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5章 教训吴义乾

我的书架

第5章 教训吴义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封脸色微变,这是姐姐秦舒言的声音,谁让姐姐发这么大火!

秦封直接推门而入,就看见一个穿着花衬衫和绿色紧身裤,脚踩人字拖的青年背对着他,死乞白赖地缠着秦舒言。

一米七五的身材,穿着一件淡蓝色条纹衬衣,下身搭一条牛仔裤,将秦舒言曼妙的身材完美呈现了出来。

再往近一看,乌黑的长发简单地披在肩上,眉目如画,俏脸生寒。不施粉黛的脸庞清冷而绝美,肤白而红润。

只是秦封看到,她的眉宇之间,有几分愁容和怒意。

“舒言,你就从了我吧。”花衬衫男子手里拿着一束花,“只要你答应我,我保证我爸会取消你的参军报名!”

这小子是想逼婚?还是玩强抢民女的戏码?

但不管是哪种,都不是秦封能够接受的情况!

他顿时怒喝:“吴义乾,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给你十秒,马上滚出我家!”

秦封大喝的同时,也快速走到吴义乾面前,抓起吴义乾的衣领就往外一推!

秦舒言看到秦封的面貌之后,就已经如遭雷击呆立在原地。

看着秦封挡在她前面的背影,她的双眼顿时蒙上了一层水雾。

“你是谁?敢管我们的事?”吴义乾被推得一个趔趄,但这并不影响他继续嚣张的气焰。

三年了,吴义乾愣是一时没有认出秦封来,哪怕秦封样貌并没有什么变化。

“我是谁?”

秦封冷笑一声,一把抓住吴义乾的衣领,“当初,我就警告过你,不要骚扰我姐姐,看来你是没记在脑子里,今天,我再让你长长记性!看拳!”

“姐姐?”

吴义乾脑子里有些发懵,但是也条件反射一样双手挡在了裤裆,随后,一记拳头就砸中了他的脸。

“砰!”

吴义乾捂着鼻子连连后退了几步,把手拿下一看,已经沾满了鲜血。

“你!你!你还敢打我!”

吴义乾食指指着秦封,怒不可遏,这时他也看清秦封的样子,再联想刚刚听到的姐姐,他立即反应过来:“你!你是秦封!”

“不可能,你已经失踪了,怎么可能还会出现在这里!”吴义乾狠狠摇了摇头,“舒言,他肯定是个骗子,我这帮你报警,给他一个……”

“嘭!”

话还没说完,秦封又是一脚踹了过来,直接揣中吴义乾的裤裆。

“嗷呜……”

吴义乾吃痛,脸色发青,倒在地上,捂着裤裆嚎个不停。

TMD,这套路,和三年前一模一样,同一个配方,同一个味道。

只是顺序掉了个个!

对付吴义乾这样的人,秦封根本无须动用超能,凭他的体能,就足以将吴义乾干翻。

秦封可是能够攀登珠峰的人,体能闪过绝对是同龄人的佼佼者,虽然不懂得什么格斗技巧,但是就凭这一身力气,吴义乾这种从小娇生惯养的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在以前,秦封就没少揍过吴义乾,因为吴义乾实在是太欠揍了,一个无所事事,仗着父辈在村里横行霸道的人,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秦舒言,甚至还狂妄的放言谁敢跟他争秦舒言,就让对方断手断脚。

所以,秦封每见到吴义乾一次,就揍一次,揍到后面吴义乾也识相了,老实了很多年,没想到秦封失踪三后,吴义乾又蹦跶起来了。

“滚!”

秦封怒喝一声,吴义乾这个时候已经被往年的阴影所笼罩了,哪里还敢逗留,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跑了。

“小封,是你吗?”

这时,秦舒言的声音从秦封的背后响起,秦封听到这声熟悉的叫唤,浑身颤了一下。

“姐姐,是我。”秦封转过身,满脸愧疚,“我……回来了……”

这时,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女,从内屋走了出来,“舒言,吴义乾他走……小封!”

当她看到秦封的时候,满脸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嘴里喃喃:“小封,小封,小封是你吗?”

“舒言,该不会是我老花眼了吧?”

秦封看着母亲俞秀琴两鬓的几丝白发,还有岁月留在脸上的沟壑,心里一酸,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噗通”跪了下去。

“妈,儿子不孝,让您老受苦了!”秦封“砰砰砰”地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把俞秀琴吓得有些不知所措。

俞秀琴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掌,又忽然缩了回去,犹疑了一会儿,才又重新伸出来,小心翼翼地贴近秦封的脸颊。

当她的手触碰到秦封的时候,俞秀琴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小……小封,是你吗?”

“是我,妈,我是小封,我回来了……”

俞秀琴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住秦封:“我的小封啊,你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三年了,你终于回来了……”

秦舒言这时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母子三人顿时抱在了一起,痛哭流涕,尤其是俞秀琴和秦舒言,更是把这三年来的委屈、思念、悲痛一股脑地全发泄出来了。

多少个日夜盼望着看到这张脸,多少个日夜想听到这个呼声,可是,她们失望了无数回。

秦舒言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少次从梦中哭醒了,三年了,她每当想起弟弟,就悲从心起,不能自已。

就连一向坚强乐观的母亲,也好几次偷偷以泪洗面,甚至哭昏过去了好几回,尤其是父亲出事之后,她便经常听到母亲的房间里时不时传来梦呓的声音,在不停地呼喊弟弟和父亲的名字。

半个小时后,三人的心情才逐渐平静下来,俞秀琴突然经历这等大喜大悲的事,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把俞秀琴轻轻放在床上平躺着,两姐弟然后小心翼翼的来到小院。

“姐,爸呢?”秦封忽然想到,还没见到父亲。

秦舒言脸色顿时有些戚戚,秦封心里一紧,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爸……在你失踪半年后,就出车祸去了……”

秦封如遭雷击,脸色一白,身体晃了晃。

原来,三年前秦封忽然离奇失踪之后,秦家去了西疆找秦封,无论白天黑夜,只要听到一点点消息,他们都毫不犹豫的去确认。

西疆天气不好,环境也比较恶劣,这样折腾了半年之后,再加上丧子心痛,俞秀琴病倒了。

眼看俞秀琴的身体就越发不好,秦父就带着俞秀琴回了家,秦家的家境原来也还算不错的,但是俞秀琴的病情一直没有好转,花钱如流水,很快就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倒欠了不少亲戚朋友的外债。

而秦父为了给俞秀琴赚钱治病,就只能没日没夜的工作。

在一天凌晨的时候,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在回家的路上,可能人实在太累了,没有注意到疾驰而来的大卡车,然后就被撞上了……

刚刚吴义乾在秦家小院里的时候,秦封就奇怪父亲为什么没有出现,因为秦父也非常的不喜欢吴义乾,出现这种情况,肯定会第一时间为女儿保驾护航,却没想到……

深呼了几口气,秦封沙哑着声音说:“父亲……葬在什么地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