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50章 审问明凡

我的书架

第50章 审问明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秦封出来的时候,秦舒言几个人已经走了,走的时候,云惜梦还回过头朝他做了个鬼脸。

看到云惜梦,秦封不知为何响起了云惜月。

这个和云惜梦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那天莫名其妙地来笃志楼这里,秦封还以为她也在打笃志楼的主意,但是昨晚,她又没有出现。

不过秦封依旧觉得有些可疑。

钟懋堂和雷霆没有再进来神州大学,霍宽让他们在外面找了个旅馆暂时安置明凡。

明凡现在虽然是身败名裂了,但是毕竟是知名人物,如果贸然出现在神州大学,一旦被人认出来,那场面估计就控制不了了。

不管是那些脑残粉,还是愤青,那一围上来,估计明凡都不用送刑场了。

几人按照雷霆给的地址,打了辆车。

在车上的时候,霍宽问道:“封兄,秦小姐强调让我们去审问一下明凡,你姐有解释为什么吗?”

秦封摇头:“没有,她只是说要亲自去问问。”

“她没有让我们直接交给超能局,而是让我们先自己审问,也就是说,明凡身上,或者说知道一些我们需要的信息,也有可能是某件物品。”

沈亦卿一边说,一边思考,“可是,我们需要什么呢?”

鄢望苍一如既往的沉默,霍宽看了眼秦封:“她不是让我们某个人去问,而是让我们去审问,我们是御仙小队,明凡身上能有什么跟御仙小队有关的吗?”

“不可能吧。”秦封郁闷道,“咱们御仙小队才成立多久,连我们都不知道需要什么,他身上有什么东西。”

“再说了,明凡一个小白脸,娱乐圈的人,跟我们有个毛线关系啊。”

几人都沉默了,秦舒言说得太隐晦了,他们实在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去猜。

如果不知道要问什么,等会儿都不知道怎么审问。

秦封真想打电话直接问老姐,可是他知道,秦舒言说到这个份上了,也不可能再说清楚了。

“说来也奇怪,你姐好像知道我们御仙小队。”沈亦卿眼里闪烁着光芒,“虽然她好像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她让我们单独去审问明凡,本身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秦封,你姐真的只是一个硕士研究生吗?”

秦封苦笑一声,说:“我也想知道,但是我也不知道。”

“大家都不要猜了,大家先想一想,有什么问题可以问吧,有些事情虽然我们不感兴趣,但是能想到的就问吧,说不定就问中了。”

几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很快就来到了雷霆他们指定的旅馆。

那旅馆前台看着秦封他们几人一起进了一个房间,目瞪口呆又若有所思。

秦封他们现在也没心思去管前台小姐姐什么心思了,来到房间的时候,雷霆和钟懋堂正在吞云吐雾的。

两人本来好像不抽烟的吧,怎么抽上烟了?

“两位大哥,你们这是做模特抑郁了?”秦封惊讶道。

雷霆和钟懋堂罕见地没有驳嘴,等鄢望苍把门关上之后,“噗!”

两人一齐吐了一口鲜血。

“雷神!朝天犼!”

秦封大惊失色,不是说没什么大碍的吗,怎么好像很严重?

“长琴,赶紧给他们看看!”

沈亦卿懂得一些医术,同时作为小队的队医。

简单检查一下之后,沈亦卿脸色虽然还很凝重,但是显然还是松了一口气:“内脏震伤了,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刚刚那一口淤血吐了出来,已经好一些了。”

“他娘的,老子还以为自己要挂了。”雷霆又深深吸了一大口,烟屁股都快烧到了。

秦封微微松了一口气,不轻不重地在他胸口锤了一拳:“别自己吓自己,你小子命硬着呢。”

“老秦啊,你知道刚刚我们一直在想什么吗?”钟懋堂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感觉下一口气就接不上来了。

秦封疑惑问道:“想什么?”

“我们在想,老秦这王八蛋把我们的钱给私吞了,我们还没揍他呢,现在就死了,怎么可能呢!”

说到最后的时候,钟懋堂的声调忽然提高了好多,然后两人就猛地暴起,对着秦封拳打脚踢。

“卧槽!你们……”秦封情急之下只能紧紧抱住自己的脑袋,蹲在地上不停地求饶。

踏着一求饶,雷霆两人更加起劲了。

而霍宽几人则站在一旁看着他们几个瞎闹,沈亦卿给雷霆和钟懋堂两个人把脉之后,就知道这两人是故意的了,也知道这两人是想教训教训秦封,所以就小小配合了一下。

三分钟后,雷霆和钟懋堂才意犹未尽地收了手。

他们只是发泄一下而已,并不是真的对秦封下死手,这更多的是兄弟之间的打闹。

看到三人都停下来了,霍宽这才站出来,说:“雷神,人在哪?”

刚刚他环视了一周,这小房间一眼就看完了,也没看到明凡。

雷霆朝卫生间努了努嘴,说:“那小白脸正喝着马桶水呢。”

“你好坏哦!”秦封忽然锤了一下雷霆,吓得雷霆浑身一激灵。

“你别这样,我害怕……”

“哎呦,原来雷神大爷还会害怕啊。”

嬉闹着,鄢望苍已经把人从卫生间提出来了。

明凡原本穿着帅气潇洒的白色西装,还有锃亮的皮鞋,现在鞋子少了一只,白色西装上面也脏兮兮的。

还有那头帅气的发型,也变得像鸡窝一样。

嘴角上还有水渍,一想到雷霆把人家摁倒马桶里,秦封就觉得有点恶心。

“哗……”

鄢望苍一盆水泼了下去,明凡这才从中悠悠地醒来。

他先是迷茫地看了一下周围大环境,然后终于想起自己昏迷前的情况,身体不由往后缩了缩:“你……你们是谁?我告诉你们,我是明凡,是大明星!你们绑架我,是会受到眼里的谴责和惩罚的!”

秦封上下打量了一番明凡,问道:“雷神,你小子确定没打他脑袋?”

“没有啊,只是敲了下脖子。”

“没有打脑袋,怎么就傻了?还是说,原来就是傻的?”

雷霆耸了耸肩,说:“谁知道呢?不顾众目睽睽之下承认自己是雍门的人,估计本来就是傻子吧,别说,我还挺同情他们雍门魁首的,找了个这样的玩意做手下。”

“你又知道人家只是手下,说不定还有更~深一层的关系呢?”秦封故意把“深”字说得更重音了一些,“这细皮嫩肉的,还有这张俏脸,做一个受,绰绰有余了。”

“噫!”雷霆一脸嫌弃,

钟懋堂忽然拍了一巴掌明凡的后脑勺,打得明凡脑瓜子嗡嗡嗡的,双眼顿时多了好多的星星。

“说,你是不是你们雍门魁首的小情人!”

钟懋堂的嗓门本来就大,这一吼,明凡感觉自己更加晕沉了。

本来秦封和雷霆你一句我一句的瞎扯,就让他思维更不上了,钟懋堂一掌,感觉有点脑震荡,现在钟懋堂再一吼,那真是要了命了。

“你小子真是,想把他一巴掌拍死啊!”沈亦卿上前检查了一下,“轻微脑震荡了。”

钟懋堂瞠目结舌,有些不好意思:“不是吧,你这小白脸豆腐做的吗?”

明凡心里直翻白眼,你才是小白脸,你全家都是小白脸!

“影响审讯吗?”霍宽问道。

“不影响,我给他扎两针就行了。”

沈亦卿快速地从自己包里取出一个针包,也不消毒,直接就朝明凡的脑袋扎去。

那扎针的气势,感觉在扎小人一样。

其他几人看得是心惊胆战,后背发凉啊,这娘们,发起狠来是真恐怖,这几针下去,会不会被感染啊。

“沈姐,你医术这么好,几针下去就只好脑震荡了?”秦封小心翼翼地问道。

沈亦卿把最后一针扎下,拍了拍手掌,说:“谁说我治好他了,我只是让他一个小时内清醒而已。”

“那一个小时之后呢?”

沈亦卿淡淡地说:“运气好的话,白痴吧。”

“靠!”

秦封默默竖起了大拇指,这医术,惊天地泣鬼神啊。

不过明凡好像的确好了一些,松散的眼神开始汇聚,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很多。

“封兄,你先问。”

霍宽也不知道该问什么,直接指名秦封。

秦封想了一下,清了清嗓子,问:“明凡,你和雍门魁首什么关系?”

“靠,你丫能不能问点正经的,只有一个小时呢!”雷霆的语气很是不满。

“去去去,每个人十分钟,你管我问什么,说不定我问的就是有用的呢?”

秦封露出一副自认为亲切的笑容,对明凡说:“说说吧,回答好了,哥哥给你糖吃。”

明凡一阵恶寒,但是自己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他又不敢乱来,只好回答道:“没什么关系,我也只见过一次魁首而已。”

“你竟然没有爬上魁首的床?”

明凡心里悲愤不已,我是长得好看点,但是我不是受好吗?我不是受!

“我性取向很正常,魁首的性取向也很正常!”

“哦哦,那你为什么在舞台上自报家门?”

听到秦封瞎问了几个毫无意义的问题,终于有个有点价值的了,其他人也都竖起了耳朵。

明凡对于这个问题好像很纠结,脸上出现了一丝犹豫。

“砰!”

忽然,一声闷响从他腿上传来,剧痛传遍了他的全身,他下意识地就叫了出来。

但是声音还没有出来,他的下巴就直接被秦封卸掉了,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秦封吹了吹还在冒气的超能手枪,露出那副标志性地笑容:“这只是警告,如果下次再迟疑,枪口就是你的心脏了。”

魔鬼,简直是魔鬼!

此时的秦封,在明发眼里,就是疯子一样,这他娘的连威胁都不招呼一下,就直接开枪了。

看着大腿上汩汩而流的血洞,明凡是有苦说不出,有痛心里咽。

“还有,不要叫!”

秦封随手一推,把他的下巴重新还原了回去,明凡下意识地想要惨叫出来,但是一想到秦封的疯狂,他紧紧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任由眼泪使劲往下掉。

“这就对了,说吧,别犹豫!”

明凡现在哪里还敢犹豫半分:“我说我说,是东岛人要求我这样做的,他们说只要我照做了,他们就会带我会东岛,还会给我一个东岛人的身份。”

“啪!”

明凡的左脸多了一个通红的掌印,还肿起来了,秦封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把他给打蒙了。

“好好一个神州人,做什么东岛人?脑子有洞啊。”

“我母亲是神州人,但是我父亲是东岛人!”明凡几乎嘶吼。

“哦,原来是杂种。”秦封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雍门之前和东岛人有联系吗?”

“有,事实上雍门魁首一直有和东岛人合作,我只是巧合之下结识了田中惠子,所以就听从田中惠子的命令而已。”

“啪!”

又是一巴掌,明凡的右脸也跟着肿了起来。

“为……为什么又打我?”明凡都委屈死了,心想,我不是已经回答了吗?

“哦,打你两巴掌,两遍对称些。”

明凡心里怒吼:卧槽……尼玛!

问着问着,十分钟过去了,秦封问的一些问题对于超能局来说有些作用,但是对于他们御仙小队来说,丝毫没有用出。

第二个问话的人是钟懋堂,钟懋堂就更加直接粗暴了,先给明凡来了一拳,然后才问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问题。

加下来沈亦卿、雷霆和霍宽都相继问了一遍,连明凡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了,就是没有问到御仙小队的问题。

霍宽也直接问了,明凡明确说自己没听过御仙这个词语,所以说明凡知道御仙小队,那根本不可能。

最后只剩下鄢望苍了,大家也不报什么希望了。

毕竟,能问的都问了,他们还真想不到,明凡到底掌握着什么。

鄢望苍先是问了几个不轻不重的问题,这时明凡的精神开始已经有点奔溃了,沈亦卿在旁边也在提醒他。

“刚刚你提到,你认识田中惠子,是怎么认识的?”

明凡回忆了一下,说:“在一次晚会上认识的,她当时和其他人一起参加了晚会,主动来搭讪我,后来我们就一起去了酒店,在酒店里……”

明凡似乎非常回味这段经历,愣是将整个过程绘声绘色的描述出来。

这听得沈亦卿,直接一个撩阴腿赏给了明凡。

“你是说,她喜欢你身上的某种味道?”

“对,我刚刚是这么说的。”

鄢望苍疑惑地看着明凡,还凑上去闻了一下:“你身上除了胭脂水粉的味道,还有什么味道,田中惠子这么变态?”

“我看你才是变态!”雷霆踹了一脚鄢望苍的屁股,“你还去闻,你不觉得恶心吗?”

鄢望苍有些委屈,说:“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而已。”

“好了雷神,别干扰千里。”霍宽说道,“千里,你继续问,就按照你的方向去问。”

鄢望苍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问:“田中惠子有没说是什么味道?”

“没有。”

鄢望苍仿佛陷入了停滞,顿了大概一分钟才继续问道:“除了这种床上的关系,你和她之间,还有什么关系,或者来往吗?”

明凡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陷入了回忆。

鄢望苍在一旁提醒:“你最好好好想想,要不然如果被我们查到,你……”

“如果非要说的话,应该算有吧。”明凡语气有点不确定,“她之前看中了我的一个古董,想要,我就让她陪我一个月,没想到她竟然答应了,真的陪了我一个月,那一个月,我真是……”

“停,我没兴趣听你这些床上的恶心事。”鄢望苍及时打断了他,“后来呢?”

“后来,她就向我打听古董的来源,并且承诺,只要我再带他们去那个地方,他们就答应给我东岛国户籍。”

“那个地方是哪里?”

“就在浦陵市,南郊的一个度假酒店,那里周围都是山,我有一次瞎逛捡到的,那古董我也不觉得没什么,但是看他们好像挺感兴趣的,就留了个心眼,没有告诉他们,而是让他们完成对我的承诺之后才告诉他们。”

这小子说起这事还挺骄傲的,雷霆毫不客气地说:“他们没有对你严刑逼供,算你走运了,你还敢拿捏他们,正真是觉得自己是真命天子啊。”

东岛人的残忍,他们早就领略过了,东岛人之所以没有用刑罚的方式来逼迫明凡,可能也是明凡在神州国的身份吧,一个大明星太容易造成巨大的影响了。

这帮东岛人也害怕被有关部门察觉,所以就答应了明凡的要求。

之所以让明凡自报家门,就是想让神州的目光都聚焦在雍门身上,然后他们好脱身,也可以把所有的事情推到雍门,尽量把自己撇开。

说白了,就是让雍门成为背锅侠。

问到这里,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可问的了,但是御仙小队依旧没有听到自己想得到的话。

到底是什么呢?

明凡看着几人一言不发的样子,还以为自己要死定了,他演过戏,戏里面经常出现问完话之后,觉得没有价值了就直接杀了。

而他,不想成为没有价值的人。

“噗通”一声,明凡跪在地上大喊:“各位大哥,你们问吧,我知道一定告诉你们,你们只要把我放了,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

“等等。”

秦封忽然打断了他,盯着他一字一句地问:“你捡的那个古董,是什么?”

“咕咚!”明凡被秦封这个眼神吓得咽了口唾沫,“是……是一块石头,月牙形的,我觉得有点特殊,就说成是古董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