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谋断九州 > 第三百八十二章 橘枳

第三百八十二章 橘枳

  入塞以来,贺荣军队第一次遇到强硬的障碍,前方的一座小城拒绝投降,将前去招降的使者从城墙上扔下来,再有靠近者,二话不说,必以弓弩射之。

  单于不打算在此地浪费时间,留下一部分贺荣骑兵以及大批冀州新征来的士兵与民夫,全权委托给贺荣平山,“三日之内攻下此城,前去晋阳与我汇合,免你仆隶之身,有重赏。五日之内夺城,免仆隶,无赏。七日之内夺城,无功无过,仍是仆隶。超过七日,不知道你还有什么脸面来见我?”

  贺荣平山既羞愧又兴奋,他知道单于不喜欢表面功夫,因此只是郑重地点头,说了声“遵命”,再无其它言辞,在心里暗暗发誓,要在最短时间内攻夺此城,不惜代价。

  大军在城外驻扎一晚,以壮声势,单于夜里出去巡营,突然想起两名顾问,派人将他们唤来。

  “此城虽小,但是地处要冲,必须尽快夺下,以免我后顾之忧,你二人可有妙计立下此城?”

  寇道孤先开口,“此城所依仗者,无非是晋王之援,单于亲率大军北上进攻晋阳,便是妙计,城中将士一旦得知救援无望,自然投降。”

  单于微笑道:“攻城夺寨,实非寇先生所长。徐础,你今天还要说点什么吗?”

  徐础上前两步,也望向小城,“说几句,算在明天吧。”

  “嘿,得我觉得有用才行。”

  “此城名为应城,位置确实紧要,晋王当初曾以此城作为南下的根基,对城墙重加修葺,粮草积蓄颇多。”

  单于点头,“嗯,怪不得不愿投降。我命平山三日夺城,你以为如何?”

  “强人所难。”

  “哈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无非是我们贺荣人不擅攻城,以己之短攻敌所长,难以立功。但我偏要迎难而上,既然入塞,今后少不得会频繁遇到攻城之事,而且只会更难。我对平山寄予厚望,将冀州工匠全留下来,就是要让他学会攻城,日后可堪大用。”

  贺荣平山不在附近,但是单于周围的一些随从自然会将这些话转给左神卫王,以博一赏。

  有些时候,背后不经意的几句夸奖,比当面的重托更有效果。

  徐础暗暗称赞,微笑道:“学会攻城当然是好事、要事,但不必刻意为之。我曾在此城中住过数日,认得几个人,愿为单于劝降,无需三日,半日便够。”

  寇道孤想要开口,马上又忍住。

  单于扭头看向徐础,“你又想劝降?”

  “恰好城中也有故人。”

  单于想了想,“不必,一路劝降,难显军威,贺荣骑兵也该舒展一下筋骨,冀州人也该为他们的皇帝做点什么。”

  “击败强敌,方显军威,应城小而无名,难副单于所望。冀州军民如今只认单于……”

  单于笑道:“够了,你说的话有些道理,可以算入明天,但我意已决,不会再改,就这样吧。”

  徐础只得闭嘴。

  回到帐篷里,徐础不由得叹息一声。

  昌言之问道:“公子遇到什么事了?”

  “不是我,是应城。”

  “应城如何?”

  “单于命贺荣平山三日内夺城,平山立功心切,必然不择手段,此一战,双方必然损伤惨重。”

  “这种事情谁也管不得,打仗嘛,必有死伤,而且少不了。公子虽说心善,毕竟是称过王的人,似乎不必太过在意一座小城吧?”

  徐础笑笑,“你说得对,我该想得更远一些。这两天可有其它地方的消息?”

  昌言之摇头,“贺荣人只关心自家的事情,不谈其它。”

  “嗯,谈与不谈,事情总在发生,九州域内,必不至于处处安静。休息吧。”

  次日一早,贺荣平山准备攻城的同时,单于带领大军拔营出发,徐础上马离开时,远处轰鸣声不断,似乎要将应城碾为平地。

  晋王的确没有完全相信单于,早已在沿途布下重重防线,又过一天,贺荣军队遭遇极其顽强的抵抗,经过半日苦战,虽然获胜,行军却因此变得缓慢。

  单于对晋王多了几分尊重,当晚召集诸大人,重新布置攻势,更加详细而具体。

  徐础与寇道孤守在外围,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颇有些无聊。

  张释虞来得稍晚一些,自觉站到徐础身边,沉默一会,小声道:“好消息。”

  “哦?”徐础知道,所谓的好消息只会与张释虞本人相关。

  “欢颜派人送信来,说她正想办法……让我回去,还说不会等太久。”张释虞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他太想与人分享这个好消息了。

  “恭喜。”

  “终于……”这里是单于议事的大帐,张释虞不敢抱怨,改口道:“终于可以看到家人了。”

  “济北王与朝廷汇合了?”

  张释虞一愣,“啊……父亲还在梁王手里,一直被留在东都,梁王不敢将他怎样。”

  “皇后想必出力不少。”徐础小声笑道。

  皇后是单于的亲妹妹,她若想要回丈夫,单于不得不加以考虑。

  张释虞咳了一声,不愿承认,但又无法否认,半晌才道:“兄妹情深,单于还是很喜欢这个妹妹的。”

  张释虞没提自己的妹妹,徐础也没问,过了一会,他道:“欢颜郡主已经攻到晋阳了?”

  “她怎么可能亲自带兵?她留在渔阳,另派他人与贺荣骑兵一道由飞狐口攻入并州,如今离晋阳已经不远,就等单于北上,形成合围之势。要说单于这一招的确厉害,晋王这一次必亡无疑,群雄将要减少一位,对天成是件好事。”

  张释虞频频点头,好像他参与了整个过程。

  “其它地方有何消息?”

  “其它地方?”

  “秦州、汉州、江南诸州。”

  “有消息吧,欢颜的信中没提起过,你问单于啊。”

  单于关心天下大事,每日都会接到大量情报,但是不会道与外人,徐础即便就站在旁边,也听不懂。

  “我和单于没那么熟。”徐础笑道。

  议事结束,单于将中原人叫过来,先对皇帝说:“我妹妹想你了。”

  张释虞强抑心中兴奋,回道:“我也很想皇后,但是国事为大,家事为小,天下未平,只好让皇后多等一阵。听说皇后在渔阳很安全,单于可以放心。”

  单于笑道:“皇帝能存此意,我心甚慰,我原本是要与皇帝携手共定天下,待九州重归旧主之后,再将皇后接来。”

  张释虞心中一惊,脸上不敢表露,只得道:“能与单于征战四方,亦是我愿。”

  “不过我妹妹说得对,平定天下说快很快,说慢也慢,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总不能让你们夫妻总是分离。这样吧,待我攻下晋阳,平定并州之后,将皇帝送还渔阳,你夫妻二人好好团聚,等我重整军旅,再次发兵时,皇帝过来与我汇合。”

  虽说不能立刻离开,张释虞已感满足,忙道:“单于为兄,一切尽听单于安排。”

  “哈哈,一家人好说话,皇帝早些安歇,不可太过劳累。与我妹妹团聚之后,还要多加努力,早日生个太子外甥。”

  张释虞脸上飞红,“我会努力。”

  皇帝离开,单于向两名顾问道:“皇帝是个好人,我原有些疑虑,要不要全力援助天成,与皇帝相处这段时日,我再不做它想,中原皇帝只能是他。”

  这虽是称赞,听上去却更像是贬低与蔑视。

  徐础没说什么,寇道孤道:“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皇帝留在单于身边是个‘好人’,离开单于就未必了。”

  “寇先生是中原人,却不说自家皇帝的好话——你说什么橘?什么枳?”

  “我是中原人,但是九州已无共主,人人择君而侍,我选择单于,而不是皇帝。至于橘、枳,乃是中原的一句俗语,橘本生于淮南,味甜,一旦移植淮北,水土变化,橘味亦变苦涩,被称为枳。人也如此,一旦挪换地方,好坏或许就会转变。”

  单于大笑,“中原人想得总是太多,不过很有道理,我记下了,但我说过的话不会改变。看皇帝怎么做吧,他若一直做橘,我很高兴,他做变成枳,我亦有办法对付。”

  单于看向徐础,“你与晋王也很熟?”

  “曾经结拜为兄弟,晋王排三,我排第四。”

  “中原群雄你都认得?”

  “多少都有接触,唯有淮州盛家人来往不多,只见过老将军盛轩。”

  单于点头,“就凭这一点,你会很有用处,上天将你送我这里,必有用意,但你愿意做橘,还是做枳?”

  徐础笑道:“我做树叶,该盛时盛,该枯时枯,该落时落。”

  单于大笑,随即正色道:“你今天本不必再说什么,但我还是要问,答与不答,随你。”

  徐础点下头。

  “凭你对晋王的了解,他的抵抗会越来越坚决吗?”

  “晋王也是心怀天下的人,进退战和,要依天下形势而定,而不止是并州一地。”

  “嗯,此话有理。我再问你,吴州宁王你可认得?”

  “很熟。”

  “正好,他派人送来一封降书,愿意奉我为主,还送来一些礼物,你说说他是真心还是假意?我该接受还是拒绝?”

看过《谋断九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