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38章 三方碰面

我的书架

第38章 三方碰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郑文冠的表情狰狞得可怕,满眼都是戾气。

一听到“鬣狗”这个名字,段红衣浑身都颤了一下,眼神里全是恐惧:“不……不要!老板,我知道怎么做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郑文冠忽然松开了手,恢复了那一副优雅的样子:“滚吧。”

段红衣如蒙大赦,正要离开,郑文冠忽然又把她叫住了:“等等!”

她的心,顿时又提起来了:“老板,还有什么吩咐?”

“把秦舒言过来的情况大致说一下,不要漏了任何一个细节!”

段红衣心里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事。

来汇报之前,她就先去看了一下监控,了解了整个经过,要不然她什么都不知道的过来,那绝对只有死路一条。

“他们一共四个人来的,除了秦小姐的师妹云惜梦,还有两个男人。”

说到这里,她偷偷地瞄了一眼郑文冠,果然,一听到秦舒言和两个男人吃饭,郑文冠的五官都扭曲了,连呼吸都明显急促了几分。

“他们进入包间之后就点了两瓶酒和一些菜,不过其中一个男的,很快就被另一个男的灌醉了送走了,然后秦小姐他们三个人一直吃到刚刚才离开。”

郑文冠脸色都黑了,“砰”地一声,红酒杯直接被他捏碎了。

“那两个男人,是谁?”

“其中一个,是神州大学的小保安——吴义乾,另外一个,没有见过,听服务员说,叫秦封,是秦小姐的弟弟,穿着也是神州大学的保安制服。”

“弟弟?”

郑文冠扭曲的五官渐渐松弛了下来,“秦舒言的弟弟什么时候跑过来了?”

段红衣没有说话,她也不了解,他只是从监控和服务员的嘴里了解了这些事情而已。

“段红衣,给你一个小时,马上查清楚秦封的事情,滚吧。”

段红衣应下之后立即离开了包间,跟着这样一个喜怒无常的老板,这些日子来她真是如履薄冰,太难伺候了。

以前日月楼的老板不是郑文冠,而是郑文冠的哥哥郑文骞,两兄弟相比较,那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尤其是郑文冠,她觉得就是个疯子,还是个六亲不认,表里不一的疯子。

在外人面前,郑文冠表现得绅士、儒雅,可是一旦发怒,那就是换了一个人一样,癫狂如兽。

离开包间的时候,郑文冠正好把他的保镖黑獒叫了进去。

看到这一幕,段红衣心里感叹,看来郑文冠又要对吴义乾和秦封做些什么了。

不过,她可不敢偷听,把门关好之后,迅速离开了这里。

“黑獒,去把吴义乾抓来。”郑文冠的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已经用新的红酒杯倒了一杯新的红酒。

黑獒个头一米九,眼神犀利,直接问道:“死的,还是活的?”

“活的,但是给他一些教训。”郑文冠轻轻摇晃着酒杯,一饮而尽,“连我都没和秦舒言吃过饭,他算什么东西?”

黑獒顿首:“明白,那我现在就去!”

“去吧!”

吴义乾喝得烂醉,被司机扔在了神州大学的保安室里,还没有醒过来。

他还不知道,自己被秦封坑去一顿饭钱,饭没吃着,话也没和秦舒言说两句,就已经被不少人盯上了。

不仅是郑文冠,还有邓开等人,知道了吴义乾的事情,正满肚子火呢。

或许是天有不测风云,祸不单行,吴义乾这边被秦封黑了一回,他爹吴仁兴,此刻也是焦头烂额。

吴仁兴这天本来要去镇上开会,但是在出发前被网上的一段视频给打乱了。

“怎么回事,这些视频是从哪来的?到底是谁拍的!”

吴仁兴脸色非常难看,视频只有几分钟,是由几个视频组成的,里面基本都是一件事情,就是他拿着鞭子鞭打矿工。

吴仁兴前几年自己买了个矿,但是在对待矿工的时候,不仅克扣工资,还暴力监工。

这些事情本来是非常隐秘的,矿工慑于他的威逼利诱,也不敢说出来,之前他被迫帮伍世棠做事,就是因为伍世棠也拿出了类似的视频和照片,但是更加严重一些。

可是现在,这些东西被暴露出去,还直接发在了网上,那么就不太好收拾了!

现在这条视频的播放量在短短半个小时内,就达到了一百万次,而且,还在不停地播放和转播,相信很快就会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了。

“仁兴,现在怎么办?你不会被抓起来吧?”黄朝凤急得都掉了魂,吴仁兴如果不在了,那她怎么办。

吴仁兴狠狠瞪了她一眼:“就凭这个视频,还不能那我怎么样,你给我镇定点!别本来没事的都被你说出事来了。”

“大哥,要不还是联系一下黄所长吧。”吴仁东在一旁说道。

“没用的,这几天他正好去市里学习了,联系不上。”吴仁兴来回走了几步,虽然他嘴上说事情不大,可是如果被人继续查下去的话,肯定会查出一些更严重的东西来。

不行,我得找一下那个人!

只有那个人有这些东西,如果是他,说不定还有转机。

想到这里,他立马去书房打电话,还不让黄朝凤和吴仁东进来。

黄朝凤和吴仁东相视一眼,虽然又好像做贼似的别过头去。

书房里,吴仁兴翻出那个电话,深呼了一口气,拨通了过去。

“喂?谁啊?”电话那头立马传来了那位沉闷的声音。

吴仁兴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唾沫,微微弓着腰说:“是我,吴仁兴。”

“哦,是你啊?你想要说什么?”伍世棠的语气里有些不耐烦,还有些好奇。

他没想到,吴仁兴还打电话来找他,这真是见了鬼的事情。

“那个,您之前安排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做了,您也说了,那件事到此为止,可是您……可是……”

可是你却背信弃义,这句话他却一时没敢说出来。

“可是什么?那件事情我说了过去了就过去了,你质疑我的话吗?”

“不敢不敢。”吴仁兴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可是现在网上流传了一些视频,对我很不利……”

伍世棠立即反应过来了,感情是怀疑到他头上来了。

“我说过,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你想知道视频怎么回事,你自己去查!嘟嘟嘟——”

说完,伍世棠就把电话挂断了,开玩笑,他堂堂特战队大队长,会做这种不守信用的事吗?

吴仁兴看着响着忙音的手机,怔怔出神。

不是那位的“杰作”,那是谁干的?

“咚咚咚!大哥!”这时吴仁东在门外猛烈地敲起了门,“大哥,你开开门!”

“怎么了?”

吴仁兴打开门,让吴仁东走了进来。

“我看到村头来了两辆警车,要不,大哥你去外面躲一躲吧?”

“我躲什么?警察来了又怎样?”吴仁兴勃然大怒,“我就不信,还没有王法了!老二,如果我真的被关进去了,你赶紧联系黄朝龙,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要陷害我!”

吴仁兴被带走了,吴仁东和黄朝凤赶忙联系黄朝龙。

但是正如吴仁兴所说,黄朝龙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根本打不通。

最终还是吴仁东打算亲自去市里一趟,他刚刚打听过了,带走吴仁兴的,根本不是镇上派出所的,而是县里的人。

吴仁兴的这些黑料,当然是秦封放出来的。

以前他去矿山爬上的时候,偶然间看到的并且用手机录下来了。

视频里的内容,只能看到吴仁兴在鞭打工人,但是秦封听到一些传言,说吴仁兴曾经把一个工人给活活打死了。

他把视频放出去,只要网上热度有了,再“一不小心”地爆下料,有关部门就会重视起来,吴仁兴绝对不会有好结果。

当初把他坑进炼狱,吴仁兴是不怀好意的,是想借“雇佣兵”的手来带走他,他也不是那种什么宽宏大度的人,对于小人,他也觉得也没必要宽宏大度,所以一想起这事儿,他就行动起来了。

这还是在去往日月楼的出租车上弄的,当时吴义乾就坐在他前面,秦封还装模作样地和吴义乾瞎扯呢。

从日月楼回来只有,秦封就一直待在笃志楼这里,和关勇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通过了解,秦封也大致把神州大学了解了一下,以前不是没有听说过神州大学的大名,不过以前只是知道个大概而已。

神州大学在神州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一百多年前,可以说是神州大地上历史最为悠久的大学之一了。

占地面积五千多亩,坐落在浦陵市市中心,原本就是神州最为顶尖的大学之一,后来超能时代之后,神州大学率先成立了超能学院,一下子把神州大学在神州的地位拔高另一个层次。

但是真正让神州大学成为与京都大学并排第一的事情,是超能学院研究出了禁能丸!

这种超能药丸严禁在市面上出现,大多是配备在军队、超能局等执法机构,很大程度上稳定了社会的治安。

在刚进入超能时代的时候,社会一片混乱,很多不法的超能者为非作歹,烧杀抢掠,当时超能局刚刚成立,力量还不够大,所以即便是把人抓住了,也会被那些超能者在监狱、看守所呼风唤雨,甚至是逃狱。

但是自从禁能丸出来之后,这样的情况就大大好转了,所有超能者犯人,都被强制服下一颗禁能丸,没有了超能,这些人也就掀不起风浪了。

顺带提一句,京都大学之所以能够和神州大学相提并论,是因为京都大学研制出了超能枪,如今神州最为有利的两种超能物品,核心都掌握在神州大学和京都大学,所以才会成为如今神州的双子星。

所以,从这一点看就可以看出来,神州大学偏向于研究药剂,据说有的教授就正在研究类似南星国的那种提升实力的超能药剂。而京都大学的重点在于超能枪械。

至于其他大学,在跟上时代的步伐时落后了一小步,暂时还没有像两所大学这样的底蕴。

这些都是网上可以查到的资料,秦封自然也是知道的,不过像禁能丸这种东西,着实是才刚刚知道不久。

在神州大学里,有人的地方自然就有江湖,更何况神州大学这么多学生,大大小小的团体不计其数,就不说其他系了,单单是超能学院就足以编织一个小型的江湖。

据关勇介绍,在超能学院就读的学生,和超能学院的领导、教授一样,要么是超能觉醒者,要么是超能科研者,进入超能学院的学生,都必须满足至少其中一个条件。

所以整个超能学院,又可以分为两大部分,超能觉醒者和超能科研者。

从数量上来说,超能科研者的数量不足超能觉醒者的十分之一,但是这些人却每一个都是香饽饽。

超能时代进入三年了,超能者也越来越多,除非是高阶的或者是特殊超能者,一般的超能者只是比普通人优势大一些而已,但是科研者不一样,现在神州在超能的研究上已经落后于南星国了,所以对于超能科研,各地都相当地重视。

而秦舒言和云惜梦,都属于这一类学生。

至于关勇之前说过的庄肃、邓开都是超能觉醒者,不过郑文冠竟然是经济学院的学生,这倒让秦封有点意外。

至于郑文冠到底是不是超能者,关勇自己也说不出一个准确来,因为谁也没有见过郑文冠使用超能,不过懂得一些跆拳道是毋庸置疑的,这家伙平日里还挺爱出风头的,在学校舞台没少表演跆拳道。

能不能实战,那就不知道了。

除了这些秦封之前就已经听过的名字,关勇还介绍了其他的一些风云人物,比如在超能学院与秦舒言、云惜梦齐名的温幼沅,美貌上不仅与二女齐名,还显露成了极高的超能天赋。

年仅二十岁,一年多以前觉醒墨术,然后现在已经是八级觉醒者。

而她觉醒的墨术,也是超能界中的小众超能术,以墨为力,以笔作刃,笔墨划过,就可杀人。

迄今为止,神州超能者官网上也仅有三人拥有这样的超能术,不可谓不稀有。

所以她也成了超能学院超能觉醒者的女生代表人物,还与秦舒言和云惜梦被称之为超能三美。

有超能三美,那自然也有帅的了。

庄肃位列其中,而且还是居于榜首,九级觉醒者的实力,也足以傲视整个超能学院,名副其实的大师兄。

他觉醒的超能术不算稀有,是御风术,施展起来可乘风而起,扶摇直上,和普通的超能者决斗,有极大的优势。

除了他之外,还有三人和他并称四帅,其中两人秦封兴趣缺缺,但是第四个人,让他意外了,竟然是钟离焱!

钟离焱原本就是神州大学的学生,前段时间消失了,大半个学期都没有来学校了,此前也一直是风云人物,关勇还说他是不是回家订婚了。

只有秦封知道,钟离焱是被抓到炼狱去了,前几天他也从金魔那里得知,钟离焱是和他们一起离开炼狱基地的,也就是说,那家伙如果还回来神州大学的话,那应该也很快了。

这几天没到,估计也是家里的事情拖延了一阵吧。

仅仅一个超能学院就有这么多风云人物了,整个神州大学更不用说了。

只是现在超能学院作为神州大学的老大,很多事情都以超能学院为准,其他的不管是帅也好,美也好,在超能面前,都黯然失色。

秦封其实如果算心理年龄的话,这个时候也才二十二岁,也正是风华正茂的大学生,如果不是因为跌入珠峰地底,这个时候他也有可能跟随姐姐的脚步,成为一名研究生吧。

不过现在,他的人生轨迹已经发生了改变,学校的生活,或许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体验了。

时间不知不觉来到了晚上,下午的时候,霍宽发来了一条消息,让御仙小队的所有成员和时教授团队、超能局成员相互认识一下。

接下来的任务很重要,相互认识也是为了更好的配合,以免出现误会。

所以一到交班的时间,秦封和关勇两人一起回了保安宿舍,换了身衣服之后就自己一个人悄悄返回了笃志楼。

不过他不是去笃志楼的,而是来了旁边的办公楼,约定的地点是在办公楼里。

一进办公楼,在电梯门口他就迎面碰上了几个中年男人,还没靠近,他就感觉到一股隐晦而强大的气息。

至少九级觉醒者以上!

秦封心中立即有一个判断,对方都是身穿西装,胸牌上还写着超能学院副教授。

原来是超能学院的副教授,秦封顿时了然,侧了个身,让这三个副教授先行离开了,他再走进了电梯。

等他来到约定的办公室的时候,霍宽他们已经到了,但是没看到鄢望苍。

“千里呢?”秦封小声问道。

霍宽压低了声音说:“他暂时不露面。”

秦封顿时了然,这是要把鄢望苍当做暗牌啊。

忽然,他感受到了四道杀人的目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