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36章 豪宰吴义乾

我的书架

第36章 豪宰吴义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昨晚上下了一晚的雪,今天整个神州大学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雪,有不少清洁工正在清雪。

不过好在临近中午的时候,太阳出来了,照的人暖烘烘的。

“老关,我去放下水,你盯一下。”秦封说道。

“去吧去吧。”

秦封刚走,关勇就猛地一拍大腿:“今天是周五,那小子又要过来了,忘了跟秦兄弟说了。”

“算了,等他回来再告诉他吧。”

保安的事情并不多,秦封在这里站得久了,也有点无聊,正好可以实地考察一下附近的环境。

笃志楼里的一楼没有厕所,据说要二楼才有,秦封没有许可上不去,所以只能去外面的公共厕所。

在厕所里放了水,顺便把小东西从怀里掏出来,小东西依然是病恹恹的样子。

中午去下馆子,看看能不能找到小东西吃的。

他稍微看了一下,笃志楼附近百米地方,竟然都没有树,但是有两个建筑,一个就是实验楼保安的办公室,当然,只是一楼是给保安用的,上面的据说是超能学院的训练场,足足有十八层高。

里面怎么训练的,又有什么训练科目,秦封不得而知,不过这样的安排也可以在笃志楼发生危险的时候,超能学院的学生可以及时来援。

若是神州大学那个实力最强,那非超能学院莫属了。

而另一栋,是超能学院的院领导办公室。

这个秦封了解过,能成为超能学院的院领导或者教授,有一个硬性条件。

要么你是超能者,而且是强大的超能者!

超能学院院领导的超能者中,全部都是九级觉醒者以上,院长皇甫席更是一个三级进化者的强者!

如果实力达不到,普通人也可以成为超能学院的教授,那就是靠脑子、技术。

你对超能研究够深,还可以打造超能兵器,或者可以研究超能医疗医药等等,都可以成为超能学院的教授。

秦封他们要保护的时倚先教授,就是这一类人,据说时倚先原本是研究有关生物遗传的,但是在一年前带领团队研究出了禁能丸,所以就成为了超能学院的教授。

秦封在阅读资料的时候才知道,之前困扰他们的禁能丸,研发过程竟然也有姐姐的一份功劳。

所以,在这一栋办公楼里,要么是超能强者,要么是超能教授,也可以对笃志楼形成保护的作用。

不得不说,神州大学对笃志楼的保护是煞费苦心,秦封甚至觉得,那栋办公楼里,应该就有超能局的人。

溜达了一圈,秦封回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十二点了,有些学生已经陆续从笃志楼里走了出来。

在笃志楼里,除了在进入的时候要检查身份,出来的时候也要检查是否携带不该携带的东西。

不过真正检查的,不是秦封和关勇,而是门口的那一道感应机。

只要学生们带了一些违禁品出来,哪怕只是一张碎纸屑,感应机也可以做出反应。

这一个机器是前段时间才装上去的,经过测试,出错率几乎为零。

所以也避免了秦封他们亲手检查,尤其是那些女学生,可不方便了。

“咦?怎么多了一束花,嚯,还是一盒巧克力,给谁的?”秦封回来一眼句看见了关勇身边的鲜花,还凑上去看了看。

关勇说道:“能送到笃志楼里的,除了送给你姐姐的,还能送给谁?”

“不对啊,我看着里面的女学生都很漂亮啊,怎么就不能送给其他人了?”

秦封拿起鲜花,上面还有一张卡片,上面还歪歪扭扭地写着:舒言,你就是我心中的白月光,今晚,我想邀请你一起烛光晚餐。

“呕~”秦封一把将卡片随手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还有那一束花,“这特么太不要脸了,幸亏那小子跑得快,要不然我打断他的手,这字也太丑了。”

“谁说不是呢!”

关勇看他没把巧克力扔了,还拆开了,也相当无语:“不过你也不用灰心,你很快就可以见到他了。”

“那小子,来神州大学差不多两个多月了,每逢星期五,必来送花,三个月没换过花样,听说还千方百计地打电话给你姐姐,送完花之后,十二点十分你姐姐正好从笃志楼出来,他一定会马上出现在这里。”

“卧槽,还这么不要脸!”

秦封已经把巧克力的包装全拆了,塞了一块进嘴里,还扔了一块给关勇:“这巧克力还挺好吃啊。”

“还有十分钟,我倒要看看,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关勇看了看手里的巧克力,也塞进了嘴里。

有一说一,这巧克力味道还不错,这小子挺下功夫啊。

十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秦封身后传来了秦舒言的声音:“小封。”

秦封转过身来,和旁边的云惜梦也打了个招呼:“姐,今天去哪吃饭?”

“去日月楼吧。”秦舒言一眼看到他手里拿着的巧克力,“都快吃午饭了,怎么还吃巧克力。”

“哦,这玩意啊,不知道是哪个傻……送过来的,我就吃了。”秦封本来想说那个逼字的,但是一看到还有云惜梦在旁边了,考虑了一下自己的名誉,还是收了回去。

“粗鲁!”

云惜梦嘟囔了一句,秦封正好听到了,正要和她理论,忽然三年后传来一个声音:“舒言,下课了?我送的花和巧克力你收到了吗?”

“卧槽,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秦封猛地回头,看清来人之后,顿时笑了。

云惜梦很厌恶地看了一眼,说:“师姐,这个讨厌的人又来,秦封刚刚吃的,肯定是他送过来的!秦封也太……”

说着说着,她忽然觉得这么说秦封不对,也就闭嘴了。

而秦封,满脸笑意地走了上去:“吴大公子,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啊!人家说,他乡遇故知,人生大幸,你看看你一个人漂泊在外的,遇到了我,你,大幸吗?”

吴义乾浑身颤抖,双腿发软,秦封转过身来的时候,他就认出秦封来了,可是双腿却不听他使唤,要不然早溜之大吉了。

他爹好不容易托人在神州大学找了个保安的职位,可以趁机追求秦舒言,可是这王八蛋,怎么阴魂不散,也跟来了神州大学。

还跟他说大幸,大幸个鸟啊!

“秦……秦封,你怎么……怎么来了?”吴义乾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现在他的心情,可以说有多难受就多难受了。

“你都能来,我怎么不能来了?”秦封看见他也穿着保安服,才知道这小子竟然也来神州大学做保安的。

而且,来到神州大学之后,还不停地骚扰秦舒言,看来教训还不够啊。

又或者是,吴义乾觉得秦封真的完蛋了。

看到这小子,他忽然想起,吴仁兴坑他的事情,他还没解决呢。

当初手机什么的都被没收了,没法做什么。

来到浦陵市之后,又想着任务,一时还没想起来。

这么久都没有处理,还真不是秦封的行事风格啊!

“封……封哥,我这就走,好吧?”吴义乾一刻都不想待在这了,如果知道秦封也来了神州大学,还在笃志楼这里做保安,他打死都不会再来!

秦封却一把抓住他,说:“别啊,你看我们都是老乡,我今天刚来浦陵市,你作为半个东道主,不得给我接风洗尘吗?”

吴义乾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想宰我一顿就直说,还特么的半个东道主,这高帽我戴不起。

“再说了,今天我姐也要一起,这么好的机会,你不得珍惜珍惜啊?”

吴义乾还没说话呢,后面的云惜梦就不乐意了,扯了一下秦舒言的袖子:“师姐,你还不阻止他,带上这个无赖,那这饭吃得得多难。”

秦舒言却只是笑了笑,说:“没事,小封这么做,有他的目的,听他的安排吧。”

在笃志楼做实验的学生还没有走完呢,一听到秦封这话,立即就浮想联翩了。

秦封这个做弟弟的,难道真的看上这个吴义乾了?

别说其他人不相信,吴义乾更不相信,秦封从来就没有待见过他,他总感觉这里头不对劲。

“靠,不去拉倒,我告诉你,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庙了,我也是看你诚心,所以给你一个献殷勤的机会,既然你不想去,那就……”

“去,我当然想去,马上去!”

吴义乾虽然脑子不太灵光,但是这个时候也顾不上想太多了,如果能够得到秦封的认可,那他追求秦舒言就更近了一步。

秦封嘿嘿一笑,说:“这才对嘛!”

转身面对秦舒言:“姐,走吧?”

秦舒言微微一笑,拉了拉云惜梦:“吴义乾,多一个人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吴义乾嘴都要咧到耳朵根了,秦舒言的要求,他怎么会介意呢?

再说了,多一个漂亮好看的女孩子,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师姐,我……”云惜梦下意识的想要拒绝,但是刚刚又答应了秦舒言,这让她有点纠结。

秦舒言直接拉起她的手,说:“没事的,就一起吃个饭而已。”

“老关,那麻烦你中午盯一下,我给你打包好吃的。”

关勇露出一个哭笑,他还能怎么样呢?当然是服从啊!

至于好吃的,他就不奢望了,他让人从食堂打些饭过来就行了。

秦封之所以这么放心的离开,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实验室里的安保绝对可靠,他要重点保护的,也是秦舒言这些人。

而且,实验室还有超能局的人在看着。

秦封一行人离开了笃志楼,而秦舒言的弟弟,秦封邀请一个小保安和秦舒言几个人一起吃饭的消息,也很快传了出去,顿时掀起了不小的风浪。

吴义乾在下门口拦了辆出租车,云惜梦和秦舒言一前一后地钻进了后排座,吴义乾下意识地也想挤进去,但是被秦封一屁股顶了出去。

“吴大公子,你坐前面比较好。”秦封留下一句话之后,直接“砰”地关上了车门。

吴义乾心中恼火,但是没敢当面发作,快步上了副驾驶。

在车上,秦封一边和秦舒言聊着天,一边操作着手机,中途他还收到了钟懋堂和雷霆的信息,信息内容是什么,秦封看都没看就直接删了。

不用说,肯定是骂他的一些话。

日月楼,是神州大学附近一家口碑不错的茶楼,价格便宜,味道还不错,而且也还挺好,是神州大学很多学生外出聚餐的地方。

这个茶楼看上去实力也不错,是一栋五层的小楼,外观装修得古色古香的,日月楼那三个字更是充满了遒劲。

十几分钟之后,秦封四人从出租车里下来,秦封大气地直接要了一个包间,而且还是顶楼的包间。

来过日月楼的人都知道,日月楼的消费是有档次的,一般来说,学生打多会选择在一楼或者二楼的大堂,这里虽然嘈杂了点,但是没有消费要求,点多少是多少。

但是三、四、五楼的包间,都是有最低消费水平的,一般的学生根本消费不起。

而秦封,直接来了一个五楼的包间,也就是说,这一顿至少得要消费八千八百八十八了!

吴义乾有些肉疼的摸了摸自己的钱包,幸好昨天吴仁兴给他打了五万块钱,要不然这一顿饭还真是吃不起了。

坐着电梯直接来到了五楼,秦封他们要的包间,也是最后一间了,别看这里消费贵,但是客人可不少。

整个包间非常宽敞,上百平米的地方,恰到好处的摆设了一些沙发、茶几,墙上还挂着几幅国画,看上去就价值不菲。

餐桌靠近餐桌的位置,是个大圆桌,坐满的话,应该可以坐上个二十人左右。

一进门,秦封就拿出手机瞎点了一番,也不知道弄了什么,然后拉着吴义乾坐了下来。

“服务员,你们这里最好的酒是什么?”秦封一边说,一边拍了拍吴义乾的肩膀,“今天我老乡请客,放心的上。”

服务员是个年轻靓丽的姑娘,和秦封他们年纪也差不多,不过很专业,没有因为秦封的穿着就流露出不屑的表情来。

“先生,我们这里最好的酒是一万五一支的波波尔红酒和我们神州的白酒凤台酒,八千元一瓶。”

“唔这样吧,这两只酒各来一瓶,然后把你们店里的招牌菜都上一个。”秦封压根不给吴义乾说话的机会,“先把酒上上来,我们多日不见,可是有很多话要说啊,老吴,你说是不是。”

是你大爷!

吴义乾心都在滴血,就刚刚秦封点的这些酒菜,就超过三万元了,大半个月的生活费,就这样报销了。

不过,秦舒言和云惜梦都在一旁看着,他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只能任由秦封摆布了。

服务员在平板上一番操作之后,说:“好的,您稍等。”

服务员正要离开,秦封却把她叫住了,然后捅了下吴义乾:“老吴,先买单啊。”

吴义乾怔了一下:“这里吃完再买单。”

“是的先生,日月楼都是消费完再买单。”服务员这时也说道。

“这么好的机会,你不表现表现?”秦封忽然俯在吴义乾的耳朵里小声地说。

吴义乾眼睛一亮,当即拿出了银行卡,靠在椅背上,用食指和中指架着银行卡,递给服务员:“那就听我兄弟的,先买单。”

“好的先生,您稍等。”服务员露出职业性的微笑,客人是上帝嘛,客户的要求那就是上帝的要求,上帝的要求她们绝对不会拒绝。

菜点好了,卡也刷了,很快酒也端上来了,包间的服务员立即给秦封和吴义乾各倒了一杯白酒,给秦舒言和云惜梦倒了一杯红酒。

秦封一把揽住吴义乾的肩膀,说:“老吴啊,以前,我都错怪你了,没想到你这么痴心,今天,我们必须走一个!来,喝!我干了,你随意!”

秦封端起酒杯,一大杯白酒就一饮而尽。

吴义乾有些犯怵,这肚子里都还没有垫东西呢,就这么干,受得了吗?

但是秦封都已经喝完了,他不喝,好像也说不过去。

而且,秦舒言正看着他呢。

一想到这里,他也学着秦封一饮而尽。

“咳咳咳!”

吴义乾剧烈咳嗽起来,喉咙、胸口、肚子那可是火辣辣的疼啊。

秦封二话不说,立即再次给他满了一大杯:“我们有的是时间,不急啊,今天,我们不醉不归,来,喝!”

“咕咚咕咚!”

三两白酒,再次一口吞了下去,看得云惜梦是目瞪口呆的,这是啥物种,喝酒就跟喝水似的。

吴义乾没办法啊,只能照猫画虎,继续喝呗。

这个时候了,如果认怂,那就是让人瞧不起。

尤其是让秦舒言瞧不起。

他自以为是的认为。

第二杯酒下肚,吴义乾已经有点两眼昏花了,看什么都有点重影,一副随时可倒的样子。

“来,为了庆祝我们在神州大学重逢,还成了同事,干了!”

第三杯酒,吴义乾是被秦封硬灌下去的,喝完之后,就“砰”地一声趴在了桌子上。

“咚咚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然后一个男人说:“秦先生吗?门外有个出租车司机,他说是您请他上来的,是吗?”

秦封放下酒杯,擦了擦手:“是的,让他进来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