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快穿:系统总让我作死 > 018 长安作
  魏织道:“因为晚辈想成为像您一样的大侠!”

  这样说可以吧?这个人看起来不是反派,那就应该是大侠了。

  百里青铜听了魏织的话,然后道:“可是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我是大侠?”

  魏织道:“因为晚辈感觉到了您凛然的正气!”

  百里青铜愣了一下,然后道:“可是我还是不能收你为徒。”

  魏织:“为什么?”

  百里青铜道:“你会遇到无数危险。”

  魏织摇头:“晚辈一定要拜您为师!”

  百里青铜道:“孩子,你是哪里人?”

  魏织道:“我是燕国人。”

  百里青铜:“燕国人?”

  魏织点头。

  百里青铜道:“那你怎么来了楚国?”

  魏织道:“因为晚辈在游历天下。”

  百里青铜闻言又是一愣:“游历天下?你一个人?”

  魏织点头道:“是!”

  百里青铜看着魏织,然后道:“你当真要拜师?”

  魏织道:“没错!”

  百里青铜道:“好!那我就收你为徒!”

  魏织没想到这么容易,但是正合意,拜完师,魏织问系统:“接下来怎么办?”

  系统6道:【宿主老大,接下来跟着百里青铜习武。】

  魏织:“什么?”

  系统6:【接下来跟着百里青铜习武。】

  魏织不说话了,然后问百里青铜:“师父,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百里青铜道:“去义庄。”

  魏织:“啊?”

  百里青铜道:“我们走。”

  魏织点头。

  义庄?去义庄有事?义庄不是放死人和棺材的地方吗?

  想着,魏织跟着百里青铜离开了山林,走了很久,魏织道:“师父,义庄还没有到吗?”

  百里青铜道:“没有。”

  魏织道:“那还有多远?”

  百里青铜问魏织:“你是不是走不了了?”

  魏织摇头道:“不是。”

  百里青铜止步,看着魏织道:“孩子,你会武功吧?”

  走了这么久,他竟然没有冒汗。

  魏织点头道:“会。”

  百里青铜点点头,道:“嗯嗯。”

  两人一驴走了很久,太阳快落山了,才终于在一个城镇上歇脚,魏织道:“师父,义庄在这里吗?”

  百里青铜道:“没错,再往前走走就到了。”

  两人向一个偏僻的巷子走去,然后终于到了一个破败的义庄前,魏织问道:“师父,是要在这里等什么人吗?”

  百里青铜道:“不是,魏织,你先在这里等师父。”

  魏织不明白:“师父准备去哪里?”

  百里青铜道:“师父还有人要抓,这义庄里有人在,你先在这等师父,放心,这个义庄很安全,过两日师父就回来。”

  说完,百里青铜就轻功飞走了。

  魏织面无表情,看看义庄,又看看百里青铜离开的方向,最终打开义庄的门走了进去。

  太阳已经落山了,魏织发现这个义庄里有烛火,皱了皱眉,魏织就开口道:“有人吗?”

  有人在义庄里?什么人?总之应该不会是鬼。

  正想着,就听到有门打开的声音响起,吱呀一声,还挺瘆人,魏织看过去,就见到不远处的房门被人打开了,一个老者提着灯笼走了出来,看到魏织,就道:“你是什么人?”

  魏织道:“我,是百里青铜让我来的。”

  闻言,那老者就点了点头道:“原来是百里大人,你过来吧。”

  魏织点头,跟着老者进了义庄。

  走进义庄,魏织发现这义庄里面有很多棺材,虽然有棺材才正常,毕竟是义庄,但是,魏织还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觉得怪怪的,因为那些棺材里没有尸体,相反,棺材里是空的,只是棺材的旁边站着几个孩童,他们看着自己,目露警惕,魏织微妙的朝他们笑了笑,那几个孩童却不睬魏织,魏织问老者:“老翁,这是?”

  这义庄里完全不像是有人生活的样子,但是怎么会有孩子?义庄里只燃着一盏烛火,还晃晃悠悠的,让人觉得更加诡异起来。

  老者道:“他们都是百里大人捡来的。”

  魏织:“啊?”

  老者道:“这里的棺材都可以用,那篮子里有蒸饼,后面有井可以挑水,过两日百里大人会来带你们走。”

  用棺材?好吧,魏织看到一个孩童在棺材里幽幽的看着自己。

  这些孩童都是百里青铜捡来的?

  魏织疑惑着,拿了一个蒸饼,然后就去墙角待着了。

  算了,等两日吧,又不能离开,毕竟还要跟着百里青铜习武。

  就在魏织一个人待着时,有一个骨瘦如柴的孩童朝她走了过去,手里还抱着几本书,魏织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这些孩子真的是人不是鬼对吧?

  那孩子道:“你识字吗?”

  魏织点头道:“识字。”

  那孩子就笑了,然后转头对身后的那几个孩子道:“他识字!”

  于是那几个孩子就也过来了,他们小心翼翼的看着魏织,魏织放下蒸饼,他们要做什么?骨瘦如柴的孩子道:“我叫吴哉,你叫什么名字呀?”

  魏织道:“我叫魏织。”

  不是找茬的?

  吴哉道:“魏织?”

  魏织点头。

  吴哉道:“你真的识字吗?”

  魏织道:“真的。”

  吴哉道:“你会读论语吗?”

  魏织道:“会。”

  吴哉:“那你能给我们读论语吗?”

  魏织看看他们,顿了会儿,道:“好。”

  吴哉笑了,其他几人看着魏织也不警惕了,吴哉把手里一本书给魏织,魏织接过,随意翻开一页,就道:“富与贵,是人之所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吴哉打断魏织的话:“你怎么不从头读啊?”

  其他几个人也看着魏织。

  魏织脑后滴汗,老老实实的从第一页开始读:“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吴哉接道:“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魏织看他,道:“你不是会读吗?”

  吴哉道:“会读啊。”

  魏织道:“那你怎么不自己读?”

  吴哉道:“我会读,但是我不识字。”

  魏织沉默了,会读但是不识字?是怎么会的?

  “你们都不识字?”魏织问。

  他们摇头。

  魏织道:“那这书是哪里来的?”

  有一个孩子道:“是青铜给我们的。”

  魏织道:“好吧。”

  吴哉让魏织继续给他们读论语,老者也不管他们,一个人站在门口。

  论语没有读完,吴哉又拿了一本书给魏织,看到魏织真的识字还会读论语后,这几个孩子眼下都用很敬佩的眼神看着魏织,魏织哭笑不得,接过另一本书,道:“这本书里是神童诗。”

  吴哉:“神童诗?”

  魏织点头:“学问勤中得,萤窗万卷书,三冬今足用,谁笑腹空虚,自小多才学,平生志气高,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吴哉道:“万卷书?读一万卷书的意思吗?”

  魏织道:“差不多。”

  吴哉:“青铜给我们带了很多书,不过没有一万卷。”

  魏织点头,道:“你们是哪里人?”

  吴哉道:“我就是这里的人。”

  其他人也点头。

  “你呢?”吴哉问魏织。

  魏织道:“我是燕国人。”

  “燕国!”吴哉惊讶的看着魏织:“燕国!燕国很远吧!”

  魏织点头道:“嗯,很远。”

  吴哉:“燕国是什么样子的?”

  魏织道:“燕国和楚国一样。”

  吴哉道:“你怎么来楚国的?”

  魏织道:“我走来的。”

  吴哉道:“走来的?那外面的那只驴子是你的吗?”

  终于没有人误会驴子是狗了,魏织点头。

  吴哉道:“那你一个人吗?”

  魏织道:“没错。”

  吴哉等人又惊讶起来:“你一个人?没有爹娘吗?”

  魏织道:“没有了。”

  “你没有爹娘吗?”有人问。

  魏织道:“嗯,没有了。”

  “我也没有。”

  “我们都没有。”

  他们说。

  魏织嗯了声,吴哉看起来是里面记忆最好最聪明的,他岔开话题,继续回到书的话题:“魏织,你知道君子九思是什么意思吗?”

  闻言,魏织道:“君子九思?”

  吴哉点头,魏织想了想,道:“知道,君子九思的意思是君子有九件用心思虑的事,看要想到看明白没有,听要想到听清楚没有,神态要想到是否温和,容貌要想到是否恭敬,言谈要想到是否诚实,处事要想到是否谨慎,疑难要想到是否要求教,愤怒要想到是否有后患,见到有所得到要想到是否理所该得。”

  吴哉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魏织道:“对!青铜也是这么说的!”

  “魏织,你好厉害。”吴哉说。

  魏织笑道:“是吗。”

  吴哉道:“青铜给我们读了很多,我都记着呢,青铜说兰生幽谷,不为莫服而不芳,舟在江海,不为莫乘而不浮,君子行义,不为莫知而止休,这些话的意思青铜告诉我们了,我也记着的,说的是兰花生在无人的山谷,不会因为无人看而不芳香,船在江河上也不会因为没有人乘而不浮在河面,君子做事更不会因为没人知道而停止不做。”

  魏织点头道:“没错。”

  吴哉道:“魏织,你读过九歌吗?”

  魏织道:“我知道。”

  吴哉道:“青铜说九歌有东皇太一,云中君,湘君,湘夫人,大司命,少司命,东君,河伯,山鬼,国殇,礼魂,九神一诗一曲十一,但青铜说原本不是十一个,而是十二个,你听说过吗?”

  魏织没太听明白,不过还是道:“没听说过。”

  吴哉道:“你去过很多地方吗?去过很多地方也不知道吗?”

  魏织道:“嗯,我去过很多地方,但是没听说过九歌有十二个。”

  吴哉道:“这样啊。”

  魏织嗯了声,吴哉道:“魏织,你喜欢青铜吗?”

  闻言,魏织点头,这个当然要点头。

  吴哉等人也道:“我们也喜欢青铜!”

  魏织:嗯,看出来了。

  吴哉道:“你知道他是天下第一侠客吗?”

  魏织还真没有听说过百里青铜,不过,应该是吧,于是魏织道:“知道。”

  刚知道的。

  吴哉道:“我也想像青铜一样啊。”

  其他人也点头。

  魏织道:“嗯,我也是。”

  吴哉等人高兴的继续问魏织问题:“魏织魏织,你知道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是什么意思吗?”

  魏织的年纪比这些孩子大几岁,他们都期待的看着魏织,魏织道:“嗯,知道。”

  吴哉道:“是什么意思?”

  魏织不言反问道:“你觉得是什么意思?”

  吴哉想了想,道:“狡兔死走狗烹,是狗抓到了兔子有了食物的意思吗?飞鸟尽良弓藏,是猎人不再打猎的意思?敌国破谋臣亡,是敌国破了,但是臣子死了的意思吗?”

  魏织摇头道:“不是。”

  吴哉:“那你快说是什么意思。”

  魏织道:“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这句话的意思是兔子死了,用来打猎的猎狗就会被杀了吃掉,飞鸟被弓箭杀尽后,弓箭便没有用了,因此被藏了起来,敌国被打败之后,出谋划策的臣子就会被杀了。”

  闻言,吴哉等人愣住了,竟然是这个意思?怎么会?

  吴哉道:“怎么会是这样?”

  “为什么?”

  吴哉道:“为什么要把出谋划策的臣子杀了?他们不是功臣吗?”

  魏织道:“是功臣,但是功高震主,臣子位高权重,帝王会忌惮,怕臣子篡位。”

  吴哉皱眉道:“我以为是很好的意思。”

  魏织没说什么,吴哉等人沉默了会儿,又问道:“那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呢?”

  “这话就是好的意思了。”魏织说。

  吴哉等人看着魏织,魏织道:“它的意思是人不得志的时候就要管好自己的道德修养,人得志的时候就要努力让天下人都变好。”

  听此,吴哉就道:“青铜就是这样的人!”

  其他人也点头。

  魏织道:“是吧。”

  吴哉道:“我也想成为这样的人,就像青铜一样,我们都想成为对天下好的人。对了,魏织,你也是青铜捡来的吗?”

  :。:

看过《快穿:系统总让我作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