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33章 任务

我的书架

第33章 任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每个人手上都拿着自己趁手的武器,而这些武器,早就摆放在这里了,甚至有可能,他们从炼狱基地出发的时候,就已经带上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伍世棠把他们每一个人都研究得死死的,他们想要的东西,早就准备好了。

秦封手上的唐刀,长约一米,其中刃长八十公分,两指宽,贴近刀背的地方还有一条血槽,整个刀面寒光四射,闪烁着慑人的寒气。

刀柄刻着一些神奇的花纹,反正秦封也没看出来是什么,不过抓在手里,契合度很高。

不过,大家拿上属于自己的武器之后,箱子里还有一件银色斗篷和一个小盒子。

银色斗篷应该是给鄢望苍的,他的隐身术有这一件斗篷应该会更加的完善。

而剩余的小盒子,正是他们这次考核任务的核心——七星耀月盒。

田中被秦封一道划破双眼,跌入海底,也不见了踪影,不过七星耀月盒是落在了海底,金魔昨晚派人把它捞上来了。

秦封原以为这个盒子就是一个比较值钱的古董,但是却引来了东岛国的两个九级觉醒者,显然不是普通的东西那么简单了。

他还以为这个盒子已经被伍世棠拿回去了,没想到又在这里见到了。

“还有这个七星耀月盒,本来就是打算考核完成之后交给你们的,霍宽,现在就由你保管了!”

金魔郑重其事的捧起七星耀月盒,交到霍宽的手里:“小鬼子挺惦记它的,千万别再被小鬼子拿走了。”

霍宽意识到这个盒子不简单,所以捧过来的时候,脸色也很严肃。

七星耀月盒,名副其实,巴掌大小的七边盒子上面,镶嵌着七颗颜色各异的宝石,各占一个角,盒子中央,还有一个月牙形的凹口。

这是之前金魔给他们的画里就能看到的样子,但是实际上,这个小小的盒子,还分了两层。

上面那一层的侧边,被一圈神秘的花纹包裹着,然后高低不平非常没有规律地分布着七个神秘的字符,反正没人认得出来这是什么字符。

底下一层,侧边刻画着三副画,第一幅画,画里面有七个人,六男一女,正围着一个球施法。

第二幅画的人更多了,还么巴掌的位置,看上去足有上百个小人,这些人飞蛾扑火一样冲进了一个黑洞里。

但是当秦封看到第三幅画的时候,顿时如遭雷击,眼神里尽是震惊。

虽然表面上看他只是被七星耀月盒吸引了,但是心里却已经泛起了惊涛骇浪。

第三幅画里面是一个策马将军,旁边立着一杆长枪,骏马前蹄高高抬起,将军双眼睥睨无双,这熟悉的一幕,不就是秦封在珠峰里曾经见过的场景吗?

三年前,他在攀登珠峰的时候遭遇暴风雨,被埋在雪里,他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神秘的空间醒来的,那个空间秦封现在狐疑是珠峰的地底世界。

在那里,他不仅看到了波澜壮阔的星海,也看到了一尊高达百米的将军雕像。

而那一尊雕像的样子,就和七星耀月盒上刻画的一模一样!

“这个人,到底是谁?”

“我当年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那里?”

“我摸了一下马脖子上的铃铛就昏了过去,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醒来之后不仅时间过去了三年,而且,还踏入了超能时代?”

“对了,铃铛!”

秦封盯住第三幅画里的骏马,可是画里面,骏马的脖子没有铃铛!

秦封眼里的惊骇之色更加强烈,这是怎么回事?

三幅画,第三幅画秦封见过,第一幅画里面的七个人,这个数字、这个搭配,是巧合,还是另有玄机?

秦封忽然想到,他们刚进炼狱的时候,加上钟离焱本来一共是七个人的,难道和这七星耀月盒有关?

钟离焱离开了他们这个小队,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们这支小队其实是不完整了?

这个七星耀月盒,又到底从哪来的?又有什么作用?

而这一切,伍世棠和金魔,似乎完全没有解释的样子。

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秦封的脑海,让秦封瞬间有点发蒙。

“东皇,你怎么了?”霍宽发现了他的异常,看他盯着自己手里的宝盒,“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秦封从发蒙中清醒过来,关于自己当初在珠峰经历的一切,已经成为了他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盒子这么精致,拿出去黑市上,应该值不少钱吧。”秦封很快恢复了自己原有的状态,大家一看他又这么一副掉钱眼里的样子,瞬间打消了刚刚的疑惑。

“东皇,我警告你,这是一件至宝,你敢拿去卖了,我第一个把你阉了,再活剐了你!”金魔眼里闪着凶光,看上去怪渗人的。

不过这样一打趣,大家也就没在纠结刚刚秦封的失态。

“金魔,这东西这么贵重,应该由军区保管更好吧。”秦封疑惑道。

他不觉得他们六个人的安保力量,还不如整个军区的,那金魔将宝盒给他们,是因为什么。

“若说七星耀月盒在谁的手里都没用,只要在你们手里才最安全。”伍世棠知道秦封等人还有疑惑,但是他好像不打算解释,“其余的不用问,带着就行,还有,你们也顺带找一找钥匙,钥匙的形状就是月牙形的,但是什么材料,什么颜色,你们自己去摸索。”

秦封看了一眼霍宽,霍宽也正好看过来,也就是说,七星耀月盒其实现在,根本打不开。

也就是没用!

“东岛国既然派人来抢这个盒子,说不定他们知道一些关于这个盒子的秘密,你们如果有机会,可以沿着这条线索去查一查。”金魔说道。

霍宽将七星耀月盒贴身收好,盒子不大,而且只有三指厚,贴身放到口袋里,也不那么明显。

“好了,关于七星耀月盒的事,你们知道轻重就好了。”伍世棠说这话的时候,直接盯着秦封。

秦封有些无语,怎么说得好像自己真的会拿去卖似的。

“从今天起,御仙小队就正式成立了,接下来就由金魔来给你们布置第一个任务。”伍世棠说完这句话就出去了。

而金魔,从桌面上拿起了一个文件,递给帝江,说:“这是一个协助超能局保护重要人物的任务,任务地点,神州大学,任务对象,时倚先教授及其科研团队。”

神州大学?

秦封愣了一下,这不是姐姐秦舒言现在所读的大学吗?

没想到第一个任务就接到了神州大学的任务,他还以为想要再和姐姐相见,应该还要一段时间,没想到这么快。

帝江将资料接到手,随意翻动了一下,上面有一个白发老者的照片,信息很全。

“任务时间?”

“时间不定,直到时教授的研究正式完成。”

秦封瞥了一眼资料就没看了,皱着眉说:“如果时教授的研究拖个一年半载,那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持续一年半载?”

“没错!”金魔点点头,“三天后,军舰送你们到港口之后,你们立即前往神州大学。在这三天时间,你们研究一下任务,给我一个大概的方案,我再根据你们的方案,给你们安排进入神州大学。”

神州大学作为神州的最高学府,虽然是开放式的,大部分时间都可以自由进入参观,但是要想保护时教授这么一支团队,而且还不引起其他人的怀疑,那他们就必须要有一个合理的身份。

否则,六个陌生人,还不是神州大学的学子,忽然出现在时教授身边,那就算不说,人家都觉得有鬼了。

“金魔,我能不能问一下,时教授他们研究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霍宽收起资料问道。

资料里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任务的兴致,以及和任务有关人员的基本信息,但是对于研究的内容,没有提及。

“关于这一点,你们不需要知道!”金魔叮嘱道,“而且,在任务期间,也不要多问!哪怕你猜到了,也不要说!现在盯着时教授他们的人,可不少,尤其小心境外势力的渗透。”

这么说,时教授他们的研究很重要!

金魔的一句话,让他们立即意识到了任务的重要性。

能够引起境外势力的注意,那只能说,这一项研究所引起的作用是巨大的。

“好了,还有三天时间,你们好好研究一下,尽快把方案报给我。”

告辞了金魔,五人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休息房间。

钟懋堂和雷霆一心想着去试试自己的新武器,半道转向去了甲板。

沈亦卿觉得自己只要和霍宽站在一起,秦封就一副奇怪的表情,让她很不自然,也干脆不参加研究讨论。

所以,只剩下秦封和霍宽,他们两个是小队的队长和副队长,对这件事情责无旁贷。

“封兄,你先看看保护人员的名单吧。”霍宽将拳套和斗篷放在一边,“我刚刚大致看了一下,一共四个人,除了时教授,还有两女一男三个学生。”

“资料上说,还有几个学生,不过那几个学生对研究知道得不多,所以保护的力度没那么大,当地的超能局已经安排了人手保护了。”

“按理说,超能局的实力强劲,高级觉醒者,甚至进化者都有,怎么会让我们几个去保护重要的人物呢?”秦封一边快速地浏览,一边问道。

霍宽沉思了一会儿,说:“这个不清楚,不过,任务上也说得很清楚,我们并不是主力,而是辅助超能局,可能是间谍对超能局的人员构成已经非常熟悉了,为了更好的保护,就让我们这些人去做暗中保护。”

“我们主要负责的,是暗中保护他们,而超能局他们,则是明面上的保护力量,双重保护之下,避免出错。”

秦封点了点头:“应该是这样,噫?”

听到秦封的惊疑,霍宽下意识地凑了过来:“怎么了?”

秦封一抬头,就与霍宽四目相对,更加诡异的是,秦封在这个时候竟然咽了一口唾沫。

“卧槽!”

秦封浑身打了个寒颤,往回缩了一点,“我说老霍,你别这样吓人好不好,很诡异的!”

霍宽愣了一下,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秦封的意思。

“封兄,我发现你这个人的思想——很肮脏!”反应过来的霍宽一本正经地说道。

“是吗?我觉得我挺纯洁的啊,道上的人还送我纯情小秦郎呢?”

看着一脸自恋的秦封,霍宽相当地无语。

推了推眼镜,他推着轮椅坐在秦封前面,问:“别贫了,刚刚你这么大反应是因为什么?”

“还不是你凑这么近,让我心跳都……”秦封看着霍宽无奈的眼神,立即回过神来,苦笑一声,“哦,任务人员中有个我认识的人。”

“哦,是吗?”霍宽一脸好奇,从他手上拿过资料,“我记得资料上有个女硕士也是姓秦,比你年长两岁,你姐姐?”

“话都被你说完了,还让我说什么。”秦封摊了摊手,“秦舒言就是我姐姐,没想到她也是这支科研小队的一员。”

“她跟你说过?”

“只是跟我说过她在研究重要的东西而已,具体是什么,她也没说,这么重要的研究,他们肯定也是有保密条例。”

“也是。”

霍宽再次检查了一下资料:“这个情况,要不要和金魔说一下?”

秦封大大咧咧地往后微微一倒,双手支撑着身体:“以金魔的情报手段,这个事情他早就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有句话他没有说,当初进炼狱,金魔要找的人本来是秦舒言,所以金魔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和秦舒言的关系呢?

霍宽见他这样说,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现在任务很明确了,我们就是在暗中保护着时教授、秦舒言等四个人,既然是暗中,那我们在时教授他们身边,就要有一个合理的身份,值得推敲又不起眼的身份。”

“你长得挺斯文的,我觉得你直接以学生的身份进入神州大学就行了。”秦封满不在乎地说道,“而且,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还是京都大学的在读学生吧,让金魔把你的学籍往神州大学一转,天衣无缝。”

霍宽笑了笑:“没想到封兄还记得,那我和沈亦卿就直接以学生身份进入,不过不宜直接加入时教授的团队,那样太显眼。”

一个被人牢牢盯住的人,身边忽然出现了两个陌生人,那肯定会引起注意的。

秦封点点头:“嗯,你们两个,一对学生情侣,同时转学,这很合理,没问题,最好让沈亦卿的宿舍安排在我姐她们旁边。”

资料上说了,秦舒言和另一个女孩住在一起,那个女孩也是他们重点保护的对象,沈亦卿以女学生的身份在旁边住着,也可以有个照应。

“好,鄢望苍也可以以学生身份进入,但是钟懋堂和雷霆,看上去也不太像学生,而且,也不用一起挤在学生这个身份里,你有什么建议吗?”

“我的建议?”秦封忽然贱贱一笑,“有个身份倒是挺适合他们的。”

说着,在霍宽耳边嘀咕了几句,听得霍宽满脸震惊。

“你这样安排,不太好吧!”

“放心,他们会很喜欢的,那里可是美女如云!”

霍宽纠结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

“啊~那就这样安排了。”秦封伸了个懒腰,还打了个哈欠,“我去甲板上晒晒太阳。”

他刚想走,却被霍宽拉住了。

“什么就这样安排了,还有你呢?你怎么安排?”

“我?”

秦封得意一笑,“山人自有安排,放心吧,我挑的位置,绝对可靠!”

霍宽被说得一愣一愣的,等他反应过来之后,秦封已经走了。

伍世棠办公室里。

伍世棠抽着雪茄吞云吐雾,金魔站在一边。

“大队长,关于七星耀月盒的事情,怎么不全部告诉他们?”

“告诉他们什么?”伍世棠摇摇头,“七星耀月盒里究竟有什么秘密,专家组研究了三年也没研究出来,至于唯一的一次反应,暂时还是不要跟他们说,免得他们心里想太多。”

“京都的很多老家伙,可都对这个东西念念不忘啊。”

“哼,念念不忘又怎么样?这可是三年前你们拼了两个弟兄才带回来的,我们特种大队有绝对的处置权。”

伍世棠喝了杯茶,“这样,为了打消那些老家伙的惦记,你跟御仙小队的人说一下,藏好了。”

“那他们找老大,老大问起怎么办?”

“简单,我们就直接说在和敌人的战斗中,不慎遗落到海里了,找不到了,有可能被东岛国那帮小鬼子带回去了。”

金魔微微一怔,这么直接的甩锅吗?

不过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好方法,反正只要被人问起,就死活不承认就是了。

当然,这事得和御仙小队通下气,别等到秦封那混小子真的拿出来炫耀,那就穿帮了。

“对了,杨明那些老伙计,都安排好去路了吗?”

“都安排好了,想回家种田做生意的,给了他们一笔钱,想去地方转业的,也都安排好了适合的岗位。”金魔答道。

“唉……超能时代……古武强者,还是落幕了啊……”

伍世棠一声长叹,金魔也是默默无言。

这样的变化是残酷的,同时也是无奈的,他们能怎么办呢?只能尽量帮自己以前的老战友安排好后路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