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要掌天 > 第六十七章 虽败犹荣

第六十七章 虽败犹荣

  迎着这一记手刀,唐恬眼露凝重之色,不敢硬接,在元擎手刀砍在脖颈前,前冲出去的身子似是早有预料,骤然一顿。

  这一顿之下,唐恬的脖颈恰好躲过了这一击必杀。

  见一击未曾奏效,元擎横砍下去的右手骤然前刺,不想失去这得来不易的机会。

  唐恬先前的一击本就已经作出了让步,见此刻元擎得势不饶人,眼神顿时阴翳无比。

  大家都是通玄城之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必须得留上一线。

  虽是知晓这一场斗兽对于元擎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重要,可难道他人的性命就不是命?

  想到此,唐恬脸色一狠,右手紧握成拳,后发先至,砸向了对方刺来的手刀上。

  “噗呲。”手刀瞬间贯穿了唐恬的右拳,刺入其内,可见森白骨碴,鲜血顿时暴涌而出。

  见一击奏效,元擎眼神一喜,不敢贪功,想要回撤。

  可事与愿违,唐恬的左掌虚握成爪狠狠的抓住了元擎去势已尽的右手,不给其回撤的机会,右脚快速探出,朝元擎胸口狠狠踢去。

  “砰。”

  这势大力沉的一脚实实的印在了元擎的胸口,唐恬含怒之下的一脚,在元擎的胸前印下了深达一寸深的脚印。

  “噗呲。”

  元擎一口鲜血喷洒在唐恬的脸上,身子被踢得离地而起,可右手还是被唐恬紧紧钳住,无法拉开。

  “砰。”

  唐恬看也不看血流如注的右手,还未撤回的右脚再次踢在了元擎的胸口。

  元擎整个人被这一脚踢上了高空,已是变得昏昏沉沉,眼神溃散,再无还击之力。

  先前的一记手刀早已经消耗了他体内蕴藏的最后一丝力道,在加上全身遍布的伤势,早已经是强弩之末。

  若是那一记手刀刺入的是唐恬的胸口,恐怕此时早已经分出了胜负,可唐恬悍不畏死的以右拳挡住了这一击,那么接下来的主导权便倒向了另一方。

  “看你这幅模样,也是不想活了,既然如此我成全你。”

  不待元擎身子下坠,下方的唐恬冷喝一声,双脚一蹬地面,直直朝着身在空中的元擎掠去。

  “嘭嘭嘭......”

  身在空中的元擎便犹如一只沙包,被唐恬击了数拳,整个身子都没有下坠的机会,一旦呈现下坠,刚落地的唐恬便会再次跃入高空,掼以数拳。

  到得此刻,场面已是呈一面倒的形势,擂台上的元擎早已经陷入了昏厥状态。

  楚长久知道,若是先前没有遭受唐恬的算计,恐怕两人还能斗上许久,可两人的境界都不相上下,一次落于人后,便是处处落于人后。

  犹如温水煮青蛙,身处败局还不曾自知。

  “砰。”

  许是累了,唐恬不再有所动作,任由昏迷后的元擎掉落在擂台上。

  到得这时,楚长久才算是明白为何会被称为斗兽,这炼体之人爆发的力道之强,已经和灵兽没有任何差别,擂台上的人就犹如两位人形灵兽,有着极为惊人的破坏力。

  擂台上的栅栏早已经被坑坑洼洼,不复先前的模样。

  “以我现在的实力,若是对上这其中的一人,比试他赢,论生死,我生。”

  楚长久望着擂台上喘着粗气的唐恬,还有倒在一旁不知死活的元擎,心中没有一丝赢得灵石的喜悦。

  脑海里甚至泛起强烈的悲哀,这些人只是因为没有灵根,却为了证明自己并不落于仙人,不得不沦为这类非人之人。

  而为了灵石,又不得不铤而走险,深入灵窟来攫取灵石作为修炼所需。

  这就像一个死循环,让凡人成为炼体之人,待得修为有成,前赴后继的去灵窟送死,无怨无悔,。

  “镪。”场外之人还未回过神来,中年男子狠狠的敲响了手中的锣鼓,呼喝一声:

  “此次斗兽,唐恬胜。”

  到了这时,众人才从先前凄厉的斗兽中回过神来。

  大部分人眼中皆是露出了一丝凄然,不免有一丝兔死狐悲之色。

  “咳,咳。”

  突然,陷入昏迷的元擎用伤势较轻的左臂撑着地面,艰难的站了起来。

  “元擎,好样的。”

  “站起来,元擎。”

  见元擎未死,众人顿时松了口气,脸露喜悦之色。

  这一场斗兽,在场之人知道,他尽力了,哪怕是输,也虽败犹荣。

  “我输了。”元擎眼色凄然,面如死灰的走下了擂台,一瘸一顿的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哈哈,赢了,唐恬赢了。”

  开设盘口的油腻男子见唐恬赢了这场斗兽,一改先前如丧考妣的神情,脸露狂喜之色,喜极而泣。

  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是跟随着白灵岚押注在元擎的身上,此刻唐恬获胜,那么这一次斗兽,最大的赢家便是庄家,

  “马失前蹄,白某愿赌服输,喏,这是我的灵石。”

  白灵岚仿若早已知晓结局,待的元擎走远,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个布袋,递给了楚长久。

  “哼。”林氏璧亦是掏出了一个布袋,递给了段惊鸣。

  众人似是故意忽略了孙寅的押注。

  整个斗兽场,孙寅有着筑基的实力,只是不知晓他是否有着玉骨之境,可身后有着孙家这座底蕴深厚的大山,哪怕是未曾踏入玉骨境,想来也差不离。

  众人本就是玩笑性质,这十枚上品灵石对于孙寅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

  白灵岚望向楚长久,笑道:“楚兄,不知可有看好之人,先前的唐恬我看就不错,炼体七层。”

  楚长久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已经选好了。”

  在内心深处,楚长久已经认定了元擎,虽是对敌经验差了些,可那股不要命的狠戾触动了楚长久的心弦。

  “既然如此,那走吧,今日我四人还有其他事需要和楚兄商量,不知楚兄此刻是否有空暇时间?”白灵岚眼角余光青梧瞟了一眼,朝楚长久笑道。

  “来了”楚长久心头一动,暗道。

  虽是不知晓白灵岚的打算,以四人背后家族在通玄城的能力,早已经不需要依靠赌石来赚取灵石,来斗兽场不过是为了陪同他。

  可现在赌石之人挑选完毕,那么接下来白灵岚所要商量之事,恐怕才是他们极为关注之事。

  楚长久摇了摇头,脸露歉意,道:“现在还不行,在下还有些琐事,脱不开身,不如这样,就约在昨日的酒肆,太阳下山前,我会过去,各位意下如何?”

  “也行,既然如此,我四人今晚在迎春阁恭候楚兄大驾。”

  闻言,白灵岚皱了皱眉,再快速舒展开来,朝楚长久抱了抱拳,笑道。

  林氏璧面露不忿之色,眼中闪过不善之意,上前一步,还不待开口,站在一旁的孙寅急忙抓住了她的右臂,摇了摇头。

  “哼。”后者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各位告辞。”

  四人的神色都被楚长久看在眼里,朝四人抱拳歉意一笑,带着依依不舍的青梧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斗兽场。

  “白兄,你说的可是有误,他明明是练气五层,你为何会说是练气四层?”

  待得楚长久走远,一旁未曾出言的段惊鸣脸色疑惑的说道。

  “昨日的确是练气四层,不信,你可以问孙寅。”白灵岚摇了摇头,轻声道。

  “确实,此人昨日还是练气四层,想不到只是几个时辰的功夫,就练气五层了,依我估计,这家伙应该是隐藏了修为。”

  孙寅点了点头,默认了白灵岚的话语。

  “难道是这家伙和我们一样,修为压制不住了?”林氏璧疑惑道。

  一夜的时间从练气四层晋入练气五层,哪怕早已经在练气四层圆满,可寻求突破至少需要数日的时间,这等晋升速度放眼整个通玄城,也寻不出几个。

  “现在对方的底细还不曾知晓,可能对方早已筑基,也不无可能,现在有求与他,万万不可坏了交情。”

  白灵岚眼中有着异芒一闪而过,似想起了什么,转头朝在场唯一的女子,肃然说道:

  “林氏璧,先前若不是孙寅制止,你差点坏了大事,这么多年,你也该收敛一点你那急性子,否则,怎么掌管林家这个偌大的摊子?”

看过《我要掌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