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20章 超能特种大队

我的书架

第20章 超能特种大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钟离焱和董政的离开,除了金魔知道之外,其他人都不清楚,只有秦封他们这支小队的人,多少有点猜测。

一个月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距离他们进入炼狱,已经有两个半月了,之前金魔有透露,三个月的时间一过,他们就可以从这个鬼地方离开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他们都是在训练格斗技巧,一个月的时间,其实是远远不够的,但是金魔给的时间就是这么多,所以训练过程中,更多的是学会基本技巧,但是具体的运用,就让他们自己去多练了。

经过两个多月的磨合,六人的感情也突飞猛进,尤其是没有了钟离焱之后,他们更是没有了后顾之忧,有苦一起吃,有汤一起喝,哪怕是沈亦卿,大伙也完全把她当成了兄弟。

当然了,平日里的嘴碎、拌嘴是少不了的,枯燥的训练日子里,总得有点乐趣才行。

今天白天的时候,金魔也透露过,剩下的最后半个月的时间,将会给他们自由修炼超能,提高超能等级!

也就是说,剩下的时间全都由他们自己决定了。

这天夜里,他们正在帐篷里休息,忽然,金魔到了,除了他自己,还有一个新助手,和一个抽着雪茄的男人。

这个男人一张国字脸,个子不高,只有一米七左右,但是身上有股威严不怒自发。

“东西搬进来,然后把这些药丸发下去。”金魔吩咐道。

他的新助手许攸从他手上接过盒子,给秦封等人每人发了一个淡黄色的药丸。

药丸之后小拇指头那么大,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秦封他们捏在手里,没有马上吞下去。

“我还以为你们已经真的变成无所畏惧了呢?”金魔看到大家的动作不由冷嘲,“这是解禁丸,作用就是解除当初给你们喂下的禁能丸的药效。”

解药?

几人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这一枚解药会来得这么快。

金魔的目的是训练他们为他所用,这是他们一进来之后就想明白了的事情,所以他们很清楚,只要自己还有价值,只要自己能够遵从命令,有朝一日金魔肯定会给他们解药,否则怎么为他效劳呢?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罢了。

秦封的心里不由升起了一丝丝小激动,超能恢复了,他第一时间就找董政暴揍一顿,虽然最近都见不到董政,但是他有个感觉,董政还没有离开。

当初那一枪,秦封可记得很牢的,霍宽现在的枪伤早就好了,但是秦封心里那股气,还远没有削去。

“这枚药丸你们现在服下去,或者等会再吃都行,但是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非常重要,希望各位认真听仔细了!”

金魔的表情虽然还是很冷酷,但是眼神里透着严肃、凝重。

可能是觉得今晚的事情很重要,所以他难得的摘下了墨镜,现在,还把许攸也打发出去了。

秦封几人相视一眼,心里同时都有一丝异样的感觉。

金魔这是要摊牌了?

这个抽雪茄的男人,又是谁?

金魔一一扫过每一个人的脸,问道:“在谈话之前,先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觉得,炼狱是一个什么地方?”

“还能是什么地方,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呗。”钟懋堂心直口快,第一个说话。

“呵,其他人呢?”

金魔有意无意的扫视了一眼秦封和霍宽,“在之前,我好像听到有人议论过,怎么,这会儿不敢说了?”

秦封眉毛一挑,金魔今晚的行为太反常了,一点儿不像是杀人如麻的雇佣兵头子,反倒是像一个大哥一般在教导他们。

这感觉,太特么操蛋了!

他竟然感觉金魔是大哥?

秦封觉得自己的脑子可能练出毛病来了。

“秦封,你平时不是最能说吗?你来说!”金魔见大家都不主动说了,干脆直接点名。

秦封心里骂了一句,然后说:“报告,我不知道!”

金魔似笑非笑地看着秦封,看得秦封有点毛骨悚然:“金教官,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不是受……”

“噗……”雷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霍宽、鄢望苍等几人反应过来也瞬间憋红了脸,只是他们含蓄些,没有笑出声来。

金魔脸色一正,狠狠地瞪了秦封一眼:“你们不说,我也知道,你们觉得这里是雇佣兵基地,对吧?”

“难道不是吗?”钟懋堂真的是一点脑子都不动,直接反问。

霍宽似乎也察觉到今晚金魔态度的不对劲,也说:“这里是雇佣兵基地,是我的猜测,从一进来我就告诉他们了。”

“我知道,六个人当中,属你见识最广,但是我今天告诉你,你的猜测,错了。”

几人纷纷一愣,错了?

那这里是什么鬼地方?

有枪,还军事化管理,总不能是部队吧?

部队怎么可能杀人呢?

他们依旧忘不了那一夜,老段只是来送了点馒头,就被金魔残忍杀害,甚至连尸体都被扔到了后山喂野狼了。

这样的人,这样的手段,除了心狠手辣的雇佣兵,还能是什么人?

“不相信?”

霍宽摇了摇头:“除了雇佣兵基地,我实在想不到还能是什么地方。”

“金魔,别的不说,你杀人的时候,我们可都是亲眼看着的。”秦封挑衅一般地说道,“如果你想证明自己不是雇佣兵,那么老段的死,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还有那些操场上的尸体,也解释解释。”

此刻,秦封心里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他也觉得自己这个猜测太不可思议,所以他也想验证一下,自己猜的,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进来吧,让这些菜鸟看看。”

随着金魔的声音落下,帐篷被掀了开来,一个憨憨的男人走了进来。

“老段?”

“卧槽,你没死?”

“这是怎么回事?”

进来的,正是已经“死”去两个多月的食堂老段。

“大家好啊,好久不见。”老段憨笑了两声,“这些都是金教官的安排,我送馒头给你们也是他安排的,至于杀了我,想要瞒过你们,有太多的手段可用了。”

秦封和霍宽等人既震惊,又疑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金魔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

“好了,老段,你先出去吧。”

老段离开之后,秦封几人还有点转不过来弯来。

“那操场上的那些尸体呢?”沈亦卿问道。

是啊,操场那些尸体可是摆放了两个多月了,如果也像老段这样是假死的话,他们不可能没有发现的。

“你们近距离观察过吗?”

金魔忽然这么一问,让大家都愣住了。

那可是尸体啊,他们没事凑上前看干什么,研究啊?

所以整整两个多月,他们都是对那些尸体敬而远之,也没想过去验证尸体是真是假,毕竟,老段的“死”可是实实在在地在他们眼前发生了。

“其他人就算了,沈亦卿,你家世代行医,你自己医术也不差,这么久了,就没有发现一些端倪吗?”

金魔的声音有些严厉,甚至还有些不满。

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沈亦卿有些尴尬,想了一会儿,忽然眼睛一亮:“他们……没有发臭!”

一语惊醒梦中人,沈亦卿这句话,顿时让秦封他们都发觉不对劲了。

这么长的时间里,又是日晒,又是雨淋的,如果是真的尸体,早就发出恶臭了,可是他们至今没有闻到一点恶心的味道。

世上不是没有相关的防腐方法,但是如果这些人真的是金魔他们打死的,有可能花费昂贵的价格去做尸体保存吗?

如果真的这样做了,要么是金魔财大气粗,要么就是变态。

“你是说,那些‘尸体’都是假的?”霍宽还是有些不相信,毕竟,一开始他就远距离认真观察了一次,那上面的血迹、伤口、表情等等,太逼真了。

秦封表情有些复杂:“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那些应该都是泡沫做的,但是上面的血,是真的!”

金魔欣赏地看了秦封一眼:“为了做到以假乱真,我的确是这么做的,我以为我只能瞒得过一个月,没想到你们到现在都没有发现。”

秦封顿时苦笑:“是你高看我们了,我们又不是变态,没事谁去研究这玩意。”

“就是,还以为我们个个都像你一样变态!”钟懋堂嘟嘟囔囔说道。

或许是得知了真相,他们也没有那么忌惮金魔了。

其实只要他们能够花点心思去想一想,就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发现。

只是先入为主的观念,一直影响着他们。

死亡的恐惧也逼得他们不得不终止自己的想象,毕竟,小命重要。

只要能活着,就有机会报仇。

不过说到报仇,秦封对董政还有些耿耿于怀,因为董政的那一枪,是故意的,是为了讨好钟离焱的,只是让霍宽给挡下了。

“金教官,你能说说,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吗?”霍宽问道,“还有,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其他人立马就精神起来了,若说他们最好奇的,应该是这个问题吧。

金魔闻言一肃,郑重说道:“这里,是神州南方军区,超能特种大队,炼狱基地!”

军区?

超能特种大队?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他们竟然是在军区里面!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纵然在金魔解释了老段和操场尸体之后,他们已经有往这方面猜测了,但是当得知结果的时候,依旧是有些难以置信。

“所以,我们在前往军区的路上被掳,军区也没人找过来,原来这本来就是军区自己做的事情!”

秦封顿时想到了自己的经历,那天遇到金魔他们的时候,金魔在动手的时候,都是把人打晕而已,之前他还认为是金魔他们不想惹麻烦,现在一解释,就什么都清楚了。

本来就是一伙人,又怎么可能痛下杀手呢?

这也让很多原本想不通的事情都有了解释,比如,鄢望苍去药房偷药,到现在也没有被“发现”;还有,那些神州系列的超能枪,也有了合法的来源,等等。

“可是为什么故弄玄虚呢?”秦封问道。

直接告诉他们,然后正常的训练不就行了,还非得搞那么多花样,甚至还以假死来威慑。

“因为时间不多了,我需要你们快速的成长起来,如果是正常的训练,你们的训练至少要半年,而我们等不起半年的时间。”

“只有在这种死亡的威胁之下,你们才会最大限度的挖掘自己的潜能,如果你们知道真相,哪怕我再用死来威胁你们,你们依旧在内心深处有一点侥幸,而这样,是最好的方法!”

可以说,金魔真的是煞费苦心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霍宽不知不觉地用上了敬称,“您训练我们,究竟是为了什么任务?为什么不直接从其他不对选拔?”

霍宽很快转变了自己的角色,立即问出了几个关键的问题。

金魔没有回答他,而是看向身后的男人。

这一举动,立即让大家明白,这个男人,才是炼狱基地的话事人。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伍世棠,是超能特种大队的大队长。”伍世棠夹着雪茄非常的有派头,“召集你们、训练你们是一项绝密的任务,事实上,除了我和金魔,在这个基地里面,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训练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之所以没有从部队里选拔,就是因为任务的绝密性,不适合大张旗鼓,当然了,还有其他原因,这里暂且不说,你们只需要知道,你们接下来会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任务,这个任务,出于保密,也还不能告诉你们,因为你们还有最后一个考核没有通过,半个月之后你们的考核通过之后,就会知道,到底说要去完成什么任务。”

“同志们!”

伍世棠忽然严肃了很多,语重心长地说:“超能时代,对于神州来说,是一个挑战,也是机遇啊!而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我们应对挑战,抓住机遇的中坚力量,你们明白吗?”

“霍宽、秦封、沈亦卿、钟懋堂、雷霆还有鄢望苍,你们都是我亲自挑选出来的,在未来的很长的一段时间,你们会遇到无比艰巨的困难,可能会受伤,甚至会死人,你们,能做到对战友的无条件信任吗?”

霍宽几人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相互看了看,最后,六人的脸色齐齐一正:“能!”

声音不大, 但是充满了坚定。

“很好,今天我的话就说道这里,半个月之后,就看你们的考核成绩了,同志们,加油!”伍世棠说完最后一句话,就离开了帐篷。

秦封六人目送着他离开,心里也升起了一些别样的情绪。

这一刻,他们的目标除了继续变强之外,不再是单纯地想要逃出这个鬼地方,而是有了一股心念,一股永远可以支撑他们的信念。

“鄢望苍,打开箱子。”伍世棠走之后,金魔立即说道,“这是源石,你们都知道源石的难得,每人五枚,在进入最后一轮考核之前,每个人必须至少突破到五级觉醒者!”

所谓的源石,就是一块漆黑如墨的石头,看上去不起眼,但是里面蕴含了一股精纯的源力,可以帮助超能者提升超能。

超能发展到今天,已经有了一定的系统化,其中,提升超能的方法就有三种。

第一种,最常见也是最普遍的,就是冥想,有点类似于打坐,在冥想的过程中,超能会一点一点的增长,这个速度非常的慢,但是只要坚持,依旧可以提升能力。

第二种,就是吸收源石里面的源力,这种方法速度快,安全性高,是很多强者的选择,但是,由于源石的稀有,还没有完全普及下去,只有那些有权有势的人,才能获得一些。

第三种则是用药剂,不过这种方法在神州还没有开始,因为超能药剂的研制是非常困难的,截至今日,只有南星国研究出来了。

而出现在神州黑市上的那些超能药剂,都是南星国淘汰下来效果极差的一代药剂。

这种一代药剂,虽然可以小幅度的提升超能,但是对身体的副作用太大了,服用一次,可能就需要一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来去消除这股副作用。

据说,现在南星国的超能药剂已经研发到第三代了,副作用也已经极大限度的减弱了。

箱子里的源石就三十块,不多不少,平均分到每个人的手上之后,金魔说:“等会儿,解禁丸服下之后,你们的超能会有不同程度的提升,抓住这个机会,好好提升。”

该说的也差不多都说完了,金魔正准备离开,忽然想到什么:“对了,经大队长批准,允许你们每个人可以与外界沟通十分钟,但是记住,炼狱的一切,都不能泄露!”

众人愣了一下,随即大喜。

他们都在炼狱带了两个多月了,在家人亲朋看来,可能就是失踪了两个多月了,这会儿给家里报个平安也是他们期待已久的事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