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有一座监狱 > 第五五九章 臭不要脸

第五五九章 臭不要脸

  患上了其它未曾见过的疾病?

  王红伟的一番话,宛若晴空中的霹雳般,瞬间在安然的耳边炸响,让她整个人都呆愣当场,一时间失去了继续思考的能力。

  安然很清楚,这句‘患上了其它未曾见过的疾病’所表达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其实很简单,换句话来说就是,雷鸣应该得了绝症,我无能为力……

  “不,不可能的王医生!”

  而下一刻。

  反应过来的安然顿时连忙对着王红伟摇头道:“我男朋友可是一名特种兵,他是不可能患上你们没有见过的疾病,一定是你搞错了……”

  “对,一定是你搞错了!”

  “唉。”

  见安然如此,王红伟也有些于心不忍的叹了口气。

  说实话,他也不想看到这样,毕竟雷鸣能否治好,可是关于着他能否成为这家医院的副院长。

  只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雷鸣能治好的几率,怕是……

  想到这里。

  王红伟深吸一口气,抬手拍了拍安然的肩膀安慰道:“不要太伤心了,现在只是我的初步猜测,具体的结果,等明天我们为他全身做一个检查之后再说吧。”

  说完。

  王红伟便抬腿越过安然,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而等王红伟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时,安然似乎这才缓过神来。

  连忙伸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痕,而后透过病房门上的玻璃朝里面的雷鸣看了一眼后,强忍住内心的悲痛,推门走了进去。

  “他都跟你说什么了?”

  安然刚推门而入,还未开口说话,躺在病床上的雷鸣便眉头一挑,询问出声。

  “没,没说什么……”

  安然的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便被她掩盖下来,勉强抬头对着雷鸣挤出一抹微笑后,说道:“你现在饿不饿?要不要我去给你买点东西吃?”

  “不用转移话题。”

  雷鸣摆了摆手,径直从床上坐了起来,双眸直视着安然的眼睛问道:“刚才,那个王医生是不是告诉你,说我可能患上其它的疾病了?”

  “你,你怎么……”

  一时间,安然不禁愣住了。

  要知道,不管是那一家医院,凡是重症监护室,都会在房间内安装隔音装备,以防止外面嘈杂的动静打扰到病人休息。

  因此。

  这也是王红伟之前把她叫出去,跟她交谈的原因之一,其目的,就是不想让雷鸣知道。

  可现在,雷鸣却一口说出了刚才王红伟告诉自己的话,这就不得不让安然震惊了。

  “难不成,这家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面没有安装隔音装备?”

  安然心中忍不住如此想道。

  可她却不知道,并不是这家医院没有在重症监护室里安装隔音装备。

  而是因为随着雷鸣全属性的提高,导致如今不管是他的听力还是视力,都有了一个标志性的增长!

  就拿听力来说。

  全属性为8的雷鸣,完全可以不费丝毫功夫的听清楚以他为中心,方位一百米所有发生的任何动静。

  甚至。

  要是雷鸣愿意,他能在喧闹的街头上,清楚地听见一根银针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当然。

  拥有此项本事的也不仅仅是雷鸣,凡是全属性达到8点以上的人,都能够做到这一点。

  只不过,雷鸣做起来比他们更加轻松一些罢了。

  “我的好老婆啊,你可别听他胡说,你老公我好着呢!根本就没有再患上其它的疾病!”

  看着愣住的安然,雷鸣叹了口气道。

  而他的话音刚落,他便猛然一跃而起,瞬间从床上跳到了一旁的地上。

  “啊!”

  只不过。

  他的双脚刚刚落地还没超过一秒钟呢,耳边便响起了安然的尖叫声。

  雷鸣有些疑惑的抬头看去,却见此刻的安然正双手捂着她那晕红的脸颊,通过裂开的手指缝偷偷的打量着自己。

  皱了皱眉,雷鸣狐疑的低头朝自己看了一眼。

  “咳咳。”

  登时。

  雷鸣的一张老脸也不禁泛起了点点红晕,连忙干咳一声声后,伸手将一旁的被子给扯了过来,披在自己的身上。

  做完这一切,看到还在那里通过自己主动裂开的手指缝来偷看自己的安然后,雷鸣不禁脸色一黒,沉声道:“别装了,想看就把手放下来,你老公我今天让你看个清楚!”

  “谁稀罕看你,臭不要脸。”

  见自己的小动作被雷鸣识破,安然的脸色红得更是如同要滴血一般。

  一脸娇羞的瞪了一眼雷鸣后,安然果然将自己的手放了下来,但却转头看向了一旁。

  “别愣着了,快给你老公我找个衣服啊!”

  雷鸣有些无语的对着安然说道:“难不成你想让我就这么从医院出去?”

  “臭不要脸,我还不是你老婆呢,别瞎叫!”

  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雷鸣后,安然这才放缓语气说道:“在这等着,我去给你拿。”

  说着。

  安然便转身走出了病房,不过很快她又折返了回来,而这时,她的手里已然出现了一套宽松的病人服。

  “给你。”

  抬手将手中的衣服丢给披着被子的雷鸣后,安然又转身离开了病房。

  “好了,进来吧。”

  穿好衣服,雷鸣伸手敲了敲房门,示意正背对着他的安然可以进来了。

  而听到动静的安然也不迟疑,立刻转身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你刚才说,你要从医院里出去?”

  只是。

  安然刚走进病房,便骤然开口对着雷鸣问道。

  显然。

  此时的安然,终于想起了之前雷鸣说话的重点在哪里。

  不是她要给他拿衣服,而是他想要离开医院!

  “我不出去的话,我是要在这里养老吗?”

  雷鸣反问了一句,接着不等安然再开口,便脸色肃然的沉声说道:“我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你根本不用担心我的身体,而且,咱们的休假马上就要结束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明天我们就要返回部队。”

  “如果今晚不走的话,那我们什么时候走?”

  雷鸣的一番话,顿时让安然愣在了原地。

  也直到此时,经过雷鸣的提醒后,安然这才想起,她跟雷鸣只有七天的探亲假。

  之前追查鳄鱼和王三用掉了一天,再加上这五天雷鸣昏迷入院的时间。

  明天,可不就是她要跟雷鸣返回部队的日子吗?

  “可是,可是……”

  安然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为难之色。

  她显然有些难以抉择,是否该听雷鸣的话,今晚就从医院里偷偷溜走。

  只不过。

  还不等她‘可是’完,雷鸣便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用一种略带命令性的口吻对她说道:“别可是了,没什么好可是的,夜长梦多,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

  话音落下。

  不等安然拒绝,雷鸣便拽着她推开病房门走了出去。

看过《我有一座监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