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31章 神奇的“尿”

我的书架

第31章 神奇的“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神州军舰上,听到汇报的伍世棠,气得大拍桌子:“目无法纪,阳奉阴违!”

他一把接通金魔的通话:“金魔,你他娘是要气死我吗?我让你留下人,你他娘的当耳边风是吗?这可是老大……”

“大队长,我们有队员受了重伤,需要马上救治!”

金魔直接从中打断了伍世棠的咆哮,“请大队长马上安排医生登岛!”

“有人重伤?好,我马上安排医生过来,你准备接一下。”伍世棠一听到队员重伤,立即态度语气都变了,似乎忘记了刚刚的咆哮。

猫儿岛上,金魔终止了和伍世棠的对话,对于伍世棠的咆哮,他压根没放在心上。

重伤的人,都不宜大动作的移动,所以他们也只能够将他们暂时转移到平坦的地方,先简单处理一下伤势。

可以说,无论是追捕小队,还是霍宽小队,都遭受到了重创。

山洞里牺牲的两个人也被抬了下来,和牺牲在长泽明手下的五个人,并排躺在了沙滩上。

而其他人在沈亦卿的简单处理下,已经暂时没有生命威胁,长泽明的手段,主要就是冰箭留下的血洞不容易止住血,如果处理时间晚了一点,那么所有人就算没有当场死亡,也得流血过多而导致不治。

唯独鄢望苍,正好被击中了心脏,虽然还有一点气,但是也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能坚持到现在,也算是医学的奇迹了。

军舰上安排下来的医生很快就到了,伍世棠也跟着过来了。

一看到沙滩上七个躺着的盖着白布的战士,他的双眼顿时就红了。

“他……他们……”伍世棠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这么多年的军旅生涯,他不是没有经历过生死,甚至自己也在死亡的边缘上挺过,可是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牺牲的战士,他还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金魔点了点头。

“狗日的小鬼子,凶手呢?凶手在哪?老子剐了他!”

金魔冷冷地指了指一旁的长泽明和其他东岛国武士,除了长泽明看上去只是有点浮肿之外,其他几个人都已经面目全非了。

尤其是被钟懋堂重点关照的那个,更是连脑袋都少了一半。

伍世棠愣了一下,随后大步向前,一脚踢在长泽明的太阳穴。

“咔擦!”

长泽明的脖子立即被折断。

“来人,把这些小鬼子全扔海里喂沙鲨鱼去!”

这时一个中年将官走上来,看上去是参谋长的打扮。

“大队长,这些人毕竟死了,而且,被国际上知道了也很麻烦。”

伍世棠双眼一瞪:“这些王八蛋是人?他们擅自闯入我国海域,死有余辜,国际上谁有意见?谁敢找事?就按我说的做,出事了我担着!”

参谋长闻言,只好瞪了一眼金魔,然后找几个人将长泽明几人统统扔下了海。

秦封和霍宽看着这一幕,心里多少有些佩服。

金魔护短,大队长更护短啊!

“大队长,其他人都基本脱离生命危险,可以护送上军舰了,但是这个战士……”军医看着鄢望苍,摇了摇头。

伍世棠一眼就看到了鄢望苍心脏上的血洞,对长泽明的怒火又更加大了几分。

他沉声说道:“无论如何,必须救回来!”

他一眼就认出了鄢望苍,但不管是谁,他都不会放弃任何一丝希望。

霍宽就蹲在旁边,任由军医给他包扎,他其实伤的也不轻,但是他更加担心鄢望苍。

秦封也在旁边,和霍宽一样,只是默默地看着,一言不发,听到军医的话,双拳握得发白,心脏被刺穿,活下来的几率,少之又少。

他原本还有一点侥幸心理,可是军医的话把他这份侥幸的心理都彻底击碎了。

“叽叽叽……”

这时,他肩膀上的小兽叫了几声,把秦封的魂顿时拉了回来。

对了,这小东西的尿,不是有奇效吗?

想到这里,他绝望的心理又再次升起了一点希望。

他抓着小兽跑到一边,路上还顺手拿了一个瓶子。

“小东西,快,搞点尿出来!”

小兽被秦封这样的表情吓了一大跳,非常高人性化地往后退了退,但是马上被秦封一把抓住!

小兽摇了摇头,一副绝不屈服的样子。

“小王八蛋,你不尿,我就把你宰了!”

可是小兽只是迟疑了一下,还是拒绝了。

“把你小牙签剪了!”秦封恶狠狠地说。

小兽吓得浑身一激灵,前肢还做了一个捂的动作,然后秦封就眼睁睁地看着它那小牙签,竟然缩回去了!

秦封都懵了,还可以这样操作?

他抓起小兽仔细地盯着小兽那里,可是那小牙签就好像消失了一样,完全不见了,仿佛就没有一样。

威逼是没用的了,秦封只好换个套路。

“乖,听话,你就挤一挤,肯定有的!”秦封露出一副讨好的笑容。

可是小兽好像看透了他的心思,头一歪,睬都不睬他。

“这样,只要你赏一点出来,我叫你小爷怎么样?”

小兽脸色有点迟疑,秦封一看,心里一喜,有机会!

“等我们回去了,我带你去吃香的喝辣的,保证你每天山珍海味!”

小兽的意象更明显了。

“如果你寂寞了,我再给你找只母……”母什么秦封一下没想到,看它脸好像有点点像狮子,继续说,“我去给你找只小母狮子,怎么样?”

小兽一听这话,顿时两眼放光,然后直起身子,前肢抬起,小牙签“咻”地弹了出来,伸进了秦封拿着的瓶子里。

秦封无语了,这小王八蛋竟然还好“女色”!

这小牙签能用吗?秦封心里不由腹诽。

五秒钟后,小牙签再次缩了回去,速度之快,堪比电光!

秦封看着瓶底的一小滴金黄色液体,一把抓住小兽:“这么点,不够!”

小兽拼命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真的没有了。

这玩意又不是说有就有的,它现在是真的没什么感觉,能挤出这一点来,算不错了。

秦封见状,也知道小兽尽力了,只好放弃。

当他重新回来的时候,军医已经准备给鄢望苍盖上白布了。

“等等!”

霍宽有些失神的双眼仿佛听到了希望之音,猛地抬起头,希冀地看着秦封。

“东皇,人已经走了,军医已经尽力了。”金魔劝说道。

他也很悲伤,可是人死不能复生。

秦封扬了扬手里的瓶子,说:“让我试一试,说不定有用呢!”

军医这时站了出来,沉声说:“这位战士,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打击很大,但是……我们要接受现实!”

他也不想说太重的话,因为他也是军人,知道战友之间的感情。

“我知道,但是他还有一线希望,我就不能放弃!”秦封的神情很坚定。

这时,钟懋堂和沈亦卿一起搀扶这苏醒过来的雷霆走了过来,站在秦封的背后。

“大队长,让东皇一试吧!”

“大队长,试一试吧!”

“如果试过之后还是没用,也好让我们死心!”

伍世棠看着几人,有些动容,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给军医使了个眼色:“你们去看看其他人吧。”

几个军医相视一眼,让开了位置,不过也留下了一个人在这里。

“帝江,把他心脏上的纱布揭下来。”

霍宽神情一震,小心翼翼地把纱布揭下,露出了下面的血洞。

血已经被止住了,但是小拇指大小的血洞,依旧触目惊心。

秦封把手放在血洞上面,还能感受到一丝细微的跳动。

他不敢耽搁,连忙从旁边拿来一块医药用棉,想了想,又把它扔了直接拧开瓶盖,将仅有的一滴黄金液体倒进了血洞里。

一股清香随即弥散开来,让周围的人,神情都不由一震,看向秦封,也一脸好奇。

难道这样一滴液体,就可以把鄢望苍从鬼门关拉回来?

不可思议的事情还在后面,黄金液体滴入血洞之后,十几秒之后,血洞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三分钟之后,血洞消失不见,原来的位置只留下了一个直接改大小的伤疤。

这可是超能术留下的伤口啊,比一般的伤口还要更难缠,现在,竟然一滴液体就治愈了?

“这……”

所有人的震惊了,包括秦封。

秦封虽然是看过黄金液体的效果,但是再次见到,还是感觉震撼无比。

一想到小兽的第一泡尿,是这一滴的上百倍,却全部灌进了松谷久秀这个死人的嘴里,秦封就一阵肉疼。

肝疼!

肾疼!

如果拿去卖,得赚多少钱啊!

其他人还在震惊当中,如果他们知道秦封这个时候想的是拿这些液体去卖,恐怕是杀人的心都有了!

而随着血洞的愈合,那一道微弱的心跳也一点一点地强了起来。

军医一把推开其他人,上前仔细检查了一下鄢望苍的身体,脸上震惊之色更是丰富。

“伤者心跳正在逐渐恢复,但是还没有完全度过危险期,还得继续观察!”

他嘴里虽然是这样说,但是他却不觉得这个危险期过不了。

鄢望苍身上最严重最致命的伤就是心脏的这个贯穿伤,现在这个伤口愈合了,其他的随着时间,慢慢的就会好起来。

再说了,他们医生就在这里,有什么情况可以随时解决。

听到他的话,在场所有人都重重地松了一口气,下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秦封身上。

秦封摊了摊手,说:“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但是这玩意仅此一滴,再多也没有了。”

小兽尿液的神奇功能,他不打算公布了,如果传出去,那轰动实在太大了。

至于解释来源,他干脆不解释了,这种事,越解释越复杂,还不如让他们自己猜测去。

“好了,都散开吧,该治疗的治疗,别在这里围着了。”伍世棠挥了挥手,“东皇,你跟我过来一下。”

有军医的照看,鄢望苍基本没多大问题了,其他人也就放心了,不过他们也没有离开,就在附近。

这里已经被临时搭建了一个营地,床位不少。

秦封默默地跟着伍世棠来到一边,接下来伍世棠要说什么,他很清楚。

“东皇,那液体真的没有了吗?”伍世棠的眼里充满了期待。

秦封在想,还是告诉他一点内幕吧。

一点都没有了,别人肯定不能信,刚刚这么说,只是人多口杂,他避免更多的麻烦才这样打马虎的而已。

不过伍世棠不一样,这是一个看上去粗犷,但是心细如发,而且特别护短的人,说一点出来,应该没问题。

当然,他也不会如实全部说出来。

“不瞒大队长,有是有!”

伍世棠的眼神顿时激动起来,秦封连忙说:“但是,是有限制的!一个月只有一滴而已!”

“那……能不能给我,不,给大队一些。”伍世棠看秦封就看小媳妇一样,恨不得把秦封抱进怀里,那一双不停摩擦的双手,完全没有了平日里大队长的威严。

秦封想了想,说:“这个没问题,但是只能三个月给一滴!”

“没问题!”

三个月一滴,一年也就是四滴,虽然很少了,但是这毕竟是秦封的私人物品,能得到三分之一,伍世棠已经很满足了。

这些黄金液体,是多么的神奇,他已经亲眼看到了,超能术造成的伤,普通的药物根本起不了多大的作用,虽然很多地方都在研制超能药品,但是和这些液体比起来,那效果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当然,这么珍贵的东西,他也不打算给所有人用,这种东西,只能在最危急的时候才可以使用。

“不过,大队长,我现在身上可没有了。”秦封眼珠子一转,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伍世棠没有看到他的眼神,很大方地说:“没关系,下一滴出来的时候,你优先给我!”

秦封愣了一下,郁闷说道:“大队长,你也太霸道了吧!”

“霸道吗?我怎么没有一点感觉!”

秦封心里吐血,厚颜无耻啊!

“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知道,这些东西珍贵得很,如果我拿去卖,那银子可就哗啦哗啦地来了……”

秦封假装不在意的说,一边说,还一边扒拉自己的手指,“我凭借这些东西,我就可以买大房子,买大车,买大……”

“停停停!”伍世棠一把打断了他,“你也别大了,说吧,你想要什么?”

秦封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这老小子挺上道嘛。

“首先,就是不能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

现在知道这个事的,除了霍宽他们这支小队的人之外,就是伍世棠、金魔和军医。

其他人他不担心,但是军医他不熟悉,所以他必须得重申一下,否则消息泄露出去,他自己恐怕随时都会有威胁。

就算秦封不说,伍世棠也会去处理的。

“放心,关于这件事,所有人都会闭嘴,绝对不会再让另外的人知道。”

“那就好。”秦封对此不作怀疑,“第二件事嘛,嘿嘿嘿……你也知道,我学了乾坤日月刀,但是现在嘛,手上还没有趁手的武器!”

似乎是生怕伍世棠拒绝,他还说:“我的要求不高,就要一把像金魔那样的刀就行了!”

伍世棠白了他一眼:“你胃口还不小,不过,你给的东西,价值也够得上。”

“但是,金魔的陌刀是他自己请人打造的,当初大队一次任务拿回了几块矿石,我得回去看看,这些矿石还有没有,如果有,那就给你吧,你自己去想办法打造成你自己想要的兵器。”

“那就谢谢大队长了!”秦封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您老人家放心,四滴黄金液体,一定如数奉上!”

说完,他就跑了。

伍世棠这才反应过来,低声笑骂:“这小王八蛋,还真是黑啊,四滴黄金液体竟然就要换矿石。”

看着秦封的背影,他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这小王八蛋的宠物,之前好像没有啊,看来,这小子身上秘密不少啊!”

伍世棠好奇秦封的秘密,秦封又何尝不好奇肩膀上小兽的秘密呢?

现在他可以确定的是,这只小兽,就是山洞里那个大野兽的孩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在体型上相差这么大,但是外表看来还是很相似的。

而且,这小东西的尿,堪比灵丹妙药,不过产量应该有限,以后得专门给它准备个东西才行,决不能让它随处尿出去了。

“我说小东西,你饿了没,要不要喝水?”秦封拿了一瓶矿泉水说。

他心里想,水喝多了,那尿自然就多了。

谁知小兽凑到瓶子里闻了一下,然后就很灵性地翻了个白眼。

“哎哟我去,你个小东西,还挺挑食啊!”

秦封捏着小兽的脖子提了起来,“我现在郑重告诉你啊,你绝不能随地撒尿,如果你要放水,你得提醒我!听到没有!”

小兽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那人畜无害的样子,还真有几分可爱。

“这小东西的尿这么灵,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效果?”

秦封不由想到一个场面,小东西蹲在沙坑里,拉出一坨粑粑,然后他捡起来……

“不行,太恶心了!”

秦封打了个寒颤,强行终止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