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有一座监狱 > 第二二五章 新的落脚地

第二二五章 新的落脚地

  雷鸣跟周比利已经回到奥兹监狱。

  从车上走下来,雷鸣没有打算跟周比利进去。

  他要尽快回去,把今天的成果汇报给忽雷将军。

  雷鸣刚刚钻进吉普车,周比利则是出现在车窗外,目光定定的注视着雷鸣。

  “怎么,还有事情?”雷鸣问道。

  周比利脸上挤出一抹笑容,说道:“把你的毒品留在这里,这样更合乎规矩。”

  他身后的宝塔,此时也是一脸的狠厉,似乎在威胁雷鸣。

  雷鸣微微一愣,直接无视了宝塔,对周比利反问道:“你觉得这样合乎规矩?”

  周比利似乎早就猜到雷鸣不会把毒品留下,面色肃然:“既然是合作伙伴,忽雷将军是不是也要表示一下诚意……

  你的货我说过全包了,我不想你们再把货给其他人。”

  雷鸣暗道:“我把货留给你,你自己去交易怎么办?我的计划岂不是泡汤了?”

  但是周比利说的话,尽管有瑕疵,但也挑不出毛病。

  周比利确实说过,雷鸣的所有货,他全包了。

  如果制造出来的这些,不给周比利留下,显然会让人怀疑他们还有其他分销人。

  就在雷鸣思考时,周比利又说:“下次出货,我打算把这些货全部出去……

  把货留在这里,我好按照每个下线的要货数量,提前进行分配。”

  雷鸣微微一愣,又马上恢复笑脸:“下次你要做逼大的?”

  周比利没有开口,微微点点头。

  雷鸣内心无比兴奋,猜想:“周比利显然是对这次交易很满意,下次准备一次性出货……

  这样最好,我完成任务的速度就加快了。

  把货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回去之后派个人来在暗处盯梢即可。”

  一念至此,雷鸣不再犹豫,说道:“货在后排座,让那个大胡子傻逼卸下来吧。”

  “你骂谁傻逼,你是不是想死?!”

  宝塔立刻怒容满面,上前就要对雷鸣动手。

  雷鸣则直接选择了无视他,因为他知道,周比利是不会让他动手的。

  果不其然,周比利伸出手臂,拦在宝塔身前,挡住他的去路。

  周比利侧着脑袋,朝着宝塔点点头示意道:“警卫长骂你一句怎么了?就算是打你,你也要给我挨着!”

  宝塔很愤怒,但是周比利的话他又不能不听,忍着怒火,迈着大步走过来,打开吉普车后车门,把整整三百多斤货物,直接搬下来。

  不过他的目光,吃人般的注视着雷鸣。

  如果周比利同意,他会毫不犹豫把雷鸣杀死。

  后车门关闭,雷鸣丝毫没有停留,一脚油门踩下,朝着地方军基地飞驰而去。

  周比利也带着宝塔回到奥兹监狱中。

  刚刚回到办公室坐下,门被推开了。

  一个身材惹火的性感女郎,穿着一身紫色纱网连体衣。

  里面黑色性感内衣一览无遗,身材更是惹火到爆。

  此人正是雷鸣在奥兹监狱B2层见过的人妖巴曼,绰号剥皮者。

  他的全属性是恐怖的12.

  剥皮者踩着十寸高的高跟鞋,迈着风情款款的步伐,从外边走进来。

  径直来到周比利办公桌前,将双手撑在办公桌上,身体前倾,故意把露出一半的高挺双峰,呈现在周比利眼前。

  用不男不女的声音,幽幽道:“监狱长,你让我探查的事情有消息了。”

  周比利瞥一眼剥皮者的胸口,脸上充满一抹不易察觉的厌恶之色,问道:“什么情况?”

  剥皮者媚眼如丝,一个劲抛着媚眼道:“张梅兰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今天一早回到缅甸,就搞定了赵俊光。

  现在赵俊光对她在缅甸的封杀令,已经撤销了。”

  对周比利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消息,他脸上流露着微微笑意,说道:“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监狱长,要不要我给你捶捶肩膀,我可是有绝活……”

  剥皮者的话还没有说完,周比利似乎忍耐不住了,声音冰冷道:“巴曼,把你那恶心的**给我收起来,老子最讨厌人妖……出去!”

  对周比利的无情呵斥,剥皮者也丝毫不生气,笑呵呵道:“哎吆,监狱长,干嘛生那么大气嘛,人家不招惹你就是。”

  说话间,

  把衣领往上提了一下,挡住胸前露出大半的胸脯,没脸没皮的离开了。

  等他走出办公室门之后,周比利注视着门口冷声道:“要不是你还有用,老子真把你阉了!”

  话毕,坐在椅子上,从办公桌上拿起座机,拨通张梅兰的号码。

  电话很快就接通,周比利客气道:“张导,听说你的封杀令已经撤销了,我打个电话祝贺一下。”

  电话中传来张梅兰的声音:“监狱长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刚刚才解除封杀半个小时,你就知道了呀?”

  周比利兀自微微一笑,开门见山道:“既然张导的封杀令已经撤销,我准备给你的电影投资,有没有兴趣来我这里详细聊聊?”

  张梅兰在电话中呵呵笑道:“监狱长,你的办事效率高,我的效率也不差……

  我现在正在果敢,请了一个专业摄影团队。

  现在他们正在把拍摄设备装车,一个小时后我们路过你那里。”

  周比利听完张梅兰的话,噌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暗道:“这个女人做事还真是麻利!”

  在心中称赞一句,马上对电话回应道:“你先来我这里吧,我今天好好招待一下你,预祝我们合作,旗开得胜。”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一个小时后见!”

  电话挂断,周比利脸上浮现喜悦之色,嘴中呢喃:“今晚把摄影器材全部留在这里,我把货物藏在里面,明天跟张静在缅甸出货路线交易……

  这样绝对不会把我这个最大的下线暴露出来。”

  一念至此,周比利脸上挂满了笑容。

  ……

  滇缅边境某边防站审讯室,胡刚被单独隔离在一个审讯室内。

  他的对面,端坐着两名审讯员,正是范天雷跟温昌盛。

  而在他们身侧,还有一名身穿武警战斗服的女记录员,正在快速的做着速记。

  温昌盛说道:“胡刚,把你跟周比利的对话过程,完整复述一遍,如果你老实交代,我会向法院部门表明你有重大立功表现。”

  胡刚脸上闪现过一抹鄙视,说道:“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吗?我犯的罪足够我枪毙一百次,说不说都是死!要个锤子立功表现?”

  话音刚落,范天雷猛然一拍桌子,喝道:“你这样死了,你让你的儿子怎么看你?

  难道你想让你的儿子,背着一个毒贩儿子的骂名过一辈子?

  你现在老实交代,配合我们,或许会让你的亲人在内心中对你少一些埋怨!”

  范天雷一席话,显然触动了胡刚的内心。

  他脸上流露着痛苦之色,眼圈也红了起来。

  范天雷说的很对,每一个罪犯都不想被最亲的人埋怨一辈子,也不想让他们自己犯下的罪恶,影响到后代人的生活。

  胡刚做了一番苦苦挣扎,内心终于妥协,把周比利跟他的对话内容,一字不落说了出来。

  当范天雷跟温昌盛,听到胡刚说周比利打算离开金三角,找一个新的落脚地发展之时,内心都是为之一震。

  范天雷锵然起身,对温昌盛说:“这件事情非常棘手,我要赶紧回去汇报给一号。”

  话毕,转身离开。

  (本章完)

看过《我有一座监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