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要掌天 > 第八章 修道不问时

第八章 修道不问时

  时间转眼即逝,楚长久已经来幽冥涧四月有余,幽冥涧亦是由初春转为夏季,而在玄字峰的山脚下,楚长久坐在洞府外的一块青石下盘膝而坐,只穿着一件短裤,闭目打坐。

  这四个月的时间,楚长久没有见过任何外人,玄字峰就像是一处禁地,先前还担忧外人来此,打扰其修炼,可现在四个月的时间,除了自言自语,每日都放在吐纳上。

  楚长久也从洞府内走出了洞口,在洞口吐纳,可惜,洞府内外他都无法感应灵气丝毫,练气诀上所介绍的蚊蚁攀附之感,他四个月都没有感觉到。

  除了日常的吃喝拉撒,他全部时间都用在了感应天地灵气上。

  入夏,山脚下响起了一片喧嚣的蝉鸣声,楚长久自动过滤了耳中聒噪,沉浸在吐纳中。

  这一日,楚长久正心神入定,突然,全身传来一阵蚊蚁攀爬的麻痒,开始还只是存在于体外,渐渐的闯入身体内部,麻痒之意愈发明显。

  楚长久舔了舔已是干涸的嘴唇,强忍住去挠的冲动之意,按练气决上的介绍,当麻痒之意消失,体内灵气饱和,才能进入下一步动作,此前,任何一个小动作可能都会造成前功尽弃。

  苦修了四个月的时间,楚长久岂能错失此等良机,哪怕是架一把刀在他身上一刀一刀的割肉,他都要忍住,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时间过去数个时辰,当麻痒之意渐渐散去,楚长久心头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压下心头的疲惫,轻咬舌尖,让自己保持神志清醒。

  “现在就按相关的窍穴运转灵气,游遍一重天,一定不能失败。”

  楚长久双手结印,不再是牵引灵气的手势,而是双手抱拳,击在了一起,低喝一声:“凝。”

  本是在体内四处流窜的灵气发觉到危险,开始在体内疯狂的奔袭,骐骥着能逃出生天。

  可这一刻,楚长久苦心孤诣,足足等待了四个月,岂能让这等机会功亏一篑,他刚才所结印便是阻绝了灵气从口鼻逃出,亦是为了能将灵气以双臂为点,快速运转一周天纳入丹田。

  但这风险亦是极大,稍有不慎,狂暴的灵气便会将他肺腑全部炸伤,轻则重伤,此生绝仙路,重则爆体而亡。

  楚长久嘴角已是溢出了丝丝鲜血,再逐渐扩大,犹如一条小溪流般从嘴角缓缓流淌。

  体内早已乱成了一锅粥,楚长久突然睁开了双眼,嘴角一咧,露出猩红的牙齿,嘶吼一声:“聚。”

  体内的灵气似是突然受到了牵引,被套上了锁链,在楚长久的体内按规定的路线开始行进,手臂上的经脉像盘根错杂的树根鼓荡不休。

  玄字峰顶,竹楼内,萧青玄早已站起了身形,似是下一刻就会出现在山脚下,阻止楚长久这似疯魔般的修炼。

  吐纳天地灵气本就是循序渐进的事情,可到了楚长久这,便陷入了疯狂,他不愿丢失这一次机会,他怕,下一次的灵气入体将会需要很久,怕错失这次机会。

  “这家伙还真是不怕死啊。”

  萧青玄眼中露出一丝苦笑,费尽这么多大力气才找了这么一个徒弟,消耗了大量灵药,岂能还没踏入仙路就夭折。

  这四个月的时间,萧青玄耗费了大量药材,炼制了几炉固本培元的丹药,都是趁楚长久熟睡之时,暗中将丹药化为药液喂食于他,故意让其在感应天地灵气上变得缓慢,抑制他的修炼,从而达到厚积薄发之效。

  虽嘴上说着不管不顾,可他这四个月的时间几乎没有丝毫停歇,不停地炼制药材来打磨楚长久的身躯。

  练气一层,是踏上仙路的第一步,不可有丝毫大意,就像是一颗参天大树,必须根基够深,才能愈发的茁壮成长,不惧风雨。

  可惜,萧青玄却是低估了楚长久的温吞性子,虽是在言语上极为谦逊有礼,可骨子里却透着狠戾。

  误以为自己天资极差,便不敢错失任何一个机会,哪怕是拼上性命,亦要抓住这得来不易的机会。

  “四个月的时间,虽是没有达到预期,但距离完美亦是只差丝毫,倒也算勉强过关了,小子,以后就得靠你自己了,为师亦是要开始闭关,为二十年后的狩猎做准备。”

  萧青玄收回视线,似是忆起了往事,轻声喃喃。

  而山脚下,楚长久浑身渐渐渗出丝丝黑色污浊带着恶臭的泥垢,到了最后,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个黑人。

  待得日落,楚长久才从吐纳中退出,睁开双眼,绽放出骇人的光芒,嘴角渐渐咧开,发出一声畅快长笑。

  四个月的时间,萧青玄的暗中相助,加上自身未曾丝毫的懈怠,历经整整四个月,楚长久终于是成功迈出了仙路的第一步,成为一名练气一层的修士。

  此时,楚长久脑子里一片清明,在这个世界里的十年经历亦是一幕幕的浮现在眼前,在脑海中一一闪过,偷别人的馒头,偷掌柜的钱囊,还有第一次遇见薛舒薇,第一次成为童生直至状元,大雪夜冻晕过去的楚严,教导孩童习文练字。

  在脑海中都异常清晰,犹如历历在目,可下一刻,这些记忆亦是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犹如一层屏障,将其缓缓的隔阂了开来。

  而他,亦像是一个局外人在看着这一幕,在旁冷眼旁观。

  最后,当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红衣少女的倩影时,楚长久嘴角露出一丝苦涩,旋即缓缓摇头。

  练气决有过介绍,当踏入仙路,便和凡间有了一个了断,是人亦是心,从此仙凡两隔。

  而他,前十年的时间便是在做着一个梦,做着一个为之奋斗了十年的梦,可惜,在这一刻的他才知晓,有些执念并不是成为了仙人就可以斩断,只不过换了一种形式存在于他的记忆里,挥之不去。

  他自问能斩断尘世间的一切,唯独无法斩断对薛舒薇的情,两世孤儿,只有薛舒薇,是他在踏入仙路后亦无法斩断的情根,只能依靠麻木的修炼,来阻绝。

  这四个月的时间他苦苦修炼,心底深处何尝不是想着早些拥有高深的修为,再前往天玄宗。

  当日萧青玄曾说过,薛舒薇最后会成为他人炉鼎,为他人作嫁衣。

  虽已断了娶她的心思,只不过,欠她的人情,终究是要还的,就如她之前向掌柜的求情一般,最后自己才能成为抄书童,勉强有了活下去的营生。

  或许,对于她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可对他来说,却是救命之恩,就如她当日对楚严所说,他人若是对你好,日后的你若有机会,定要加倍返还才是。

  楚长久摈弃掉心底杂念,看了看身上的脏污,站起身,借着月光,前往距离玄字峰五里外的水潭清洗身上的脏污。

看过《我要掌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