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2章 世界变局

我的书架

第2章 世界变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树林里,除了时不时传来的一些虫鸣,就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夜空上的星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片乌云给遮住了,天地陷入了一片黑暗。

秦封深呼了一口气,他三下五除二的把身上的衣服全脱了下来。

从他视线能看到的地方起,胸膛、手臂、肚子、双腿,甚至是脚底板,他反反复复找了三遍,脚丫子的缝隙都没放过,就是没看到什么奇特的变化。

要说变化,那就是他的皮肤还有些惨白,毕竟他醒来的地方,是殡仪馆。

可是除此之外,秦封实在找不到可以爆发那种能量的地方。

“应该不会是这里吧?”秦封突发奇想的低头一看,眉毛忽然挑了挑,“要说变化,这里好像也大了一点……长了一点……”

不过很显然,这里并不是秦封要找的地方了。

那就只剩下脖子以上了。

没有镜子,秦封也没法看到,他伸手摸了摸,也没摸出个什么来。

“看来得去找个镜子来看一看。”秦封这样想着,正要穿上衣服,脑袋忽然传来一阵刺痛,他忍不住惨叫了一声,随后他就感觉自己的眉心一阵灼热,好像着火了一样。

他心里一惊,莫名有些慌张,双手刚一碰到眉心,就被烫得起了一层白烟。

“他大爷的,不会自焚吧?”

秦封心里一阵惊惧,他光着身子跑了出去,想要找个水潭降降温,可跑了半天,也没看到一滩水。

而眉心的灼热越来越严重了,秦封甚至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烧没了。

就在他想要不顾一切地冲出出小密林的时候,眉心的灼热忽然小了,取而代之的是温热,然后迅速恢复了正常。

整个过程绝对不超过一秒,秦封一个愣神间就感觉不到那股灼热了。

他尝试着摸了摸自己的眉心,这次没有被烫着,还摸到了一些凹凸感,好像多了一些东西。

想了想,他回到密林中穿上自己的衣服,迅速跑到了公园里里的小水池。

这里本来是一个喷泉,不过晚上已经关闭了,水池里面还剩余一点水。

“这是……”

看着湖水里的倒影,秦封心中泛起了一丝丝涟漪。

他的眉心赫然多了一个金黄色的图案,像是一个迷你型的大钟,大钟表面还有一个个头发丝粗细的符号,看上去有些神秘。

他忽然想到他的离奇经历,三年前,他独自一人攀登珠峰时遭到雪崩,被埋在雪山之下。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年之后,他人也不在珠峰了,而是莫名来到了这个叫做木错县的地方。

三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的世界,还是曾经的世界,秦封没有穿越,也没有重生,但是时代,却完全不一样了。

按照现在的人的说法,现在的时代被称之为超能时代!

之所以有这样的称呼,是因为三年前,一束耀眼的光柱从珠峰封顶冲天而起,直插云霄!

而后,世界各地就涌现出无数拥有超能术的强者,世界的格局也因为超能者的出现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神州超能者官网显示,在正常情况下,超能者的外表和普通人的外表是一样的,但是超能者在运用超能的时候,眉心处会有一个符号亮起,不同的超能对应不同的符号,比如控雷术就是闪电,控水术就是水滴等等。

符号虽然不一样,但是颜色变化却是一致的,最低等级名为觉醒者,超能符号对应的颜色是红色,再往上就是紫色符号的进化者,以及现如今所知的最高等级——至尊者,符号为黑色。

另外,根据颜色的深浅,每一个等级之中又分为九级。

红色、紫色、黑色……那自己的金黄色迷你钟算什么?如果自己真的觉醒了某种超能术,那是什么超能术?

秦封第一次感觉对自己的身体很是陌生。

“自己身上一股金光力量,虽然等级、类属暂时不清楚,但是毫无疑问自己身上肯定觉醒了超能,很有可能就是自己昏迷的这三年发生的变化。”

秦封想着想着,忽然浑身一颤。

“脑海里的那道声音,竟然消失了?”

刚刚一直醉心于研究自己的身体变化,竟然忘了那道莫名其妙出现在他脑海里的声音,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那个声音是他从昏迷中醒过来就出现了的,一直折磨了他一整天,终于消失了,秦封也感觉到一阵轻松。

“声音消失之后,正好出现超能,那是不是说明,我的超能,其实是那个声音带来的?”

秦封心里猜测着,虽然只是瞎猜,但是秦封觉得,八九不离十了。

还有那句话:君为东皇,勿忘吾心,也让秦封十分不解。

东皇他知道,古代的一尊神祇,其他的不是很了解,可跟他有毛线关系。

“我,就是秦封!”

心里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秦封的双眼,充满了坚定和自信。

不管怎样,自己算是恢复正常了,还觉醒了一门超能术,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只是怎么运用呢?

刚刚流浪汉忽然用酒瓶子攻击他,他的身上才现出一道金光,难道是受到攻击才会被动触发?

为了一解心中的疑惑,秦封决定试一试。

不远处有张石椅,石椅下堆积着十几个酒瓶,有些酒瓶子里还有四分之一的啤酒,也不知道是哪个酒鬼扔在这里的。

秦封把里面的酒倒出来,深呼了一口气,然后用力抓起酒瓶朝自己的小手臂砸去。

“砰!”一声闷响。

瓶子完好无损……

“嗷~”安静的公园里飘荡了一声诡异的痛嚎。

秦封右手捂住左手小臂,脸色憋得像猪肝一样红。

狠狠地一脚把酒瓶子踹开,秦封揉了揉有些发青的手臂,心中暗恼:这不科学啊!

出现这种情况,秦封猜测,要么是触发的方式并不是被攻击,要么就是自己攻击自己,是无效的。

秦封打算放弃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了零碎的脚步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