?

  “将军令不要放跑皮山昌”

  “杀”

  “杀”

  声音在耳边此起彼伏。

  皮山昌吓的面如土色拔腿往皮山城方向狂奔,几名守在帐篷外的心腹见状也连忙跟了上去。营地已经乱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乱的,但现在已经不重要。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能保住性命才能说其他的事情。

  至于追究责任,那是之后的事情,那是活下来之后才应该做的事情。

  看着四周相互践踏的人,正在冲杀的申不二不由得一喜,连忙停下脚步。

  火把出现在夜幕中,把这片不大的区域照耀的宛如白昼般明亮。

  陷入到慌乱、惊恐之中的三百青壮看着突然出现的火把以及火光被吓的打了一个哆嗦,浮现出少许迟疑的神色。好似看到的不是火把,而是一头在夜幕下浮现的吃人猛兽。一道似曾相识的身影出现在火光之下,有不少人发出一声惊呼。

  “公子?”

  “是少将军”

  “左将的少将军”

  众人忘了皮山昌兵变夺取兵权之事,也忘了军纪甚至是军令。唯有心中的记忆,在这无助的时刻呈现了出来。好似一个身在异国他乡受到惊吓的普通人,看到同乡那种两眼泪汪汪的感觉。虽然不是很恰当,但却真是的反应了此刻众青壮的心情。

  本来陷入到熟睡中,对我未来充满担忧。面对将领的变化,以及白天的战事的失利,难免会陷入到内心的煎熬之中。只是平常有军纪约束,这才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但突然出现的夜袭,却摧毁了那层脆弱的硬壳,把内心的软弱呈现在夜幕之下从而发生炸营事件。

  有经验的将领已经逃离这危险的地方,留下来的只是普通青壮,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军权处于空白的营地。

  申不二看着眼前的场面,嘴角不由得翘了起来。皮山睿不愧是左将之子,居然把其父以前麾下青壮的心思,猜的如此之准。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若自己是这些青壮,面对突然出现在帐篷外的敌人,也会被吓的惊慌失措。

  而且他们还不是正规军,用主公的话来说没有那种过硬的心理素质。

看过《剽悍人生从村长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