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30章 长泽明被“淹”死了

我的书架

第30章 长泽明被“淹”死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厮杀、战斗声伴随这海浪声此起彼伏,霍宽这整支小队,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

秦封甚至已经激发了自己的潜力,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了九级觉醒者的等级上。

但与霍宽联手,也仅仅是和长泽明打了个平手罢了。

而且,他这样的突然提升实力,存在的时间也很短,他的超能可以无限提供,但是他的身体承受不了。

所以在爆发的时候,秦封几乎不给自己设防,力求压倒性的优势牵制长泽明,让霍宽有一个喘息的时间。

长泽明是何等经验丰富的人,一眼就看出秦封身上的不对劲,所以干脆进入了防御状态,试图拖延时间,让秦封自行奔溃。

而他这样的策略,也是对付秦封最好的方法。

秦封很清楚这样下去输的肯定是自己,但是无论他怎么辱骂,怎么羞辱,长泽明就是不为所动,哪怕问候了他的亲人、父母、子女,长泽明就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

这是一个极度冷静的人!

几分钟后,秦封的爆发状态逐渐疲软,对长泽明已经造成不了太大的伤害了。

长泽明立即抓住机会,一刀竖劈!

“噗!”

秦封重重摔倒在礁石上,胸口又多了一道刀伤,深可见骨!

霍宽虽然缓了一下,但是超能也没这么快恢复过来,秦封倒下的时候他同一时间冲了上去,但是下一秒再次倒飞回来。

而这个时候,钟懋堂、沈亦卿也已经彻底失去了战斗力,鄢望苍生死不知,雷霆重伤在地,许攸等追捕小队,也完全没有了战斗力。

长泽明抱着武士刀走近秦封和霍宽,一句话也没有说,直接举起了刀。

“轰轰轰!”

就在这时,空中传来了直升机的轰鸣声!

“控金术——斩!”

一道金色匹练,从直升机上落下!

长泽明脸色一肃,轻松避过了攻击,但是同时,也失去了斩杀秦封和霍宽的好机会。

“小鬼子,敢杀我神州军人,我看你今天不用走了!”

金魔直接从十几米的高空一跃而下,稳稳落在秦封和霍宽的面前,与长泽明相对而立。

“金魔!”长泽明一看来人,表情凝重了许多!

他对金魔可不陌生,在过去十几年中打了几次交道,但是每一次都是输多胜少。

超能时代之后,他们之间交手的次数少了,但是对这个老对手,依旧很熟悉!

“原来是你!长泽明,你是想引起两国大战吗?”金魔也是一眼认出了长泽明,怒气更胜。

长泽明瞥了一眼上头的直升机,此时直升机上正迅速下来两个人。

看到这一幕,他心里微微轻松了一点:“这只是我个人的行动,金魔,你就来了这么点人?”

个人行动?

扯犊子呢!

个人行动带那么多人?

长泽明这样说,不过是为了之后可以交涉的时候可以推脱责任罢了。

不过,这不重要,长泽明杀了这么多人,在金魔心里,长泽明跑不了了!

“就算是我一个人,也能把你留在这里!”

“控金术!”

金魔浑身金光爆发,犹如一轮灿阳,金光一闪,就冲了上去。

而长泽明也如临大敌,直接召出了自己的超能术——寒冰术,银白色的超能与金色的超能瞬间纠缠在一起。

“轰!”

“轰!”

“轰!”

两人的战斗余波,将海水不断掀起,巨大的气势甚至将周围的礁石击得粉碎。

这就是八级觉醒者和九级觉醒者的实力吗?

秦封心中震撼万分。

先前他觉得自己能够爆发九级觉醒者的实力出来,但是现在看来,是他高估了自己了。

固然在超能的量上能够达到这样的程度,某一瞬间的破坏力也足以和九级觉醒者比拟,可是秦封的暴怒状态只是短时间的,而且,并不稳定,很多属于高级觉醒者的手段都没有。

在超能者当中,虽然每个境界都分为了九个等级,但是也可以分为初、中、高三个等级。

之所以还有这样的划分,主要是由于掌握的字诀数量。

一般来说,一到三级的觉醒者,掌握的字诀就一个,而四到六级是两个,七到九级是三个,以此类推。

当然,也有一些天赋异稟的人掌握更多的字诀。

秦封现在只是掌握了两个超能术字诀,哪怕超能量和威力都达到了九级觉醒者,也发挥不出九级觉醒者应有的威力出来。

而金魔,现在只有八级觉醒者,却能够和九级觉醒者的长泽明打个平手,甚至还有点占上风,究其原因,就是他的控金术攻击性强,而且,还掌握了三个字诀。

除了一开始就施展出来的“斩”字诀,还有“锐”字诀和“金”字诀。

“锐”字诀可使金属武器,锐利百倍,哪怕是一把钝刀,在“金”字诀的帮助下,也可以斩裂庚金。

而“金”字诀,则可以使武器更加坚固。

秦封和霍宽等人也第一次看到了金魔所使用的武器,是一把陌刀,长有一米有余,浑身寒光四射,在覆盖一层控金术超能,一刀斩下,水浪分离,礁石四碎。

两人都是觉醒者行列中的强者,都是用刀高手,两人的战斗也逐渐远离了秦封等人。

这也是金魔故意为之,就是担心战斗余波伤到了自己人。

“帝江,你感觉怎么样?”秦封因为眉心不断传来的暖流,让他的伤势在慢慢地恢复,虽然这个速度很慢,但是至少死不了了。

霍宽艰难地撑起了身体,苍白的脸色还有几分心有余悸,要不是金魔及时赶到,他们还真就死在这里了,那就真的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还行,暂时死不了,但是也没法再战了!”霍宽忽然看到秦封肩膀上的小兽,“东皇,你这宠物从哪来的?”

他记得很清楚,秦封没有带这样一只宠物,分别的时候,也还没有。

秦封这才想起来自己肩膀上还有一个小东西,主要是这小东西重量连半斤都没有,习惯了之后就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了。

“你个小王八蛋,竟然没死!”

秦封对于小兽大大吃了一惊,在他和长泽明死斗的时候,这小兽不仅没有脱离过他的肩膀,甚至还毫发无损,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小兽仿佛很不喜欢秦封的语气,鼻孔朝天哼了两句,还把头扭过一边去了。

“这事先不说,我们得赶紧恢复一下,金魔带来的人太少,恐怕没法把人全部留下!”

除了长泽明,东岛国有点实力的还有四人,而金魔只带了两个人过来,一个六级觉醒者,一个七级觉醒者,只能勉强将敌人拖住而已。

而他们,此时正在海浪中搏杀,钟懋堂则是自行爬到了岸上,看上也是奄奄一息的感觉了。

“不好,这小鬼子要跑!”秦封忽然大喝,撑着武士刀挣扎着站起来。

远处,田中背着个背包,正小心翼翼地爬上一艘皮划艇,而这艘皮划艇就是当初秦封任之漂走的那一艘,没想到又漂回来了,还正巧被田中抓住。

如果说秦封最不想放走的人,那莫过于田中,这小鬼子身上还带着重要的东西呢!

眼看田中已经爬上皮划艇了,忽然,他背包上裂开了一个大口子,一个闪着七色光芒的盒子从里面掉了出来,落入海中。

田中一急,连忙伸手去捞。

“雷神,十一点方向!”

田中的位置,正好距离雷霆较近,秦封也不知道雷霆现在情况怎么样,但是他距离太远了,他的封印术没法施展过去,只能依靠雷霆了。

“雷霆术——电!”

一道手指粗细的雷电从海面上疾驰而过,准确无误的击中了田中的手臂。

如果是在陆地上,在这个距离下,这一道攻击或许连打都打不到田中,但是这里是大海,海水导电,雷霆直接以雷霆术“电”字诀发出了自己最后的一次攻击,然后他就彻底昏了过去。

田中被雷电击中,手臂一麻,动作立即就停顿了一下,而就这一下,七星耀月盒就迅速沉到了海底。

就在他大急的时候,忽然,一道寒光从他眼角闪过,一道血剑迸射!

“啊!”

田中捂着自己血淋淋的双眼,惨叫一声,然后一头栽进了海里,彻底没了动静。

这最后一刀,是秦封鼓足了剩余的力气,将武士刀挥了出来。

他本来是想一刀抹开田中的喉咙,但是全身脱力的他,准头也有了偏差,人没杀了,把田中的一双眼睛给弄没了。

不过没了眼睛的田中,还栽进了海里,也基本是死路一条了。

田中的惨叫,吸引了其余东岛国武士的注意,但是他们也自身难保了,他们自知任务已经失败,打算离去。

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在他们相杀搏斗之时,神州的军舰已经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周围,无数的神州将士已将他们重重包围!

超能者固然强大,但是,也不能完全无视枪炮,尤其是威力巨大的枪炮。

更何况,军舰上还有超能炮,哪怕是进化者,也得暂避一二。

东岛国的武士投降了,被下了禁能丸,绑了五花大绑。

而金魔与长泽明的决斗也到了尾声,如果没有军舰的到来,两人的决斗或许短时间内还结束不了。

而且,虽说金魔一开始说得极为自信,但是金魔想要留下长泽明,还是没那么容易的!

不过,有了军舰在一旁威胁,而且,军舰上也不乏七级、八级的超能者,最关键的还是,他们现在在大海之上,没有船只,哪怕是超能者也无法离开!

远处倒是有他们东岛国的军舰,但是这里属于神州海域,他们的军舰如果真的开进来的话,那战斗的规模就不是这么小了。

综合考虑之下,他选择了投降。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长泽明知道,只要自己没死,那东岛国方面一定会想发设法营救,如果死了,就什么都没得说了。

“服下它!”

金魔扔了一枚黑色药丸给长泽明,正是之前秦封他们服用过的禁能丸。

长泽明将药丸接住,眉头一挑:“神州大学果然是将这东西研究出来了!”

金魔脸色阴冷:“想活命,就吞下去!”

长泽明犹豫了一下,如果服下了禁能丸,他就只能任由金魔摆布了。

不过很快他就打消了疑虑,以他对神州的了解,俘虏的待遇还是不错的,他没必要在这里顽抗。

亲眼看着长泽明将药丸吞下,金魔直接上前将他踹了一脚。

“噗!”

“咕咚咕咚!”

长泽明被踹翻在海水里,还被灌了几口海水。

“金魔,你不守信义!”

长泽明脸都绿了,这简直欺人太甚。

金魔却一副滚刀肉的模样,说:“有种你站起来打我!”

长泽明下意识地调用超能,但是他的眉心只是闪烁了一下之后,就没了动静。

金魔为了安全起见,给长泽明喂服的禁能丸,可是最好品级的禁能丸,效果之好,效率之快,远不是普通禁能丸能比的。

当金魔提着长泽明回到秦封身边的时候,其他四个东岛国的武士也已经被绑了。

金魔一看倒在地上的特战战士,顿时脸阴沉得可怕。

“这些,都是长泽明干的?”金魔沉着声问道。

秦封已经恢复了一些了,勉强站着,说:“没错,还有山洞里的两个,凶手已经被我杀了,而长泽明,杀了我们五个弟兄,千里还生死不知,其余人基本重伤!”

说到千里,秦封的眼里就出现了无尽的杀机,看着长泽明,双拳不由握紧了几分。

“金魔,就这样放过他吗?”

长泽明看着秦封的眼神,忽然心里微微一颤。

“金魔,你该不会是想违反军令吧?”

“MD,你给小爷闭嘴!”秦封气得一脚撩了过去,他可不会心软,这一撩阴腿,顿时让长泽明脸色瞬间猪肝一样红。

不过长泽明愣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甚至,还把腰杆挺得笔直。

秦封见状,再踹了一脚,不过长泽明有了防备,他也只是踹中了长泽明的肚子。

而整个过程,金魔压根没有一点阻拦的意思。

这时,一个战士走到金魔的身边说道:“总教官,军舰上传来命令,让您把俘虏交给我们带回去,大队长要亲自审问!”

长泽明的耳朵很灵,也听到了这句话,一言不发,只是冷冷地看了秦封和霍宽一眼,然后还一一扫过钟懋堂、雷霆等人。

秦封和霍宽相视一眼,这小鬼子,还想以后报复!

霍宽眼神深处有点犹疑,但是秦封可没那么多顾虑,看向金魔,金魔只是给了他一个眼神。

秦封猛地抬脚一踹:“小鬼子,你还想跑!”

长泽明正背对着他,准备和其他人登上皮划艇,被押送到军舰上去,一点没有防备地被秦封一脚踹到了水里。

霍宽是何等聪明之人,照猫画虎,将其他四个东岛武士一一踢下了海里,嘴里还和秦封一起大喊:“不好,这些小鬼子要跑!”

“小心他们跳海自尽了!”

其他人都愣了,长泽明从水里挣扎着露出头,气急败坏地喊:“我没跑,你们……咕咚咕咚!”

“不,我觉得你想跑!”

长泽明再次被秦封一脚踹下了海,无数的海水倒灌入他的嘴里,而他的挣扎,也变得徒劳。

金魔眼里狠厉之色一闪,大吼:“俘虏趁人不备,想抢艇而逃,战士们,拦住他们!”

他这一吼不要紧,所有还能动的特战战士全都涌了上来,从军舰上下来的小队看到这一幕,也没敢拦。

甚至,还在旁边摇旗呐喊!

“狗日的小鬼子,还想跑!”

钟懋堂那硕大的脚丫子,一脚一脚地往海水里跺,不一会儿,海水都开始泛红了。

而秦封和霍宽,两人配合相当默契,一人控制住长泽明的双手,一人控制住长泽明的双腿,将长泽明死死摁在了水里。

长泽明心中胆寒,可是这会儿更想活下来,生死之间的挣扎也非常的顽强,霍宽本来就重伤在身,还差点摁不住了。

三分钟后,长泽明的的挣扎逐渐停歇了下来,但是秦封和霍宽担心这货还没死透,愣是让他在水里再泡了几分钟,才松开了脚。

长泽明缓缓浮了上来,整个人也臃肿了一圈,一双眼睛瞪得好像铜铃一样大,最后的眼神中,有恐惧,有后悔,有不甘,而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或许到死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是这样一个死法吧。

“呸!”秦封还不解恨地吐了一口唾沫,“小爷让你跑,这下把自个儿淹死了吧。”

仿佛是一场闹剧一样,所有的东岛人,都在逃跑的时候,“淹死了”!

金魔面无表情,但是眼神深处却有一种大仇得报的爽快。

“回去禀报大队长,就说俘虏心存侥幸,试图逃跑,却不小心掉进海里被海水淹死了,问问大队长,是否要将尸首带回去!”

秦封暗暗地给金魔竖了一个大拇指,这语言的魅力,就是牛!

“总教官,山上发现了我方战士,已经抬下来了,情况不太好。”

秦封和霍宽闻言顿时一颤,连忙跑了过去。

被抬下来的,正是鄢望苍,他的心脏位置,多了一个小拇指大小的血洞,血洞旁边,还残留着一点冰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