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14章 雇佣兵

我的书架

第14章 雇佣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过金魔也只是怔了一下而已,很快就回过神来。

“第二件事,武装越野二十公里!”

金魔说完之后,就趾高气昂的走了,走之前还看了秦封一眼,看来秦封的封印术,还是在他心里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所有人,到广场东北边去领取装备!”金魔虽然走了,但是还留下了四个迷彩战士和董政,而董政显然是这四人的头头,金魔一走,他就立即下达了命令。

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有些阴暗,一大朵乌云占据了半个天空,炎夏的闷热因为这朵乌云,更加的闷了。

众人跟着董政等人从广场外围,慢慢的往另一端走去。

这时,众人这才有机会认真的打量着整个训练场。

首先在面积上,就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在这么大的训练场里,除了他们住的帐篷之外,还有另外两栋建筑,其中一栋在东边,而他们的教官——金魔,此时就正往东边建筑里走去!

另外一栋,则是在东北边,他们走的方向,就是东北方向。

除了这些之外,就全是各种各样的训练道具、场地,俨然一个完整的小型训练基地。

整个训练场就在群山环绕当中,四周看去,全是高山,根本看不到出去的路。

在训练场的四周,还站满了全副武装的战士,这些战士各个身穿迷彩,手拿武器,浑身上下显露着强大的实力。

虽然这些人没有显露出超能术,但是那慑人的气质告诉秦封等人,这些人全都是超能者!

奇怪的是,整个训练场,除了这些守卫之外,就只有他们这些人了!

偌大的训练场,顿时有些感觉有些冷清,甚至压抑!

这种压抑的感觉,在他们一步一步往前走的时候,就更加深重。

“那些人怎么了?”

忽然,走在最前方的钟懋堂传来一声惊呼,顿时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

在他们前进方向的左右两排,立着几十根柱子,每根柱子下面,都绑着一个人。

这些人身上伤口累累,有些伤口甚至都已经流干了血了,伤口呈现一种紫黑色,五官狰狞,表情可怖,四肢都扭曲了,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董政冷冷地看了一眼众人,冷冷地说:“炼狱一个月考核一次,考核不过关的人,这些人的下场,就是你们的下场!”

“什么!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是去军中选拔的,不是来这个鬼地方的!”

“你说对了,这里就是一个鬼地方!”董政回过头,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容。

钟懋堂和雷霆一开始,都以为自己来的是某军区地方,因为金魔他们身上穿的迷彩服,很容易让人以为是在军营之中。

但是,正常的军营之中,会这样堂而皇之地审判式的将人折磨致死吗?

走在最后面的秦封,看着柱子上的这些人,脸色也有些难看。

“霍宽,这些人怎么了?”沈亦卿脸色微微发白。

霍宽仿佛没有听到秦封的话一样,只是神色里愈发凝重。

当他和沈亦卿的眼神接触在一起的时候,也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凝重!

“这些人,都死了……”霍宽压制着内心的震动,喃喃说道。

在这个和平年代,哪怕超能时代之后全球都变得不太平了,可神州之内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稳的。

然而,炼狱却将二十多具冰冷的尸体明目张胆地摆在道路两旁,这,绝对不是他们想象中的军营!

巧合的是,霍宽和沈亦卿都是和秦封一样,在新兵入伍的途中被掳到此处的!

一开始,他们还觉得是特殊的部队在招人,以前也都听说过特殊部队在招人的时候不拘一格,不过现在看来,这绝对不是部队的作风!

不单单是霍宽他们发现了,其他人也发现这件事了,顿时,队伍中的气氛降到了冰点,嘈杂的吵闹声也小了许多。

只有钟离焱,虽然脸色也不太好,但是却还算平静,这些似乎早就在他预料之中了。

董政看到这一幕的变化,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所有人都惊恐于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也在想着,到底是什么人把他们聚集到这里来,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一系列的问题出现在众人的脑海中,但是很可惜,没有人会解答他们的问题。

这里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超能者训练基地,至于是军方的,还是其他方的,暂时弄不清楚。

如果没有服下那颗药丸,大家绝对不会就这样坐以待毙。

秦封也暗暗懊悔自己大意了,本来还想进来探探消息,没想到把自己也坑进来了。

现在想走,暂时是走不了了。甚至还可能把自己的性命也丢了。

“我有一个猜测,我们可能是被抓到雇佣兵团来了!”霍宽脸色凝重,“这些人为了壮大自己,会从世界各地抓捕适合的人到训练基地训练,最终通过考核的人,就会用特殊的方式让这些人效力这支雇佣兵团,而那些没法通过的……为了保住基地的秘密,估计就是这样的下场!”

“而现在这个训练场四周,恐怕就有无数的枪炮对着我们,甚至,脚底下可能还会有炸弹,只要我们有一点不正常的举动,恐怕都会在瞬间成为肉泥。”

“虽然超能者实力强大,但是哪怕是进化者在面对威力巨大的枪炮时,也得暂避锋芒,更何况咱们的超能都被封禁了。”

雇佣兵!

在秦封的世界里,原本是多么遥远的一个词!

但是现在,他却实实在在地接触到了这些人!

他的心里充满了凝重,同时也有一点点小雀跃。

如果生活太平淡,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在雇佣兵的老窝里,虽然很危险,但是也充满了挑战和机遇。

如果利用好这样的机会,再铲除这个恶贯满盈的组织,应该也算是为国立功了。

毕竟,金魔抓了这么多神州人进来,就凭这个行为,就足以让秦封将他视为“坏人”!

“这么说,我们危在旦夕了?”沈亦卿担忧道。

这时候钟离焱主动说话了:“只要我们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而且达到他们的要求,就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霍宽和秦封几人顿时把目光转向钟离焱,从一开始醒来,钟离焱就好像对这里的事情颇为了解,这不由引起了大家的好奇。

“钟离焱,你知道些什么?”霍宽不知不觉成为了大家的代言人,奇怪的是,其他人似乎也在默认这样的身份。

钟离焱脸色微微一滞,讪讪一笑,连忙说:“我也只是猜测,猜测而已。”

众人对此并不相信,不过钟离焱显然不想说,他们也就没有再问。

东边建筑里,金魔笔直地站在一扇门外,扣了扣门,很快,里面就传来了声音:“进来!”

金魔推门而进,办公室里面已经有一个穿着迷彩服的中年男人在等着他了。

办公室的装饰很简单,除了一张办公桌,两张椅子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在面向训练场的方向,还有一块单向玻璃,而中年男人,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正在领取装备的秦封等一行人。

“报告大队长,菜鸟应到七人,实到七人!”金魔笔挺地敬了一礼。

“坐!”

“是!”

虽然是坐着,但是金魔依旧把自己的腰挺得笔直,双手平放在大腿上。

伍世棠转过身泡了杯茶,放在金魔身前。

“路上没出什么意外吧?”

金魔本想端起水杯的手听到这话又立马放了下来:“都很顺利,我们出其不意的把人掳来了。”

“很好。”伍世棠吧嗒了一嘴雪茄,吐出一口浓烟,“对了,之前我让你重点关注的人,就是那个短发女孩吗?”

金魔怔了一下,转头看了一眼窗外,“就是您说的姓秦的那个?”

伍世棠点了点头,为了这个人,他可是拼着神州大学震怒的后果大胆做出的决定,但是为了那个目标,他不后悔。

金魔两道剑眉微蹙,道:“姓秦的只有一人,就是那个走在最后,留着寸头的男的。”

这下轮到伍世棠懵了,怎么和自己预想的不太一样?

伍世棠夹着雪茄的手猛然一顿:“他叫什么名字?”

“秦封!”

伍世棠一双浓眉顿时皱了起来,他知道,金魔绝对不会违背他的命令,更不会随便找个人来糊弄他,那只有一个可能,金魔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知道哪个环节出现了偏差。

“把他的档案给我看看。”

金魔也察觉到伍世棠的情绪变化,连忙将秦封的档案拿了出来,只有薄薄的三页纸。

“除了地址没错,双亲没错,其他的年龄,性别,经历都错了!我要的是秦舒言!他的姐姐!”

伍世棠脸色有些失望,紧皱着双眉回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抽出了一个文件,递给金魔。

金魔接过来认真扫了一遍以后,惊讶道:“是个女人?”

“你把当时的情况跟我说一遍。”

金魔闻言,立即把当初在山道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当时伍世棠也只是让他去找姓秦的,也没有说具体的名字,而那趟车上,也只有秦封一个姓秦的。

伍世棠听完之后,顿时明白自己传达的话,应该出现了偏差,或者中间出了什么意外了。

他想了想,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嘟~嘟~嘟~”

“喂,谁啊?”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男人懒洋洋的声音,如果此时秦封在这里,就能听出来,这是白桂村主任吴仁兴的声音。

“是我!”

简短的两个字,顿时让电话那头的吴仁兴从床上立即直起身来,浑身还微微颤了一下,眼睛里充满了惊怕,态度显得非常的恭敬。

其实他也不知道伍世棠的身份、名字,甚至只是听过声音而已,压根没见过面,但是对方随手发过来的照片就让他不得不屈服在对方的淫威之下。

因为秦家的事情,生怕自己做的事情没有达到对方的要求,心虚得很,这两天他都在担心对方会不会不认账,吓得几晚都睡得不太好。

“我吩咐你的事情你也敢敷衍!”伍世棠平静的语气里透着几分威严和怒意,“你是想让那些东西见光吗?”

吴仁兴手一抖,手机差点从他手里滑落,连忙辩解:“您……您听我说,这事是这样的……”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伍世棠,说:“您当初说让秦家人入伍,而失踪的秦封正好回来了,再加上秦舒言学校那边手续繁琐,短时间内没法操作,所以,我……我只好让秦封去了,可我这都是按照您交代的去办的呀!”

吴仁兴吓得直冒冷汗,他猜测对方想要的应该是秦舒言,可是秦舒言不肯就范,也很难逼迫,甚至不能像坑秦封那样坑秦舒言,因为秦舒言所在的神州大学,可不是一个一般的地方,想要从神州大学那里要人,难如上青天!

所以,他只能让秦封上,反正对方一开始只是说了姓秦的,也没有说具体名字,他也还能辩解几句。

他也没敢说自己的小心思,让秦封去当了这个“兵”,也是为了报复秦封对自己宝贝儿子的伤害,因为他隐隐有种感觉,电话里的这个人,不是什么善茬,也不是部队首长。

如果秦封进去了,恐怕就不会那么好过了,说不定还可能永远回不来了。

伍世棠沉默了大约十秒,当初他之所以没有说出具体名字,就是因为秦舒言的身份有些特殊,为了不留下口实和线索,他尽可能地把这件事隐晦地处理,所以就只是说了个姓。

在此之前,他已经调查得很仔细了,很清楚秦家除了俞秀琴外就只剩秦舒言一人而已,可万万没想到,失踪三年的秦封,在这个节骨眼回来了!

这完全打乱了他的部署,也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这事就到此为止,你若将这件事情泄露半分出去,你就准备让你的家人给你收尸吧。”

说完,伍世棠就挂了电话。

吴仁兴吓得一个激灵,一连说了好几个“是”,连对方挂了电话也没有察觉到。

“呼~”

吴仁兴重重地呼了一口气,对方定然是个大人物,肯定说话算数,自己这么些天的担惊受怕也可以放下心来了。

炼狱,办公室里。

金魔见伍世棠脸色有些难看,正要开口提问,忽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伍世棠暼了一眼来电显示,脸色微微一变。

伍世棠微微有些恭敬地接过电话之后,就不住的点头答是。

挂上电话之后,伍世棠微微呼了一口气。

“大队长,那我马上去把秦舒言带回来。”

伍世棠吧嗒了一口雪茄,深呼了一口气:“不必了,机会已经失去了,我们的行动已经惊动神州大学了,再行动就得不偿失了。”

“那秦封那小子呢?”

“先不管他,就让他在这里待着吧,虽然有些出乎我们的意料,但是这小子的封印术好像有点特殊,说不定会给我们带来惊喜。”

“是!”

“说起秦封的封印术,你了解多少?”伍世棠问道,“我在档案里看到,这小子的超能符号竟然是个金色的迷你小钟,现在世界上出现这类超能术了吗?”

“这个我暂时也不清楚,已经让人去查了,不过他的超能术的确有些诡异,介绍得和空间术有点相似,但是没有亲自感受过,还不能完全下结论。”

伍世棠吧嗒了口雪茄,沉吟了会说:“那先留意一下他,接下来你怎么做?”

“这七人的超能术非同一般,成长起来定然很好,但是等级还太低,而且,除了那个霍宽和秦封的体魄比较好,其他人都很一般,即便是固体术的钟懋堂也没有完全发挥出固体术的威力来,现在先让他们在没有超能术的情况下训练提升一下体魄,之后再针对性地提升超能术的实力。”

伍世棠“吧嗒”了一口烟,说:“你的训练方案我没有意见,训练的事,你这个做总教官的决定就行了。但是要记住一句话。”

“这三年来全球很不太平,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金魔听到这句话,表情顿时凝重了很多,“属下知道,这七个人将会是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我们面对各大超能组织的中坚力量。”

“你清楚这一点就好。”

“只是……”金魔犹疑了一下。

伍世棠语气一沉:“你有什么问题就直说,不用避讳什么。”

金魔点了点头,说:“那个钟离焱,好像知道一点我们的事情。”

伍世棠夹起雪茄吸了一口,说:“南州钟离家的人,应该是钟离老鬼给他透露的,但是应该不多。”

“世家子弟?”金魔剑眉顿时蹙起,“老大竟然妥协了?”

“老大也是有苦衷,而且,这小子除了心性还有点焦躁外,其他方面也不错,打磨打磨他,如果最终依旧不合格,我会去找老大。”

伍世棠都这么说了,金魔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