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杯具大叔玩网游 > 第六十五章 五常大叔

第六十五章 五常大叔

  小星怀抱着“斩雷”爱不释手。郑重其事的说:“我小星!说到做到,要用“斩雷”,一生守护“五常大叔”!

  阿拉德图的神识,突然多出一道主仆灵魂契约。这让阿拉德图吓了一跳。

  连忙说道:“小星,小孩子不可以胡乱说话!”

  可是小星却不满意了,右手握住斩雷,左手攥着拳头。

  差点哭着说:“小星是认真的!”

  阿拉德图很是无奈,一把刀,买断了一个小正太。这似乎有点邪恶了。

  这把“斩雷”是阿拉德图在北斗绝谷炼制的,第一件仙级低阶法宝。这要是用山河鼎炼制的话,恐怕是还要提升一两个品级。

  这还没算完,不知道是法宝的诱惑力太强,还是因为小星的执着。周围的七,八个孩子,包括大星,都急着表态。都要用一生保护他们的“五常大叔”!

  让阿拉德图不忍心的是,这些孩子居然都与他签定了主仆契约,其中还有两个女孩子。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看来今天是个好日子!所有北斗族人在小星的带动下,居然都与阿拉德图签定了主仆契约!

  “五常大叔”懵逼了。自己的颜值爆表?自己的人格魅力爆棚?自己的人品大爆发?

  哎!这真是天涯谁人不识君呐!阿拉德图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真情杀手!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男女老少不走手!人生当真寂寞如雪啊!

  阿拉德图本善良,他虽然不要脸的YY了一下。但是,他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当下对着北枢一说道:“您一大把年纪了,学人家小孩玩冲动是吧!我要是给你一把刀,你老是不是还要上街砍人呐!为老不尊,说的就是你呀!”

  北枢一:“新主莫怪!莫怪!我北斗一族,身为主上守护一族,我们等待新主万载有余,你给我刀让我去砍人,我当然要砍的!”说完居然长跪不起。

  在其身后所有北斗族人,按照辈份,有序不乱的跪在那里。

  阿拉德图彻底无语。自己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谁。胡诌了个“五常大叔”,居然让人跪了!这世界太疯狂了,简直毫无道理可言吗!

  “你们都起来吧!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根本不是你们口中的新主!”

  北枢一:“莫非是新主嫌弃我等?我等甘愿自绝于此!”

  阿拉德图怕了。这老家伙脾气刚烈,真要有个三长两短,自己不就是不作为了吗?不行,这责任不能负!

  阿拉德图:“孩子们留下,大人们去先忙吧!”

  北枢一众族人离开了,剩下了几个孩子。

  北枢一:“我们的新主,昏睡时间有点长,可能是影响了心智,我们多给他点时间吧。这些日子,大家多做准备!”

  孩子们最好相处了,小星是最小的,六岁半。其他孩子最大的十岁。

  失忆的阿拉德图,在北斗绝谷成为了地道的孩子王,也坐实了“五常大叔”的称号。

  阿拉德图:“小星,这是什么地方?有没有什么特别的?”

  小星:“这里是我们的家,爷爷说这里是绝谷。平时不让我们乱跑,尤其是“五常大叔”睡着的地方。”

  阿拉德图:“小星,我们去玩吧,看看大叔睡着的地方。”

  阿拉德图从小星的口中得知,自己之前睡着了。可能是自己经历了一些事情,自己却记不得了。所以他觉得有必要去看一看,自己“睡着了的地方”。

  阿拉德图来到崖底,正是自己当时坠落的地方。雪,已经覆盖了当时的痕迹。抬头望去,根本望不到天的存在,实在是太高了。

  阿拉德图又往前走去。

  小星大喊:“五常大叔”,不要再走了,爷爷说最远只能到这里!”

  阿拉德图:“放心吧小星!大叔很厉害的。你们在那里等我,不要过来!”

  阿拉德图怕小星过来,万一遇到了危险,自己照顾不过来。阿拉德图小心的向前走了五百多丈,没有发现危险。却隐约的听到了咕咕水声,这让他心生好奇。

  阿拉德图继续往前走了百丈余,真的发现了一汪二十丈方圆寒潭。在这冰山雪地这么大的水潭,真的是很难发现。

  阿拉德图来到潭边,潭水一片纯净的淡蓝,却深不见底。也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对他来讲很美。

  掬一捧潭水。一品尝,透心的凉爽,是纯净清冷味道,隐隐的能感觉到一丝不易查觉的灵气。

  阿拉德图决定洗个澡,就脱了衣服,钻进了深潭。当他下潜到十丈深浅的水下已经是深绿颜色了,而让他惊讶的是,他发现了银色的梭形的鱼。每条鱼都有二三尺长,游速极快,很难发觉。

  阿拉德图觉得这鱼肯定是不简单。就试着捕捉,这对他来说还是很简单的。阿拉德图用意念织网,将鱼群圈了起来,小心的收拢,真的捕到十几条。

  阿拉德图没有继续下潜,怕小星他们着急。就收了鱼,出了寒潭。

  孩子们果然等着急了,“五常大叔”,领着孩子们回到族里。

  担心的不光是孩子,最紧张的是北枢一,他的全部希望都在这位“五常大叔”的新主身上。

  修练的人一般是不需要吃食物的。但是当“五常大叔”拿出银鱼,大家都一样的要流口水的样子。一下子多出了二三十个吴有财。

  北枢一:“天意!真的是天意!新主,这是银梭鱼,不但有是修复壮大神识之效!更是唤醒北斗血脉的引子啊!”

  说完就要下跪。

  阿拉德图连忙拦住了。

  说道:“你这老不羞,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苍天和娘亲!”说到娘亲,阿拉德图的心没来由的一阵酸楚。

  “别说我不是你们的新主,就算是也不用跪我!一把年纪了,折寿啊!”

  这话虽然不中听,但是在北枢一的耳朵里,那就是士为知己者死的天籁之音。

  “老奴,遵命!”

  阿拉德图五体投地,这又整出个“老奴”来,这老家伙脑子冻坏了吧。

  阿拉德图:“这些鱼给孩子们炖了吧!给我留一碗汤就行了。”

  北斗族人面面相觑,这是牛嚼牡丹!绝对是!但是下手不慢,飞快的把鱼拿了出去。

  北枢一:“果然是吾主!上天怜我!我北斗一族,注定中兴!”北枢一,一扫之前颓废,大有光宗耀祖舍我其谁的豪情壮志。

  不管是不是牛嚼牡丹,半个时辰后。阿拉德图的面前,一碗美味的雪莲银鱼羹,用玉碗盛了上来。

  阿拉德图没有客气,将鱼羹吃了干净。一股清流直冲脑际,阿拉德图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聪明了许多。

  这鱼确实对神识有极大的好处,虽然不能立竿见影的袪除“蚀仙十里香”之毒,但是多食定有奇效,只是不可操之过急。

  第二天,阿拉德图也没有见到小星和一众孩童。估计是开启血脉之力,需要时间。

  阿拉德图也难得轻闲,独自探索寒潭,也省得让孩子们担心了。这次他又下潜了十丈,收获了十条条银梭鱼。

  又一碗美味的鱼羹,又让阿拉德图,聪明了许多。

看过《杯具大叔玩网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