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52章 寻找辛兰

我的书架

第52章 寻找辛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封哥好帅……封哥好帅……”

刚回到宿舍,秦封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秦封掏出手机一看,是楚承寰打来的。

两人聊了没多久把挂断了,秦封挂了电话之后,想了想,把自己的唐刀从背后取下来放在了柜子顶部。

他现在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放点东西还不太方便。

刚刚楚承寰打电话来,是想让秦封跟着他一起去把辛兰找出来并安葬,秦封想着自己也没什么事,就答应了。

这一趟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唐刀又太过于显眼了,所以秦封不打算带出去。

他随便收拾了一下,就带了一套换洗的衣服,一柄冷锋匕首和一支超能手枪就出发了。

超能手枪秦封没怎么用,还有三十发子弹。

等他来到校门口的时候,吴义乾不见了踪影,而楚承寰已经在等候多时了。

“封哥,我已经叫了车了,我们直接打车过去。”楚承寰说道。

看他双眼通红,充满了血丝,一看就是没休息好。

辛兰是他的初恋,是挚爱,发生了这样的不测,他哪里还有心思做其他的,满脑子都是辛兰的音容笑貌。

“好,那出发吧。”

两人坐上了出租车之后,角落里走出来一个有点猥琐的男人,也上了一辆出租车,拨通了一个号码:“老板,秦封已经离开神州大学了,和他在一起的,还有楚承寰。”

“好,你跟上他们,随时汇报他们的行踪。”

秦封和楚承寰还不知道,自己两人被人跟踪上了。

上了出租车之后,楚承寰就陷入了沉默,即便是秦封找话题,他也是兴趣缺缺。

秦封看他情绪不太高,也就没有再多说,开始了闭目养神。

田中惠子当初杀人的地方,是在浦陵市的边界了,第一行凶现场是在神州大学附近,后来才抛尸野外。

那里距离浦陵市市中心差不多两百公里,是一片荒郊野岭,平时很少人去,但是也不保证已经被人发现了。

如果尸体被人发现,那辛兰这段时间也能有个安身之地。

可如果没有被发现,那遇到了荒野上的野狗野狼,就不太幸运了。

大概两个小时后,秦封和楚承寰两人来到了一个小镇,在这个小镇他们下了车,再往走就没有可供汽车进出的路了。

所以他们选择在这里下车并徒步进山。

当初田中惠子抛尸的时候,也没想那么多,更加不可能把具体位置记下来,只是有个大概,所以他们接下来还要去找一找,这可是非常花时间的。

在小镇上吃了点东西,还买了一些手电筒等设备,两人就这样进山了。

“老板,他们下车了,进山之后,连个鬼影都没有,别说人了。”

“你不要再跟上去了,那个秦封有点门道,别被他发现了,你就在原地等着,山豹也快到了,你和他一起行动。”

“好,我这就在原地等着。”

秦封他们从神州大学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来到小镇,又耽搁了点时间,本来秦封是想第二天天亮之后再去,但是楚承寰显然是等不及了,所以连夜进了山。

不过,在进山之前,秦封去问了一下周围的人,打听到的消息就是最近这里都没有发现不知名尸体,半年来都没有。

那也就是说,辛兰的尸首很有可能还在山上。

晚上的山路很不好走,而且,这个地方平时来的人肯定不多,一条小路都已经长满了杂草。

按照秦封的想法,田中惠子千里迢迢地跑到这里来抛尸,应该不会再专门找地方,估计就是在这些小山路附近,而且,也不会太深入。

所以两人的搜索范围其实就不大了,这样也让他们不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

小路两旁不仅长满了杂草,还有一些荆棘,楚承寰一马当先走在前面,被荆棘划伤了也一点感觉都没有,就使劲地往前走,手里的电筒恨不得将整个岭头照亮一样。

秦封理解他的心情,所以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跟在后面。

他的视力更好一些,看得更远,不过这么长时间了,估计抛尸的地方都和周围的环境差不多了。

所以他们前进的速度很慢,一旦发现一点可疑的地方,楚承寰就不顾危险地冲过去确认。

一个小时后,楚承寰已经有些累得气喘了。

见他还要继续,秦封一把拉住他:“老楚,事不是这么做的,你就算着急,也不能这样不顾自己的身体。”

“封哥,道理我都懂,但是我一想到小兰在这里躺了半年,我就实在不敢停下来,能早找到一分钟,就少让小兰少受些苦。”

“唉……”秦封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还真是情种啊。”

楚承寰只是休息了一分钟左右,就继续向前。

秦封跟了上去,往后看了一眼,双眉微皱。

天色差不多到了晚上十点了,天色很黑,今晚没有月光也没有星光,山里更加的漆黑。

现在已经快冬末了,寒风呼呼地吹,在山野里仿佛狼嚎一样。

地上的积雪已经不多了,踩上去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听着还怪渗人的。

秦封走快了两步,与楚承寰仅有三五步的距离。

秦封看到,楚承寰竟然有些害怕,面对这样的环境,他始终只是一个普通人,还没有表现得很明显,完全是因为楚承寰心里的那份急切将恐惧压制住了。

“老楚,说说你们之间的故事呗。”

为了消除楚承寰的恐惧,也让他不那么紧绷着弦,秦封主动开口说道。

楚承寰劈砍的手顿了一下,然后说:“我们的故事啊,得从十四岁那年开始说起了。”

楚承寰一边说,一边走,一边四处观看。

“我们来自同一个初中,她那时候就像个假小子一样,很喜欢打篮球,而我恰恰相反,我不喜欢运动,所以我的体质也差一些。”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认识了,她笑我书呆子,我嫌她不淑女,就这样打打闹闹,你嫌我弃,在高二那年,她跟我表白,我们在一起了。”

“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有开心,也有一些不愉快,磕磕碰碰的就高三毕业了,正好我们还一起考上了神州大学。”

“我们太高兴了,然后暑假的时候,她就带我去见了她的妈妈。阿姨对我很好,我从小就没了妈,小兰妈待我就如亲妈一样,我知道,她希望我们能够终成眷属。”

“到了大学……”

……

楚承寰一打开话匣子,就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一样。

秦封听得出来,他对小兰很想念,也很爱。

很多细节的东西他都记得非常清楚,甚至包括第一天约会时小兰戴的发夹是什么颜色的,都记得清清楚楚。

如果没有田中惠子,两人在大学毕业之后,就会结婚、生子,幸福快乐一辈子吧。

再加上楚承寰的能力,两个人也完全可以在浦陵市闯出一番名堂,可惜了,这样的如果只是假设而已。

两人一个人说,一个人听,不知不觉又向前走了一里地,但是依旧没有看到小兰。

越往里走,楚承寰的心理就越绝望,到了后来,干脆不说话了。

田中惠子交代了,她当时进山应该走了不会超过三公里路程,而他们现在差不多三公里了,可还见不到,那很有可能是最坏的那种结果。

秦封也知道这样的结果让人很难接受,但是足足半年时间了,又是在这么一个荒郊野岭,被野兽发现的几率太大了。

“咔擦!”

忽然,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楚承寰立即停下了脚步,看向秦封。

秦封看着声音出来的方向,嘴角挂着一丝冷笑:终于出来了吗?

“封哥?”

秦封拍了拍他的肩膀,想了想,把超能手枪递到他手上,说:“等会儿你自己保护好你自己。”

楚承寰还是第一次摸到枪,顿时愕然。

但是看秦封这一副凝重的表情,他就知道接下来的事情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出来吧,都跟了一路了,小爷我都烦死了。”

一开始,秦封的确没有发现有人跟踪,但是上了高速之后,跟踪的人仿佛想要告诉他一样,明目张胆,光明正大地跟在他们屁股后面,就差直接咬上来了。

进山之后这个跟踪的人一时没有再出现,秦封还以为他在山外埋伏呢,没过多久又出现了,这次,还多了一个人。

秦封话音一落,很快两个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除了一开始就跟着秦封的猥琐男,旁边的山豹脸上有点疤,看上去还挺吓人的。

山豹四处张望了一下,咧着嘴说:“小子,不得不说,你倒是给自己挑了个好地方啊,这里安静,也没有人打扰你,兄弟我抛尸也方便。”

“不,你错了,这地方是小爷我精心为你们挑的。”秦封一副蔑视的样子看着猥琐男和山豹,“本来在外面还想着杀人影响不好,不过这里正好合适。”

“大言不惭,一个小保安,哪里来的底气!”

小保安?秦封心里一动。

对方只知道他小保安的身份,却不知道超能局的隐藏身份,更不知道御仙小队,那这两人背后的指使者,应该和昨天晚上的事情无关。

他还想着是东岛人,还是雍门的人呢,如果是东岛人,他就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田中惠子的藏身之地。

没想到,他都猜错了,想到这里,他心里稍微有些失望。

“看在我们都要死在这里的份上,能不能让我死个明白,到底是谁派你们来杀我的?”

“看你这么识相,告诉你也没关系,是……”山豹话说到一半,忽然话题一转,大怒,“你套我话?”

秦封有些可惜,在那几个字要脱口而出的时候,他看到,猥琐男扯了扯山豹,山豹这才把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唉……你们老板,到底怎么想的,竟然派你们两个蠢货来送死。”

“艹,谁是蠢货!”

山豹最讨厌人家骂他蠢了,一听这话,忍不了了,直接冲了上来。

半分钟后。

山豹倒在地上,胸口插着一把匕首,眼神开始涣散。

温热的血液从伤口流出来,将背下的土地染得血红。

而猥琐男,靠着一颗大树跪在地上,胸口、大腿、手臂、肩膀各处多了好几个枪伤,当然,最致命的,是眉心那一枚。

在他旁边,还有一把手枪滑落。

秦封有些赞赏地看了一眼楚承寰,顺手把他手上的超能枪拿了下来,重新上了保险。

山豹是四级觉醒者,猥琐男是三级觉醒者,对于秦封来说,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

他火速解决了山豹,猥琐男一看秦封实力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正想开枪偷袭,这个时候被楚承寰发现了。

楚承寰当时脑袋里就只有一个想法,不能让他开枪,心里一横,把一梭子弹全打光了。

他毕竟是初次开枪,没有什么准头,纯靠感觉瞎射。

不过,猥琐男一开始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也没有对他设防,所以一梭子弹打完之后,猥琐男身中五枪,直接死在当场。

其实猥琐男举枪的那一刻,秦封就察觉了,但是秦封的封印术“地”字诀的防御,更笨不惧猥琐男这种普通手枪,所以也没有刻意躲避。

让他没想到的是,楚承寰会在这个时候开枪。

虽然有点多此一举的意思,但是楚承寰这个勇气,还是让秦封心里多了几分佩服。

直到现在,楚承寰还没有回过神来。

像秦封这样第一次杀人都没有什么感觉,在这个世界上毕竟占极少数。

大多数人如果真的失手杀了人,当时可能一门心思弄死人,但是等反应过来之后,都有产生无尽的恐惧,这种心理创伤也不是那么容易克服的。

秦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打得不错。”

“咕咚……”

楚承寰咽了一口口水,满眼惊恐:“我……我杀人了?”

秦封双眉微蹙:“你不杀他,他就杀你!你不用为此感到惭愧。”

秦封发现,自己真的不是一个很好的心理清晰调节师,甚至连合格都做不到。

楚承寰这种情况,如果不及时疏导,很容易产生后遗症。

“砰!”

楚承寰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苍白,眼神涣散。

秦封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楚承寰一时半会也恢复不过来,秦封走到山豹身前,把自己的冷锋匕首拔了出来,重新塞在了裤腰上。

然后他在两个人身上摸索了一番,除了猥琐男身上有一部手机之外,两人身上就只剩几千块钱,也没有其他能够证明身份的东西了。

不过对此,秦封早已有所意料了,只要稍微有点杀手常识的人,都知道身上不带任何证明身份的东西。

就连手机,都是那种破旧的手机,上面就只有一个电话。

“叮铃铃……”

正想着呢,手机铃声响了,秦封一看,就是那个唯一的号码。

他按下了接听键。

“人杀了吗?”

电话那头听上去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不过秦封可以确定,这个声音他没有听过。

“杀了!”秦封沉着声回答,“他们两个,已经被我杀了!”

电话那头顿时一阵沉默,沉默了大概一分钟,那边直接挂断了。

秦封冷笑一声,随手把手机扔下了山崖。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既然派人来杀他,那这梁子就算结下了。

等他回去,迟早把这个人查出来。

浦陵市,马家别墅里,马庆国“砰”地一声把手机摔了个粉碎。

“废物!”

前几天他忙着给自己的儿子找医生,没顾得上找秦封报仇,今天刚回来,派了两个人出去,竟然全死了。

佣人看到他这副阴沉的脸色,一个个都不敢靠近,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马先生,现在你终于相信我的话了吧?”

沙发上一个妩媚的女人,摇晃这红酒杯说道,“秦封不是简单的小保安,你非不信,现在好了,白白折损了两个手下。”

如果秦封和楚承寰在这里的话,就能认出,这个妩媚女人,就是和辛兰长得十分相似,又假冒辛兰的田中惠子。

白天的时候,她得到神秘人的帮助,从超能局里逃了出来,不知怎么的,竟然又回到了马家。

马庆国自然看了新闻的,才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也不敢再随意命令她做什么了,但是对于田中惠子这一副嘴脸,他也很不爽。

“你们都下去吧。”马庆国将家里的佣人打发了,坐在田中惠子的对面,“因为你,我儿子变成了这个样子,你还是个东岛人,竟然还敢来我家,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超能局的人在十分钟之内,就可以出现在这里。”

“信,我当然相信!不过,马先生到现在也没有打电话,我想,马先生应该不想我被超能局的人带走吧。”

看着这个风格大变的女人,马庆国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马先生,我知道你想要什么。”田中惠子忽然从沙发上站起来,含着一口红酒,双腿跨在马庆国的腰上,在马庆国胸膛上轻轻一推,一对红唇贴上了马庆国的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