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23章 猫儿岛的最终考核

我的书架

第23章 猫儿岛的最终考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直升机腾飞起来的时候,朝阳也才刚刚从地平线上冒出来。

直升机里。

钟懋堂有点坐立不安,东张西望的,眼神中有点点恐惧。

秦封注意到他这个变化,不由愕然道:“朝天犼,你该不会是恐高吧?”

“也……也不是恐高,就是有点害怕……”钟懋堂紧紧抓着手里的突击抢,似乎只有这把枪才能给他一点安全感。

秦封有点无语,没想到钟懋堂这么大个,竟然还会恐高,被发现之后,还死鸭子嘴硬不承认。

不过,这样的情况以后估计还会有很多,钟懋堂这种情况,多来几次就克服了。

“帝江,金魔有没有说,我们将要去哪里?又将是以什么样的情况来完成考核?”

既然大家都已经取了代号了,所以秦封也在要去自己以身作则,副队长嘛,要做好带头作用,所以从确定代号的那一刻起,秦封就开始习惯这样的称呼。

一开始还是有点尴尬的,这代号的确是中二了点,但是秦封相信,叫多几次之后,就习惯了。

霍宽显然也还是有点不太习惯,不过他调整得很快,答道:“没有说,金魔只是说了,到了地方,自然会让我们知道。”

直升机的声音非常的大,他们交流只能靠吼,金魔连个耳机都没有给他们准备。

一路上相安无事,大概一个半小时之后,直升机悬停在了半空中,然后对讲机里传来了驾驶员的声音:“目的地已到!目的地已到!”

众人纷纷往外一看,脚下是一个巨大的海岛。

他们还没有仔细观察,驾驶员的声音再次传来:“具体的考核任务,就在机舱里的医疗箱里。”

沈亦卿兼任小队队医,早就将医疗包拿在手上了,不过还没有检查里面的东西。

“剩下的,就祝你们好运了。”驾驶员说完之后,就关闭了对讲机。

秦封和霍宽对视一眼,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哐当!”

他们瞬间感觉脚下一空,六个人齐齐从直升机的肚子里,自由落体。

这直升机,竟然还可以这样操作!

“啊!”

钟懋堂顿时吓得六神无主,悲惨的叫声响彻云霄。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可是上千米的高空,而他们身上连个降落伞都没有,直接摔下去,就算是超能者也得摔成肉饼啊!

以他们这样的速度下降,根本没有多少时间给他们去思考。

霍宽不愧是队长,立即反应过来,使劲大吼:“所有人手拉着手,别散开了!”

风声实在太大,再加上钟懋堂连绵不绝的惊叫,霍宽是费劲了心思才让六个人再次成为一个整体。

“东皇,你我用超能术来降低我们的下降速度。”

“好!”

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他们已经下降了几百米,秦封一点儿也不敢犹豫,六级觉醒者的实力全部施展出来。

“封印术——天!”

“封印术——地!”

两道字诀以最快的速度释放出来,其中,“天”字诀是对下方气流的封印,这样做虽然无法让他们停下来,但是可以减缓下降的速度。

而“地”字诀就是附加在所有人身上的防御,这么摔下去肯定会被震伤,有个龟壳缓冲一下也好一些。

“空间术——凝!”

霍宽的空间术“凝”字诀一出,他们身下的空间顿时凝固了一样,顿时让他们感觉自己快速下落的身体就停滞了一下。

但是很快,他们就好像穿破了这股停滞,继续加速下降。

霍宽和秦封两人不断地施展超能术,他们的速度也在肉眼可见的下降了下来,但是他们的超能消耗也巨大,这才刚刚开始呢,秦封倒是无所谓,可是霍宽可不行啊。

“还有五十米!”秦封忽然大吼,“雷神,向下施展雷霆术!”

秦封一喊,雷霆就立即知道了秦封的意图了。

“雷霆术——爆!”

“爆”字诀一出,一股巨大的雷柱从天而降,在地上轰出了一个大坑。

而秦封他们也借助这一个反冲力,极大缓冲了下降的速度。

而这时,他们距离地面只剩十米了。

“朝天犼,护住雷神!”秦封一边大吼,一边将鄢望苍拉了过来,然后让自己后背向下。

霍宽同样迅速拉过沈亦卿,用相同的方式保护着沈亦卿。

钟懋堂虽然害怕,但是命令一到,立即反应过来,瘦弱的雷霆被他抱在怀里,直直向下落去。

“固体术!”

“轰!”

“轰!”

“轰!”

随着三团人影落下,地上被溅起了一阵土尘。

虽然他们的速度已经减缓了很多了,可是那向下的冲击力依旧是难以想象的,不管是垫在下面的,还是被护在上面的人,都被摔得晕头转向、眼冒金星。

大概过了一分钟,沈亦卿才挣扎着从霍宽的身上起来。

晃了晃有些发昏的脑袋,沈亦卿立即将身下的霍宽拽了起来,同时大喊:“雷神、千里,赶紧把他们拉起来!”

他们三人是被护着摔下来的,受伤最轻,连忙将秦封和钟懋堂也从坑里拉了出来。

秦封这时脑袋还有些懵,这时眉心又流出一股暖流,走遍他的全身,让他快速地恢复了过来,身上的那些剧痛也缓解了很多。

“金魔,小爷跟你没完!”秦封对天破口大骂,在鄢望苍的搀扶下,颤颤悠悠地站了起来。

钟懋堂的固体术为他和雷霆提供了很强的防御,再加上秦封的封印术“地”字诀,钟懋堂只是有些脑震荡而已。

而霍宽,虽然有封印术和空间术作为缓冲,而且从小修习古武,也比钟懋堂醒来的速度晚了十几秒。

一醒来,他就立即想起了自己的角色:“长琴,立即检查其他人的身体,如果没有大碍,迅速离开这里!”

几人短暂修整了一下,快速朝密林走去。

他们落下的地方,原本是一片一人高的草丛,被雷霆的雷霆术一轰,炸了一个方圆十米的大坑出来,在这样的地方待着,简直就是给敌人一锅煮的机会。

而在海岛的边缘,金魔的助手许攸看着手表上移动的六个红点,按下了拨通键。

“报告,猎物已经进入狩猎范围,请求狩猎。”

耳机里很快传来了金魔的声音:“允许狩猎!”

几乎是同一时刻,海岛四个方向都出现了一支十人小队。

而秦封他们,迅速找到了一处安全的地方,停下来修整。

“朝天犼、雷神,你们两个警戒。”霍宽迅速地安排队员的任务,“千里,你到前面去侦察一下。”

三人迅速领命而去,霍宽又看向沈亦卿:“长琴,把医疗险拿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任务。”

因为知道了医疗险的重要性,所以在突然被抛离直升机的时候,沈亦卿就紧紧地把医疗险抱在了怀里。

她打开医疗险,里面有一个信封,将信封交给霍宽,自己则是检查医疗箱里的东西。

“考核要求:十天之内,将七星耀月盒带回指定地点。”

除了这一句话,还有一张地图和图纸。

从形状上来看,地图画的就是他们现在所在的海岛,只不过这个地图除了海岛的形状,以及这一个红点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说是地图,还不如说是涂鸦,看上去有点像一只蜷缩起来的猫。

而另一张图纸,画的是一个盒子的形状,盒子是七边形的,上面还有七颗颜色各异的宝石。

“这七星耀月盒是什么玩意?”秦封问道。

霍宽将图纸都收了起来,说:“我也不知道,但是既然能够成为我们的考核任务,应该不是简单的东西。”

“这海岛这么大,这个盒子看上去也就拳头大小而已,金魔还真是看得起我们,我们就算是找到这玩意,也得花不少时间。”

秦封深刻感受到了金魔的阴险,这考核任务丝毫不亚于在大海捞针嘛。

“这会很难,东皇,你有想法没?”

秦封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我觉得我们先不要找这个盒子,先把我们的环境摸透一下先,金魔既然选择这个猫儿岛还作为我们的考核之地,肯定有它的独特之处,我们了解完之后,或许再找盒子就有头绪了。”

“猫儿岛这个名字不错。”霍宽沉思了一会儿,赞同道:“你说的没错,那我们就用两天时间,大致摸一下猫儿岛的情况。”

他们在直升机的时候,大致观察了一下整个猫儿岛的大小,如果他们够快的话,两天内就可以将整座岛走一遍。

这时沈亦卿沉着脸走了过来:“帝江、东皇,你们要有个心理准备。”

两人看她脸色好像不太好,便问:“怎么了?”

“金魔给的医疗险,是个幌子!”沈亦卿指着地上被完全肢解了的箱子说,“这个根本不是医疗箱,而是求救箱。”

沈亦卿刚刚把整个箱子都拆了,最后收获的就是一把信号枪和六发信号弹。

虽然他们六个人都是超能者,普通的伤都不是什么大事,可是如果是超能级别的伤,那就另当别论了,并不是每个人的超能,都像秦封的一样可以自我疗伤的。

所以金魔此举他们就已经明白了,如果在这里受了无法自愈的伤,那就只有一个选择,鸣枪求救。

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金魔准备了这些东西,那岂不是说明,猫儿岛存在一些他们都无法解决的危险?

三人的心理微微沉重了一些,这时,鄢望苍回来了。

“队长,我刚刚大致在周围走了一下,也用千里眼看过了,这一个海岛完全是一个没有人来过的地方,不过地上有一些脚印,看大小,不像是人的。”

不是人的,那就是野兽的呗!

“我在超能者官网上曾经看过,超能时代之后,地球上的很多野兽也像人类一样觉醒了超能术,变成了超能兽,该不会是超能兽吧?”沈亦卿猜测道。

“有可能。”霍乱的脸色有些凝重,“如果太过于安全、平静,金魔绝对不可能让我们来这个地方。”

几人纷纷点头赞同,秦封看气氛有点凝重,咧嘴一笑:“愁个鸡毛,不过一些野兽罢了,宰了就是,正好给我们充当食物。”

“没错,御仙才是我们的目标,区区野兽,挡不了我们的路。”霍宽罕见地开了个玩笑,“把雷神和朝天犼叫回来吧,我们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行动。”

很快,收到指令的雷霆和钟懋堂一前一后回来了。

他们身上没有通讯工具,不过,他们也有自己的方法,沈亦卿的超能术是控音术,运用控音术将声音传出几百米甚至上千米,这是最基本的能力。

霍宽大致将情况和两人说了一下,然后说:“我和副队的想法是,两个人先去找制高点观察一下整个猫儿岛的地势,然后其他人分为两组,四处走动一下,找一找七星耀月盒。现在,我安排大家的任务。”

“首先,千里你的超能术特殊,去制高点,把能看到的都画下来。”霍宽又看向沈亦卿,“长琴,你作为我们的联络关键人物,也一起去制高点,如果千里发现什么,及时通知我们。”

沈亦卿和鄢望苍点了点头。

“剩下的人,由我和副队各成一组,从东西两个方向去搜寻,时间为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之后,回到这里汇合,大家都明白没有?”

“明白!”

六人立即分成了三组,其中与秦封组成一组的,是雷霆。

三组人分工明确,迅速分开,而秦封,选择了往西。

不知不觉,时间来到了晚上,一轮皎洁的皓月悬在空中。

在距离猫儿岛数百海里的地方,还有一座小岛。

论规模,这座小岛不及猫儿岛五分之一,而且,地势也不高,稍微涨下潮就能将小岛淹没大半。

这座小岛的形状也比较奇怪,外围高,内部低,从高空看下来的话,就像一个圆环一样,永远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薄雾。

四周的密林时不时传来一声声鸟啼和虫鸣,相互交映,与潺潺的流水琴瑟和鸣,组成一曲悠长清越的叮咚妙音。

一条清澈的小溪,从小岛中间横穿而过,溪水缓缓流淌,将皎洁的月光淌成了粼粼浪花,就像是蒙上了一层银星一样。

溪水之中,忽然闪烁了一道玄黄光彩,刚出现的时候,还是玻璃球大小,十几秒之后,就将月光也遮掩了。

玄光之中,一颗小拇指大小的银白色珠子正从溪水中缓缓升起,滴溜溜地悬浮在半空中。

一阵强烈的玄光一闪,银白色珠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身上什么都没有的女子。

女子双眼紧闭,双手抱胸,悬浮在半空中,身边周围、脚下都是一团玄光,似乎在不停的凝铸她的身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所有的玄光“倏”地全部汇聚在一起,涌进了女子的身体。

过了一会儿,女子睁开了双眼,露出了一双灵动深邃的眼睛,眼睛里的眸子漆黑明亮,不带一丝杂质。

在她的眉心处,还有一个玄黄色的珠子符号,闪烁了一阵之后,就隐入体内。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黛眉微皱。

月光依旧皎洁,打在她的身上,却好像会流淌一样,拂过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她微一抬手,月光就好像受到召唤一样,化作一道道光束,从天际倾泻而下,萦绕在她身上,一点一点地化作实质……

而她,也似乎非常享受这清冷的月光,直接闭上了双眼。

不多时,等她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她的身上已经多了一件纯白色的汉服襦裙,外面还有一层银白色的薄纱,此时她悬在半空,就好像月宫仙子一样。

她再一招手,一条两指宽的银白色腰带缠绕在她指尖,她轻轻一环,就恰到好处的束在纤腰上。

做完这一切的动作之后,她才缓缓从半空中落了下来,赤着一双光洁无暇仿佛白玉的小脚,落在了溪边柔软的草地上。

但是如果这时有人在旁认真看的话,她虽然是踩在草地上,但是脚底并没有切实的踩上去,脚底和地面之间,还有一点点距离。

她好像有些迷茫,刚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闭上眼睛陷入了沉思之中。

几乎是在女子出现的同时,神州一座隐藏在都市郊区里的古朴大宅,深夜响起了一声悠长的钟声。

大宅占地面积超过五百亩,里面数十间古典院落错落有致的分布在大宅的每一个角落,钟声响起之后,所有的院落几乎是同一时间亮起了明灯。

很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不管是什么事情,肯定是大事。

大宅中央的祠堂已经亮起了灯火,不少人都赶了过来,本想进去询问一下,但是却被守卫拦下。

“族长有令,没有得到许可,任何人不得进入祠堂。”

众人面面相觑,看来是真的发生了大事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们不知道,大家都回去吧,不用在这里等着了。”守卫回答道。

可是发生了这样的大事,谁又真的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回去睡觉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