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傻妻贤,懒夫渣 > 第516章 阴差阳错躲过一劫

第516章 阴差阳错躲过一劫

  徐梓茳下了摩托车没跟徐海坤进去,怕弟弟挨打,直奔隔壁店找他奶奶护驾。

  他很聪明,知道他爸买这机器是不对的,也知道他爸在偷偷的经营,所以当夏梓赫跑去玩鱼儿机的时候,他没直接找刘桂香,而是回去搬徐海坤这个救兵。

  他跟他妈妈一样,不喜欢他爸爸店子里的风气,平时过来也是进饭店,步子很少往茶馆迈。

  等徐梓茳把刘桂香拉过来时,夏梓赫早已跑没了影,里面的人也都散去,只留徐海坤坐在砸烂的机台上。

  他之所以沉默地坐在这,是在缅怀他的机器们,同样也心疼他的钱。

  这些可都是白花花的钱啊,要是他儿子没有沉迷鱼儿机,他还可以靠着这些机器挣更多钱,唉,可惜了。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用买机器的钱早已回本这种理由来安慰自己,这虽然没什么实质的作用,但至少能让他心里好受一点。

  看到满地狼籍,徐梓茳很担心他爸,却因为被吓到丧失了说话能力,只是惊讶地站在门口,进都不敢进。

  刘桂香倒不怕徐海坤发疯,她走了进来,同样满脸担心,不过他担心的却不是徐海坤。

  “臭臭呢,你把他打了?”

  无论何时,他最关心的就是她的两个孙子。

  “没有,那小王八蛋跑得快,跑慢点我肯定把他腿打断!”这个时候,气消了大半的徐海坤依然说着气话。

  听到他要打断孙子的腿,刘桂香炸了,她一拍桌子,“你敢!他犯啥错了,他不过是不爱学习贪玩了一点,你以前还不是一样,你还不如他呢!他又没干杀人放火的事,你动他一下试试!”

  在刘桂香心中,只要他孙子不犯法,那就是顶好顶优秀的人,谁也不能动他一根手指头!

  “徐老板在吗?”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夹杂着叩门声响起,一名身穿制服的民警出现在门口,“打扰了徐老板,有人举报你这里聚众豪赌,用鱼儿机诈骗钱财,请你配合一下我们的调查。”

  警官们对待徐海坤的态度很是客气。

  有人举报?徐海坤先是一愣,然后立即起身,指着一地的碎片,道:“鱼儿机?你说的就是这两台破机器吧?”

  难道这里是还涉嫌聚众斗殴?警官诧异道:“你真的在运营鱼儿机?”

  如果是的话这事就很难办了呀,他们只是收到举报例行公事般过来看看,徐老板的大名嘉农县谁不知道,那可是纳税大户,他们的衣食父母,这要是被他们抓进去……

  “冤枉啊,警察叔叔。”徐海坤脑子一转,当场喊起了冤。

  比他年纪还小的警官听到他喊自己警察叔叔,瞬间肃然起敬,他知道这是徐海坤对他的尊称,无关年龄。

  徐海坤要是听到的话,一定会吐槽一句,你想多了,我就是天天听我媳妇说警察叔叔,听习惯了随口一喊而已。

  他痛心疾首,睁眼编瞎话道:“警官叔叔你们来的正好,我原先都不知道这东西是犯法的,我也才从报纸上知道这机器害人不浅,所以就算今天我儿子过生,我也放下家里的事,客人都没招待就先赶过来把这机器砸了。”

  说到一半他懊恼又自责,“怪我,都怪我脑壳轻,听信了别人的谗言,误进了这种机器,现在我知道错了,花了大价钱买回来又怎么样,害人的东西我砸起来也绝不含糊。”

  “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这些社会的蛀虫实在太可恶了,警察叔叔你们一定要为大家做主,将他们绳之以法,还大家一个太平盛世。”

  那咬牙切齿的样,像是对欺骗他的人深痛恶绝一般,但到底有没有被骗,他是否知情,也只有徐海坤知道了。

  先前砸机器时已经引起了外头打牌人的注意,但大家都忙着多赢点钱,又秉持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没有上前围观。

  现在连民警都惊动了,似乎闹得有点大,好多人放下牌专门跑来看热闹。

  这些围观的人,恰巧听到了徐海坤这番十分具有正义感的话,纷纷为他暑期了大拇指,称赞道:“徐老板好样的!”

  民警听了他的话也是一番动容,难怪人家事业能干这么大,他真是位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若是上头允许的话,他都想送他一张奖状。

  “你也别太自责,你是受人蛊惑,这事不怪你,我们只是收到举报过来看看,打扰你了,不好意思。”

  面对民警的安慰,徐海坤险些没绷住,他咬着下嘴唇默了默,正色道:“没事没事,辛苦你们了,大中午的还没吃饭吧,今天我家有喜事,请你们到隔壁吃个饭吧?”

  “不了,我们还有事。”说完,民警们转身就走了,生怕徐海坤再留他们似的。

  他们是来“找麻烦”的人家还真心实意的要招待他们,徐老板为人真好。

  不过人家家里今天有喜事,结果反而遇到这种破事,被骗,被举报,机器被砸,他们再留下来吃他一顿,这成什么了?

  事情解决完,徐海坤也载着徐梓茳回了家,至于夏梓赫跑哪去了,他现在不想管他,今天是那家伙的生日,那么多客人为他而来,他要是敢不回来,看他找到他怎么收拾他!

  店子离他们的家并不远,可是徐海坤每次来都会骑摩托车,就为了懒得走路。

  刚才民警来刘桂香着实吓了一跳,她真以为他儿子犯法了,这一吓,就忘了夏梓赫的事。

  没要到三分钟,父子俩就一阵旋风似的刮到家了。

  徐海坤对自己的崽子向来嘴硬心软,一踏进家门就问夏芊美:“小的那个呢,回来了没有?”

  “回来了啊,喏,在看《咸蛋超人》,笑得像傻子一样。”夏芊美朝客厅的沙发上望了一眼,“你们怎么跟他错过了,我问他你们在哪,他说没看到。”

  夏梓赫知道自己惹到他爸了,电视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发现他们回来,他蹭地从沙发上跳起,嗖地蹿回了屋。

  人在家,还有心情看电视,徐海坤放心了,他随口对夏芊美敷衍道:“嗯,不知道怎么错过的。”

  鱼儿机没有了,儿子也不会再沉迷,他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到底是那个砍脑壳的举报了他。

  警察连说两次收到别人举报,他只要耳朵不聋还是能听到这个关键词的,他徐海坤徐大老板妥妥一好公民,居然被人举报,害他差一点被请到警局喝茶!

  从知道有人举报他他就在想这个问题,至今没想吃个头绪,他觉得会做这种事的人,无外乎就是是输了钱的客人,看他不惯嫉妒他的人或者是他的对头。

  理清了这些徐海坤也没再多想,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机器已经砸了,那人的诡计也落了空。

  做坏事的人藏在暗处不好找,若是那背时砍老壳的因为奸计没得逞而心有不甘,那就等他再出手他再砍了他的手!

看过《傻妻贤,懒夫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