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剽悍人生从村长开始 > 第一百零二章 兵谏

第一百零二章 兵谏

  夜幕下。

  无边无际的黄沙上出现一座规模庞大的营地,其上有着王旗招展,散发着无尽的威严。

  时光仿佛流水般转瞬即逝,在此地大战十余天却不得寸进。每每兵临危山关下,却总被卧牛村的兵马杀回来。想要把营地往前移,但面对的却是仿佛潮水般的夜袭。

  索性兵退十五里在此处安营扎寨。

  并且沿途派遣探马,在夜间加强戒备。

  “诸位将军口口声声说夺取危山关易如反掌,为何到了此时却还没有夺下来?”

  “不是说卧牛村麾下的仆从军人心浮动,彼此之间隐隐约约有着相互对持的势头,为何看到的却是截然相反的样子?交战之时一个个争先恐后,那有半点不听军令的架势?”

  危须聪对着众将质问。

  众将领一个个把头低了下来,心中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事情。

  “邬将军”

  “你不是得到确切的情报,为何那些仆从军到了此时还没有叛乱?难道他们不知道,此时寡人的大军就在此地,是他们叛乱的最好时机”

  危须聪抬高了声音。

  想到这些天憋屈的样子,伸手重重一拍案几。

  “砰”

  巨大的声音让众将感觉到了如山般的压力,头再次低了几分。

  按理说我危须国的骑兵都是耗费重金打造的轻盔,在武器以及盔甲上并不逊色于卧牛村统率的兵马,除了没有军师技能以外,其他的方面我军隐隐约约占据着一定的优势。

  特别是面对仆从军,假若没有军师技能的加持,完全可以用几乎碾压的方式将其横扫。只是卧牛村深知利弊,只要军师技能冷却,就让其坚守关隘不出。

  手中一无攻城器械,二无占据绝对数量的兵力,故此只能望而兴叹。

  “踏踏踏……”

  脚步声从前方帐篷外响起。

  危须聪的心沉到了谷底,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不详的气息。这里是中军大帐,这里是王的帐篷。如今又在商议大事,何人敢在外面随意走动?并且还故意发出声响?

  寡人军中的军纪,何尝败坏到了如此程度?

  “请大王下旨归顺卧牛村”

  声音仿佛惊雷般在帐篷内炸响。

  危须聪勃然大怒。

  “放肆”

  “还不把此人拖下去斩了”

  暴喝声在帐篷内回荡,然而却没有应答声。

  一道熟悉的身影缓缓而至,后面是一队身披盔甲的士兵。

  士兵?

  寡人的士兵,为何会在没有旨意的情况下,冒冒失失的闯入帐篷?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为何自己没有得到半点消息。孤明叛乱如此之大的事情怎么没有半点风声?他的嫡系不是被寡人摧毁了吗?

  “好大的胆子,是谁让尔等前来的?”

  “诸位将军还不把这些犯上作乱之人尽数拿下”

  危须聪对着众将领暴呵。

  邬之率先站了起来,身后几名将领也纷纷起身,横在了孤明的身前。

  “此乃王帐”

  “孤将军切莫自误”

  “自误?”

  孤明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目光环视低着头的众将,心中已有明悟,果然我危须国还是各部族长以及长老的危须国。只有眼前的邬之,以及他麾下的将领,才会如此不识时务。

  毕竟他们是大王从奴隶中提拔出来的,和众将不是一路人。

  可惜大王醒悟的太慢,手中真正的嫡系太少,这才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诸位将军难道想当看客不成?”

  孤明没有回复,而是对着低头的众将领高声询问。

  一众将领尽数起身,接二连三的对着危须聪大礼参拜,脸上浮现出羞愧的神色。

  “请大王下旨归顺卧牛村”

  “归顺卧牛村”

  众将的声音越来越大,往帐篷外席卷而至去。

  守在外面的士兵露出错愕的神色,自己不是在和卧牛村交战?怎么一转眼就要归顺他们了?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些将军是不是都没有睡醒,要不然怎么会对大王说出这样的话。

  危须聪呆呆的看着这些将领,嘴唇狠狠的颤抖了几下。身为王者如果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就不配为王。他们身处于不同的派系不同的部落,本应该彼此牵制。但此时却一口同声让自己下旨归顺卧牛村,毫无疑问是他们的部落发生了惊天大事。

  好。

  尔等族长、长老确实了得。

  原来寡人一直是台前的傀儡,只是不自知,在台前沾沾自喜而已。

  “汉军正在玉门关外频频调动兵马,楼兰王秘密把世子送往卧牛村为质,大王可知这意味着什么?”

  “假若我国一意孤行,转瞬间便会让我危须国万余人尽数身亡”

  “不得已只能请大王下旨归顺卧牛村”

  连盛从外面走了进来对着危须聪说着

  邬之双目中浮现出怒火。

  “大胆”

  “尔等这是以下犯上”

  “末将请令”

  “诛杀这些逆贼”

  “诛杀逆贼”

  站在邬之身后的几名将领暴呵。

  孤明仿佛看戏般看着被怒火冲昏头脑的邬之等人,当初自己在NPC山寨的女墙之上,恐怕他们也是这样的心态吧。只是想不到报应居然来的如此快,快到让人应接不暇。

  “寡人倦了”

  “这便回国从此居住宫中不在外出”

  “此地之事便交由孤明将军全权处理,诸位将军以及家中的族长、长老应该不会反对”

  “邬将军、我们回宫”

  “是”

  邬之对着危须聪躬身说着。

  随后簇拥着危须聪,大步往帐篷外走去。

  有将领想要阻拦,但却被身边的人制止。大王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族长、长老们也没有交代诛杀之事,身为臣子又怎么敢轻易弑主。而且此事过后,大王还是大王,并没有任何改变。

  只是头上多了一个卧牛村而已。

  “来人”

  “在”

  “沿途恐贼人惊扰,派遣一队将士护送大王回宫”

  “是”

  身后一名将领暴呵。

  对着危须聪躬身一礼,带着一队士兵跟着他快速离去。

  看着离去的身影,孤明直接走上主位,环视眼前的众将。

  “劝谏大王只是开始”

  “接下来如何能让卧牛村接受我国的投靠才是重中之重,望诸位将军莫要辜负众族长、长老们的厚望”

  “是”

  众将齐声暴呵。

  孤明看向前面的连盛。

  “明天清晨便请连大人为使者前往危山关协商成为卧牛村附属国之事”

  “遵令”

  连盛高声回复。

  两道目光撞到了一起,嘴角的笑容一闪而逝。

看过《剽悍人生从村长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