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11章 被入伍了

我的书架

第11章 被入伍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色渐浓,秦封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感受着一丝丝吹来的清凉的风。

稍稍运行了一点超能,秦封对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陷入了沉思。

眉心里金色的铃铛符号散发着幽幽的金光,上面复杂的纹路看上去神秘古老,隐隐之中,一股荒远的气息透着出来。

自从清醒过来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了,他第一次这样沉下心来考虑自己的未来。

在以前,他的目标也很简单,大学毕业,然后找个安稳的工作,再结婚、生子,也不敢有太大的野心。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是超能时代,而且自己还觉醒了超能,甚至可能在超能上已经站在了世界的巅峰。

如果还是用以前的态度来处世,那显然是不合适的了。

以前不敢想,是因为知道自己的斤两是多少,做不了什么大事,想了也是痴心妄想,说直接点,就是胸无大志。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人的志向是和能力成正比的,能力越大,那么能想的自然就越越多、越大了。

而且,在他梦中,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女人,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他也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弄清楚。

其他的事情暂不且说,就梦中的女人,还有原来出现在脑海里的那个声音,无不深深吸引着他。

如果不把这两件事情搞清楚的话,秦封总感觉心里痒痒的。

第二天,太阳慢条斯理地从天际爬出来,秦封一打开大门,就皱了皱眉:“吴书记,早啊。”

一大早,白桂村书记吴仁兴就来到了自家门口,难道是想要给吴义乾和吴仁东找回场子?

他认出了吴仁兴,但是吴仁兴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他。

毕竟吴仁兴三年没见秦封,哪怕秦封与当初离家的模样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对于吴仁兴来说,还比较陌生的。

“你是秦封?”吴仁兴虽然已经确定了,但还是问了一下。

秦封有些奇怪吴仁兴的到来,但还是点了点头:“我是,怎么,你这个做老子的来为你那宝贝儿子找场子?。”

吴仁兴却是露出一副和煦的笑容,说:“年轻人闹些矛盾而已,不打紧的。”

这货难道变了?

秦封狐疑地看了一眼吴仁兴,因为在他认知里,吴仁兴对自己的儿子可谓是极尽宠溺,丝毫看不得儿子受一点儿委屈,只要擦破了点皮,都要马上去医院急诊科,生怕去晚了伤口就愈合了,这次怎么这么反常。

他下意识的怀疑是不是这三年的时间,让吴仁兴发生了些改变。

但是转念一想,秦封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如果吴仁兴真的变了,那么吴义乾不可能比之前还要混蛋。

“书记到底有什么事情?”

“军车已经到村口了,快收拾东西过去吧。”吴仁兴说道。

“什么军车?”

秦封满头雾水,丈二摸不着头脑,怎么前言不搭后语。

吴仁兴却好像不想过多的解释,只是说了句:“首长已经拿着花名册在那里点名了,而你的名字,在花名册上,如果不去,就当逃兵处理。”

说完,就走了,留下一头雾水的秦封。

“莫名其妙。”

秦封嘟囔了一句,这时身后传来了俞秀琴的声音:“小封,谁啊?”

“吴仁兴。”秦封不在意地说,“他说什么军车的人在村口点名了,叫我去报到。”

“最近在征兵,这两天好像是报道的日子。”俞秀琴一边打水,一边说,“不过,你昨天才回来,都没有报名,和你没什么关系。”

“是啊,莫名其妙的。”

“砰!”

这时,一个人影撞开秦家小院的门,直接冲到秦封跟前:“小封哥,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是秦小雨,就住在秦封家隔壁,昨天还去小东山找秦封姐弟了。

秦封一听这话就不明白了:“我不在这里在哪里?”

“你不是报名参军了吗?现在首长正在点名呢!你再不去,就当逃兵了!”秦小雨一边大声叫着,一边要拉秦封。

但是秦封却好像钉子一样钉在地上,任她怎么拉都拉不动。

“小雨,你先等会儿。”秦封挣脱秦小雨的手,反抓住秦小雨,“你说我报名参军了?我才回来,怎么可能!”

“对啊,你昨天才回来。”

秦小雨愣住了,满头雾水,“可是,那位首长明明在点你的名字啊!”

“不管了,小封哥,你还是先去看看吧。”

秦封想了想,回过头来问:“妈,之前吴仁兴他们有来过家里说参军的事情吗?”

俞秀琴沉吟了一会儿,说:“半个月前,村干部有到家里来宣传,还想让你姐去,但是你姐那会不在家,我直接拒绝了。”

秦舒言这会儿正在打电话,看她表情好像还有些着急,秦封也没去打扰。

“妈,我的户口信息还是失踪人口吧?”秦封忽然说。

“两年前我们就把你报为失踪人口了,你昨天回来,还没有去恢复呢。”

秦封心里微微盘算了一下,心想,如果自己一个失踪人口都被报上名参军了,那这当中肯定有猫腻。

“妈,你还记得当初办理业务的人是谁吗?”

俞秀琴顿时陷入了回忆之中,这毕竟是三年前的事了,要回忆起来,不是那么容易。

“我记得,当初好像给了我们一张反馈单,我去找找。”

毕竟是上了些年纪,俞秀琴很难想得起来那么细节的事了。

事实上,秦封对于军营是很向往的,曾几何时,他也想过去参军入伍,所以如果让他参军,他没有什么意见。

而且,以他现在的能力,进入军营也必然会大有作为。

但是这事显然存在猫腻,不搞清楚的话,秦封的心不安。

很快,俞秀琴就拿着一张微微有些泛黄的纸条走了出来,递到秦封手里说:“当年的业务员,叫做黄朝龙,是个看上去差不多四十岁的男人吧。”

黄朝龙?秦封没有一点儿印象,而且,印象中,他们家和姓黄的,也没有什么交集。

“妈,那我还是去看一下吧。”

秦封看了一眼秦舒言,秦舒言还在打电话,就没再说什么,带着秦小雨就离开了家门。

他们刚离开没多久,秦舒言就放下了电话:“妈,小封呢?”

秦舒言一边问,一边朝自己的闺房走去。

“村口有点事,他过去看看。”俞秀琴一看秦舒言在收拾自己的衣物,顿时一惊,“舒言,你这是要去哪?”

“我导师有紧急任务交给我,让我马上赶回学校,接我的车已经快到了。”秦舒言一边收拾,一边回答。

“可是小封他,才刚回来啊!”俞秀琴对女儿的事业自然是支持的,可是秦舒言还没和秦封好好告别呢。

“没时间了,我正好也从村口走,顺便和他道个别吧。”

俞秀琴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儿女都已经长大了,都有自己的事情的要忙,自己终究不能把孩子绑在身边。

“我和你一起过去。”俞秀琴帮秦舒言提着箱子,两人一起出了家门。

此时的村口,围满了白桂村的村民,这些村民,则全都围着村口的两辆一大一小的迷彩色的军车。

“不是说军车是后天才来接人吗?怎么提前两天就来了?”

“不知道,昨晚上二虎才收到通知,回去急忙给他儿子准备行礼。”

“这也太不符合往常了!”

“进入超能时代以来,哪件事情是正常的了?就说这军车直接进到村子里来接人,也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啊!”

“也是!不过不管怎么样,都是人民子弟兵,那就是光荣的!”

秦封和秦小雨的到来,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些戴着大红花,穿着绿军装的年轻人。

秦小雨拉着他一直走到一个朴实无华的中年妇女旁边:“妈,你看,这是不是小封哥!”

张凤英转过身,看着秦封的面庞,脸色顿时有些激动:“小封,真的是你!昨天小雨说你回来了,我还不信,没想到还真的是!”

“婶儿。”

秦封这时并不想什么叙旧的事,因为这时他已经看到吴仁兴了,此时吴仁兴正站在一个衣装笔挺的上尉旁边,说着什么!

上尉听了他的话,脸色微微有些阴沉。

这时,吴仁兴的视线正好看到了秦封这边,又在上尉面前说了两句,随后,秦封就看见吴仁兴和上尉朝他这边走了过来。

“好帅的兵哥哥!”秦小雨这时已经变成一个花痴了,两眼都放着光。

“你就是秦封?”上尉走到秦封身前一米处停下,“怎么还不准备上车?”

“上车,上什么车?”秦封不解道。

上尉看秦封的态度有些漫不经心的,有些生气:“你已经通过体检,并且签名了,从那一刻起,你就是军队的一员了,拒服兵役,可是要追责的!”

秦封看了一眼吴仁兴,应该是吴仁兴搞的鬼,正要解释几句,这是秦母也来到了现场。

“首长,首长,我是秦封母亲,秦封根本没有报名啊!”俞秀琴连忙解释,“秦封失踪了三年,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昨天才回来,怎么可能会参加征兵呢?”

上尉脸色微变,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文件,又看了一眼吴仁兴。

吴仁兴心里一个咯噔,这时,一个水桶腰的妇女走了出来,大嚷着:“俞大姐,上面的资料可是千真万确的,秦封昨天才到家,但是可没有说之前没有去报名啊!”

来者是吴仁兴的妻子,吴义乾的母亲。

俞秀琴看了她一眼,心里微沉:“朝凤,小封三天前还远在千里之外,怎么可能报名!”

“朝凤?”

听到这个名字,秦封不得不有些浮想联翩。

他刚得知,两年前为他办理失踪登记的警官,名字就叫黄朝龙。

等等,他依稀记得,好像听谁说过,吴仁兴老婆好像也姓黄……

黄朝龙、黄朝凤,如此相似的两个名字,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一起。

“黄朝龙是你的谁?”秦封忽然提问。

一旁的吴仁兴脸色微变,可还没得及说话,黄朝凤就扯着嗓子喊道:“你认识我弟弟?不过就算认识,你也不可能不去服兵役!”

秦封顿时多多少少有些明白了,秦母也是个聪明人,立即明白了一些事情。

难怪昨天秦舒言说要报警的时候,吴义乾这么淡定,还发了条短信,原来是有人罩着啊!

两人冷冷地看了吴仁兴一眼,顿时让心虚的吴仁兴有点恼羞成怒。

秦舒言更是不客气地说:“吴仁兴有句话叫做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哼,我不知道你们说什么!”吴仁兴心里有些恼怒,但是这个时候肯定是不能承认的,“你们秦家如果不想背负一个逃兵的名头,就乖乖跟着首长去吧。”

他们这边的情景很快引起了众人的注意,看到秦封的时候,众人也是一阵惊异。

“咦?这不是秦家那小子吗?不是失踪了吗?”

“是那小子,好像说是昨天回来的。”

“那还真是大幸啊,自从这小子失踪之后,秦家这几年过的,是一年不如一年,甚至……”

“是啊,不过秦封刚回来,怎么也来凑热闹了?”

“这个就不知道了,好像说还报名入伍了。”

眼看聚集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上尉直接说道:“我不管其中原委是什么,秦封你已经在名册上了,如果不去,那我就直接把你定位逃兵!”

“首长,你也听到了,大家也的可以作证,秦封才刚回来,怎么可能报名呢?”秦舒言说。

上尉皱了皱眉,然后让人拿过来一份文件,打开问道:“秦封,这是你的签名吗?”

秦封上前看了看,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自己的字迹。

但是自己可以肯定的是,这份文件肯定不是自己签的。

“是,还是不是?”

秦封想了想,点了点头。

“是你的字迹就行了,其他事情,到了部队再说。但如果你不去,什么后果你很清楚。”

他只是负责来接新兵,其他事情他也没权利,也无须理会,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题,他会上报给上级,但不会就此解决。

刚刚围过来的人,很多都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一听上尉这样说,看向秦封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服兵役,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可是秦封却在临门一脚的时候竟然拒绝了,那这事他们就觉得非常可恶了。

哪怕他们都知道秦封消失了三年,一回来就被征兵入伍很明显是不正常的,但是这个时候的他们,并没有去深究,毕竟,这三年来不正常的事情多了去了,又何止这一件。

围在周围的人越来越多,要知道,今天来这里的,可不仅仅是白桂村的人,还有周围几个村子的也在。

议论的人也越来越多,上尉脸色也不太好看。

“首长,我这就准备上车出发!”

秦封不想再让别人非议,而且,他们也没有证据证明这是吴仁兴搞的鬼,只能先接受了。

当然,最关键的是,秦封本身就对军伍生涯很感兴趣,所以就顺水推舟了。

不过,吴仁兴坑他的事情,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上尉听到他这话,脸色才缓和了下来,立即去叫人给秦封拿了套军装过来。

“妈,我……”回来没两天又要离家,秦封心中对母亲充满了愧疚。

“小封,你放心去吧,我支持你。”俞秀琴终究是开明的人,“你等一等,我去给你拿些衣服来。”

说完,就挤开人群走了,秦封叫也叫不住他。

“小封,你过来一下。”秦舒言神情有些着急,她已经看到接自己的车快到了。

秦封看向上尉,上尉看了看自己的表,说:“给你们五分钟,五分钟后,立即登车。”

两人走到一边,避开了,所有人,秦舒言才说:“小封,这事明显是吴仁兴他们搞的鬼,好在你本来就想去当兵,现在也算遂了你的愿,不过,在军营里可不能任性了。”

秦封有些无奈,姐姐明显还是把他当小孩,不过,姐姐的关心,他还是牢记在心的。

“姐,我知道了,那我不在,妈那里就……”

秦舒言桂头看了一眼,打断秦封:“小封,我现在要马上赶回学校了,妈那边你放心,小雨和张婶会照看,我有空也会回来。不说了,车已经到了,有时间打电话。”

“这么着急!”秦封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一辆小车已经停在村口,司机正向他们这边招手。

“学校有要紧事,必须赶回去。”秦舒言拖着行李箱边走边说,“总之小封,部队允许的话多打个电话给妈,给我。我走了,你快回去吧。”

这时,上尉也在喊秦封了,秦封只好停住了脚步,目送着秦舒言上了车。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出发的时间到了,秦封两手空空地上了车,也没等到俞秀琴。

秦封靠在窗边,汽车启动的时候,才远远看到俞秀琴提着一个行李包小跑过来,远远地还一边招手,一边喊。

“等一下……等一下……”

但是军车要启动了,也不会因为一个人而改变,秦封趴在车尾挡板上,不停地招手大喊:“妈,你回去吧,不要追了。”

卡车渐行渐远,俞秀琴也终于不追了,秦封也松了一口气,刚刚俞秀琴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可把他吓坏了。

看着母亲有些孤独的身影,秦封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一去,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