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医品至尊 > 1214 破绽
  即便丁宁阅美无数,也从来没有见过任何女人能像眼前的豹女一样,随便一个不经意的小表情或者小动作,都能够轻易的撩拨起男人内心深处隐藏着的最原始野望。

  妖娆入骨,魅惑天成!

  这是丁宁对豹女做出的最中肯的评价。

  豹女确定丁宁不是在诈她,而是真的看出了她的身份,黛眉蹙了蹙,首次开口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她的声线很奇特,略带着一丝嘶哑和慵懒的味道,就像是猫儿在轻轻的挠心肝肺,让人心痒难熬。

  丁宁喉头滚动了一下,悄悄咽了咽口水,这女人不但外表看起来充满诱惑,就连那独特的声音也风情万种,跟鹤灵那糯糯的令人骨头都酥软的声音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他这个美女收集者本想辣手摧花,直接杀掉这个充满野性而危险的女人,可在听到她那魅惑入骨的声音后却突然生出不舍之意,改变了主意。

  不共戴天之仇?

  对他充满敌意?

  没关系,他最不怕的就是这个,改造基因收为女仆便是。

  “本来我还没有想到,可是,在我知道念奴娇的东主是白莲儿后就生出了疑心,我很了解她,这是个很单纯的女孩,作为刚从大荒迁入万妖城的美杜莎主支一脉很穷,绝对没有足够的财力来收购一家奴隶行,哪怕是一家降价处理的奴隶行也不可能。”

  丁宁掩饰的很好没有露出丝毫被她诱惑的模样,语气淡然的说道。

  “那或许是别人借给她呢?”

  豹女有些不服气的问道。

  丁宁咧嘴笑了笑,断然道:“不可能,整个美杜莎主支一脉都很穷,更何况那一脉和美杜莎支脉的关系并不和睦,她唯一能借到钱的人只有我的妻子熏儿,可我问过她,熏儿根本不知道她开奴隶行的事情,所以,奴隶行必然是有人故意送给她的,就是为了能让你接近我。”

  豹女扬了扬好看的眉毛,依然很不服气的问道:“也不能凭这一点就能断定这是个局吧?或许是有人看中了她和你妻子之间的关系,想要拉拢她接机讨好你呢?”

  “当然不是只有这一点破绽,不管这个送给她奴隶行的人是谁,刻意接近她讨好她肯定是有所图,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在发现莲儿的奴隶行来路不正后,第一时间就生出了疑心。”

  丁宁幽幽的叹了口气:“世人皆说我好色,我也不否认这一点,只可惜,尽管你那个策划此事的同伙确实对我进行了很详细的了解,但关于我的一切他毕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并没有真正深入的了解我,才露出了这第一个破绽。”

  “此话怎讲?”

  豹女眨巴着大眼睛,似乎对这个很感兴趣。

  丁宁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他以为是投我所好,可惜我最憎恨的就是奴隶买卖,你说他煞费苦心的送家奴隶行给莲儿我会开心吗?我一不开心就会忍不住去想,这个人为什么要送一家奴隶行给莲儿呢?”

  豹女水润的小嘴愕然的张开,露出半口雪白整齐的贝齿,脸上带着怀疑之色:“骗谁呢?你不喜欢奴隶买卖,还要去购买那么多女奴?”

  “信不信由你。”

  丁宁淡然一笑也不解释。

  他心里很清楚,这个幕后策划者故意让白莲儿只经营女奴的贩卖,就是觉得他是好色之徒,迟早会去奴隶行搜刮美色。

  却不曾想自己是一时心血来潮,想要带回更多的女孩才去了奴隶行,让幕后策划者才误打误撞的有了实施计划的机会。

  “好吧,就算如此,那还有什么破绽?是因为我金丝豹族的身份吗?”

  豹女实在是有些想不通,自己已经伪装的很好了,为什么还会被丁宁看出来自己图谋不轨。

  “不,金丝豹的身份并不能说明什么。”

  丁宁唇角微微上翘:“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舞蹈很诱人,当时让我色迷心窍,毫不犹豫的把你带了回来,其实当时我根本没在意过的你族群,毕竟联盟入驻万妖城后,并没有对任何种族赶尽杀绝,只是驱逐了事罢了,碰到一只来自大荒的金丝豹女也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那你是怎么看出来我是有意接近你想要对你不利的?”

  豹女自始至终表情都很淡定,一点都没有阴谋败露后的沮丧,反而像个好奇的小姑娘似的打破砂锅问到底。

  “第一,吕掌柜说你是个野性难驯的小野猫,为了不被男人占便宜,自己毁了自己的清白,而且想要侵犯你的人都会被你打伤,虽然我自认为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但还没自恋到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地步,以你的性格又怎么会主动跳艳舞来引诱我呢?”

  丁宁笑眯眯的瞥了她一眼,似乎在回味她跳舞时的诱人风情。

  豹女脸色微微泛红,难得的露出一抹娇羞之色,不服气的说道:“那说不定是我想要被你买走,借机逃出奴隶行呢。”

  丁宁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幽幽叹息道:“不得不说,你真的很美很诱人,当时把我诱惑的七荤八素,当时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瞒你说,当时我的心里是有些沾沾自喜的。”

  没有女人不喜欢被人赞美,豹女唇角不自觉的翘起,露出一抹可爱的小得意之色,可很快又收敛了起来,脸色平静的追问道:“那后来呢?你又是怎么觉察到不对的?”

  “我虽然自认为运气一直不错,但也从来不会认为天下所有的好事都会落到我头上。”

  丁宁目光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欣赏之色,坦然道:“我从小到大都有个习惯,每次天上掉馅饼砸中我的时候,我都会仔细的想一想,为什么这个馅饼没有砸中别人,偏偏砸中我呢?会不会其中有什么陷阱?”

  豹女:“……”

  “我见识过各色各样的美女,自问眼光是很高的,可你却依然让我怦然心动,所以我就奇怪了,连我都会动心的美女,就算是野性难驯,就算不是清白之躯了,也不可能有人能够抵挡住你的诱惑,为什么那么长时间都没有人把你买走,而是等着我上门捡到这个大便宜?这让我不得不产生怀疑。”

  丁宁眉头一挑,似笑非笑的说道。

  豹女咋了眨妩媚的眸子,喜滋滋的说道:“这算是赞美吗?”

  “当然,这是真心话。”

  丁宁很诚恳的说道。

  “好吧,我接受你的赞美,还有呢?”

  豹女的心情似乎变的美丽起来,平静的脸上也带着一抹淡淡的得意之色,可见丁宁是她的仇人,但他的称赞还是让她很开心的。

  “还有就是吕掌柜的表现了,虽然他是奴隶行的掌柜,但他毕竟还是个男人,我当时没有细想,可等我生出疑心的时候仔细的回想了一下,他当时的表现很不正常,当时你可是一丝不挂,还大跳艳舞,我相信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抗那种诱惑,可他不但没有丝毫反应,甚至还低着头不去看你。”

  丁宁有条不紊的说道:“我当时以为他是因为我在场所以不敢造次,可仔细回想起来,似乎他是在畏惧惧你,虽然很隐晦,但我相信绝不会判断错,我就奇怪了,一个奴隶行的掌柜怎么会畏惧一个女奴?除非,这个女奴是他不敢亵渎的人。”

  “心思缜密,观察入微,四大种族落得一降三败的下场的确不是偶然,战神之名实至名归。”

  豹女拍掌由衷的赞道。

  “多谢夸奖!”

  丁宁很绅士的微微躬身表示感谢,却毫不谦虚的接受了赞誉。

  豹女撇了撇嘴,觉得这家伙脸皮实在是太厚了,虽然很不愿意接受,但她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不但身手高强,而且还有有着极其缜密的心思和警惕性,再加上不要脸,这样的仇家确实让人很头疼:“还有吗?”

  丁宁继续侃侃而谈道:“有,虽然你们的计划很周密,看起来天衣无缝,但实际上漏洞百出,只要我生出疑心,想要看穿并不是很难。”

  “噢,说说。”

  豹女饶有兴致的抱着膀子追问道。

  “吕掌柜的演技还是很不错的,只是出于对你的敬畏,稍微露出了那么一点模棱两可的破绽,真正的破绽是出在你身上。”

  不等豹女追问,丁宁就主动说道:“我故意让吕掌柜安排人给你送衣服,那名伙计和吕掌柜的表现一样,从始至终都不敢抬头看你的身体,这就让我更加肯定你的身份不简单,绝不会是一个女奴了。”

  “哎,这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他们都曾经是我的家奴自然不敢对我有任何亵渎,不过,也只能说你的观察力太敏锐了,一般人可不会发现这点。”

  豹女有些郁闷的说道。

  丁宁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继续道:“别把责任归咎在别人身上,你的演技也不怎么样,吕掌柜曾经告诉我,说你是个野性难驯的女人,还特意的叮嘱我要小心你。”

  “这有什么问题吗?”

  豹女眼神疑惑的问道。

  “当然有问题,细节决定成败,你的表现和吕掌柜所说的完全相反,从你除了女奴笼,就乖巧的跟个小媳妇似的,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该有的愤懑和野性,如果不是吕掌柜在撒谎,那就必然是你有所图。”

  丁宁神情笃定的淡然道:“特别是在我离开奴隶行时,我故意抱着你上了坐骑,在抱起你的那一瞬间,你虽然没有做出什么反抗,但还是流露出了一丝杀意,虽然只是一闪而逝就收敛了起来,但我这个人对杀气却是最敏感的,结合之前所有的疑窦,所以我敢确定,从莲儿收下奴隶行时,你们的这个杀局就已经开始启动了,随时随地都在等着我这个好色之徒上钩,然后由你这个美女杀手发动致命一击。”

  “不错,我不得不承认,你很谨慎,还很聪明,这么轻易的就看穿了我们精心布置的杀局,可那又如何呢?”

  豹女由衷的赞叹一句,眼底闪烁着疯狂而仇恨的光泽。

看过《医品至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