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37章 握手言和

我的书架

第37章 握手言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直到出租车司机把吴义乾扛了出去,云惜梦都还没反应过来。

发生了什么?

秦封让吴义乾请客,付了钱之后,就把吴义乾灌醉,还“贴心”地帮吴义乾叫了辆出租车送回学校去了。

而这整个过程,从走进包间,到送走吴义乾,时间不超过十分钟!

而秦舒言,对这一切,一点儿都不感到惊讶。

在秦封邀请吴义乾的时候,她就知道秦封的打算了。

“姐,这段时间,估计吴义乾没这个时间来骚扰你了。”秦封呼了一口气,三杯白酒下肚,他也有点受不了,不过他可以借用超能将酒精逼出来,所以没什么大事。

秦舒言笑着说:“谢谢小封。”

“师姐,你还谢他呢。”云惜梦忽然有点为吴义乾打抱不平,“喝了那么多酒,吴义乾不会有事吧?虽然他很讨厌,但是如果出事了,秦封要担责任的啊。”

秦封让了个身子,给服务员把吴义乾的桌面收拾了一下。

“能有什么事,顶多就是酒精中毒,去医院洗个胃,而且,他绝对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相反,会有很多人找他的麻烦。”

“为什么?”

云惜梦瞪大了双眼,眼里充满了惊疑。

秦封把吴义乾弄成这样,吴义乾怎么会不找他的麻烦?

还说很多人去找吴义乾的麻烦,云惜梦都听懵了。

“吴义乾好面子,他不会因为这件事就来找我,而且,他也不敢找我,他觉得如果自己醉进了医院被我姐知道了,他会觉得特别丢脸。”

秦封大大咧咧地靠在椅背上,忽然眉毛一挑,“害,我跟你个小丫头片子说这些干什么。”

云惜梦本来听得好好的,也觉得秦封说得还挺有道理的,没想到秦封竟然话题一转,他顿时就不乐意了。

“谁是小丫头片子?你才是小丫头片子,我告诉你,你就比我大一岁而已!”

云惜梦说着说着,还挺起了自己的胸膛。

秦封盯了一眼就赶紧转移了视线,心里却说,确实不小了。

“你这么聪明,怎么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看来你成为我姐的助手,不是靠的实力的啊!”秦封忽然想逗一逗她,主要是她生气起来,还挺有意思的。

“你凭什么这样说我!”云惜梦气得腮帮子都鼓起来了,“你自己问问师姐,我是不是靠实力进去的。”

“师姐,你告诉他!”

秦舒言有点无奈,但是心里又有一点小窃喜。

秦封和云惜梦这样,不就像一对欢喜冤家吗?

当初云惜梦接到秦封的电话时,就把秦封误以为是她的追求者,直接秦封的电话给挂了。

现在两人见面加起来还不到半个小时,就你一言我一句斗个没停,看着两人斗嘴,挺好玩的。

“我们的云师妹,当然是凭自己的实力成为时教授的学生的。”秦舒言公道地说了一句话。

云惜梦立即昂起头,从上往下看着秦封说:“你看,是吧?还说我不聪明,哼!”

秦封有点哭笑不得,这小丫头片子,还真是……可爱。

“好,那你说你聪明,那我明知吴义乾不是个东西,还把他叫过来,是为什么?”

云惜梦顿时有些语塞:“是……是……是因为你不想付钱!”

“这是其中一个,但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不是最重要的原因?”云惜梦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也没想通,“那……那是……因为什么?”

看她一双大眼睛充满了疑惑和好奇,秦封有点挡不住这样的可爱攻势,解释说道:“这样子做,就会让我姐的那些追求者误以为吴义乾得到了我姐的青睐,然后他们就会把矛头对准吴义乾,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内,我姐的麻烦会少很多,而吴义乾的麻烦就会多了。”

云惜梦毕竟是神州大学的高材生,智商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只是没有恋爱经历,比较单纯,所以没有想那么多的弯弯绕绕。

但是秦封这样一解释,她立即就明白了:“我明白了,他就是传说中的挡箭牌!”

秦封翻了个白眼,挡箭牌就挡箭牌,还传说中的。

“秦封,你好厉害啊!”云惜梦看向秦封的眼神都变得有些崇拜了,“之前好多人烦着师姐,我都快烦死了,没想到你一来就帮师姐解决了大问题,来,给你一个奖励。”

秦封无语,这小丫头片子是不是太单纯了点,也不怕被坏人骗了。

不过,这小丫头片子还有奖励?

当云惜梦拿出奖励的时候,秦封向后一倒,深深叹了一口气。

“秦封,来,这是奖你的棒棒糖。”云惜梦真的从自己的小包包里拿出了一个棒棒糖,还是榴莲味的。

“拿着!”云惜梦见他不为之所动,还凶巴巴地捅了捅他。

“好了小封,你不要逗惜梦了。”这时秦舒言出来打圆场了,“惜梦,你还觉得他是个吊儿郎当的人吗?”

云惜梦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说:“虽然还有点不着调,但是对师姐你是真的好。”

“那是,还用你说。”秦封有点不自然地往另一边挪了挪屁股,云惜梦站在她旁边,一大股淡淡的清香窜进他的鼻子,痒痒的。

秦舒言把这一细节看在了眼里,眼底忽然有一丝狡黠。

“既然都解除误会了,你们就握手言和吧。”

“好!”云惜梦很干脆地伸出了用右手,白白嫩嫩的,不算修长,但是很好看。

秦封顿时感觉有点口干舌燥,声音都在哆嗦着了:“握……握手,就不必了吧。”

秦舒言没说话,只是看着他。

云惜梦双眼顿时就红了,秦封一看,连忙站起身来,主动轻轻握住了云惜梦的手。

云惜梦的手,很软,刚从口袋里拿出来,还特别暖和。

云惜梦这才重新笑了起来,还煞有其事地晃了晃手:“那就说好了,我们握手言和。”

“握手言和,握手言和……”

如果这时候仔细观察的话,就可以看到秦封的两个耳朵都红了。

秦舒言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她当然了解秦封,别看秦封嘴上花花的,说起来头头是道,骂起来更是口若悬河,但是从小到大,除了她和母亲,秦封就没拉过任何女孩的手了,恋爱更是不可能。

“您好,先生,可以上菜了吗?”

这时服务员走进来,打破了秦封的尴尬,云惜梦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嗯,上菜吧。”

日月楼最为神州大学附近最为知名的酒楼,它的招牌菜自然是不俗的,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海里游的,应有尽有。

说实话,这还是秦封第一次迟到这样的大餐,毕竟以他们家的条件,也无力吃起这么大一桌。

正在他准备动筷子的时候,胸口忽然动了一下。

这一幕真好被云惜梦瞧见,顿时目瞪口呆,夹着的菜从筷子上滑下来了也浑然不觉。

“秦……秦封,你的……胸!”

秦封满脸尴尬,心道,你一个大姑娘,盯着我一个大男人的胸做什么。

别说他尴尬,秦舒言脸色也有点尴尬,她今天是想撮合云惜梦和秦封来着,可是没想到平时文文静静,可可爱爱的,怎么这么……这么……

然后,在二女的注视之下,浑身赤红的小东西从怀里钻了出来,病恹恹的状态好像也改善了不少。

“小东西,你……”秦封正想要把小东西抓住,但是却见小东西直接爬上了饭桌,立即任由它去。

他这不是一直在找小东西的食物吗?小东西现在的行为,难道是桌上的某道菜吸引了它?

秦封不由充满了期待,只要小东西能吃能喝,那就意味着黄金尿液越来越多。

秦舒言和云惜梦看见小东西也充满了好奇,尤其是那副小巧玲珑的样子,更是让人目不转睛的。

而后,小东西的动作,惊呆了三人。

小东西爬到餐桌上之后,嗅了嗅鼻子,然后直奔秦封的酒杯,钻了进去。

它的身子本来就不大,勉强钻进了酒杯,然后,酒杯滴剩余的几滴凤台酒业,被它舔了干干净净。

舔完之后,似乎还不满足,舔了一圈嘴唇,可怜巴巴地看着秦封。

“哇,秦封,这是你的宠物吗?好可爱!”

云惜梦没忍住小东西的诱惑,走过来要抱小东西。

小东西好像没有反抗一样,就这样被云惜梦捧在了掌心,但是眼神,还在可怜巴巴地看着秦封。

“你要喝的,该不会是酒吧?”秦封惊讶道。

小东西很灵性地点了点头,眼神里还有点兴奋。

秦封虽然有点无语,但是为了黄金尿液,还是给小东西倒了一点酒出来。

他没倒太多,这小东西身上虽然神奇的事情还很多,但是毕竟才刚出生没几天,还不知道能承受多大量的酒精。

酒还没倒好,云惜梦就感觉自己手上一轻,小东西仿佛直接瞬移到了桌子上。

“好快的速度!”秦舒言眼里闪过一道惊疑。

“咕咚咕咚……”

小东西嘴巴伸进酒杯大口大口地喝酒,不过半分钟,半杯酒就已经下肚。

喝完之后,还是一副眼巴巴地眼神看着秦封。

“我去,你这么能喝?”秦封想了想,又给小东西直接倒了半杯。

云惜梦在一旁看着,担心地说道:“秦封,这可是高浓度的白酒啊,还是不要让它这么多吧。”

“没事,它身子骨硬着呢,应该不会怎么样。”说实话,秦封自己也不太缺定。

因为他也是第一次给小东西喝白酒,小东西这么聪明,喝不下应该不会勉强自己。

云惜梦眼里的担忧之色丝毫不减,第一眼看到小东西,她就喜欢上了。

所以她一点儿都不想小东西出什么事。

女人嘛,对于小动物总会有一种天生的亲近感。

“小封,能把它给我看看吗?”

秦封看见秦舒言,眼里不仅仅是好奇,还有一点期待。

对了,他怎么给忘了,姐姐是超能学院的硕士研究生,说不定会知道小东西的一些情况。

“当然可以,姐姐你也帮忙看一下它是什么物种,我得到它也没几天。”

小东西已经再次喝完了半杯酒,秦封没再给它倒,而是把凤台酒给了秦舒言。

“咻!”地一声,小东西立即跟随者凤台酒来到了秦舒言的面前。

“惜梦,你也过来看看。”

听到秦舒言的话,云惜梦立即跑了过来,把脸凑近小东西:“师姐,它看上去脑袋像狮子,但是身体四肢都是鳞甲,地球上好像没有出现过这种生物吧。”

“你原来就是研究古生物的,还是古生物学得最好的学生,你都没见过,我就更没见过了。”秦舒言笑道。

秦封了然,原来云惜梦原来是研究古生物的,那是不是知道很多地球上曾经出现的生物?

想到这里,秦封看向云惜梦的眼神也不同了。

他一开始以为云惜梦作为秦舒言的助手,肯定有点能力,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厉害。

“师姐,您就别夸我了,我看过这么多古生物的标本、化石,的确有很多动物和它看上去有点像,但是没有一种是对得上号的。”云惜梦一谈到自己的专业,那这个人都不一样了,“而且师姐你看,它的脑门上还有一点凸凸的,应该还会长出角来。”

秦封听到这里也不由心生几分佩服,仅仅看了几眼,云惜梦就看出了小东西头上的角,如果秦封不是亲眼见过小东西的母亲,他还真怀疑云惜梦瞎说的。

此刻秦舒言拿着酒瓶,并没有倒酒,而小东西完全没有被旁边的红酒所吸引,似乎眼里就只有凤台酒。

“你听得懂是吗,那你让我们看一下,我就给你喝?怎么样?”秦舒言这个时候有点点像大灰狼,而小东西就是小红帽。

小东西想了想,然后点头同意了。

秦舒言直接把它捧在手心里,和云惜梦一起这里捏捏,那里摸摸。

云惜梦甚至打开了小东西的后肢,看到了小东西的小牙签。

“是只雄性。”

不过,云惜梦这个时候很自然,没有一点尴尬,仿佛这样的事情并不稀奇。

但是看了一会儿,两人还是满眼疑惑:“这应该是一只超能兽,而且是最新的物种!”

云惜梦说这话的时候,非常笃定,涉及到她的专业,她就完全换了一个人。

“秦封,能不能让我带回去研究研究?”云惜梦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但是秦封直接摇了摇头:“不行,它得留在我身边,还有他用。”

“惜梦,你忘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等这次研究结束之后,再看看吧。”

秦舒言也看不出什么来了,就给小东西倒了半杯酒。

小东西这最后半杯酒下肚,已经晕晕乎乎了,秦封直接把它抓了过来,还特地看了看小牙签,应该没有要尿的趋势。

“对了小封,这小兽叫什么名字,它在身边也几天了,看出它的什么不凡来了吗?”秦舒言问道。

“也没什么正经的名字,叫它小东西吧。”秦封不在意地说道,“至于不凡嘛,暂时就是看出它的速度特别快,其他的就没什么了。”

如果仅有秦舒言在这,他还会考虑把黄金尿液的事情说出来,但是云惜梦还在,他对这个女孩子还不能百分百的信任。

秦舒言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倒是云惜梦,对小东西这个名字相当地不满,但是她也不是小东西的主人,她只是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建议,但是秦封完全没放在心上。

三人边吃边聊,吃完之后就回了学校,走的时候,秦封还把那瓶没有喝完的凤台酒给带走了。

这酒不便宜,还这么适合小东西的胃口,不带走就不是秦封的风格了。

他们一走,日月楼的经理就立即去敲响了另一间包间的门。

包间里面坐着一个年轻人,西装革履,正坐在窗边优雅的吃着牛排。

他的动作很轻,也很优雅,桌面上无论是菜盘还是一个烟灰缸,都摆在了固定的位置,所用的东西也是绝对精致。

经理是个女的,名叫段红衣,上身穿着红色职业装,下身黑色超短裙,还穿着黑色丝袜。

虽然年过三十了,但是风韵犹存。

“老板,刚刚秦舒言来了。”

被她称作老板的年轻人,名叫郑文冠,郑氏集团二公子。

他拿着刀叉的手一顿,问:“在哪里?”

“已经走了。”

郑文冠猛地抬起头,一束锐利的眼神直射段红衣,段红衣顿时心里一紧。

“一个月前,我好像就吩咐过你吧。”郑文冠拿起餐巾擦了擦嘴,端起红酒杯喝了一口,“现在人都走了,你才来跟我汇报,我看你是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郑文冠的语气很平淡,甚至可以说毫无感情,可这个是如此,段红衣更加的恐惧。

“老……老板,刚刚客人……客人太多,我忙着陪刘总,所以……所以没注意到。”段红衣几乎把头都埋进胸脯里了。

郑文冠走过来,捏住段红衣的下巴,光洁雪白的下巴顿时就变了形:“段红衣,日月楼现在是我的,不是他郑文骞的了,如果你还不知道怎么做,我让鬣狗教教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