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忍界最强者 > 169 战争
  “……哦,交给我吧,请好好保护小姐。”温拿惊讶地看着自己身上的绿芒,这些绿芒将自己身上的毒素全部拔除了,一阵阵充满生机的气息直接涌入自己的体内,让他仿佛突然年轻了好几岁。

  那个剑术师也同样惊讶地看着突然爆发与自己不相上下气势的温拿,这个气势上的变化说明,温拿身上的“无力之毒”已经被那道神秘的绿光给解除了。

  “杀了这里的所有人。”那个剑术师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发生这种变化,现在温拿的气势有压过自己的趋势,这说明现在的温拿实力实然间上升了,对于同样是面临着大剑师**颈的他来说,这可是要突破的征兆啊!

  这时,水奈已经将安微抱起来,跑到大厅的一个角落位置了。同时,水奈给猎犳三号发了一条短信。

  就在温拿与一众敌人对峙的时候,七个身影突然出现在大厅的四个角落,手里的劲弩对着场上的剑术师一阵的激射。

  只是这些劲弩并没有发挥理想中的作用,那些30级的精英剑士守卫的实力完全可以应付猎犳小队的攻击。

  而正因为猎犳小队的突然出现,以及突然的攻势,马上就将场上的平衡给打破了,温拿已经和那个大剑师对上了。

  只见那个大剑师已经被温拿逼出了大厅,在大厅前的花园里开始了震撼的对击。

  看着这座有些摇摇欲坠的大厅,水奈也给自己用了一记“生命之光”,拿出忍杖,召唤出冰盾加入了战斗。

  现在猎犳小队对上那些剑士守卫的战况并不乐观了。

  猎犳六号成功用匕首击开一个剑士的长剑后,身后马上射出三道连贯的弩箭,将这个剑士给逼退开来。

  这样的战况在大厅里的其他三个角落里时常出现,一个暗杀术师防守,一个暗杀术师使用远程武器,正是这种稳定的联合,稳住了目前的局面。

  只是这些精英级别的剑士的实力在他们之上,而且还有职业上的优势,对猎犳小队来说,是十分不利的。

  这时,水奈的四个闪电盾马上套在身前的猎犳一号身上。成功电翻了他身边的两个剑士守卫,逼退了另外三个剑士。

  猎犳一号刚才为了保护身后的自己以及安微,可是拼了老命了。如果不是有旁边的队友及时出手用弩箭支援一下,恐怕他也捱不到水奈的出手了。

  水奈马上给一众打近身战的猎犳们套上了闪电盾和冰盾,加强他们的防守能力。

  “水奈老弟,不用管我们了,先帮队长解决掉那些敌人。”一个队员在队聊里如此说道,这些剑士的实力也只是比他们这些玩家高出那么的一点点而已,只要有一个角落可以突破了,那么胜利就在他们手里了。

  “明白。”

  只见水奈手里的忍杖电芒闪烁不停,一道道的雷箭打得那些没有准备防电手套的剑士守卫叫苦不断。

  他们压根就没有想到会与一个忍术师对上的,因为在他们的计划里,可是没有出现一个忍术师在“无力毒素”作用况下,还能施法的情况。

  “掩护我。”一个剑士实然加速前冲,然后高高地跃起,将手里的长剑狠狠地掷向着角落里的安微。

  猎犳一号见状马上将匕首对准那个在半空中的剑士,打算将他给就地击杀。只是这些剑士的配合默契。在他刚叫出“掩护我”的时候,另外两个剑士已经不顾闪电盾的存在,在硬吃下一个闪电球的情况下,也要挡下猎犳一号的匕首。

  只是好汉架不人多,英雄也怕暗箭。

  只见对面角落的一个猎犳小队劲弩手射了三道弩箭过来,这三道弩箭以直线之势直取其后心。

  “叮、叮、噗”的三声过后,最后一根弩箭终于打穿了钢铁铠甲的防御,刺进他的体内。

  “箭有毒,要小……。”那个从半空中摔下来的剑士,全身抽搐地倒在地上。

  一众的剑士看到这情况后,都将铠甲上的钢铁面罩给拉紧了,对场上横飞的弩箭更加小心了,不过他们这样做却给了秦浩魔法建功的机会。

  “这毒素这么猛的。”利用魅影潜行的速度挡下那刺向安微的长剑后,水奈就看着那个在地面抽搐的剑士。

  虽然他还没有死绝,只是从那痛苦的表情来看,这个毒素并不简单。

  “我们做任务时得到的,只有那么的10根。”猎犳一号狠狠地对一个被电翻的剑士全力展开亡命的攻势,暗杀术师的技能一个接一个地用在他身上。

  如果不是有水奈的回复术全力保住他的生命值,以及水奈忍术压制,恐怕猎犳一号已经被周围的几个剑士乱剑砍死了。

  有了水奈的忍术支援后,猎犳小队也开始转守为攻了。

  只见猎犳小队的其他成员纷纷地进入潜行,一边用匕首进攻,一边向着猎犳一号那里飞快地集结起来,将后面的水奈以及在角落里的安微包围起来了。

  现在在大厅的,除了水奈和安微外,所有的人都已经伤痕累累了。虽然这样的战争,对于只有皮甲护甲的猎犳小队他们来说,伤害很严重。不过却因为有着水奈这个变异法师的存在,水奈的回复术刷得已经可以与一个医疗术师的治疗术相提并论了。

  而且这些猎犳小队的配合十分好,进退有度,早前又占着地形的优势,比起腹背受袭的剑士来说,要好得多了。

  “我们要杀掉他们吗?”水奈问了一下自己队友,现在这些剑士守卫已经换上了野外怪的标志了,打死了有经验和物品送。

  “各为其主而已,如果他们愿意放下武器的话,我们也不想再撕杀下去了。”猎犳一号看着倒在地上的,血流满一地的三个剑士。这三个人已经死了,没有复活的可能了。

  那种强烈的杀人感觉就连猎犳小队的人都有些接受不了,刚才对上这些剑士的时候完全没有打野外怪时的感觉,反而让他们更加觉得是在与一个活生生的人在撕杀,在死战,就连溅在他们脸上的血液也是温热的,和真的鲜血一样的温热啊!

  “投降吧,你们已经没有胜算了。”水奈对着余下的七个剑士说,这些人虽然有重甲的保护,不过在没有外来补血的情况下,他们的生命值就一直在缓慢下降着,生命归零是他们最后的归宿。

  不过水奈这句话,并没有让他们放下武器,反而让他们捉得更加紧,眼里更是燃起了如烈火般的不屈斗志。

  “你们是杀不死我们的,难道你们要让家人们因此而悲伤吗?”水奈已经感到其他们身上那无畏的气势了,这是一种就算死也要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气势。

  “我们是为了家人而战的,所以我们没有退路了。”一个带队的剑士这样说。

  “为着我们的亲人。”这七个剑士在吼完这一句后,就全部都发动冲锋了。七把明晃晃的利剑,隐隐对准了安微那娇小的身影。

  “这……”这七道剑光全部都带着视死如归的无畏气势,它们的主人已经完全不理会射在身上的弩箭以及忍术,任凭生命在不停流逝。

  “这样值得吗?”水奈看着最后的个剑士,他的手臂刚才被猎犳五号斩断了,不过猎犳五号也因些而被他斩杀了。

  一个冲锋,剑士那边就死了6个人了,而自己这边也只死剩水奈和猎犳一号了。

  6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死在水奈的面前了,这样真的值得吗?

  水奈抽出插在左臂上的利剑,这把剑是贯穿了挡在水奈前面猎犳二号的身体后,再插进水奈的左臂的。

  剑士最后用生命作代价的冲锋,比一般情况下的要强大得多了。

  “战争是没有值得与不值得的,只要我们站在对立面上,我们就只有一方完全倒下才会结束。”那个濒死的剑士拄着剑,一步步地走向角落里的安微。

  猎犳一号看着水奈,他已经无力再举起手里的弩箭了,两把利剑已经分别贯穿了他的双脚与右肩,现在的他可是凭着水奈的回复术来抵抗这穿透性的出血伤害。

  现在的水奈也已经没有力气去攻击那个剑士了,双脚已经被一个临死前的剑士“斩断”,现在的水奈双脚虽然还在,不过却没有感觉了。

  现在的他也只能凭着回复术来保住自己快到底的生命值而已,像这样的伤害没有马上要掉水奈的生命,这已经是运气高得让人发指了。一想到那些被利剑穿透身体后直接化作白光消失掉的猎犳小队成员,水奈就感到生命原来是如此的脆弱。

  当那个摇摇欲坠的剑士将利剑斩在安微的身上时,他面上出现了一个解脱的笑容。是啊!他已经可以解脱了,可以去陪他死去的同伴了,而且已经没有人可以去威胁到他们的家人了。

  水奈有些难过地看着那个面带轻松笑容离去的剑士,心里仿佛打翻了一个五味**。

  这时,大厅的一面墙壁突然塌下来了,刚好将下面的猎犳一号给活埋了。

  (本章完)

看过《忍界最强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