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34章 大局为重啊

我的书架

第34章 大局为重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天后,大雪纷扬,寒风呼啸。

军舰没有靠近港口,而是直接在海上将秦封他们六个人放了下来,让他们自己驾着一艘小皮划艇靠岸。

听到这样的安排的时候,秦封是当场破口大骂啊。

外面什么天气,寒风阵阵,雪花纷纷,让他们自行开船靠岸,太过分了。

但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无论秦封怎么抗议,他们还是被赶下了军舰。

幸好他们身上都穿着厚实的大衣,要不然得冷死在海上。

“金魔,你等着小爷比你强了之后收拾你!”秦封扯着脖子大喊。

“也不用以后了,就现在吧!”金魔在军舰上回了一句,还作势要跳下来。

秦封心里一跳,立即露出讨好的笑容:“大可不必,大可不必!”

一边给霍宽他们打手势:“快走快走,这大魔头要发飚了!”

看着逐渐远去的小船,许攸站在金魔旁边笑着说:“秦封那混小子,指不定在怎么骂你呢。”

“呵呵,晾他也不敢在我面前骂,走吧,这里也太特么冷了。”

小艇上,秦封的确在骂着金魔,不过骂了一会儿,他就觉得累了,被骂的人听不着,自己骂再多也是累着自己而已。

一路上无话,六个人在风雪之中逐渐靠近了岸边。

他们没有往港口码头停靠,那样解释起来太麻烦,所以挑了一个荒凉的海岸线,登上了陆地。

他们在军舰上休息了三天,金魔也给了他们不少药品,所以几人身上虽然还带着伤,但是基本的行动没多大问题了。

按照金魔的说法,时教授他们的研究只是到了关键时刻,还没有结果,就算是间谍、敌人也不会现在动手,他们的危险程度低得很。

在军舰上,整整三天,小东西才撒了一泡尿,而且,量还非常的小,数起来也就十几滴而已。

而且,看小东西的样子,还憔悴了很多,秦封怀疑是饿着的,可是他给了小东西很多吃的,小东西愣是一口没吃。

这三天来他都愁死了,也不知道小东西要吃什么,它不吃东西,那就饿着,一饿就没精神,身体就不好,那样连尿也不撒了……

他最后也没办法,只能想着上岸之后,再找一找看看小东西对什么好奇。

军舰虽然吃喝不缺,但是品种太少,除了饭菜就没其他东西了,还是要回到陆地上再看一看才行。

六人趁着风雪,步行来到了一个小村庄,秦封直接拿出五百神州币,租了小村庄里的唯一一台面包车,前往市区。

用秦封的话来说,这样的天气还走路,那是给自己受罪。

在离开军舰的时候,金魔直接给了他们十万元作为任务经费,一到岸上,秦封直接就花了五百。

神州大学的位置,并不在京都,而是在浦陵市。

浦陵市是神州的直辖市之一,经济发达,位于神州东部,超能时代之后,浦陵市的神州大学更是凭借在超能上的成就一举成为神州两大学府之一,与京都大学齐名。

说实在的,金魔说只有十万元任务经费的时候,御仙小队的人是不满意的,十万元,六个人,要想在浦陵市待上一年半载的,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但是金魔只回了一句话:没钱,你们就自己去赚!

一个多小时后,秦封他们来到了市区边缘,他们没有直接进入市区,因为他们身上带的冷兵器,可都是管制物品。

即便是超能时代很多东西都不同了,但是对于管制物品还是一样的严格。

几人找了间旅馆暂时住了下来,按照计划,他们应该是明天才去神州大学报道,今天,他们还需要一点时间来给自己装备一下。

像霍宽他们既然要成为学生,那就要有学生的样子。

还有他们的武器也要找机会送进去,不过沈亦卿和鄢望苍两人的玉笛和斗篷,不是什么违禁物品,带进去不难。

霍宽的是拳套,而且是一对金属拳套,如果被检查出来,也是个麻烦事。

“这是六万块钱,每人一万,作为大家的生活所需,该买的东西,不要少,千万不要泄露了自己的身份。”霍宽从背包里拿出六沓纸币,“大家的武器也放好,从这个门出去之后,我们就谁都不认识谁,有什么事情,电话沟通。”

电话是金魔提供的,当然,之前他们自己的电话也还给他们了,不过金魔给的,保密性更好。

对于这个安排,大家已经早就清楚了,接过纸币,钟懋堂一把塞进自己的裤袋里,然后瓮声问道:“对了,我和雷霆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到现在你们也没说。”

霍宽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直接把目光投向秦封。

而秦封,直接说道:“明天九点钟,你们去神州大学直接说找周梅老师就行了,会有人安排的,你按照要求做就行了。”

“好。”

钟懋堂不作他想,但是雷霆却留了一个小心眼:“东皇,你该不会坑我们吧?”

秦封顿时正气凛然,满脸悲愤:“我是这样的人吗?再说了,神州大学,顶级学府,我能怎么坑你们呢?”

雷霆看他说得像真的一样,将信将疑。

“你们记住啊,金魔可说了,我们的任务很重要,千万不要误事,要顾全大局!”秦封一边说,一边拉开了房间的门,“请吧,我要休息了。”

“什么意思?”

五个人都懵了,赶人?

“这么一间小房间,你们还想一起住啊?就算你们肯,人沈亦卿也不肯啊!”秦封痛心疾首地说道,“再说了,我们认识吗?”

“卧槽!”

“卧槽!”

“卧槽!”

“卧槽!”

四声卧槽同时爆出,霍宽张了张嘴,但是还是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

“秦封……那凭什么是你住这?而不是我们?”沈亦卿不满道。

秦封嘿嘿一笑,甩了甩手里的新的身份证:“因为是用我的身份证开的房。”

“靠!”

难怪这小子刚刚开房的时候这么积极,还拿出了自己的假身份证,原来是早就算计好了。

黑啊!

五个人骂骂咧咧地拿着自己的包裹离开了房间,钟懋堂走的最后一个,还狠狠地把门“砰”地一声关上了,整个房间都好像抖了抖。

“哼哼,爽啊。”

秦封直接把自己丢到了床上,忽然感觉背下有点硌人,伸手一模:“卧槽,小东西你没事吧?”

秦封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手里还捧着小东西,不过小东西被他这么一压,好像没什么反应一样,睡梦中还吧唧吧唧了下嘴。

“还好还好,小牙签还在。”秦封大松了一口气,“三天了,你一直这样,不行,我得去给你找个兽医看看。”

……

第二天,风雪停了,整个浦陵市仿佛笼罩在了一个雪白色的世界,好多汽车都不开了,街道上少了些喧嚣,多了些宁静。

秦封从宾馆退房之后,直接在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他这个位置距离神州大学可还有点距离的,现在已经八点钟了,九点钟前要想赶到神州大学,除非是坐车。

昨天他为了给小东西找兽医,可是没少跑,但是都没有什么效果。

那些兽医要么看不出什么原因,要么直接乱开了几服药,气得秦封大骂庸医。

所以今天一大早,小东西还是无精打采的,秦封也没让它再趴在肩膀上了,而是塞进了背包里。

“师傅,麻烦开快一点儿。”

司机师傅迎了一声:“兄弟,我尽快,但是这天气,快也快不了啊。”

秦封看着满地的积雪,也很无奈。

“这鬼天气……”

“谁说不是呢?”司机师傅也感慨了一句,“以前总说温室效应,后来超能时代来了,这天气更加极端了,暴雪、暴雨、干旱等等,什么都有。”

司机师傅一大早的,仿佛打开了话匣子,他也不顾秦封有没在听,反正他就停不下来了,天南海北,古今中外,无一不说。

一个多小时后,秦封终于逃离了喋喋不休的司机,站在了神州大学的校门口。

神州大学不愧是神州最顶尖的学府,单单从校门来看,秦封就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磅礴大气。

秦封站在原地呆呆感受了一番之后,就直接走了进去。

而这个时候,霍宽他们也已经在学校里报道了,他们三人都是直接转入了超能学院,他们的保护目标——时教授等团队,就是超能学院的老师和学生。

不过,钟懋堂和雷霆两人,就有点懵了。

他们两人按照提示直接找到了周梅老师,周梅老师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知性女老师,在见到他们两个人的时候,还大为诧异了一下。

不过她应该是接到了通知,所以问清楚了名字之后,就直接将两人带进了神州大学。

钟懋堂和雷霆在进入炼狱之前,本是在社会上瞎混,也没读过大学,所以对大学里面的一切都感到非常的新奇。

尤其是看到校园里青春靓丽的女学生,两人更是双眼发光一样,惹得周梅真是眉头紧皱。

以两人的身高,在神州大学里也是非常亮眼的存在。

两人身高差不多,一个状如牛犊,一个瘦若竹竿,一壮一瘦,这样的组合无论走在哪里,都是最吸引人的存在。

看着两人那副样子,要不是学校领导早就跟她打过招呼了,她还真不想要这两个人。

而钟懋堂和雷霆也只顾着看美女、看风景,也没认真听周梅说什么,甚至周梅跟他们着重强调说的一些话,他们都没有听进去。

周梅将两人领进一间房间,说了一句,你们准备一下,就离开了。

两人打量了一下现在的环境,墙边摆着几个铁架衣柜,看上去是个更衣室。

没多久,周梅就回来了,一看两人还在东张西望的,不由皱眉:“你们怎么还这样?脱衣服啊!”

脱衣服?

两人同时吓了一大跳,为什么要脱衣服?堂堂大学,也做那种生意吗?

不,不,不可能!

雷霆和钟懋堂两人对视一眼,心里有种不太好的感觉,他们这么有种被卖了的感觉呢?

雷霆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问:“那个……周老师,我能问一下,您让我们脱衣服,是要做什么吗?”

“来做什么你们都不知道?”周梅一下就不高兴了,“校长跟我说,你们两个是来给我们的学生做人体模特的,定金你们都收了,现在学生们都等着呢!”

什么!

人体模特!

“卧槽!”

被坑了!

还收了钱,他们什么时候收钱了,肯定是东皇那王八蛋收了!

两人的心里别提多悲愤了,如果现在秦封就在这里的话,他们绝对能把秦封千刀万剐!

堂堂七尺,不,九尺男儿,竟然要在这么多学生面前人体展示!

想一想两人就感觉悲愤交加,心惊胆颤!

“我警告你们,别想耍赖啊!”周梅一眼就看出他们想要跑,“你们两个人的样子都被监控录下来了,如果逃跑,我们就直接起诉你们!”

更衣室里顿时传来两声哀嚎。

秦封你个杀千刀的啊!

美术学院的课室里,一百多个学生已经蓄势待发,准备妥当了,但是模特一直没就位,他们也是百无聊赖,逐渐聊了起来。

“安静!”

周梅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课室里面,闹哄哄的课室也立马安静了下来。

但是随即他们就看到了周梅身后的两个扭扭捏捏的男人,顿时就是惊呼四起:“这么高!”

“好壮的肌肉啊!”

“不过旁边那个瘦竹竿,也太瘦了吧,会不会硌人?”

“硌不硌人,你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你要死啊,说这些干什么——要说也回宿舍再说啊。”

“哈哈哈……”

听着大家的讨论,钟懋堂和雷霆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太丢人了!

他们是喜欢看美女没错,也喜欢谈论美女,但是不喜欢以这样的方式和美女们相见啊!

刚刚,在周梅好说歹说,威逼利诱之下,他们终于选择了屈服,虽然他们很悲愤,但是还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

大局为重!

一边脱衣服的他们,一边自我安慰。

“好了,你们两个坐到那里去吧。”

周梅指了指讲台上的两张椅子,“不用害羞的,第一次都这样,习惯了就好了。”

完了,还要习惯……

那岂不是说,以后这样的事情还很多?

两人顿时心如死灰。

“同学们,今天我们的模特已经就位,大家开始吧。”周梅对底下的学生说道。

“周老师,模特身上还裹着毛巾呢!”

“对啊,这我们没法动笔啊。”

“快脱下来吧!”

在周梅的注视下,在所有学生的千呼万唤之下,钟懋堂和雷霆慢慢扯下了那块遮羞布。

“哇!”

“哇靠靠!”

“咕咚!”

惊叹声、口哨声此起彼伏,但是,这个咽口水的声音是什么意思?

雷霆和钟懋堂的耳朵灵得很,顺着声音看去,发现这些咽口水的声音,都是从女生嘴里传出来的……

完了……

一世英名就这样完了……

东皇,我跟你没完!

神州大学某个位置,秦封看了看时间,嘴角都咧到耳边了:这个时间,朝天犼和雷神应该已经进入角色了吧,嘿嘿,兄弟,好好享受吧……

“你就是秦封?你知不知道你已经迟到快一个小时了!”

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打断了他。

秦封连忙点头:“对对对,我就是秦封,我是来入职……”

“傻头傻脑的,怎么人事那里还给我们招了一个二傻子?”

秦封立即反应过来,肯定是刚刚自己笑得太得意了,被他看到了。

“这位大哥,我看你人五人六的,没想到嘴巴这么臭,早上吃shi了?”

关勇被他呛得满脸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你!你!”

“你什么你!”秦封眼珠子一瞪,“还不快带我进去!耽误了事情,你负责啊!”

“噗!”

关勇感觉自己都要心梗了,你知道会耽误事,尼玛迟到了将近一个小时?

他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新员工,为了自己能够多活几年,他觉得还是暂避锋芒为好:“进去吧,队长在等着你了。”

秦封一脚踏了进去,留给关勇一个自认为潇洒帅气的背影。

这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办公室,里面摆满了健身器材,办公桌后面,还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额头上还有道疤,此刻正打着电话。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说,晚上回去我们再来。就这样,拜拜……”黄志永把电话挂断,打量了秦封一眼,“你就是秦封?”

秦封的样子有些卑微,笑着说:“对对对,我就是秦封,不好意思,今天出门晚了,迟到了一点点!”

“一点点?你管一个小时叫一点点!”黄志永“砰”地一拍桌子,“你还有没有一点时间观念?啊?”

秦封无语了,好大的官威,不过,要低调!

深呼了一口气,他赔笑着说:“队长,今天是我不对,我保证,绝对没有下次了!”

“你还想有下次?”黄志永双眼一瞪,“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的地方,这里是神州大学保安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