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护国公 > 第四九五章 人民政权

第四九五章 人民政权

  “这样当然可以。”

  杨庆看了看那工人笑着说道。

  “既然我们大明如今是以四民大会为尊,就连女皇陛下都是四民大会推举才得以继位,那么四民大会为何不能在需要的时候,直接推选一个地方政府呢?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我看你们自己管理的广州就秩序井然,而且荷兰人也早就已经这样自己管理自己城市了。

  你们不相信那些官员。

  你们害怕交出广州后会遭到官绅勾结的打击报复。

  那我和女皇陛下就必须为你们解决这个问题,毕竟这广州是广州人民的,你们才是此地的主人,那么还有比这更好的办法吗?你们不想要朝廷派来的官员,那朝廷就不派,你们怕乡贤们以后报复,那就由你们来管着他们。你们推选这里的管理者,治安维护者,司法官员,他们想官绅勾结陷害你们没用,因为审理案件的法官是你们推选的。他们雇佣奸人暗害你们也没用,因为维护这座城市治安的警察是你们推选的,同样他们以后也不可能像以前那么压榨你们,因为你们可以给他们制定各种制度。

  你们可以规定劳动时间。

  每天十八小时的确令人发指,但每天十小时总可以了吧?

  你们可以规定最低工资。

  连地瓜都吃不饱的工资同样的确是太低了,那就以目前的米价,能养活一家四口的工资应该可以了吧?

  你们可以规定不能鞭打工人,不能随意辞退工人,不能使用童工,工人因工受伤必须给补偿,甚至你们还可以规定工人老了,无力再继续工作了,工厂必须给养老金等等。总之你们可以给他们制定各种制度,就像给牛套上笼头,让他们听你们的,工厂主的确都是以赚钱为第一位,为了赚钱他们会不择手段压榨工人。

  那你们就用制度来约束他们!”

  杨庆接着说道。

  “可,可那样工厂主赚不到钱关了厂子我们不也要失业?”

  那年纪大的工人说道。

  “那就得看你们和工厂主怎么互相妥协了,工厂主要赚钱,你们要尽可能好的生活,但你们的要求只能让他们多付出成本。当成本超过他们的赢利线时候,工厂主就不会干了,他们是开工厂又不是开善堂,而他不干了你们就失业了。所以你们和他们其实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他们想要继续赚钱,你们想要在不失业的情况下尽量得到更多工钱,那你们就得坐下来谈。谈到双方都能接受,谈到一个工厂主可以赚钱,你们也能过好日子的结果,最终把它变成书面的,互相签字的东西,以后双方就遵照这份协议。

  为了确保这一点,你们还可以在每个工厂成立工会。

  工人推选工会会长。

  以后由他代表你们监督工厂主并和他保持沟通,以此避免再发生之前这样的悲剧,如果工厂主一意孤行那么工会可以去告他,告他不遵守之前的协议。

  由公社来惩罚他。

  相反如果工人违反协议,那么公社一样就得站在工厂主一边了,毕竟协议对双方都有约束力,你们如果有不合理要求也是不对的。”

  杨庆说道。

  其实他并不担心这个问题。

  首先工厂主的利润极高,还有极大的让步余地,毕竟他们都是以出口为主,而且还是几乎没有外国竞争者的出口,以后他们肯定还会引进蒸汽机,海运成本也在不断下降,因此而带来的出口成本下降,让广州的工厂主有足够让步余地。其次工人们其实是很容易满足的,毕竟他们之前的日子,江浙工厂的情况做对比,只要差不多绝大多数工人都会接受,少数还想要更多的工人改变不了结果。所以双方谈判得到一个互相妥协的协议并不难,不过之后工厂主肯定会想法向广州以外转移工厂的。

  但这就不关杨庆的事了。

  而且广东的发展全都挤在广州并不符合朝廷利益,如果那些工厂主向广州以外转移工厂,这个对于朝廷来说是有利的。

  不过转移也有限。

  毕竟广州的特殊条件决定了这里肯定是广东的工商业中心。

  杨庆担心的是广东的资本家们向殖民地转移,甚至向爪哇岛这些荷兰人的地盘转移,尤其是去爪哇岛在荷兰人欢迎下搞蔗糖业。这种事情他们肯定能做出来,原本历史上东南亚包括爪哇岛糖业都是华人移民。暹罗糖业是郑信那批潮州人,越南和柬埔寨制糖是陈上川,莫玖这些抗清失败的大明孤臣,爪哇岛上糖业同样是华人发展起来的。红溪惨案之前,爪哇岛上九成甘蔗种植园都是华人的,红溪惨案过后,荷兰人玩不了还是把华人又请回去,一直到近代发展出黄家这样的糖业巨头,美国报纸评出的世界第十四大富豪。

  这一点是目前杨庆必须尽量避免的。

  而且不只是蔗糖。

  甚至包括茶种,纺织技术,陶瓷技术都有可能,对于那些资本家的节操不能高估,当本土没有工业奴隶可以压榨的情况下,他们不排除转移阵地。

  反正荷兰人会欢迎他们的。

  不过这个是以后的,至少短时间内不会出现,就算真出现了,那也无非就是去拿大炮轰,大明又不是没有这方面制度,连殖民地工业的管制都有呢!实际上不仅仅大明,这时候欧洲人都懂这个,英国应该已经颁布的航海条例,甚至都规定了不准在殖民地搞搞工业,不准殖民地自己生产纺织品。这也是那帮乱臣贼子背叛大英帝国的主要原因之一,英国人很清醒地意识到,殖民地就是生产原料然后倾销商品的。

  让殖民地搞工业是自掘坟墓。

  事实证明他们很睿智,虽然他们能力没实现这个原则,但不代表他们这个原则是错误的。

  那些工人们议论纷纷。

  不过看得出他们明显愉快了很多。

  对于这些普通工人来说,他们其实想不了更长远的,他们只知道护国公的确解决了他们最担心的,他们担心的无非就是以后朝廷官员过来和乡贤们官绅勾结,然后乡贤们对他们展开事后报复。而他们自己推选官员管理广州,就真得可以彻底避免了,他们不用再担心以后遭报复。

  “那么你们还有其他要求吗?”

  杨庆问道。

  “护国公,那以后广东其他地方还搞不搞皇庄了?”

  一个工人问。

  这一点也是他们关心的。

  广州目前百万工人实际上是严重过剩的,尤其是那些码头苦力,多数更希望能回到自己的家乡,回到他们世世代代劳作的土地上。

  “当然搞,不过暂时不会像南边一样全面土改,而是先在广东进行人口和田地的清查,清查完成之后首先将官田改为皇庄。我知道你们都想回去种地,但你们也得给我一点时间去完成这些事情,如果你们在广州的确没有工作,我建议你们去台湾,带着你们的家人。朝廷对于台湾的垦荒者有各种扶持,不但为你们提供种子和农具及一年口粮,十年的免租权,还额外送给你们一名建奴干活,同样你们在台湾也纳入皇庄。”

  杨庆说道。

  他不会让这些人反流农村的。

  与其让他们回到广东各地的山区继续种地瓜,还不如让他们去台湾种水稻呢!更何况广东的经济作物是赚钱的,同样也是广州的工厂原料,他们回去只能种粮食,他们本来就是工业发展挤出来的多余人口,回去只能造成工业的后退。

  再说广东也没多少土地。

  必须得明白一点,虽然一提到广东就是富裕的代名词,但事实上那只限于珠三角。

  出了珠三角有的是穷山恶水啊!

  去台湾就不一样了。

  那里依然有足够的平原荒地可以开垦为良田。

  与其让他们回那些已经种植甘蔗茶叶等经济作物的山区,重新种少量水稻然后啃地瓜,同时还与目前留在那里的,以经济作物为主的农民争夺有限土地,还减少经济作物面积导致广州的出口减少,哪比得上让他们去台湾垦荒皆大欢喜啊!台湾西部平原区,目前情况下养活五百万人口毫无压力,而现在整个台湾的移民加起来还不到三十万,广州这些赤贫的苦力们至少可以让那里再增加二十万的移民。

  至于赠品……

  好吧,护国公已经解决手术问题。

  实际上这是小手术,原本历史上一八九四年美国人做的,目的是治疗前列腺疾病,但给动物做的是在一八二三年,这个无非就是找准位置割个小口切一点剩下拿丝线一扎,过程简单的很,就是消毒问题。在经过了这些年的研究后,第一批专业人员已经走上工作岗位,并且对之前投降的那些建奴进行了大规模手术。实践证明死亡率极低,而且丝毫不影响其劳动能力,那些建奴纷纷表示,护国公的仁慈手术让他们从此免受部分疾病困扰,可以更好地为大明建设贡献力量……

看过《护国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