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要掌天 > 第五章 各自珍重

第五章 各自珍重

  “楚严,以后的日子就得靠你自己了,记住我昨日对你所说的话,以后若有机会,我们还会再见的,今日一别,好相珍重。”

  “楚大哥,我记住了,我记住了,你也要好好保重,再见。”

  楚严眼角含泪,声音哽咽,他深知,今日一别,可能两人再无相见之日,楚长久是他的救命恩人,那年的大雪天,若不是楚长久搭救,他已经撑不过那年的寒冬料峭。

  眼前这人对于他,亦是兄长,也是父亲,这些年楚长久为了维持生计,没有买过一件新衣,现在临别,穿的还是当年的衣袍,上面的补丁早已密密麻麻。

  “哭什么哭,堂堂男子汉,流血不流泪,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我又不是要死了,只是要去走自己想走的路而已,你应该高兴才是。”

  楚长久用衣袍将他脸上的泪珠擦掉,故作鬼脸的笑道。

  ……

  告别楚严,楚长久去了醉春楼,这是安宁城内建筑高度仅次于城主府的屋舍。

  站在顶楼,放眼望去,整个安宁城尽在眼中。

  为庆贺安宁城出了一位状元,城里的家家户户都挂起了红灯笼,本是极为喜气,可此刻在楚长久看来却是颇感讽刺。

  这本是庆贺自己高中状元,想不到竟成了她定亲的装饰,实是造化弄人。

  整个安宁城的人都去了城主府看热闹,酒楼的店小二颇为无聊,给楚长久递上一壶热茶后便无所事事,站在窗沿处看下方的敲锣打鼓。

  午时,城主府内炮竹声响起,青烟缭绕升腾,吆喝声传出许远,楚长久叹息一声,宛若星辰的双眼涌起浓浓水雾,璀璨明亮的双眼在此刻暗淡了几分,随即紧紧闭了起来。

  “萧青玄,我知你已来,为何还不敢出来见人,这一切不管是不是你所为,我已经认了,要怪就怪人心,既然她想成仙,不管是否她本意,昨日的沉默就已经告诉了我答案。”

  楚长久闭着眼轻声喃喃。

  昨日只要她敢看他一眼,他都不会像现在这般心如死灰,终究是成仙的诱惑大于他。

  “哼,小子,你也太瞧不起老夫了,老夫萧青玄还不屑于作此等不耻之事,要怪就怪那女娃子定力太浅,这种人就上踏上了仙路,除非有莫大机缘,否则,仙路也不会长远,倒是可惜了你这痴情人,甘愿放弃仙途也要与她厮守终身,可惜,天不遂人愿,人不遂己想。”

  不知何时,楚长久的桌对面坐了一位老乞丐,正拿着一个酒葫芦自顾自的灌了一口,嘲讽的看着他,将葫芦递给了他,再次说道:“喝茶像什么男儿,唯有酒才算。”

  楚长久接过酒葫,满饮一口,酒水下肚,脸色顿时通红,一股如岩浆般的热流顿时向全身扩散,喉咙似被架在了火架上烘烤一般,让他有股想死的冲动。

  可这种感觉只维持了几个呼吸,暖流化成一股暖洋洋的气流在胸口流窜,通体舒畅。

  楚长久看了眼手中酒葫,赞道:“好酒。”

  意犹未尽,本想着再喝一口,可老乞丐早就将酒葫夺了过去,骂骂咧咧的道:“当真是不当家不知油盐贵,这可是花了我好些灵石买来的,想喝?以后自己买去。”

  楚长久讪讪的收回手,手足无措,道:“前辈肯定也知晓城主府里的仙人了,不知前辈修为高深,还是府中仙人?”

  老乞丐轻蔑的看了他一眼,知晓他在顾左右而言他,视线转向城主府,冷笑道:“小子,我知道你心里的心思,死心吧,她若是真心喜欢你,肯定会以死相抗,可惜,她没有,既然如此,我抢过来又有何用,而且此去,并不适合她,成仙之路,只出生死,不分胜负,比拼境界的高低又有何用,活下去的人才拥有话语权。”

  老乞丐没去看楚长久由骐骥逐渐化为黯淡的眼神,轻叹一声,道:“你心中的裂纹,终会成为故事的花纹。”

  话语完,老乞丐似是忆起了往事,脸色颇为复杂,他的年纪已经经历太多太多,所谓的执着早已经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光里被磨损的残破不堪。

  放过自己,也是放过他人,何尝不是一件幸事?

  楚长久苦笑一声,似是绝望,道:“昨日我斗胆询问过那位仙人,我的资质如何,火灵根驳杂,已是成年,资质定型,不知为何前辈会寻上晚辈?”

  昨日他本是想着是否能同样拜入天玄,他十年的光阴都花在了读书上,就为了迎娶她,可见其对薛舒微的倾心,他就不信,难道成为仙人就不能凭借自身的努力,难道就只能依靠资质?

  可惜,他实在是拉不下脸面来向一个目空一切的仙人求情,堂堂状元,为了一个仙人弟子的身份,更何况,那时,还有外人在场,自尊心不允许他低头认输,哪怕死。

  老乞丐看了一眼城主府,颇为不屑的说道:“那老头一身仙风道骨的模样倒是十足,可惜,这辈子也就只能止步筑基了,全凭借测灵石,才让他找了两个资质尚可的弟子,回宗免不了一番赏赐。”

  “你可知为何城主甘愿将女儿许配给那个名叫贾东阳的家伙,那是因为贾东**备木灵体,资质极高,而那小女娃只是附庸品,日后免不了成为炉鼎的下场,可惜这个城主大人把女儿卖了,还在帮人数钱。”

  老乞丐嘴角冷笑,似是早已预知到了府中两人往后的命运。

  “还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本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只不过他临死之时,你寄居在了这具身体中,神魂渐渐与其融合在了一起,导致你神魂比之普通人会更为强悍,而这具身体的主人天生具备火灵根,我估计是被雷劈死,从而具备了雷灵根,两者巧妙的融合在了一起,而那老头手中的测灵石无法测出雷灵根属性,故以为你资质驳杂,年长?哼,一派胡言,仙路一途岂是年长二字所能局限。”

  听完老乞丐的话语,楚长久心头激起了惊涛骇浪,他本以为自己这个深藏在心底,甚至会隐瞒一生的秘密,此刻却被眼前的老乞丐事无巨细的刨了出来。

  这老头究竟是何等存在,楚长久不敢想,但他知道,城主府里的仙人就算来上数十个,估计都不是眼前之人的一合之将,甚至更强。

  虽是不知老者所说的炉鼎究竟是何意,但卖了女儿还帮人数钱,楚长久倒是理解的通透,将来一定是对薛舒薇极为不利,可能薛千变心中打的震天响的算盘会落了空。

  只是不知,这老乞丐是否知道自己记忆力惊人的天赋,若是能将其所想都能清晰知晓,那未免太过于可怕!

  楚长久望了一看老乞丐,见其神色如常,顿时放下心来,自己心中所想,老乞丐终究是无法窥探,但这种命运被他人掌控的感觉让他颇感窒息。

  仿若无形中咽喉被人扼住,是死是活只在于他人的一念之间。

  知晓一时之间无法将身体的疑惑全都解析,楚长久也不敢多问,眼前的老者一看就不是多言之人,他想说的,只不过是想让你知道的,不想让你知晓的,一个字都不会给你透露。

  而想要探寻自身的身世,为何会来到这个世界,只有成为仙人,拥有着强大的实力,无尽的寿元,去探寻这个秘密。

  这时,府中的唢呐已然停歇,喧闹的人声骤停,一把长剑突然爆射入空,原本不过三尺的剑身陡然胀大,足有三丈有余,剑身嗡嗡作响,透出丝丝寒芒,仿佛天地间的温度在此刻都降了几分。

  楚长久不敢想,若是被这把长剑刺中胸口,那是何种惨淡光景,恐怕是直接被一剑两断的下场。

  而城主府三道身影飞出,稳稳的站在的剑身上,长剑在空中悬停,老者盘膝坐在剑尖,剑身上的两人朝下方挥了挥手,神色极为激动。

  老者嘴中念念有词,三人被一个透明气罩覆盖,老者右手再次掐诀,再也不顾两人的挥手道别,长剑响起一阵呼啸声,刺破长空,向着北方快速远去。

  楚长久盯着三人远去的方向看了许久,他清晰的察觉到,薛舒薇往他这边瞧了一眼,眼中有愧疚,亦有不舍,可是在动身的那一刻,眼神才渐渐的坚定了下来。

  老乞丐并没有打搅他的思绪,良久后,待楚长久回过神来,道:“既然如此,我们也动身吧。”

  楚长久点了点头,闭上了双眼,心头喃喃道:“今日你入天玄,我踏幽冥,未来好生珍重。”

看过《我要掌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