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1章 秦封

我的书架

第1章 秦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君为东皇,勿忘吾心!”

“君为东皇,勿忘吾心!”

……

秦封苦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整整一天了,他的脑海里就一直回想着这句话,好像进入了魔怔一样。

他疯了一样捶打着自己的脑袋,妄图把这句话甩开,但是这句话就好像是扎在他脑海深处一样,死死地嵌在脑仁。

“我是秦封,我不是东皇,我不是东皇!”

秦封心里不断地怒吼,痛苦地表情让身边的几个路人都纷纷躲远了他。

此时正是凌晨十二点钟,公园里的人并不多,秦封这样的举动依旧吸引了几个行人的注意。

“那人,怕不是傻了吧?”

“不知道,快走吧,管他呢。”

秦封木然地在公园里漫无目的的走着,走了一天的他,好像也没感觉怎么累和饿。

他找了张石椅,就抱着自己躺了下去,想起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他就一阵迷茫和惊骇。

躺在石椅上,不知不觉地他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在梦中,一个看不清样子的女人,在不停地喊着他:“东皇……东皇……”

一听到这个称呼,秦封就被激起了某种斗志,竭尽全力地靠近女人,想要一睹女人的真实样子。

可是秦封发现,无论他怎么努力,也无法靠近女人一步,他前进一步,女人就后退一步,他后退一步,女人就前进一步。

这种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觉,让秦封差点抓狂。

睡梦中,秦封忽然感觉自己被人推了一下,猛地惊醒,人已经从石椅上摔下来了,而一旁,站着一个浑身邋遢,散发着恶臭,手里还拿着一个酒瓶子的流浪汉。

“小子,知不知道这是我的地盘,竟敢霸占,找死吗?”流浪汉毫不客气的破口大骂。

秦封脑子还有点浑噩,一觉醒来,脑海里的那句话又开始不停地出现了。

不过,或许是已经习惯了,或许是已经麻木了,秦封脸上的表情没有一开始那么痛苦,那么狰狞了。

他露出一副自以为和煦的笑容,在石椅旁做了个请的姿势,说:“大哥,您请,小弟我这就离开。”

流浪汉一看秦封态度这么好,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发作了,嘟嘟囔囔地说:“唔……那把椅子擦干净吧。”

秦封有点无语地看了一眼干干净净的石椅,这家伙竟然还得寸进尺了。

“是,小弟这就擦干净。”

秦封一边挂着一副讨好的笑容,一边用袖子擦拭石椅,忽然,他猛地一个弹射。

“嘭!”

流浪汉顿时捂住肚子,痛苦地弓下了腰,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渗了下来。

秦封的速度之快,他根本反应不过来。

秦封的力度、技巧也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他只是感觉一个黑影闪过,自己的腹部就传来一阵剧痛。

他不知道的是,秦封虽然不会什么武术或者跆拳道之类的,但是小的时候在家里可没少打架,长大之后又勤于锻炼健身,还跟着学校保安里的一个退伍军人学了几个招式,寻常人可不是秦封的对手,更何况是他这种被酒气腐蚀了身体的人。

秦封收起自己的膝盖,拍了拍流浪汉的肩膀:“虽然我并不在意这张破石椅,但是你踹我一脚,还颐指气使的,我就忍不住要还你一脚了,记住,下次不要那么嚣张了!”

说着,又狠狠在流浪汉的屁股上踹了一脚!

“还是踹屁股蛋儿爽一点!”秦封本来有些郁结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你!”流浪汉满脸猪肝一样红,捂着屁股,羞愤恼怒地瞪着秦封。

但秦封直接无视了流浪汉眼里的愤怒,转身走了,留给流浪汉一个潇洒的背影。

刚走了两步,秦封就感觉自己后脑勺袭来一阵寒风,猛地转身一看,一个充满着酒气的酒瓶子正朝他飞来。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秦封的速度再快,也躲不过去了,他只是下意识地抬起了自己的手臂。

眼看酒瓶子就要砸到他头上了,忽然,一道金光从秦封眉心一闪。

耀眼的金光好像一轮金阳一样,方圆数十米瞬间亮如白昼。

“砰!”

疾驰飞来的酒瓶子应声而碎,化成一堆玻璃碎屑,“哗啦啦”地落在地上。

流浪汉呆住了,他愤怒地甩出了酒瓶子,可想不到这一幕。

秦封也呆住了,他没想到流浪汉会掷出这一幕,也想不到这一幕。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一时之间两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空气突然变得非常安静,安静得好像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咕咚!”邋遢大汉咽了一口唾沫,“超……超……超能者!”

他被这一幕给吓懵了,酒意也瞬间清醒了一大半。

虽然他是个流浪汉,但是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

“大……大……大哥,对……对不起,我……我……我错了!”他已经被吓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直接“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而秦封,则是一脸懵圈地看着地上的玻璃碴。

“靠,这是怎么回事?”

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刚刚流浪汉下意识地喊出了“超能者”,他心里也在嘀咕,自己什么时候拥有这样的力量了?

流浪汉一看他魂不守舍的样子,心里更加慌张,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跑了。

流浪汉的举动,秦封没有留意,他所有的心思都在自己身上突然爆发出来的这一股力量。

这里毕竟是公共场所,秦封快步离开了这里,钻进了一片小树林里面。

在经过一片草丛的时候,还看到了一抹白花花的影子,还伴随着那种令人心动心痒心怦怦的声音。

秦封呼吸有些急促,但是没有惊动他们,快步绕了过去。

一直走到密林的最深处,这里漆黑一片,除了虫鸣和风声,也没有其他声音了。

检查了一下周围数十米确定没人之后,他才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仔细认真的检查自己的身体。

秦封笃定地判断,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变化,否则解释不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转念一想,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一个人在完全昏迷的状态下,没有水,没有食物,却很好地活了三年,如果说还是个普通人的身体的话,说出去都没人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