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恋爱黑白色 > 第二十四章:复杂了

第二十四章:复杂了

  “看来好人还是很多的,她家是有些不幸,但万幸的是他们家遇到了很多好人,就比如说你们。”

  两位护士听了严玉颜的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们那有你说的是好人,我们就是做自己该做的,这本来就的就是很小的一件事情的。”

  其中的一个护士微红着脸讲着。

  严玉颜笑了笑。

  “能从最基本的小事做起,才是最难的,不是有句话这么说的吗:误以善小而不为”,误以恶小而为之吗。”

  严玉颜说着,从边口上走了过去,直向着那个吃饭的小女孩。

  这走近了之后,严玉颜才发现吃饭的小女孩如同粉雕玉琢一般,除了看上去瘦了点外,小女孩长的极为的好看。

  小女孩穿着一件看上去有些旧的小碎花裙,脚上穿着一双小运动鞋,头上扎了一个马尾,也不知道是小女孩自己扎的,还是别人为她扎的。

  这走近了之后,严玉颜才发现吃饭的小女孩如同粉雕玉琢一般,除了看上去瘦了点外,小女孩长的极为的好看。

  小女孩穿着一件看上去有些旧的小碎花裙,脚上穿着一双小运动鞋,头上扎了一个马尾,也不知道

  严玉颜走到了正在吃饭的小女孩身边,弯下腰来,小女孩知道来了人,也知道是位警察姐姐。

  小女孩抬起头,大眼睛在那精致可爱的小脸忽闪着看向了严玉颜的脸,樱桃般的小嘴泛着点粉红,丰润诱人。

  “姐姐,你好好看啊,你是要找我有事吗?”小女孩子的声声音很动听,像是白灵鸟般。

  严玉颜对小女孩子微微一笑:没有事,就是看你这么漂亮可爱。姐姐忍不住想好好的看看你。”

  小女孩如同小大人一般,拍了拍自己平平的胸口,松了一口气,之后,目光朝着自己的饭菜看了一眼。

  “姐姐,我可以继续吃饭了吧?”小女孩像是对严玉颜有些害怕一样。

  “可以啊,当然可以了,你只管吃你的饭。”

  严玉颜很温柔的说着,不过她也没有吃饭,闻到了饭菜的香味,不由的吞了吞自的口水。

  小女孩很敏感,听到严玉颜吞口水的声音,她停下了手上的筷子,又抬起了头。

  “姐姐,要不我分你一半吧。”

  严玉颜赶紧摆了摆手,她知道自己吞口水的声音让小女孩听到了,这实在是有些尴尬。

  “你赶紧吃吧,姐姐不饿的。”

  严玉颜刚说完,肚子不争气的咕噜了一声,这让严玉颜更觉尴尬。

  小女孩有些不懂大人的世界了,明明就是饿了,还非要说自己不饿的,这明明就是说谎吗,妈妈说过,撒谎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小朋友,你是有些害怕我吗?”

  严玉颜感觉的出来小女孩对自己的那些恐惧症。

  “妈妈说过,不听话的孩就会被警察抓走的。”

  小女孩的话透着可爱,她的话像是很不明确,但又很明确的告诉了严玉颜她害怕的原因。

  “那有这样子教育孩子的啊。”严玉颜心里想着,伸手在小女孩子的头顶上揉了一下。

  “小朋友,其实警察是不会抓小孩子的,警察是只抓坏人的。”

  “那抓不抓坏孩子呢?”小女孩又天真的问道。

  严玉颜忽然觉得自己过来和小女孩子谈话,是给自己找了个坑往里跳。

  就在严玉颜为难,该怎么给孩子解释的时候,两名护士中的其中一个回过了身,蹲了下来,对小女孩说道。

  “小雅,警察姐姐是不抓小孩的,坏孩子也是孩子,但是也不可以做坏孩子的,要不坏孩子长大了,就会变成坏人了,那时候,就该警察姐姐抓他们了。”

  “是这样子啊!”小女孩想了一下,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一样,原本对严玉颜的恐惧,也彻底的消失了。

  严玉颜微微松气,她转头,对那位护士笑了笑。

  严玉颜站了起来,她是不敢在和小女孩交流了,决定还是先办正事的好。

  “美女姐姐,你为什么会当警察呢?”

  显然小女孩没有打算就此的把交谈结束掉。

  “为什么?”

  严玉颜心里也在问自己,她想了想,脑海里面出现两个天真的小孩,其中的小男孩总是留着长长的鼻涕,两个袖口,总是黑亮黑亮的。

  “姐姐是为了等一个人。”

  严玉颜语气平静,她是警察,不会做出小女生那种向往期盼之色。

  “姐姐,是不是你没长大的时候,身边有个坏孩子,你做了警察,就是等那坏孩子长大了,抓他啊。”

  小女孩在次天真的问道。

  严玉颜想了想,尔后对小女孩微微一笑。

  “是的。”

  “那我长大了,要不要做警察呢,好像还是做护士好一点吧,但警察可以抓坏人。”

  小女孩自言自语起来。

  “你有想当警察,又想当护士啊?”严玉颜又对小女孩问道。

  “嗯,我想长大了,又可以抓坏人,还可以给哥哥治病。”

  “那你想做护士就错了,护士可是只打针的,治病可以医生的事,不过你可以做警医或都军医啊,又可以给人治病,还能抓坏人的。”

  “哦!是吗……”

  ……

  严玉颜终于是摆脱了小女孩,她忽然间觉得,小孩子才是最让人头疼的,想到她一个好朋友做了幼教,她忽然摇了摇头,不敢在去想。

  严玉颜开始问报案人的情况,还有她的丈夫的病情问题,寻医台的护士知道的也不是很多,最后其中的一位护士带着严玉颜去找了那家病人的主治医师。

  通过与医生的交流,报案人的家庭情况她己经基本的全知道了,但就是知道了他才更加的觉得有问题。

  病人是一个国企的车间工程师,准确的说他不是生病而是出了意外,在工作当中,车间里面出了意外,被高温气体给冲击道了。

  按照医生所说,他们家不可能会有经济问题的至少医疗费用不用担心,而国企的工程师怎么的也是有医保问题的,更重要的一点,他所在的企业好像先期的也给予了赔偿。

  严玉颜看着最新了解的案情记录,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这问题就复杂了,看来不是一个简单的失窃案了。”

看过《恋爱黑白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