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54章 霍家

我的书架

第54章 霍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神州的京都位于北方,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早在两千多你前,就已经是诸侯国的都城。

最近的两个大一统王朝,更是将首都定在了现在的京都,奠定了京都千年古都的地位。

在这个地方,人杰地灵,走在街上随便拎一个人出来,都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而近二十年来,这里的房价如春雨中的竹笋一样,节节攀升,达到了一个普通人难以想象的高度。

普通人想要在这里买上个安身之所,那得不吃不喝几十年才能有一个厕所。

就是在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却有一个占地十几亩的四合院,这里静谧如郊区,丝毫没有受到外界喧闹的影响。

四合院外,霍宽牵着沈亦卿的手,敲响了四合院的大门。

饶是平时多么英姿飒爽的沈亦卿,到了这里,也有点羞涩和不好意思。

门很快就开了,一个精瘦的老人开了门,一看到霍宽,惊道:“大少爷回来了?怎么没有提前通知一下。”

老人赶紧让了一个身位,霍宽拉着沈亦卿的手就走了进去。

“康伯,父亲他们在家吗?”

“大爷和二爷一早上就出去了,你母亲几人倒是在家。”

“爷爷身体怎么样?”

“还可以,昨天刚去体检过,医生说一切都挺好,现在正在客厅会客。”

“今天有客人来吗?”

“是,陈家的老爷子过来了。”

两人边走边聊,霍宽顺便也给沈亦卿介绍了一下。

康伯是他们家的老人,有点类似于以前的管家吧,五十年前就跟着老爷子了,也就是霍宽的爷爷。

说话间,几人来到了客厅。

客厅里只有两个老人,一个就是霍宽的爷爷,霍中培,另一个人霍宽以前也见过,京都陈家的老爷子陈兴义。

两个老爷子年轻时便是好友,老了之后平时的走动虽然少了一点,但是逢年过节两家的晚辈也都会相互拜访。

“爷爷,我回来了。”霍宽又朝陈兴义说,“陈爷爷好。”

霍中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看到霍宽牵着的沈亦卿,顿时皱眉。

“霍宽回来了,刚刚你爷爷还说你可能过年才回来呢!好久没见你了,你是越发的帅气了,哈哈。”

陈兴义看上去是个爽朗的人,看着霍宽就一阵猛夸。

霍宽谦虚地答到:“陈爷爷夸奖了,我也是临时决定回来的,想给爷爷一个惊喜。”

“惊喜?我看是惊吓还差不多啊!”霍中培冷冷地说。

霍宽愣了一下,爷爷这语气,怎么好像不太高兴啊。

以前自己从外面回来,爷爷都高兴得要给自己亲自下厨,怎么今天一反常态?

“霍兄,那时候也不早了,我今天还约了王医生,就先走了。”这时候陈兴义站起来说到。

“陈爷爷,时间还早,留在这里一起吃饭,您和爷爷也好久没一起喝酒了”

陈兴义哈哈一笑,拍了拍霍宽的肩膀:“不喝酒咯,你们祖孙俩今天好好喝。”

走之前,还特地看了一眼沈亦卿,眼里有些复杂的意味。

陈兴义刚走,一个中年妇女就急急忙忙进来了,看她眉宇之间和霍宽长得挺像的。

“妈。”

霍宽叫了一声之后,沈亦卿也跟着叫了一声:“阿姨。”

张玉珠这才注意到沈亦卿,顿时眼睛一亮。

儿子以前可从来没有带过女孩子回家啊,这可是头一次。

而且,这个女孩一头短发,身段匀称,不是太瘦,皮肤还是小麦色的健康肤色,身高差不多一米七,虽然不是那种传统的美女,但是别有一番风采。

这一眼,张玉珠就喜欢上这个女孩了。

“宽儿,这是哪家的姑娘啊,怎么不介绍介绍?”

“妈,这是我的女朋友,她叫沈亦卿。”

“沈亦卿。”张玉珠拉住沈亦卿的手,“这个名字好啊,一听就是个大美女,那我以后就叫你小卿了。”

沈亦卿被张玉珠这样拉着手,怪不好意思的,不过她毕竟不是那些矫情的小女人,大大方方的说:“阿姨,家里人也是这么叫我的,您随意。”

张玉珠心里一动,家里人也是这么叫的,这姑娘,这么快就认下来了?

想到这里,她很是高兴,儿子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成家了。

“好,好,好。”张玉珠那眼神里,全是满意。

“咳咳。”

这时,霍老爷子轻咳了两声:“玉珠,今天有客人来,让厨房多准备两个菜,我去书房休息一会儿,吃饭再叫我。”

“哎。”张玉珠愣了一下。

等老爷子回房之后,张玉珠才猛地一拍大腿:“糟了!”

“糟了,什么糟了?”霍宽不解道。

张玉珠看了一眼沈亦卿,欲言又止,拉着霍宽走到一边,小声地说:“刚刚你见到陈老爷子了吗?”

“见到了,怎么了?”

“今天老爷子把陈老爷子叫过来,其实是为了你的事。”

“为我?”霍宽更加糊涂了,他都不在家,为他什么事。

张玉珠白了他一眼,说:“你忘了,我以前跟你说过,你爷爷和陈老爷子关系好,现在老了,想让这关系更近一步,所以想让你们这些小辈联姻。”

联姻!

霍宽顿时哑然。

在大家族当中,的确依然有联姻的传统。

而且,据他所知,两个老爷子本来想让子侄辈联姻的,没想到两个人生下的,都是儿子,没联姻成功。

而现在陈家有个孙女,和霍宽年纪也是差不多,以前霍宽就听老爷子唠叨过,但是没有放在心上,没想到老爷子还没死心,现在更是趁他不在家就和陈老爷子商讨。

难怪自己回来的时候,爷爷显得不是很开心,原来是因为自己带了沈亦卿回来,让老爷子的打算恐怕又要落空了。

但是霍宽对陈家小姐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两人甚至极少见面,他现在既然选择了沈亦卿,那自然不会就此放弃的,如果霍中培依然坚持,他只能据理力争了。

沈亦卿看着母子俩窃窃私语,还避着自己,心里有点忐忑,张玉珠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是沈亦卿作为超能者听力不同于一般人,沈亦卿没想过偷听,但是张玉珠的话还是挺进了耳朵了。

“妈,爷爷那边,我会跟他清楚的,我想他老人家是开明的。”霍宽说道,“再说了,我看二弟对那个陈小姐挺上心的,让爷爷撮合一下他们俩不是更好吗?”

“你二弟的确说过喜欢陈小姐,但是人家陈老爷子不喜欢他的性子啊,他还是比较看重你,他是你更加帅气一些。”

霍宽哭笑不得,这陈老也是个看颜下饭的吗?

而且实事求是的说,二弟霍英长得并不差,只是比较爱出风头,也比较急性子而已。

“好了,这事我和你爸也会劝劝你爷爷,你自己也要拿出个样子来,让你爷爷觉得,你非小卿不娶,你爷爷就算再顽固,也不会再阻拦你。”

“妈,你说什么呢?”霍宽顿时急了,“我们才在一起三个月不到,还没到谈婚论嫁呢?”

“没到谈婚论嫁,你把人带回来干什么?”张玉珠眼睛一瞪,“我告诉你,我就认定小卿是我儿媳妇了,如果你辜负了人家,我打断你的腿,记住没有!”

张玉珠都这么说了,霍宽那还能说什么。

他也认定沈亦卿了,只是的确还没确定结婚而已,这么大的事情,他觉得怎么也得再等等。

张玉珠回来拉住沈亦卿的手坐下,说:“小卿啊,你看你们回来也没说一声,霍宽也太不懂事了,他爸爸早上出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真是怠慢你了。”

沈亦卿受宠若惊,“阿姨,您太客气了,哪有怠慢。”

霍宽一看自己好像没有在这里的必要了,想了想,就去了霍中培的书房。

霍家这个四合院,是霍宽的太爷爷置办下来的,到现在也还保留着一百多年前的风格,随处充满了历史残留的痕迹。

霍宽来到书房外,敲了敲门:“爷爷,是我,霍宽。”

“进来吧。”

听到霍中培的声音之后,霍宽推门而入。

霍中培并没有真的在休息,只是在闭目养神而已,霍宽进来了,他也没睁开眼看一下。

“爷爷,我给你揉揉。”

霍宽主动走到霍中培身后,双手轻轻按住了霍中培的太阳穴。

“爷爷,力道可以吗?”霍宽一边揉,一边问。

“嗯,还不错。”

“爷爷,我这段时间认识了几个朋友,下次一起带来给您认识认识。”

“好啊,最好下次打个招呼,不要像今天这样给老头子惊吓了。”

祖孙俩都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霍中培叹了一口气,问:“宽儿,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让你和陈家小辈联姻吗?”

“孙儿不明白。”霍宽如实答道,“如若为了提高家族影响力,二弟也可以和对方联姻,不一定非要孙儿。”

“如果是其他人,霍英当然可以,但是,陈家那个姑娘,古武超能的天赋极高,心气也高,霍英很不错了,但是对方还是看不上,你当真以为是你娘说的,你比较帅吗?”

“我当然知道陈老爷子不会这么肤浅。”霍宽蹲下来按摩他的腿,“不过,我也有好一段时间不在京都了,陈家小姐又有什么惊人的表现吗?”

陈家小姐,陈兴义的唯一孙女,陈家的掌上明珠,陈敏之,自小就表现出很强的古武天赋,之前他就知道,陈敏之的古武和他一样,达到了宗室境界,这样的天赋,也让那个他们在京都获得霍龙陈凤的雅称。

后来,超能术的普及之后,陈敏之先他一步觉醒了超能术,还是超能术中的极为罕见的御光术。

御光术,顾名思义,驾驭光。

也就是说,世上所有的光,都可成为御光术超能者的武器,包括激光。

这一种超能术在全球觉醒的数量都还在少数,据不完全统计,全球仅有五十多人而已。

而陈敏之觉醒了御光术之后,等级就蹭蹭蹭地往上提,表现出了极高的天赋。

这固然是陈家不计成本地为她提供源石,也离不开她的天赋和努力。

当时大家还以为霍宽就要为此落后了,没想到霍宽在一年之后也觉醒了空间术。

这同样是一门稀有的超能术,而且攻击强,大家这才没有觉得配不上陈敏之了。

不过,这两年陈敏之的提升速度不减,霍宽也没什么兴趣去打听,所以也不知道现在陈敏之的实力如何了。

“在一周前,陈敏之以九级觉醒者的实力,在长白山猎杀了一头一级进化超能兽。”霍中培说这话的时候,观察着霍宽的表情。

霍宽有些愕然,这是真正的跨等级战斗啊,虽然一级进化超能兽的等级与一级进化者相对应,但是进化者和觉醒者之间本就不是超能量上的区别,还有超能技的不一样。

不过,他也只是有点惊讶而已,并没有就此感到气馁。

他的提升速度并不慢于陈敏之,只是起步晚了一年而已。

霍中培看他的碧青,就知道他没有被打击到,心里也更加的赞赏。

对于这个孙儿,他是没有什么不满的,各方各面都非常地优秀,完美的下任家主继承人。

“这样的天赋,霍英的确是有点跟不上了。”霍宽实事求是的说道。

门当户对一向都不是一个说笑而已,尤其是在他们这些大家族里面,更加的讲究。

这也是霍宽担心的一点,因为沈亦卿的家世和霍家来比,有点差距。

“那个孩子,那哪家的?”

霍宽知道他问的是谁,答道:“爷爷,她叫沈亦卿,是银州沈家的,家里叔伯大多从军。”

“军人世家啊。”霍中培微微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银州大一点大家族他都知道,唯独没有沈家。

这说明,沈家和他们霍家比一个层级上。

更不可能比霍家高,老爷子有点不满意。

家族大了,考虑的更多的就是家族的利益了,小辈们的婚姻,在他这种家族掌舵人的心里,也是一种为家族谋取利益的最佳手段。

但是同时他又是开明的,霍宽知道他这样的性格,也敢把人家女孩领回家,其实也是变相地在表明自己的态度。

“咱们霍家,虽然是古武世家,但是这几十年来,从军的人屈指可数,我看你接下来也是想走这条路,和沈家绑一块,对你也有点帮助。”

霍宽脸色一喜:“爷爷,你这是答应了?”

霍中培眼里尽是对这个孙子的无奈:“我不答应,又能怎么办?难不成跟你上演一出以死相逼的戏码?”

“谢谢爷爷。”

“别急着谢我。”霍中培给他泼了盆冷水,“我答应你们可以交往,但是要想成婚,你必须要有一定的成就了才可以。”

霍宽连连点头,成家立业嘛,立业为先,这是霍家人的传统。

不过只要霍中培不反对,那其他事都好办。

至于他的前程事业,霍宽是决定走从军这一条路的,当然不是传统的从军路,而是以龙尊为榜样,成为龙尊那样的守护神。

这是霍宽三年前有幸一堵龙尊风采之后立下的大志向,他也一直在努力。

“爷爷,那我爸那里……”

霍中培猛地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说:“你还知道你爸啊,幸亏你爸今天正好出去了,要不然你那女娃子连门都进不了。”

“我就是知道我爸的性子,所以让良叔把他叫了过去。”

老爷子一愣,随即爽朗大笑:“哈哈,好啊,我们宽儿终于长大了,懂得算计了,不错不错。”

霍宽羞涩一笑。

他也就是在老爷子这里,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要是有其他人在,他永远都是一副淡然的样子。

他之所以把他父亲霍统山支出去,就是知道霍统山在婚姻一事上,更加的利益主义者。

霍中培虽然也是这样,但是毕竟年纪大了,容易心软,只要霍宽说几句好话,就可以改变主意。

可是霍统山不一样,那是绝对的强硬派,从霍中培手上接任家主这么些年了,说话做事说一不二,有时即便是霍中培的意见,他都可以无视。

而且,霍统山对于陈敏之那是相当的满意和喜欢,简直是已经认定了这个儿媳了。

所以霍宽这次回来,就使了个小心机,不告诉家里自己要回来的消息,还提前让人把霍统山叫出去了。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一旦霍统山回来,那绝对不会有好结果,霍宽这种先斩后奏的做事风格,他更是讨厌。

他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母亲和爷爷,这两人的意见在刚愎自用的霍统山身上,或许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至少,不会当场翻脸。

“行了,我既然答应让你们在一起,那肯定是站在你这一边了。”霍中培说道,“不过,你最好有一个合适的、不可改变的理由跟你爸说。”

霍宽脸色一苦:“爷爷,我正是不知道有什么理由可以说服我爸,才来找您老人家支招。”

“你附耳过来,我告诉你几句。”

霍宽上前凑了凑,听到霍中培说了几句话,顿时有些面红心跳:“爷爷,你都多大年纪了,还老不正经。”

“我告诉你,这是最好的办法,你自己看着办吧。”
sitemap