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江湖听风录 > 第九百三十六章 梁冰

第九百三十六章 梁冰

  大雪地里,那女子一剑向云天行疾刺过去,云天行微微眯起眸子,如木人一般立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手机端 

  那女子持剑刺到他眉心一寸外,忽然又停住了,笑道:“你倒是好定力,这样了还不闪躲,就不怕我一剑杀了你?”

  云天行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按在剑上,那柄耀目寒剑就在他眼前来回颤动,他面上仍是那般古井无波,道:“我们无冤无仇,你会对一个陌生人下杀手吗?”

  那女子一笑,道:“我当然不会滥杀无辜。”收了剑,还入鞘中,道:“她似乎很听你的话,你就叫她跟我打一场嘛,只较个输赢,又不伤了和气,行不行?”

  云天行决然道:“不行。”

  那女子一跺脚,道:“好,你不让她跟我打,我就不让你见冷阁主,就算你明天后天,甚至是明年后年再来,你也休想见到我们冷阁主。”

  她抛出这样的狠话后,拿一双晶莹明澈的眸子盯着云天行,心中暗喜:“我真是太聪明啦,拿这个要挟他,就不怕他不同意。”谁知云天行只是摇了摇头,拉着丁玲走了。

  那女子愣了一愣,又追上去截住去路,道:“她明明也想跟我打一场,你干嘛不让,就允她这一次嘛。”

  云天行道:“姑娘,请你让开。”

  那女子双手掐腰,气焰嚣张,道:“我就不让,你有本事从我身上踏过去!”

  与她一起的那个高个女子见到这一幕,叹了口气,喃喃道:“梅雨师妹又开始胡闹了,我还是赶快去请梁冰师姐出来吧,再迟一步,准要出事。”转身往山上去了。

  这位名叫梅雨的女子双手掐腰,眼珠在云天行和丁玲身上来回滚动,她见丁玲拿眼睛瞪着自己,分明就是不服气,可她这位公子却偏偏不让她跟自己打,她总要想个法子促成这件事才好。

  梅雨转着眼珠思量了一会,忽然捧腹笑了起来。

  丁玲小嘴一扁,道:“你又笑什么?”

  梅雨笑道:“你看你个头这么小,还背着一口大黑锅,跟个大乌龟一样,不过,乌龟不都是爬着的走的吗,你怎么还能立起来了?”

  丁玲叫道:“你骂谁乌龟?”

  云天行拉住丁玲,道:“她在激你,别理她,我们走。”脚步一动,两人已从梅雨身旁蹿了出去。

  “好快!”

  梅雨一惊,回过身来一望,两人已走远了,忙赶上去叫道:“你们等等,我还有一句紧要的话,听我说完再走不迟。”

  云天行听她这般说,只得又立住脚,等她跑近了,才道:“姑娘还要说什么?”

  梅雨不答,抽出剑来,一剑向云天行疾刺过来,云天行眸光一寒,陡然伸出两指一夹,便将她的剑稳稳夹在了两指间,道:“姑娘,我们只是来找人的,你何必一直纠缠我们不放?”

  梅雨见他只用两指便将自己这一剑接下了,心中暗叹:“这人好大的本事,明明年纪不大,竟能如此轻易就接下我这一剑,不知是什么来头。”口里说道:“我刚才见你的第一眼就觉得你有几分面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丁玲指向自己,道:“你在问我吗?”

  梅雨道:“不是你,我问你家公子。”

  云天行道:“姑娘认错人了,我们从未见过。”

  梅雨盯着云天行看了一会,道:“我也觉得不应该见过,可我总觉得你很面熟。”

  这时,一个身罩雪绒披风的女子踏雪走来,道:“梅雨,听说你又胡闹了,干什么对人拔剑?”

  梅雨听到这个声音,不需回头,便猜出来人是谁,道:“梁冰师姐,这个人欺负我,你帮我打他。”

  梁冰走到近前停下,向云天行和丁玲各看了一眼,微笑道:“我这个师妹最爱胡闹,刚才的事,我已经听说了,是她挑事在先,希望你们不要怪罪。”

  云天行道:“不怪。”双指一松,把手撤回,背在身后,眼睛注视这个叫梁冰的女子,心中暗想:“此女步履轻盈,踏雪行来竟没有留下一个脚印,这莫非就是飞雪阁踏雪无痕的功夫?当真了不得!”

  梁冰见云天行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颔首微微一笑,向梅雨道:“梅雨,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师父平日里是怎么教导你的?前几日刚把上山送货的农家人给打伤了,现在又向来人出剑,看你回去如何跟师父交代!”

  梅雨委屈道:“师姐,是他先欺负我的,你不帮我打他便罢,怎么还反过来说我的不是?”

  梁冰道:“你就爱惹事,不说你说谁?他们只是来找人的,又没要怎样,你把实情告诉他们便是,像这样动刀动剑的,成何体统。”

  丁玲见梅雨被说得低着头不敢还嘴,扑哧一声笑了。

  梅雨本来就看丁玲不顺眼,这时见她偷笑自己,哪里忍得住,叫道:“锅辫子,有什么好笑的!”

  丁玲瞪眼叫道:“你叫我什么?”

  梅雨吐了吐舌头,叫道:“锅辫子,锅辫子,锅辫子!”

  原来丁玲扎了一条大辫子,又背着一口大黑锅,梅雨故意把这两个不想干的事物揉在一起,给丁玲取了个外号,叫她锅辫子。

  丁玲涨红了脸,向梁冰道:“梁冰姐姐,这个小泼妇是不是叫梅雨?”

  云天行听丁玲叫人家小泼妇,皱了皱眉,道:“丁玲,不要胡闹。”

  梁冰掩嘴一笑,道:“她是叫梅雨,梅花的梅,雨水的雨,梅雨。”

  丁玲道:“这么好听的名字,竟然配在一个小泼妇身上,倒是有些可惜了。”

  梅雨叫道:“你叫谁小泼妇呢!”

  丁玲道:“叫你怎么了?小泼妇!”

  梅雨叫道:“锅辫子!锅辫子!锅辫子……”

  丁玲见梅雨用双手捂住耳朵,口里不住叫锅辫子,气得直跺脚,忽然灵机一动,反手从锅底抹了一把灰,向梅雨脸上一摸,笑道:“小泼妇变大花猫啦。”

  梅雨伸手向脸上一摸,竟抹下一些黑乎乎的东西来,登时怒了,从地上抓了一把雪,扬在了丁玲脸上,叫道:“锅辫子,锅辫子,锅辫子……”

  江湖听风录

看过《江湖听风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