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40章 敌退

我的书架

第40章 敌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夜下,笃志楼前灯火通明,五光十色的超能四处横飞,这里的动静不小,已经引起不少人的注意了。

虽然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但是神州大学里在训练室训练的学生依然不在少数。

秦封就已经看见,旁边的保安楼上面,已经有十几个人影正迅速往楼下赶了。

李立怒吼一声,眉心的赤色小剑,绽放出别样的光芒,变拳为掌,金光将他笼罩,一道金色开山刀虚影迅速在他头顶凝聚,然后猛地朝秦封轰去。

秦封的脸色微微有些凝重,李立的控金术固然是比不上金魔的,但是控金术本身的属性是凌厉的,是锋锐的,战斗力比一般的超能术要强上几分,秦封很自信,但是也绝不轻视。

“乾坤日月——坤刀!”

秦封将开山刀在自己身前挥舞得虎虎生风,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银色刀墙。

这一切说来很久,但是实际上不过是几秒的时间。

“轰!”

金光轰在银色刀墙上,发出一声巨响。

在他们身边的其他人,也受到了战斗余波的影响,连忙和两人拉开了距离。

超能者的战斗本就不是寻常战斗,范围广,破坏力强,如果这个时候附近有普通人的话,甚至都可能被一些战斗余波震死。

一击过后,李立看着脸色有些苍白,嘴角还溢出一丝鲜血的秦封,心中顿时有了计较。

他不知道为什么秦封还不施展超能术字诀,只是在以古武术和他对战。

但是秦封的肉体强度显然也是有上限的,如果这样过后,秦封还是毫发无损的样子,那他真的考虑要撤退了。

他抽空看了一下周围其他人的战斗,总体来说,他们这些人还是占了上风,实验楼这些保安,根本不是他们这些精锐的对手,也就超能局的曹翊和齐乐乐能够以一敌二还占据上风。

如果笃志楼就这样的安保,只要再给他们半个小时的时间,他们定然能够攻进去。

“小子,死吧!”

李立浑身忽然金光大盛,眉心赤剑仿佛染血一般,然后在他身旁的路灯,就好像受到了吸引一样,被拔地而起,直接像秦封砸来。

数个路灯柱,还闪烁着电光,被积压成一团,就这重量,砸中秦封不死也得重伤。

而秦封,连嘴角的血迹也来不及抹,双手紧握开山刀,一脸凝重地看着飞速过来的一团东西,眼神里甚至还有一点恐惧。

“轰!”

秦封只是勉强施展了一道“坤刀”形成刀影防御,就被这一团废铁给狠狠砸中。

李立看着已经没了生息的地方,轻轻呼了一口气,被人夺刀,是他的耻辱,如果今晚没有把秦封解决了,出去了估计也会被耻笑。

现在,至少找回了一点尊严!

他没有兴趣再去看一眼,现在秦封肯定被砸成了肉泥,那个样子,太难看了,太恶心了。

他转身就想要去帮助其他人,忽然感觉身后吹来一阵阴风。

他心里一惊,可是已经来不及反击了,只能迅速在自己的脑袋、后心调集超能,护住这些要害部位。

但是下一刻,他就双腿一并,发出一声刺破云霄的惨叫:

“啊!”

这凄厉的惨叫,让在场所有人都不由心里打了一个颤,循着声音看去,心中还凉了一截。

李立此刻正跪在地上,双手捂着臀部,满良的痛苦。

而在他跪下的地方,已经有一滩血迹,看得所有人下意识地夹紧了两瓣臀。

李立,竟然被爆了!

而始作俑者——秦封,还一嫌弃地把沾满了血的开山刀地上一扔。

秦封不是被砸到了地上吗?怎么还好好的?

李立此刻除了痛苦、悲愤、怨恨,就是不解!

其实很简单,在最后时刻,秦封施展出了移形换影,轻松地就躲了过去。

而之前的溢血,也是他故意为之,就是让李立放松警惕。

他成功了!

李立的受伤,似乎让入侵者打消了继续进攻的念头,为首者果断下令撤退。

秦封本来想追上去,但是想了一下就算了,他必须要立住自己的人设,自己只是一个保安,一个贪生怕死还有点阴险的保安,现在追上去,那太大义凛然了。

曹翊等人竭力想把人留下,但是对方想走,仅凭他们两个人也没法拦住。

保安队的人已经倒下大半,几乎每一个人身上都挂了彩,他们平均实力不过三级觉醒者,面对这么多五级觉醒者,能够支撑到现在还没死,就算不错了。

不过即便如此,重伤的人也不少,短短十几分钟,地上就已经多了几滩血迹,保安队的三个成员,陷入了昏迷之中。

这场入侵与保卫战,来得快,去得也快,整个过程不超过十五分钟,就如潮水一样就消退了。

为了避免对方调虎离山,也为了避免对方卷土重来,曹翊下令让保安队继续在这里坚守。

接下来他们还需要保安队的协助,如果保安队在今夜的战斗中就损员太多,那对于接下来的行动大为不利。

今晚上他们是别想休息了。

在神州大学外的一栋高楼里,有两个人正拿着望远镜看向这边,笃志楼前的战斗的整个过程,都落在了两人的眼里。

“那个寸头小子,有点手段啊!”其中一个大胡子说道,“李立是我们这里的老人了,竟然也在他手上栽了。”

在他旁边的是一个胖子,肥头大耳的,放下望远镜,露出一双眯眯眼:“这只是因为李立大意!他总觉得自己经验丰富,五级觉醒者之中无敌了,如果他上前去查看一下,或者补刀,也不至于落得这样的下场!”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两人想到李立受到的攻击,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

那阴险手段,哪怕他们准备充分,也不敢保证自己就能够应付。

“这个人,会不会有什么来路?”

胖子眼神闪烁了下:“应该不会,虽然五级觉醒者在保安队中的实力有点高,但是这人更多的是使用阴招,而且,老大也没特意叮嘱过,可能就是一个较强的保安,我们留心一下就行。”

大胡子“嗯”了一声,没再讨论秦封的事。

“据我们查探,超能局派驻了四个人进去,哪怕消息有误,应该也不会超过五个人。”大胡子说,“除了超能局,就是保安队那群废物,反应时间接近七分钟,今晚如果我们携带了重武器,估计今晚都可以攻进去了,这样的情况下,都没有其他人出来,除了那些学生,哪里还有其他的安保力量。”

“今晚进去有什么用?据可靠消息,时倚先那老东西还要几天的时间,我们这几天必须把笃志楼的安保力量全部摸透,看看还有其他什么力量。”

“超能局的人都被牵制了,哪里还有那么多人,没看他们连保安队都用上了吗?甚至还有群学生。”大胡子不屑道。

“一说起学生,这倒是个麻烦,别看他们实力大多都是三级或四级觉醒者,但是也不乏强者,而且数量摆在那里,几百人完全可以把我们的计划打乱了。”

“那个人不是说,他已经有计划引开这些学生了吗?”

胖子冷笑了一下,说:“那个人?呵呵,你以为他那么好心啊!据我所知,他跟老大提的条件可不小。”

“他就不怕自己没命享?”大胡子脸上厉色一闪,“行动一旦成功,他也就到了葬身之时吧?”

“那是自然的,老大已经计划好了,到时正好让他把黑锅背了,到时再把他监守自盗的消息放出去,就算有人怀疑到我们,只要没有证据,我们矢口否认,就算是超能局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

……

第二天,秦封等人守了一夜之后,笃志楼也没再发生什么事情。

实验楼保安队长黄志永让一半人回去休息,另一半人继续白天的留守。

秦封虽然一夜未眠,但是精神状态还不错。

反倒是关勇,哈欠连天,就差没直接睡下去了。

不过天亮之后,敌人再来的几率就少了很多,黄志永直接让三州大学的其他保安来替班。

神州大学面积这么大,而且院系众多,保安自然不仅仅是他们几个人,他们只是重点负责这两栋实验楼而已。

现在实验楼的保安受到了重创,自然要把其他人都拉过来了。

本来他也是让秦封回去休息休息的,他昨天可知道了秦封是秦舒言的亲弟弟,而且实力还比他强,他已经不敢在秦封面前耀武扬威了,甚至有点卑躬屈膝。

秦封虽然不困,但是也同意了。

敌人昨晚才来过一次,今天至少白天不会再来,光天化日之下,也没人敢这么大胆地闯进来。

昨晚的事情,也被校方压了下去,除了少数人还在私底下讨论,其他人很多人都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一件事。

此后几天,秦封按时上班,按时下班,一连几个晚上,笃志楼都没有再出现什么事情。

不过这只是暂时的,时教授他们的研究已经进入了最后的阶段,那些人估计也是收到风了,也不会来打搅。

他们想的是坐收渔利,所以在成果没有出来之前,把东西抢过去意义不大。

在这几天,秦封偶然再见过吴义乾一次,不过和前几天相比,吴义乾整个人好像变了一样,既没有再来骚扰秦舒言,人也有些沉默寡言了。

秦封只能推测是吴仁兴被捕之后,吴义乾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前两天,他就联系了秦小雨,从秦小雨的口中得知了吴仁兴被捕的事情。

虽然还没有判决,但是据说有关部门相当重视,已经查出了不少吴仁兴的违法乱纪的事情,没个十年八年怕是出不来了。

那天秦封见到吴义乾的时候,吴义乾满脸的疲惫和憔悴,远远看见秦封转头就跑,连个照面都不敢打。

他这样,秦封是乐见其成,据说这段时间不少秦舒言的追求者都去找他的麻烦了,秦封就知道自己的计划奏效了。

神州大学校门口保安室,吴义乾坐在里面有些愣神,回想起这几天的经历,他真是百感交集。

先是遇到秦封,被秦封宰了一顿,钱出了,却只喝几口酒就被秦封送出来了,等他酒醒的时候,已经是当天半夜凌晨了。

他那天可还有值班任务的,要不是他把吴仁兴认识保安部的主任,否则吴义乾这种行为就足以被开除了。

不过这件事对他的打击还不是最大的,当他醒来的时候,就收到了吴仁兴被捕的消息,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天都塌了。

二十多年来,他一直在吴仁兴的庇护、溺爱下成长,即便现在在神州大学工作了,他的生活费也基本来自于吴仁兴。

可是现在吴仁兴现在进去了,就连舅舅黄朝龙也被牵连,他当时都感觉有点迷茫了。

好在他心比较大,很快就让自己调整过来,因为他知道吴仁兴还有一笔钱留给自己,那一笔钱很秘密,他只要去取出来就行,对于他接下里的生活,影响不是很大。

真正让他彻底崩溃的,是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那晚,他和二叔通完电话之后,就被人一麻袋罩住了,然后他就到了某个废弃的仓库。

在那个仓库里,他不仅被逼着放弃追求秦舒言,还答应了那个男人的要求,成为了那个男人的一条狗。

他在浦陵市无权无势,神州大学的保安主任也不过是他爸的狐朋狗友而已,他爸都进去了,保安主任知道之后肯定不会再照顾他,所以成为那个男人的一条狗,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那个男人他不认识,回来之后他查资料才知道那个人叫郑文冠,是郑氏集团的二公子。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都已经把郑文冠的要求全部答应了,可是郑文冠的保镖,还把他侵犯了!

直至今日,他依旧感觉身后一股火辣辣地痛。

一想到这事,他心里就全是耻辱感,他想一死了之,可是他又不甘心,不甘心成为这样一个人。

在回来的路上,他就暗暗发了誓,一定要把那个保镖碎尸万段!

要做到这些可不简单,哪怕对方不是郑文冠的保镖,也是六级觉醒者的存在,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都是难于上青天。

不过,他也是有点头脑的,大聪明没有,但是至少有些小聪明,从小他就很会借势。

在家的时候,借父母的势,横行乡里;在神州大学,借保安主任的势;而接下来,郑文冠就成了他要借势的人。

郑文冠把他弄过去,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询问秦封的信息,吴义乾哪敢隐瞒,事无巨细地全告诉了郑文冠,当然了,秦封消失的那三年,他就没法说了。

问完之后,他就在那个废弃仓库里,亲眼看到郑文冠把一个女人打得不成人形,奄奄一息。

因为,郑文冠说,那个女人查到的信息,不准确,该死!

不过,人是没弄死的,但是离残废也差不多了。

而接下来的事情,他就很危险了,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但是他知道,只要自己成功了,手上就有了筹码和郑文冠谈判了,到时,他想提什么条件都可以了。

“阿乾,你怎么了?这几天魂不守舍的?”与他搭档值班的张诚推了推他,“是不是又在想女神了?”

吴义乾回过神来,露出一个苦笑:“诚哥,我现在哪敢想人家了啊?他弟弟可把我坑得可惨了。”

“要我说啊,你就不应该去碰。”张诚说道,“秦舒言那是什么人?天之骄女!超能学院乃至整个神州大学都数得上的美女,才貌双全,追求者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权势滔天、富可敌国的男人太多了,我们这种身份的,她不会瞧得上的。”

吴义乾对这话深以为然。

在秦封来之前,他一直很自大的认为自己虽然无权无势,但是胜在从小认识,可是秦封来了之后,他就遭遇到了非人的待遇,这让他明白,秦舒言这种人的确不是他能够碰的。

至少是现在的他没法取碰的。

“诚哥你说的是,以后我不会再为她做什么了!”

“这就对了,以我们的条件,在神州大学保安部老老实实一直干到退休也是挺好的。”

干一辈子的保安吗?

吴义乾从心底里排斥,谁不想出人头地,谁不想扬名立万呢?

“对了诚哥,你去过笃志楼里面吗?”

张诚撇了撇嘴:“那地方哪是我们能进去的,据说里面的研究都是国家级的项目,别说我们了,就是笃志楼值班的人也只能进去一楼而已。”

吴义乾眼里闪过一道精光。

张诚看他这副表情,不由皱了皱眉:“阿乾,你可别乱来,那地方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诚哥你想哪里去了,我只是好奇而已,毕竟实验楼的保安的工资比我们要高啊。”

“是啊,但是没办法,他们都是超能者,哪怕是最弱的超能者,也是超能者,我们是没法和人家比了。”

张诚叹息了一句,忽然话锋一转,“说起笃志楼,我来的时候是三年前,那会儿超能时代才刚刚开始,超能学院还没成立,笃志楼也不是给超能学院的,就是一个普通的实验楼,我们的队长以前还在那里值班过呢。”

“是吗?”

吴义乾无神的双眼顿时亮了一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