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27章 敌袭

我的书架

第27章 敌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海浪猛烈地撞击在礁石上,发出轰鸣的响声。

秦封和雷霆花了点时间来到了礁石旁,这里俨然停泊着一艘黑色的皮划艇。

“东皇,你猜的没错,金魔果然在这里派了人,很有可能那个盒子就在这里。”

雷霆摆弄了一下皮划艇,还在旁边找到了几个船桨。

秦封只是看了一眼皮划艇就把目光转向了其他地方,这里不是登陆的好地方,这些人选择在这里登陆,那大概率是这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他转身一看,就正好看到了峭壁上的特殊。

“金魔这个老狐狸,还真是会找地方。”秦封脸上露出了会意的笑容。

听到秦封的话,雷霆也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立即就看到了峭壁上一个差不多两米高的山洞。

山洞口上方正好突出了一块大石头,将洞口挡住了,所以在上面根本看不到这个山洞。

两人往前走了走,还在峭壁上发现了一些小孔。

那些人,不是从上面下来的,而是直接从悬崖底攀爬上去。

秦封他们没有这些工具,不过他们都是超能者,攀爬十几米的高度,还难不倒他们。

两人把皮划艇的绳子借开,任由它随处漂走。

做好这件事之后,两人才开始攀爬峭壁。

“雷神,小心点,里面可能埋伏了有人。”秦封叮嘱了一句,然后一马当先爬了上去。

雷霆郑重地应了一声,紧紧跟在秦封身后。

幸好峭壁上并不光滑,凹凸不平的石块非常多,也比较坚实,两人攀到洞口,没有费太大的力气。

“安全!”秦封一手端枪,一手朝雷霆打了个手势。

山洞里因为没有光线,他也只是看到了几米远,就被石壁挡住了。

等雷霆也上来之后,两人小心翼翼地慢慢往里走。

为了不惊扰对方,他们没有打开手电筒,凭借他们现在的目力,也可以在黑暗的环境中看到比较远的距离,前提是没有视线阻挡。

这个山洞不大,洞口的高度是有两米,可是越往里走,就越矮,走了十几米后,甚至秦封和雷霆只能躬着腰走了。

而且,这个洞口很窄,正常只能一个人通过,秦封和雷霆挤一挤的话也可以通过。

“狗日的金魔,是怎么找到这鬼地方的!”雷霆低声骂道。

“不要出声,前面好像有点不对劲。”

走在前面的秦封忽然加快了速度,然后猛地停了下来,呼吸声明显急促了几分。

黑暗中,而且秦封还背对着雷霆,雷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敢出声,只是拍了拍秦封的肩膀。

秦封侧了侧身子,让过雷霆,雷霆这才看到地上的场景。

两个神州战士打扮的男人,躺在地上,虽然是在黑暗中,但是雷霆依旧看到两个战士的脖子上都有一条血线,心脏,已经没有跳动了。

雷霆双眼猛地睁大,这是怎么回事?

他把目光转向秦封,秦封只是示意他不要说话,并且让他警戒,而秦封自己,则蹲了下去。

两个战士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僵硬,甚至血迹都还没有完全凝固,说明凶手离开这里不是很久。

除此之外,秦封还发现这两个战士都是一刀封喉,全身上下就脖子处一处伤口,其他地方都是完好无损的,周围也没有打斗的痕迹。

这说明,对方的实力,远远高于这两个战士。

秦封不知道这两个战士实力多强,但是最差应该不会低于五级觉醒者。

如果这里真的是金魔藏盒的地方,那安排的守卫应该不会太弱。

据秦封所知,炼狱基地的超能者,最强的就是金魔,八级觉醒者的实力。

除了他之外,还有若干个七级觉醒者,其余大部分都是三级觉醒者到六级觉醒者之间。

神州南方军区的特种大队肯定不止这个实力,只是炼狱里的强者,就这些了。

所以如果这两个战士真的是七级觉醒者的实力的话,那凶手就得至少是九级觉醒者,甚至,是进化者!

秦封的脸色顿时凝重起来,对方敢杀神州军人,那就表明是敌非友了。

论实力,以他和雷霆,如果对方是一个人,那他们还能牵制住。

可皮划艇上有五把船桨,也就是说,对方至少有五个人!

想了一下,秦封觉得不能莽撞,这事不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了,而是整个特种大队,甚至整个军区,整个神州的事情,当务之急,是得让金魔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秦封在两人的身上摸索了一阵,这两个战士是金魔派过来的,身上肯定有对讲器或者其他能够联系金魔的东西。

“艹!”

对讲器是有,但是已经报废了。

敌人很谨慎,根本没有给秦封他们留下任何一丝机会。

“怎么了东皇?”雷霆小声问道。

“对讲机被破坏了!”秦封缓缓退到雷霆身后,“我们先出去。”

两人再次来到洞口处,看着洞口外面翻浪翻涌,秦封郑重地对雷霆说:“雷神,我们的人被杀了,我们必须查出来是谁干的,但是我们两个人恐怕不是对手,你现在马上去找帝江,或者看看追捕小队追上来没有,务必和金魔联系上,将这里的事情告诉他!”

雷霆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点点头,又问:“那你呢?你该不会是想和那些人单打独斗吧?”

“你以为我傻啊?”秦封翻了个白眼,“我得守在这里,如果那些人离开,我还能跟上去。”

“这太危险了,……”

“这是命令!”秦封脸色一肃,“你如果真的担心我,那你就速去速回!”

雷霆浑身一震,郑重地点了点头。

雷霆离开之后,秦封想了一下,攀下悬崖,再在四周观察了一番,他就怕这个山洞还有另一个出口,那他在这里就白等了。

他也没等久,忽然隐约之间好像有些声音从山洞那里传来。

一开始,他也不太确定,可是当他的手触摸着石壁的时候,石壁传来一阵阵轻微的震动。

“吼!”

山洞里再次传来怒吼的声音,秦封这次听得清清楚楚。

“这是……野兽的声音!”

秦封脸色一变,就凭这声怒吼,就可以知道这只野兽不一般,很有可能就是超能兽!

声音持续不断,但是大小没变,也就是说和秦封的距离一直都没有变。

秦封再次站在山洞洞口,心里在纠结着要不要进去看看。

“我只是进去看看,有危险我跑就是!”

秦封深呼了一口气,再次钻进漆黑的山洞。

山洞里弯弯曲曲的,要不是他的视力较好,就这又窄又矮又弯曲的山洞,他非得碰壁不可。

随着他的逐渐深入,那股野兽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当他再次来带神州战士身死的地方,这声音就更加明显了。

秦封甚至感觉,他距离这个声音,应该不到三十米了。

反正都已经进来了,再进去一点又何妨?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秦封提前给自己施了一道封印术“地”字诀。

对于自己的小命,秦封一向很谨慎。

他悄无声息地又往前走了二十多米,野兽的声音感觉就近在咫尺了,忽然,他看到了地上的一个黑影。

“那是对方的尸体?”

秦封悄悄靠近,发现这具尸体全副武装,脸上还蒙着一张黑绸布。

从外表看来,暂时确定不了这个人来自何方,秦封干脆把他的遮面布扯了下来,露出一副年轻的面孔。

看样子,也不过是二十来岁,模样还挺俊的,就是个子有点矮,典型的矮矬子。

秦封心里腹诽了一句,然后小心翼翼去翻尸体,忽然,尸体的双眼睁开了,正好与秦封四目相对。

“艹!卧槽!”

“尸体”的眼神先是一愣,然后疑惑,最后震惊,嘴巴一张!

秦封连忙用手捂住,“尸体”显然是还没有死透,在秦封翻他的时候,又醒了过来,然后发现了秦封这个不速之客,就想通知自己的伙伴。

幸亏秦封反应快,把他的嘴巴给死死堵住了。

他挣扎着星耀挣脱秦封,可是他已经是濒临死亡了,怎么可能是秦封的对手,秦封轻轻松松地就将他制服了。

最后,窒息而死。

秦封却没有察觉到对方死了,一直死死地捂着,直到里面野兽的声音突然爆发了一下,才让秦封反应过来,才知道人已经被他捂死了!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

固然是敌人,而且对方早就流血过多,虚弱得像个老人了,可是人是死在他手上的!

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他知道,是恐惧!

但是很快的,他就发现,自己对这样的恐惧几乎是瞬间就适应甚至克服了,取而代之的,竟是一丝兴奋。

“小爷该不会是个变态吧?”

感受到自己的变化,秦封都觉得有点不可置信。

其实从“尸体”突然醒来,再到秦封回过神来,时间不过是过去了三五分钟而已,可这三五分钟,他就经历了一次蜕变,这对于他来说,是一次非常珍贵的经验。

里面的野兽叫声已经越来越小了,秦封丢下地上的尸体,再次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就看到了一丝光亮。

转了两个弯,秦封的视线豁然开朗,他连忙躲在了石壁后面。

在他眼前是一个方圆百米的山洞,山洞被几个高功率的大灯照得亮如白昼,里面的场景全都呈现在秦封的眼里。

山洞里面有四个人,准确的说,是两个死人,两个活人,其中一个活着的,还满身是伤,血挂满了全身,看上去怪渗人的。

此时这个血人正气喘吁吁地半跪在地上,旁边还倒着一具野兽的尸体。

这个野兽长有三米,看上去有点像狮子,但是头上又有一对犄角,浑身还被血红色的鳞甲覆盖着。

“&%……¥%#¥*”

血色男人对着仅剩的一名同伴说了一长串的话,秦封一句话都没听懂,但是在血色男人说话的瞬间,他脸色就沉了下去。

“东岛人!”

若说作为一个神州人,对那个国家有着深仇大恨,那第一个想到的必然是东岛国。

这个国家的人,当年在神州大地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罪孽,但凡是一个有血性的神州人,恨不得将这个无耻、残暴的国家从地图上抹去。

而今,超能时代了,竟然还敢在神州大地上杀人!

秦封顿时浑身血气涌起,迅速衡量了一下自己和对方的差距,立即下了决定,战!

对方已经受伤了,而且和野兽相杀耗费了太多的能量,虽然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之前他预估的九级觉醒者甚至进化者,但是杀人凶手就在眼前,还是个东岛人,秦封实在没有避战的理由!

“封印术——天!”

“乾刀!斩!”

秦封一击“天”字诀封印术打出,金色的六芒星阵从天而降,于此同时,以掌作刀,劈向血人。

金色的超能覆盖在秦封的掌上,掌刀还没有落下,血人的头发就已经被吹乱。

松谷久秀奉命带着一支小队来这里执行任务,本来任务即将完成,却没想到引出了一头实力强劲的超能兽,他拼死和超能兽相斗,可是牺牲了自己小队的三个人,再加上他自己重伤,才终于把这只超能兽干掉。

他正想喘口气呢,一个金色罩子就将他罩住,还有一个人直接杀向他。

正如秦封所料,他为了击杀超能兽,已经耗费了太多的超能和体力,在面对秦封的攻击的时候,他只能下意识地抬手格挡了一下。

“砰!”

秦封的掌刀劈在松谷久秀的小臂上,发出一声闷响。

“MD,这小鬼子的超能难不成和朝天犼一样是固体术?”

感受着手掌传来的剧痛,秦封心里不由暗骂。

击退了秦封的突然袭击,松谷久秀却研究起了头上的“天”字诀封印术。

秦封眼神一狠,再次祭出封印术“天”字诀,而且,发起了强势的进攻!

两层封印术迅速收缩空间,眨眼之间就紧紧贴在松谷久秀的身上,而且,还在继续收缩!

松谷久秀眼神里惊疑不定:“空间术?不,不太像!”

他是用东岛话说的,秦封什么也没听懂,但是不妨碍他骂人:“狗日的小鬼子,说什么鬼话!”

一边骂,一边施展乾坤日月刀和移形换影,几秒之间,他就劈出了十几记掌刀。

松谷久秀被封印术笼罩,行动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只是勉强抬起了手,护住了自己的脑袋的致命部位。

一声声闷响从松谷久秀的身上传出来,本来就重伤的他,此时更加雪上加霜。

而秦封,完全没有一丝停歇的意思,按照他的想法啊,就是趁他病,要他命!

什么光明正大,什么坦坦荡荡,全都是扯淡,如果说敌人是其他人,那么秦封还可能没那么绝,可是松谷久秀是神州人最为痛恨的小鬼子,那对付他不用考虑什么面子,干就是了!

戳眼、插鼻、揪头发,袭胸、撩阴、踹屁股,秦封是无所不用其极。

松谷久秀好像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敌人,一时之间竟然有点措手不及,难以招架。

但是毕竟他是九级觉醒者,而且还是一个二流的刀术高手,与神州古武界的二流武者同等境界。

在适应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就慢慢取得了主动权。

“破!”

肋下的伤口牵扯着他的神经,但是他依旧劈出了自己巅峰时期五成的水准,秦封的“天”字诀封印术,瞬间被划破。

没有了封印术的束缚,松谷久秀彻底释放了他该有的实力,干净利落简单地从左往右,横劈秦封,速度之快,宛若银光!

秦封连忙往后一倒,松谷久秀的武士刀就从他的喉咙上划了过去。

虽然距离刀刃还有一点距离,但是刀刃的寒意,依旧然秦封感受到了。

秦封冷汗都冒出来了,摸了一把喉咙,没有发现任何伤口,顿时大骂:“八嘎呀路!”

松谷久秀怔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秦封转身就跑,眨眼就跑进了那条狭窄的通道。

“八嘎!”

松谷久秀震怒,自己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骗了,他还以为是秦封也是东岛人呢!为了避免误伤自己人,所以才顿了一下。

太阴险了,太无耻了!

松谷久秀心里燃起了熊熊怒火和杀意,决不能让他跑了,否则自己等人的身份和行为必将暴露。

虽说届时上面也自会有说辞推脱,可是那始终是一件麻烦事,而且,上面也会因为这件事,而怀疑他的能力。

“石田君,立即联系上面!”

松谷久秀吩咐了一句之后,就迅速朝秦封追了上去。

而这时,秦封也就刚跑进通道而已。

“别跑!”

松谷久秀大喊了一句蹩脚的神州话,然后就一刀刺了过来。

正在急速奔跑的秦封,忽然脚步一顿,然后抓起一个巨大的物体就挡在了自己身体前面。

“噗!”

锋利的武士刀直接将这个巨大的物体来了一个贯穿,但是当松谷久秀看清楚这“物体”是什么之后,眼里都冒火了,秦封竟然用他的队友的尸体来防御!

“八嘎!混蛋!我要杀了你!”

秦封松开手里的东岛国尸体,贴着石壁身影一动。

移形换影!

“乾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