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要掌天 > 第三十八章 化蛟

第三十八章 化蛟

  经过先前的搏杀,黑阎香蟒亦是戾气横生,冷眼望着掠来的四人,腰身直挺,不退反进,向着蒙面男子掠去,蛇尾刮起呼啸之风,向着谢军,路遥,苏昭三人横扫,逼迫三人退出战圈。

  黑阎香蟒神智虽低,却能看出,这场袭杀是由蒙面男子作为主导,只要先解决了蒙面男子,这场危机则不攻自破。

  望着横扫而来的蛇尾,谢军三人面色一变,先前的青玄便是被突如起来的蛇尾一鞭扫中,还生死未卜。

  不敢缨其锋芒,前冲的三人身子一顿,快速退后躲了开去。

  这一退,导致蒙面男子所承受的压力骤然增大,成为了黑阎香蟒的攻击目标。

  望着快速掠来的黑阎香蟒,蒙面男子退无可退,眼神一狠,暗骂三人贪生怕死,身子却是继续前冲,想来是要正面与黑阎香蟒比个高下。

  躲在暗处的楚长久脸色微变,黑阎香蟒化蛟在即,虽说处于最为虚弱的时刻,可蒙面男子顶天了是练气七层的实力,黑阎香蟒的防御力足以硬扛蒙面男子这一击,到时,处于黑阎香蟒攻击范围内的蒙面男子想要脱身就难了。

  一旦蒙面男子身死,那么危局便会迎刃而解,这让想在暗中哪怕吃不上肉,喝一口汤也是极好的楚长久暗骂这家伙轻敌。

  下一刻,蒙面男子和黑阎香蟒便近至一丈范围内,蒙面男子手中的长剑直刺黑阎香蟒的右眼,似是想着先让黑阎香蟒失去了视觉。

  黑阎香蟒故技重施,后发制人,蛇信轻吐,击在了蒙面男子刺向右眼的长剑。

  “锵。”

  蒙面男子只觉剑身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道,剧烈的震颤之下,右手再也无法握住,手中长剑被蛇信弹飞,在空中飞快的旋转,刺入了石壁内。

  黑阎香蟒下颚怒张,似要像先前吞食明远一般,将蒙面男子吞入体内。

  身处空中的蒙面男子眼神一凝,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左手一拍储物袋,一柄长达一丈的长矛被他拿在了手中,狠狠往下一刺。

  落在旁人眼里,仿若黑阎香蟒湊了上去,被蒙面男子一枪刺入下颚,随即穿透而过,刺入下方的地板上,长枪陷入地面七尺有余。

  此时的黑阎香蟒想要哀嚎,可惜,下颚大张着,无法发出丝毫声响,鼻子发出剧烈的呼啸声。

  黑阎香蟒身子扭动,想要挣脱蒙面男子手中的长枪。

  蒙面男子一击立功,岂会失掉这得来不易的机会。

  松开手中长枪,蒙面男子再次拿出一把长剑,向着黑阎香蟒的右眼刺去。

  异变陡生。

  “小心......”

  路遥暴吼一声,想要提醒蒙面男子,可惜却还是迟了。

  黑阎香蟒的蛇尾快速扫向蒙面男子,朝本想着扩大战果的蒙面男子当头劈下。

  蒙面男子在听闻路遥的提醒时,不待多想,身子暴退,可惜,蒙面男子低估了黑阎香蟒的长度,被蛇尾当头劈中,黑阎香蟒暴怒一击,劲力将蒙面男子浑身的衣袍震碎,脑袋直接被劈入了身体内,

  “大哥。”

  路遥一声怒吼,眼神充满血丝,储物袋内的火球、飞剑符箓激射而出,三人竟是没有丝毫逃跑之意,向着黑阎香蟒再次攻去。

  黑阎香蟒下颚与地面贴合,毫无躲闪之力,被激射而来的火球飞剑砸在了脑门上,发出“丝丝”的惨叫声,身躯不停在扭动,想要挣脱刺入下颚的长枪。

  这时,还未等黑阎香蟒挣脱,欺身而来的路遥三人皆是朝着黑阎香蟒的脑门掠来,三人虽是怒极,却是不乱阵脚,知晓黑阎香蟒的薄弱之处。

  在加上三人皆心神戒备着黑阎香蟒的尾巴,导致黑阎香蟒想要逼退三人的举动也落了空,望着急速逼近的三人,黑阎香蟒的眼中亦是有了焦急之色,不停的扭动着腰身。

  可惜,还未等黑阎香蟒挣脱束缚,路遥早已经近了身子,长剑以迅猛的姿态刺入了黑阎香蟒的右眼中。

  “呜。”

  黑阎香蟒发出一声极为凄厉的嚎叫,下一刻,谢军一剑刺入了黑阎香蟒的左眼,至此,黑阎香蟒双眼尽瞎。

  苏昭为了防止黑阎香蟒挣脱长枪,一掌劈在长枪末端,将长枪再次刺入地面五尺有余。

  可刹那间,还不等三人扩大战果,黑阎香蟒嘴中喷出了一口黑色毒雾。

  “快退。”

  路遥站的最近,看到这一幕,面如死灰,大吼一声。

  三人此时皆站在一丈之内,毒雾来的太快,躲闪不及之下,被黑色毒雾瞬间笼罩。

  “啊......”

  三人虽已摒住了呼吸,可黑色毒雾似是无孔不入般,钻入了三人体内,三人脸色青紫,似是承受了极为剧烈的痛苦,瘫倒在地面,身子不停的chou搐,挣扎了片刻,身躯渐渐化为一滩浓稠的黑液。

  这时,黑阎香蟒头上的鼓包突然一破,两个黑色发亮长达二尺的龙角延伸而出。

  “轰隆隆......”

  哪怕是在这距离地面十余里的地下,楚长久耳中还是传来了阵阵的天雷之声,脚下传来阵阵颤动。

  “化蛟了?”

  楚长久面色一变,这应该便是天劫了,可惜,自己无法看到这壮观的一幕。

  下方的黑阎香蟒早已经奄奄一息,直直的躺在那里,纹丝不动。

  待得黑色毒雾散尽,楚长久脸色闪过挣扎之色,身影骤然掠出,直奔黑阎香蟒而去。

  黑阎香蟒身子骤然一紧,似是察觉到了危机,蛇尾向着楚长久横扫而去,只要再给它几息的喘息之机,这个躲在暗中的家伙将死无葬身之地。

  楚长久望着向自己劈来的蛇尾,面色不变,左手从胸前一掏,足足二十多张赤龟符化为灰烬,将他整个人笼罩在龟甲之下。

  黑阎香蟒的蛇尾劈在了龟甲之上,足足破开了十余具龟甲,力道这才被卸下来。

  而这时,楚长久身子亦是站在了黑阎香蟒的后背上,快速向着黑阎香蟒的脖颈掠去。

  他不敢赌黑阎香蟒是否还能土出黑色毒雾,只能这般先行试探,他故意留了几分力道,一旦发现不对,马上就能退出毒雾的笼罩范围。

  站在远处,楚长久还无法感觉到黑阎香蟒的巨大,直到站在了黑阎香蟒的背上,这才感到自身的渺小。

  黑阎香蟒身上散出沁人心扉的寒意,冻的楚长久面色发白。

  心神激荡,庆幸的是,自己终究是不是螳螂,而是黄雀。

  黑阎香蟒能感觉的到背上的人正在向着自己脑袋掠来,焦急之下,蛇尾再次掠来,想要将背上的楚长久逼退。

  楚长久岂能不知这家伙打的算盘,身子丝毫不避,十余张赤龟符箓燃烧,竟是挡住了扫来的蛇尾。

  站在黑阎香蟒的头颅上,察觉到并没有黑色毒雾吐出,想来黑阎香蟒也到了强弩之末。

  楚长久这才放下心来,下一刻,握在手中的长剑朝脚下刺去,这一击,楚长久担心力道不够,在手上贴上了密密麻麻的疾行符,这一剑早已经不是练气三层之人所能使出。

  “镪锵。”

  手中的长剑在碰触到黑阎香蟒的头颅时,溅起火花,发出沉闷的金铁之声。

  “开。”

  下一刹那,还不待黑阎香蟒哀嚎出声,楚长久脸色涨红,暴吼一声,双臂传来的的巨大力道,长剑再次下探,伴随着天空中传来的滚滚雷鸣,长剑艰难的破开了黑阎香蟒的头颅,没至剑柄。

  黑阎香蟒身子突然一僵,本是张开的大口缓缓闭合,不停扭动的身子亦是变得微弱,随即停了下来。

  直到此时,刚由蛇化蛟成功的黑阎香蟒,遭遇楚长久的补刀,落得个身死的下场。

  楚长久取出一个玉瓶,长剑一挥,两个蛟龙角被劈了下来,随后快速伸出玉瓶,将断角上渗出的血液接入了玉瓶之中。

  取出玉盒将两个蛟龙角妥善的收起,这时楚长久才将目光放在了黑阎香蟒的身躯上。

  足足装满了三十二个玉瓶的蛟血,这才作罢,最后将目光放在了黑阎香蟒的蛇皮上。

  折断了七把剑,楚长久才刨开黑阎香蟒的身躯,全身都是黑阎香蟒的鲜血,仿若厉鬼在世。

  突然,匍匐在黑阎香蟒肚下的楚长久露出一丝喜色,一手抓着一个成人拳头大小的蛇胆,一手抓着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珠子。

  只有化为蛟龙才会形成的蛟珠,与金丹期修士的金丹有异曲同工之妙,其内有着蛟龙蕴藏的巨大灵气,是炼制丹药的药引子。

  最大的作用便是有着避水的功效。

  蛟珠散发着白芒,忽明忽暗的闪烁着莹润的光泽。

  随后,楚长久将注意力放在了黑阎香蟒的蛇皮上。

  这鳞甲的防御力他可是看在眼里,哪怕是陷入了围攻,鳞甲有着多处破损,可若是炼制得当,可以制作几件内甲,到时,自身的保命之力又多了几分。

  到得最后,楚长久将一切可以利用的物品都装入了储物袋中,黑阎香蟒只剩下一具被剥皮后的身子。

  楚长久找了许久,仍是没有找寻到黑阎香蟒的毒囊,想来向前的战斗,舍命一击,早已经将毒囊内的毒液都喷了出去,只得将黑阎香蟒的两颗毒牙拔了下来。

  把黑阎香蟒肚里的明远刨出来,明远的身子早已经开始腐烂,楚长久用剑把他腰间的储物袋叼起,将其放在了其余五人的储物袋旁。

  楚长久知道,今天的这一切真的是全靠运气,还有着六人的大意,否则,自己也不会捡了这个天大的便宜。

  杀蛇本就该长时间的遛蛇,直到对方失去了耐性,再给予致命一击,现在,只能感慨六人的合作不够默契。

  本想着待六人若是侥幸杀掉了黑阎香蟒,等他们将黑阎香蟒的可利用之物拿走,自己再来捡捡剩,哪怕是吃不上肉,喝口汤也是极好的。

  怎料,到得最后的六人,都落得个身死的下场,储物袋都被楚长久拿在了手中。

看过《我要掌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