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53章 下山

我的书架

第53章 下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寒冬腊月,屋外寒风凛凛,夜色漆黑。

很多人都有种感觉,三年前进入超能时代之后,每年的冬天都越发的冷了。

而到了夏天,整个神州大地大部分地区都能达到四十摄氏度的气温。

像什么干旱,洪涝,冰雪,地震等等自然灾害,一年更比一年多。

神州大地相对来说还好一点,神州政府为民负责,为民造福,所以普通人的生活还算美满。

但是其他地区的就难了,好多个地方的人背井离乡,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但是政府要么不作为,要么无力作为。

马家别墅屋内,一片春意盎然,娇声连连。

一番云雨过后,马庆国给自己点了一根烟,还没吸上两口,就被一只雪白的手抢了过去。

转头看着田中惠子雪白中带点红润的身体,慵懒地躺在沙发上,嘴里还在发出轻微的喘息,他不禁看得口干舌燥。

难怪儿子马伟鹏对这个女人这么迷恋,这身段,这功夫,这皮肤的确容易让人流连忘返。

“马先生,还不满足吗?”田中惠子迷离的眼神,充满了妩媚和诱惑。

马庆国“咕咚”吞了口口水,低头一看,又顿时兴致缺缺了。

“吧嗒!”

再次给自己点了一根烟,马庆国倚靠在沙发上,深深地呼了口气。

好多年了,他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放肆了。

不是他不想,想当年年轻的时候,他也是日夜留连于花丛,当年浦陵市有名的花公子。

只是可能就是太过于放纵,有了儿子之后,他那方面的功能就慢慢的不行了。

掐指一算,像现在这样,他至少有五年没试过了。

要知道他才五十多一点,哪怕再差,也不至于差成这样。

他自己本身也开了一家制药公司,找过很多医生、秘方、偏方,但都没有什么效果。

没想到被这个女人小舌头一勾,他就站起来了。

“你想要什么?”马庆国抽完一根烟,直接了当的说。

田中惠子嫣然一笑,爬到马庆国的身上,正对着马庆国,屁股还不老实地前后蹭一蹭。

马庆国一把抓住她,皱眉:“别动!”

田中惠子咯咯一笑,白玉般的手指划过马庆国的胸膛:“马君,你不觉得今晚的勇猛很不符合往常吗?”

“你什么意思?”马庆国双眼死死盯住她的眼睛,“你敢给我下药?”

马庆国想起了那一口红酒,应该是在那里下的药。

某种药可以唤醒他的能力,他以前也试过,但是副作用太大,后来再吃都没效果了,那玩意儿损耗太多精元,长久来说不划算。

田中惠子点点头,又摇摇头:“是,也不是。我的确给你下药了,但不是你想象的那些药。”

“什么意思?”

“马君的能力好多年前就不行了,这不是普通药就可以有效的,我刚刚给马君服用的,是我们家族秘传的药粉,不仅没有副作用,而且只要按时服药,就会慢慢的恢复起来。”

“虽然没办法让马君你恢复到年轻时的夜夜笙歌,但是基本上还是可以三天一次的。”

这么神奇!

马庆国双眼亮了,但是还有点不相信。

他是制药公司的老板,从踏入这一行他就知道,是药三分毒,况且还是这类药物,怎么可能没有后遗症呢?

“而且,马君,你自己现在没有感觉吗?”

马庆国不解道:“什么感觉?”

“以前用药过后你就全身无力,疲软成泥,但你现在生龙活虎的,难道还不足以说明我的药的好吗?”

经过田中惠子这么一说,他也察觉到不同了。

难道真的有这么好的药?

他知道一些传承久远的家族,都会有一些不传之秘,这些东西外人很难得到,甚至都可能不知道。

这个田中惠子来自东岛,虽然不知道是哪个家族的,但是这一身本事肯定有师承。

“就算你说的是对的,为什么当初不给我儿子服用治疗。”

“马君,你儿子和你的情况不一样啊,你儿子更多是因为心理受挫,那不是药物就可以治好的。”

马庆国默然,显然田中惠子说的是对的。

“那你直说吧,我需要做什么,你才能把剩下的药给我?”

马庆国很清楚,田中惠子今晚这么主动的把药的事情说了出来,还真刀实枪地让他实验了一次。他就知道田中惠子是想把药给他。

当然,不可能白给,田中惠子肯定对他有所求才会这样,要不然他一个糟老头子怎么可能得到这样一个美女的青睐。

田中惠子开心的笑了,做这么多,不就是为了等这一句话吗?

之前接触马伟鹏,最后的目的也是想接近马庆国,只是那个时候马伟鹏怎么也不带她回家,她也没有办法。

“既然马君这么说了,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田中惠子起身给自己披了件衣服,“我把药给你,你让我的人去你们公司的二号研发实验室。”

马庆国瞳孔顿时一凝,这女人,知道的不少啊!

在他的制药公司,对外只有一个研发实验室,外人根本不知道还有一个二号实验室,知道的人,也就他们董事会而已。

这个女人从哪得知的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竟然想进去那里!

哪怕这个女人再有诱惑力,哪怕她手上的药对他有多大的吸引力,他也不会让这个女人进去二号实验室。

“这不可能!”马庆国想也不想地拒绝了,“你还是提其他的条件吧!”

田中惠子似乎也猜到了不会那么顺利,自己点起了一根烟,坐在马庆国的对面,左腿搭在右腿上面,若隐若现的感觉,让马庆国皱眉。

“马君,我既然能够说出二号研发实验室,就知道一些内幕,那个实验室根本不是你的,对吧?”

马庆国眼皮子猛地一跳,凝视着田中惠子:“你既然知道实验室不是我的,那就应该也知道,二号实验室的人事安排,我也管不了。”

“我知道,但是,这么多年来,马君帮他们做了这么多,安排进去一个人不难吧?”

马庆国紧紧地盯住田中惠子,仿佛想要把她看穿一样。

田中惠子现在在马庆国的眼里,越发的高深莫测,他感觉自己的一切好像对方都知道,而他对她,所知甚少,仅有的信息还是新闻上知道的。

田中惠子换了个姿势,披着的衣服滑下来了也不管:“马君,有个事实我必须告诉你,就算你不帮忙,半年左右我的人也能够进去,只是我不想等那么长的时间而已。”

“所以,这一笔买卖是我送给你的,还送给你这么大的好处,你赚那么多钱,却享受不了乐趣,儿子现在还废了,如果自己恢复起来了,那你就可以自己再生一个,否则,你们那家可就断后了!”

这最后一句话,似乎是击中了马庆国的软肋,脸色有了缓和。

田中惠子虽是个东岛人,但是对神州非常的了解,他很清楚神州人对于传宗接代有着一种近乎变态的执着,如果马伟鹏没有被废,那她用这一招还不好奏效呢。

果然,马庆国想了一会儿之后,说:“我可以答应的你的请求,但是除了药之外,你还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陪我三个月,随叫随到!”

田中惠子双眼一凝,看着马庆国那副色眯眯的嘴脸,心里有说不出的厌恶。

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不就是对自己的肯定吗?

她展颜一笑:“好!”

“剩下的药呢?”

“马君,这药只能三天一服,你也想真正恢复起来吧,我今天也没带太多的,三天后,我再过来。”

田中惠子一边说,一边慢慢地穿上了衣服。

看着她的样子,马庆国一阵心猿意马,但是那里不给力,他也只能干看着。

况且,即便给力,如果这个女人不配合,他还真不敢乱来。

这可是一个超能者,手起刀落就能让他小命呜呼,还是先蛰伏吧,等恢复了之后,什么女人找不到。

看着田中惠子走出了大门,马庆国忽然想起什么,大喊:“你的人是谁?”

“丁子善!”

马庆国瞳孔一缩,这不是他公司一号实验室的负责人吗?竟然是田中惠子的人!

那岂不是说,这么多年来,自己实验室的成果,早就被这个女人全部窃取过去了?

他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报警,向超能局报警。

但是刚拿起电话,他就放了下来。

把田中惠子抓了,那就没有药了,自己也就恢复不了,那马家就绝后了!

他身子一软,瘫坐在沙发上。

从一开始,这个女人就拿捏住了他的弱点,他拒绝不了,只能一步步地被她牵着鼻子走。

……

浦陵市边界,鸡公岭。

这一片山岭从上往下看就像一只大红公鸡似的,巧合的是,在鸡冠的位置,正好有一片枫树林,一到了秋天,就红遍了山野,所以得名鸡公岭。

而此时秦封和楚承寰,就在鸡公岭这个鸡屁股的位置。

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楚承寰呆呆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怀里紧紧抱着一只鞋子,和一把残破不全的雨伞。

而秦封,现在一旁苦哈哈地看着他。

黎明的时候,他们终于在草丛里发现一只鞋和一把已经被撕咬烂了的雨伞,楚承寰一眼就看出来这是辛兰的物品。

楚承寰发疯了似的在四周寻找,不一会儿全身都被荆棘划伤了,可是他完全不在乎,一直找到了中午,才停了下来。

他逐渐接受了现实,辛兰,怕是找不回来了。

于是,他就抱着这只鞋子和雨伞,也没有哭,就只是呆呆地愣神,嘴里还一直念叨着辛兰的名字。

眼看太阳又要下山了,下雪了。

晶莹的雪花落在楚承寰的身上,不一会儿就堆成了一个雪人。

秦封心想:这样下去可不行啊,楚承寰这身子骨非得病不可。

就在他准备上前劝说的时候,楚承寰忽然动了。

他把鞋子和雨伞上面的雪拍掉,小心翼翼地放进自己的背包,才走到秦封身边,轻声说:“封哥,我们走吧。”

秦封巴不得赶紧回去,这鬼地方也太冷了。

两人赶在天黑之前,走出了鸡公岭,忽然,秦封怀里一阵蠕动,不一会儿,小东西从他羽绒服里钻了出来。

小东西的小脑袋四处看了看,然后跳到秦封的手掌,对着自己的小面指了指。

“你要尿尿?”

小东西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而且好像还特别的焦急。

“忍着,你给我忍着啊!”秦封状若癫狂,环顾了一下,他们还在鸡公岭外围,附近也没有什么人家。

这里距离小镇还有一两公里,以他的速度当然可以很快就到小镇,但是他又不太放心楚承寰。

“封哥,让他随处尿不就好了,这些地方也没人说什么。”楚承寰说道。

“你不懂,对了,你有没瓶子?”秦封焦急的问道。

这时候小东西已经双手捂着自己下面了,脸色有点痛苦,好像快忍不住了。

“瓶子?”

楚承寰想了想,随即把自己的包拿下来,一阵翻找,找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保温杯。

这保温杯上面还印着一个可爱的卡通小狗,一看就是女孩子用的东西。

这是辛兰以前用的,辛兰后来换了个新的,他觉得扔了怪可惜的,就拿过来自己用了,现在辛兰不在了,也成了他的念想。

楚承寰犹豫了一下,但是很快就给了出来,尿就尿吧,尿完我再洗就行了……大不了,以后不装水喝了。

秦封快速的拧开瓶盖,将瓶口对着小东西的小面,小东西终于忍不住了,放闸一样泄出了黄金溪流。

“呼~”秦封这才松了一口气,差点就浪费了。

楚承寰看着秦封的放松,小东西闭着眼的爽快,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不过很快,他就闻到了一股清香,而清香的源头,正是小东西的小牙签。

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不解地看向秦封。

“我知道这东西对你意义很大,你放心,我等会儿给你点东西。”

楚承寰连忙摆手:“不用不用,封哥你陪着我来这里,我感激不尽,怎么还能要你的东西。”

秦封也不解释太多,等会楚承寰就知道了。

小东西尿的速度很快,看它好像尿完了,秦封还帮它抖了抖,将那一小滴芝麻大的液体抖了下来。

“封哥,这……”楚承寰满脸不解,这小东西的尿,竟然是香的?

秦封看了一眼瓶底,还不错,这次的量竟然正好覆盖了瓶底。

小心翼翼地把瓶盖拧紧,他说:“等会儿给你抹一抹,你就明白了。”

抹一抹?

楚承寰瞪大了双眼,虽然这液体的味道……挺好闻的,但是抹到身上去,也……太恶心了吧。

秦封没顾他,而是轻轻地抚摸小东西的脑袋,笑着说:“小东西这次表现不错!继续加油,再接再厉!”

小东西前晚大发神威之后,回去就喝了一大杯酒,然后就沉睡过去了,一直到现在才醒过来。

没想到一醒来,就给了秦封一个大惊喜,今天的量,已经够的上之前加起来的全部了。

秦封估算着,应该也有三十滴左右了。

两人来到镇上之后,开了两间房,小镇没有出租车,他们只能等到第二天才能坐小巴去县里再转车回市区。

楚承寰刚放下东西,秦封就过来敲门了。

“封哥,你这是?”

楚承寰看着手上的保温杯,有些不解。

他轻轻晃了晃,里面还有一些液体的轻微流动。

“我刚刚说了,让你试试。”秦封笑道,“今天让你看到了,免得让你胡思乱想,我告诉你一些秘密,你千万不要说出去。”

“封哥,既然是秘密,就不要说了。”楚承寰摇了摇头。

他能够确保自己在清醒的状态下不会泄露,但是现在是超能者的天下,鬼知道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超能术让人不知不觉地说出来,还不如不知道的好。

“我相信你。”秦封指了指手里的小东西,“小东西是一只超能兽,它的尿液你刚刚也看到了,如黄金一样,治疗外伤效果极佳。”

至于内伤,秦封没试过。

楚承寰惊讶地看着小东西,小东西正嘚瑟地朝他甩了个白眼。

“你身上有很多伤,你等会用它抹在伤口上就知道了,记住,省着点。”

秦封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离开了。

他也不是不想继续保住秘密,但是小东西尿尿的时候被楚承寰看到了,楚承寰不傻,黄金尿液看上去、闻上去都非同凡响,而且他又这样一副郑重其事的接尿,楚承寰恐怕已经有点猜测了。

既然这样,秦封就干脆开诚布公,免得楚承寰一时好奇,到处去查,引起有心人,尤其是知道小东西存在的那些人的注意。

秦封把门顺带关上,楚承寰对他的话信了八九成,不过,让他把尿抹到自己身上,他心里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拧开瓶盖,一股清香就扑鼻而来,如果他没有亲眼看到小东西尿尿的那一幕,他还毫无心理负担。

纠结了好一会儿,好奇心还是战胜了他的心理障碍,用手指点了一下,然后朝自己身上的伤口轻轻一抹。

“哦~”

房间里顿时响起了一声舒服的叹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