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21章 “地”字诀

我的书架

第21章 “地”字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神州大学的实验室里。

秦舒言正在给一个年轻男子检查身体,男子全身上下就穿了一条裤衩,双臂打开,神色坦然地站在秦舒言身前。

而秦舒言,满脸的严肃认真,虽然脸上掩饰不住疲惫,但是他并没有因为这个场景而感到不好意思。

在她身边,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孩,一双水灵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很是好看。

“师姐,这是他的身体素质数据。”

秦舒言接过资料,又来到旁边的电脑前,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脑屏幕:“惜梦,把一周前的数据调出来看看。”

只见云惜梦在键盘上噼里啪啦一通操作,屏幕上就出现了一组复杂繁琐的数据。

秦舒言看了看屏幕,又看了看手上的资料,眼里闪出一些亮光。

“赵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赵桓就是现在实验室里光溜溜的男人,他是作为自愿者参加了以时教授为主导的实验。

“感觉比之前好一些了,也没有头昏、恶心的感觉,而且,眉心处开始有点灼烧的感觉了!”

赵桓想了一下,认真的答道。

秦舒言顿时一喜:“看来这个方向是没错的,惜梦,你记下来!”

秦舒言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围着赵桓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端详了一遍,好在这时他们想的都是试验的事情,没有想太多,要不然一个男的被一个女孩子这样看着,气氛不奇怪才怪呢?

就在这时,实验室里响起了一阵美妙的音乐。

秦舒言还在观察赵桓,没有理会,云惜梦瞥了一眼,说:“师姐,你的电话,是个陌生电话。”

“挂了。”

秦舒言头也不回地回答。

可是云惜梦挂断之后,秦舒言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云惜梦一看,还是刚刚的电话,便说:“师姐,要不你去接一下,要不然这电话没停了。”

“陌生电话吗?”秦舒言注意力全在赵桓的身上了,“你帮我接一下吧,把对方打发得了。”

“好嘞。”

云惜梦拿起手机,蹦蹦跳跳地走出了实验室,然后按下了接听键:“喂~”

电话那头的秦封愣了一下,这声音不是姐姐的声音啊。

“你是谁,我姐姐的电话怎么在你手上?”

“你又是谁?”云惜梦反问道,“我师姐很忙,没时间接你的电话,请你不要再打过来了。”

秦封顿时急了,他就只有十分钟的时间而已,秦舒言不接电话,那段时间内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我叫秦封,是你师姐秦舒言的弟弟。”

“弟弟?我怎么没听她说过。”云惜梦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肯定又是那个混蛋的伎俩,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告诉你,秦师姐才高气傲,不是那个混蛋可以高攀得上的,哼!”

云惜梦一把挂点了电话,嘴里还不放过:“烦死了,每天都来,真是不要脸!”

“不过这声音,怎么好像在哪听过……”云惜梦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也没想出来,就直接返回实验室了。

炼狱基地里,秦封一脸懵地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

金魔虽然允许他们有十分钟的沟通时间,但是只能用指定的电话,暂时还不能使用自己的手机,所以秦舒言那边才会显示陌生电话。

只是刚刚电话里的小姑娘说什么呢?听上去最近好像有人骚扰秦舒言啊。

秦封想了想,又打了个电话过去,可是这次干脆就接不通了,好像被对方拉黑了。

秦封有些欲哭无泪,那小姑娘也太不是人了吧,就这样把他给拉黑了,太过分了。

姐姐的电话是打不通了,秦封选择打给了母亲。

俞秀琴的电话一直响了差不多一分钟才接通:“喂~谁啊?”

电话里,俞秀琴的声音有些慵懒、疲惫。

秦封一看,这会儿十点多了,母亲估计是睡了。

心里有些愧疚,不过也没办法,他本来就是不想打扰母亲所以才打到秦舒言那里去,可没办法秦舒言没有接到电话。

“妈,是我,小封。”

秦封立即从电话里听到了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俞秀琴的声音都颤抖了:“小封?真的是你?你终于打电话来了,镇上的人说你被人抓走了,妈担心得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你现在在哪里?有没有事?”

“妈……妈……”秦封一看自己的时间只剩三分钟了,连忙打断俞秀琴,“妈,我没有被抓走,是一个误会,我现在就在部队里,部队严格,到了现在才能打电话,让您担心了。”

秦封也知道自己又给老母亲惹担忧了,但是没办法,金魔办的好事,他觉得等自己强一些了,得揍一顿金魔才行。

“你没事就好,你在部队怎么样?还习惯吗?”

一听秦封安全无事,俞秀琴悬了两个多月的心,终于放松下来了。

她没问其他的,她只是很担心自己的儿子。

母子俩谈了两分多钟,眼看时间差不多到了,秦封最后说道:“妈,我刚刚打了姐姐的电话,但是没打通,我这边打电话有限制,您告诉一下姐姐,让他不要担心我。”

俞秀琴在电话那头一个劲地说好,还一个劲的叮嘱秦封要注意各种各样的问题,最后,还是秦封在最后时间,强行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秦封还有点回不过神来,十分钟的时间,太少了。

不过炼狱基地的重要性已经不言而喻,有这样的规定,他也能够理解。

他也希望,自己的母亲能够理解。

神州大学,当秦舒言听到是一个叫秦封的大的电话时,整个人都愣了一下,然后把手机瞬间抢了过去,翻开通话记录,找到第一个电话回拨了过去。

可是恢复她的,却是空号的提示。

炼狱基地为了保证私密性,除非是特殊号码,否则根本无法打进去。

她不信邪的又打了十几个过去,可是都提示空号。

小封这时打电话来,是不是需要我的帮助?

真是该死,我怎么就没接呢!

秦舒言不断的自责,那副样子让一旁的云惜梦更是有些不知所措,她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秦舒言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是俞秀琴打过来的。

接通电话,得知弟弟没事之后,她这才喜极而泣。

他们已经失去过一次了,真的不想再经历第二次,要不是打不通秦封的电话了,她非得把秦封大骂一顿不可,太不让人省心了。

挂掉电话,秦封被电话室赶了出来,在他之前,其他人已经去打过电话了,只有鄢望苍还没有。

不过听鄢望苍说,他没有什么亲人了,也没什么电话可打。

可当他回到帐篷的时候,帐篷里却空无一人。

他这才想起来,金魔说了,剩下的半个月由他们自行安排,但是也给他们没人安排了一个小房间,用作冥想或者吸收源石,就是为了避免互相干扰。

因为服下解禁丸可以有一个不同程度的超能提升,为了提升效果最大化,大家都强行忍住心里的冲动,先去电话室打了一个电话。

而电话打完之后,大家就直奔练功房去了。

秦封想了想,没有急着去练功房,而是先去见了杨明和柳大海。

“师父,睡了吗?”

没有动静。

秦封又喊了几次,杨明和柳大海都没有出来。

他只好选择了离开,直奔练功房。

“老杨,我们干嘛这样避着他?”黑暗里传来柳大海的声音。

“今天金魔和大队长去他们那里了,应该是把真想告诉了他们,我猜这小子应该是想来打探消息的。”杨明的声音明显压低了一些,“有些事情我们也不知道,知道的又还不能够告诉他,还不如避开这小子,免得他没完没了的纠缠。”

“有道理,那我们睡吧。”

两人猜得没错,秦封就是想去探口风的,虽然金魔给他们解释了很多,但是最根本的问题却没有回答他们,所以想找两人了解了解。

没想两人直接将他的性格给摸透了,很干脆地选择不见他。

此时星空灿烂,繁星漫天。

现在的季节已经入冬,丝丝寒意正往人的脖子里钻。

秦封来到练功房之后,就先打量了一下。

房间不大,也就十平米左右,除了一张床,什么的没有了。

盘腿坐在床上,他拿出了解禁丸和源石。

说来也奇怪,事实上并没有规定或者要求一定要盘腿坐下,但是大家好像就默认是该这样子的,或许大家是联想到古时道家人的修炼方式吧。

而且,这样子看上也正常一点,如果是趴着、躺着或者蹲着,总感觉有点奇怪。

没有一点犹豫,秦封把解禁丸塞进了嘴里。

解禁丸入口即溶,不到五秒,温和的药力就化作一道小小的溪流,直奔眉心的超能海。

这是秦封给自己的超能储存位置取的名字,那一片如汪洋大海的超能,也当得起这个名字。

药力溪流一汇进超能海,锁禁超能的铁索顿时分崩离析。

“轰!”

久违的超能再次充满全身,那种充实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封印术——天!”

一道金光从他掌心飞出,在床前落下,形成一个六芒星阵,钟型符号显得神秘又高贵。

这是秦封在不伤害身体之下能够发挥出来的最强的力量,最高可将六级觉醒者封禁。

在刚进入炼狱的时候,同样的条件下他只能做到封禁五级觉醒者,而现在,足足提升了一级。

金魔说的,果不其然。

当然,这只是说在不伤害身体的前提下,如果真的到了危险的关头,他拼着重伤也可以发挥出八级觉醒者甚至更高的实力出来。

借着铁门的反光看来,他眉心的小钟呈现的依旧是金色,这在现在的超能者行列中,显得非常独特。

这些想法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按照金魔的说法,解禁丸解开禁能丸之后,是提升超能最好的时机,因为才能压抑太久了,再加上他们在体能上提高了那么多,很大几率会提升一些超能。

所以秦封也不浪费这么好的机会,很快进入了冥想的状态,双手握着一枚源石,不一会儿,源力就化作一丝丝线从他的掌心融进了体内。

但是很快,他就停止了这种行为,睁开了双眼。

“我是不是傻?就我那无边无际的超能海,吸收这些源力有个锤子用。”

秦封暗自自嘲了自己一番,源力的根本作用就是提升超能的量,可他的超能已经到了那个地步了,别说是五枚源石,估计就是五百枚、五千枚都没什么效果。

“对了,上次领会了一个‘天’字诀,这次尝试着用源力再去领悟一个字诀!”

说到这个“天”字诀,就得从秦封发现自己觉醒封印术的那一天说起了。

觉醒封印术的同时,秦封的脑海里还有一个金钟浮现,就和眉心的金钟符号一模一样。

不仅如此,金钟表面还有上百个神秘字符,这些字符仿佛是被分割开的,他当时莫名其妙地就组合了一个字符出来。

这个字符就是“天”字符,但是并不是秦封所认识的文字,很奇怪的是,秦封就是认识它。

在和吴仁东对决的时候,他就用过这个“天”字符了,只是发音和神州话完全不一样,其他人听着也只是以为是其他语言而已。

而天字符针对的,就是封印术最基本的功能,封印一切!

而小钟上面还有那么多被分割出来的字符,秦封猜测,至少还可以组合出十个字符出来。

有了决断之后,秦封再次进入了冥想的状态,源力再次进入他的体内,不过这一次,在他的操纵下,源力没有进入眉心的超能海,而是来到秦封的脑海。

刚一进入脑海,他脑海中心的小钟就立即放出金色的光芒,将源力吸收了进去,不到一秒钟,一颗源石就成了粉齑。

秦封有点惊讶小钟的鲸吞能力,不过吸收完一枚源石之后,一个不完整的字符就从金钟表面浮现出来了。

“有效果!”

秦封立即把剩下的源石都拿了出来,四枚源石同时吸收。

一样是不到一秒钟,四枚源石就彻底报废。

这些源石,如果放到黑市上去卖,至少一百万一颗,而在秦封这里,两秒钟就直接弄完了。

再次吸收了四枚源石之力,小钟的表面又浮现出五个字符。

然后这些字符就滴溜溜转起了圈圈,似乎在准备着什么。

秦封也不急,因为上次也差不多是这样的情景,这只是一个组合的过程,这五个字符还不知道能不能组成一个字诀呢。

他的时间并不长,很快,这五个字符就好像有了目标一样,放出金光,迅速固定了位置和方位,一个全新的字符呈现出来了。

“地!”

虽然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文字,但是秦封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这个字。

“天”是封印手段,那“地”又是什么?

秦封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轻车熟路地用心去感受这个全新的字诀。

半晌之后,他才睁开双眼:“原来,‘地’就是乌龟壳!”

他的眼神里有些失望,他还以为是什么超强的攻击手段呢,没想到只是防御字诀。

准确来说,“地”字诀也是封印,只不过封印的是自己,在自己的体表形成一层封印,可以有效抵御敌人的攻击。

虽然和他的预想不太一样,不过能有一个防御手段,也就多了一个保命的手段,只要能保命,那不管是什么手段,多多益善。

看着掌心里的黑色粉末,秦封有些无奈,五枚这么珍贵的源石才换来一个新字诀,而自己的实力好像并没有什么增长啊。

别人用这五枚源石,估计至少可以提升一个等级,而他,提升的等级应该是和钟离焱决斗时那天提升的,那天,他刚好成为了三流武者。

总的来说,现在寻常的超能提升方法并不能给他带来帮助,他现在是空有无尽的超能却无法使用。

难道是要继续提升身体的强度,才可以获得更强的超能?

秦封心里不由猜测道。

要想验证这个猜测也不难,他现在是三流武者而已,而且是刚入门的那种,古武术在每一个阶段也分为初等、中等和高等的,秦封现在也只是初等三流武者而已。

只要他将古武等级提升到中等三流武者,就可以验证自己的猜想是对还是错了。

看来,得继续练习古武术了!

小小的练功房里是没法提升古武术的,最好的方法就是去和古武强者对战,在实战中提升。

想到这里,秦封也不在练功房里待着了,直接离开了练功房。

一出来,才发现已经天亮了,秦封感觉自己好像没有花多长时间就过去了一晚上,还真是练功无时日啊。

刚一出来,正好碰上霍宽也出来了:“封兄,收获如何?”

秦封耸了耸肩:“也就这样,你呢?”

“略有收获。”霍宽谦虚说道,“你准备去哪?刚好是早点时间,一起吗?”

秦封看了看沈亦卿的练功房,没有开门的迹象,他正好也要去食堂找杨明他们,就一把搂住霍宽的肩膀,嘿嘿一笑:“好啊,那今天早上,你是属于小爷的,哈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