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44章 风暴前夕

我的书架

第44章 风暴前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冬天的晚上,着实冷,呼啸的北风像狼嚎一样拍打着玻璃窗,这门窗稍微露了条缝出来,就能整个房间下降好几度。

不过尽管是如此好冷,神州大学的校道上、操场上,谈情说爱的小情侣也不少,有些甚至还直接就在树下卿卿我我,你侬我侬。

秦封在校门口就和楚承寰分开了,两人的宿舍一南一北,没法一起走。

对于楚承寰今天的表现,秦封很意外,也很欣赏,两人的关系也多了一层朋友,楚承寰也是值得交往的一个朋友。

秦封以前在大学的时候也有不少好朋友,可是因为失踪了三年,基本上都没联系了,这段时间忙着任务,他也暂时没想去找,等过了这段时间再说吧。

“秦封,你的快递!”

秦封回到保安宿舍楼,正要上去,却被楼下的值班室刘大爷叫住了。

他这才想起下午的时候的确是有个电话找了他,说是有快递,当时他也没放心上。

“在哪里?”

刘大爷指了指地上一个盒子:“喏,今天下午送过来的,是你小子网购的东西吧?”

“呵呵。”

秦封自己也不知道箱子里是什么,反正不是他买的。

他随手一抱,忽然眼珠子一瞪:“卧槽,什么破玩意这么重!”

看上去只有电饭锅大小的盒子,竟然至少一百来斤重!

具体多少秦封没个确数,但是他感觉,应该有一百五到一百八十斤!

刘大爷狐疑道:“你自个儿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你都不知道这玩意堵我这里,搬又搬不动,石头都没这么重。”

“不是我买的,是一个朋友寄过来的!”

秦封吸了一口气,将盒子抱起来“走了,大爷!”

上楼梯的时候,他看了下盒子上面的快递单,寄件人是个陌生人,寄件地址也压根没听过,该不会是炸弹吧?

刚冒出这个想法,秦封心里忽然一个咯噔,最近正是关键时期,而保安楼的这些保安又是一分安保力量,如果真的有丧心病狂的人送个炸弹过来,那整栋楼的人不得全嗝屁了?

想到这里,他转身就跑,飞也似地跑出了宿舍楼。

一直跑到空旷的操场,他才停下来,小心翼翼地拿出唐刀,隔着一米多,一点一点地把箱子上的胶带割开。

“呼——”

秦封轻轻呼了一口气,别看他现在好像挺勇敢的,实际上心里却害怕得要命,否则也不会大材小用地用唐刀来拆快递。

寒风中,秦封用刀尖挑开了一面,露出了一抹漆黑。

“小心!”

忽然,一声惊呼从身后传来,秦封下意识地往地上一趴。

“哈哈哈!”

熟悉的笑声窜进秦封的双耳,气的秦封跳了起来:“卧槽,你们两个想吓死我啊!”

吓唬他的,是钟懋堂和雷霆。

两人被秦封坑了一把去做了人体模特,心里怨气冲天的,刚刚两人正好结束了今天的工作,从操场边走过,就看到秦封撅着屁股不知道在搞什么,于是大吼了一声。

“你一个人大晚上的在这里搞什么飞机?”雷霆伸了伸脖子,看到地上的盒子时,瞳孔一缩,“炸弹?”

“不确定!”秦封沉声说,“你们滚一边去,我不认识你们!”

来之前,大家说好的进了神州大学就谁也不认识谁,还有几天了,可别被有心人察觉了。

雷霆和钟懋堂两人也没有开玩笑的心思了,郑重其事地对秦封说:“小心点!”

两人离开了操场,但实际上没放心离开,在角落里观察着。

秦封再次靠近了箱子,将箱子一点一点彻底打开,看清楚里面的东西之后,大松了一口气:“金魔,你丫的不吓唬人就要死啊!”

他掏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钟懋堂的手机立即响了起来。

钟懋堂看了一眼,松了口气,说:“东皇说,那是金魔寄过来的东西,不是炸弹。”

“那就好!”雷霆也是被吓得不轻,他们当然不怕普通炸弹,在炸弹爆炸的时候,他们的速度完全可以躲开,但是这里是神州大学,一旦有炸弹,那影响足以震动整个神州。

“金魔寄过来的东西,怎么会被东皇那王八蛋当成炸弹了?”

钟懋堂耸了耸肩:“不知道,可能秦封心眼太多了,有被害妄想症!”

“有可能……”雷霆托着下巴假装沉思,“不过,他该不会是吓唬我们的吧,知道我们要找他算账,所以搞了这么一出。”

钟懋堂愣了一下,然后转头向操场看去,秦封哪里还有影子。

“卧槽,这混蛋!属球的吗?滚得这么快!”钟懋堂一想起这几天的经历,就想把秦封狂揍一顿,刚刚还以为找到了机会呢,没想到又被秦封给蒙了。

雷霆同样是怒气冲冲,不过他还知道孰轻孰重:“这事我们先记着吧,等任务结束了,再找他算账!走吧,这天气要了命了……”

两人现在在学校对面租了间小房子,所有的打扮和行为是越来越像两个打工人了。

秦封这边抱着箱子一口气跑回了宿舍,他知道如果这个箱子不是炸弹,没了危险,雷霆和钟懋堂十有八九会伺机拦住他,所以为了避免被堵住,他根本没有在操场上多待半秒。

宿舍是六人间的,今晚正巧,有四人值班,而关勇,下班之后就出去鬼混了,还没回来。

秦封把箱子放在地上,从里面拿出了一块拳头大小的黑色石头,有点像源石,但是没有源石的功能。

看到这些矿石的时候,秦封就想到是金魔寄过来的了。

几天前,当时伍世棠要他给出黄金尿液,秦封提了个条件,就是要一把好兵器。

当时伍世棠就以矿石作为交易了。

据说这些矿石是金魔一次任务带回来的,金魔的刀就是用这种矿石打造的,切金断玉,吹毛断发。

秦封这几天忙着任务,都差点把这事给忘了。

没想到伍世棠还挺实在,给寄了这么多过来。

这些矿石,金魔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金属,提取出来也不容易,就一直放在仓库,这次干脆直接给了秦封。

秦封不是铁匠,也没办法那这些矿石怎么样,等以后找到了合适的铁匠之后。再看看打造怎样一柄兵器。

他本想把矿石放进储物柜里,但是矿石太重了,一放进去立即就凹了下去,最后他只好塞进了床底。

这玩意看上去也不值钱,越是随便放,就越不引起贼人的注意。

刚弄好,关勇就回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封就收到了霍宽的短信,得知了一个不算太好的消息,元旦那天,超能学院的学生,要进行一场考试,考试地点在操场。

这也就意味着,在元旦那天,笃志楼这里不会有超能者学生在,秦封他们原本想借超能学院学生的手的计划,也就泡汤了。

据说这个考试,是很早就定下来了的,并不是突然决定。

不过,直觉告诉秦封,元旦这一天,恐怕就是敌人动手的时机了。

换位思考,如果他是敌人,那么元旦这一天最适合动手了。

距离元旦还有不到一周,时间和时教授他们差不多,还少了很多阻力,简直就是杀人放火抢掠的好时机。

在值班的时候,秦封就和关勇聊起了这个话题。

“其实这次元旦的考试之所以这么重要,是因为超能学院成立以来最为关键的一次考试。”

关勇显然对这事了解不少,“往年的考试,都比较简单,更多的是直接检测超能等级,连考试都算不上。而今年则不一样,据说还会实战考试,以排名定成绩。”

“这不有点像古时候的门派大比?”

关勇想了想,点头道:“这样说也没错。”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次考试就是偶然了,并不是针对时教授他们的研究。

“不过,超能学院的学生今年比较可惜,没有机会参加元旦晚会了。”

秦封轻笑一声:“一个元旦晚会而已,有什么比考试更重要的?”

关勇摇了摇头,说:“对于少部分人来说,的确没什么重要的,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神州大学的元旦晚会还是值得一看的。”

“且不说在元旦晚会上,各系学生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歌舞小品,样样俱全,堪称神州大学的春晚。而且,元旦晚会结束之后有个舞会,给学生们一个相互认识的机会,有许多情侣,就是在这样的晚会上认识并在一起的。”

原来如此,如果仅仅是普通晚会的话,可能也没那么大的吸引力吧。

不过,还不止这些。

“除了这两点之外,神州大学还吸引了非常多的校外人员,最重要的是什么你知道吗?”关勇还停顿了一下,设了个小悬念。

不过秦封哪知道那么多,以前姐姐秦舒言也没怎么和他说过神州大学的事情。

见秦封摇头,关勇继续说道:“每一年,神州大学都会邀请当红明星来作为表演嘉宾,就这一点,就足够吸引很多粉丝了。”

秦封微微皱眉:“也就是说,元旦那天,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入神州大学了?”

“可以这么说,但是校外人员观看晚会,需要门票,而且,门票费还不便宜,不过数量也有限,只有一千张门票。”

一千张门票,那就是可以进来一千个人,那对于笃志楼的安保极为不利。

秦封这时候甚至可以确定,这一千个人当中肯定混有敌人、间谍,而且,数量应该还不会少。

这一千个人的门票费可以补贴学校举办晚会的成本,可是却给秦封他们带来极大的压力。

但是这是校方的决定,而且,延续了这么多年的传统,整个神州大学一年一度的盛事,不可能说取消就取消,连延迟的可能都没有。

秦封把打听到的消息通过短信和御仙小队的成员通了个气,让大家有个心理准备。

本来大家还以为只是会少了一些学生帮忙,他们还没那么大反应。

没想到还有个元旦晚会,还要邀请一千个校外人员进来,鱼龙混杂,难以管理。

从这个趋势来看,元旦那天就是最好的机会,敌人百分之九十的可能都会在那天动手。

大家心里都多了几分凝重。

这是他们第一次出任务,他们当然想以最完美的姿态完成,不过现在看来,难度是直线上升。

或许是已经接近动手的日子,元旦前的几天,笃志楼都平静得很,别说间谍或者敌人了,连个学生都没靠近。

在元旦前一天,霍宽和秦封相继出了校门。

今天,他们要去带些超能武器回来。

独属于御仙小队的超能武器库已经更新了,里面有最新的超能武器,种类全,数量多,可以有效提升他们的防御。

当两人来到武器库的时候,顿时被武器库的东西给惊呆了。

“卧槽,这么多!”看着满屋子的枪炮,秦封满脑子嗡嗡的。

这个武器库有一百平米左右,塞满了各种枪械和小型超能炮,以及数不胜数的子弹。

就屋子里这些东西,足以装备一个排了。

而他们,只有六个人!

霍宽也是第一次来,看到这场面也是震惊了不少,金魔只是说武器库,他们还以为只是顶多每人三支枪呢,绝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多!

“这么多军械,如果我们拿着造反了……”霍宽咽了口唾沫,没敢再想下去。

这也可以看出,金魔或者伍世棠对他们的信任。

当然,也可能是试探。

说不定这里哪个角落藏着摄像头,而金魔正在另一端看着他们的表现呢。

这样的猜测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们在炼狱基地的时候,金魔就曾经这样干过,他们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老霍,他们都已经告诉你要什么了吧?”秦封上前随手拿起了一支突击步枪,“我们两个人拿着这么多超能武器去神州大学,那得引起多大的轰动。”

“这个不用担心,我叫了辆车过来,对外就说是元旦晚会要用到的器材。”

差点忘了,现在霍宽是学生,而且还在元旦晚会上谋了个一官半职,目的就是方便运送武器。

秦封对他竖起了大拇指,然后眼睛一亮,拿起了一把匕首。

“金魔还真是抠啊,就给了一把冷锋,这玩意我要了!”

冷锋是一种匕首的名字,就是秦封现在手里的这种,据说是用天外陨石打造的冷兵器,军中也没多少。

之前离开基地的时候,秦封他们还向伍世棠讨要,不过被伍世棠拒绝了,没想到金魔送来了一把。

秦封现在有一把唐刀,但是那玩意比较长,一旦贴身战斗起来,就不太方便了。

除了冷锋,还有另外五柄匕首,质量上当然没那么好了,连寒光,都暗淡了几分。

而秦封这把冷锋,一出鞘就寒光四射,甚至有一丝龙吟。

霍宽不擅长用刀,他更喜欢用拳,所以没打算要这把冷锋,理所当然的归了秦封。

除了冷锋,秦封自己还挑了一把手枪,其他的就什么都没要了。

他想的是尽可能的隐藏,像突击步枪,狙击步枪这类太大了,藏都没法藏。

而且,真正战斗起来,超能枪所能发挥的作用,实在有限。

其他人每人标配一柄普通匕首,除此之外,雷霆和沈亦卿各挑了一支突击步枪和两百发子弹。

而钟懋堂除了突击步枪之外,还拿了一个小型炮,类似于巴祖卡,方便携带,但是超能炮威力巨大。

不过秦封觉得用上的几率应该不大,神州大学里面,如果到了开炮的地步,那也影响太大了!

鄢望苍就不用说了,狙击步枪是必须的,除此之外还像秦封一样,要了一支超能手枪。

等霍宽也选好了自己的武器,秦封一边装箱,一边问道:“对了,一直没见到千里,这小子现在在哪?”

霍宽神秘一笑:“他其实就在神州大学,而且,昨天还经过了笃志楼。”

“什么?”秦封眉头一挑,不愿意相信,“如果他从我眼前走过,我不可能没有认出他来,他应该是隐身状态吧?”

“非也非也!”霍宽推了推金边眼镜,“他就是打扮成了一个学生,混在了学生堆里,就是想看一下会不会被人发现,现在看来,连熟悉他的你,都没有察觉,看来他的隐藏还是很成功的。”

秦封张了张嘴,暗自气恼,自己这段时间的注意力是不是被美女吸引过去了,竟然没有察觉,看来得收敛一下了。

不过秦封从心底里是非常认可鄢望苍这种随时融入环境中的手段的,他就像一颗非常不起眼的螺丝钉,走到哪里都能准确找到自己的位置,然后成为新环境的一份子。

这样的人,天生就是隐藏者,难怪他会觉醒隐身术。

要说最符合伍世棠要求的,非鄢望苍莫属!

他们这支小队啊,各有各的特色,霍宽雅,雷霆狂,钟懋堂的憨和莽,沈亦卿的飒,还有就是鄢望苍的不起眼。

至于秦封自己,他觉得自己最没有特点就是自己的特点。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在霍宽封小队成员的心里,对秦封的评价如下:

贱!

阴险!

腹黑!

无耻!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